第十九章 搜索运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幻新晨 书名:惊宋
    (感谢李骆青的打赏,谢谢猫姐支持!)

    “那当然!从前(日rì)下午,南门就开始禀报有人染病,但到现在,我们韩府上下,不管老少男女,皆无一人染病。╔ ╗这可真是托元帅的福啊!”那家丁一脸庆幸地说道。

    “韩府饮用的水源是什么呢?用的井水还是河水?”岳云连忙问道。

    那家丁眉头一蹙道:“当然是用的井水了。运河穿城而过,城中大部分水源都是用的运河水,只是我们韩府离运河河岸太远了一点,从河中挑水很麻烦。所以三年前,元帅就下令在府中厨房和后花园处打了三口水井,我们韩府从此就一直饮用的井水了……怎么?岳公子有什么疑问吗?”

    “你刚才说的事(情qíng)非常重要!我想我应该去最先发生瘟疫的南门看看了!”岳云拍了拍那家丁的肩膀,大声说道。

    “这……岳公子,你不休息了?”那家丁听后愣道。

    “现在反正离天黑还早,你带我先去南门看看吧!”岳云笑着说道。

    那家丁听后却脸色剧变,吓得魂不附体道:“岳公子,你饶了小人吧,南门那里是瘟疫最厉害的地方,大半人都染了病,小人还想多活些时(日rì),实在不敢去啊……”

    岳云听了又好气又好笑,心道:这家丁胆小,看来只有自己去了。╔ ╗于是便说道:“那你自便吧!帮我向韩伯父代句话,就说我去南门看看疫(情qíng)!”

    说罢,他便向外走去。

    那家丁不敢阻拦,连忙转(身shēn)去向韩世忠报告。

    不过岳云对韩府的道路不太熟悉,好不容易才走到韩府大门前。

    他辨认了一下方向,正准备出门朝南走去时。却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叫他:“岳公子!你要出门去?”

    岳云回头一看,正是许叔微。他手中还拿着两个纱布缝成的物件。

    “嗯!在下去客户休息时,却听韩府的家丁说,韩府没有一人感染瘟疫,又说韩府饮用的是井水,而非河水。所以在下怀疑这瘟疫源头来自水中!”岳云说道。

    其实他最开始听那些得病者的症状是上吐下泻,而且发病是在午饭后,就有些怀疑是消化道传染病了。因为消化道传染病的传染源往往就是食物和饮水。

    许叔微听闻之后,思索片刻,也觉言之有理,他将那两个纱布织成的物件递给岳云道:“岳公子,请观阅一下,这是不是就是那位神医所说的‘口罩’呢?许某刚刚命韩府的针娘按图样做了两个出来,正想拿给你过目,结果却听见一名家丁向管家禀报,说你要去南门查看疫(情qíng),就急忙追了上来,还好老夫反应迅速,你在门口尚未走远。╔ ╗”

    岳云讪讪一笑,他怎好说自己是找不到路,所以才担搁了时间。

    他接过这“口罩”后,发现作工十分精细,虽然样式和他记忆中的现代口罩有些差异,但效果上却已不会差太多了。

    岳云便点了点头,说道:“做得很不错啊!那位云游神医说的口罩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许叔微听后,高兴地说道:“岳公子,那就让许某陪你一起去南门看看吧!反正图样已经交给针娘和一干裁缝了,不用许某在那里,他们亦能自己制作!”说罢,他又从怀中掏出一副羊皮手(套tào),递给了岳云道:“这也是老夫厚着脸皮找良臣兄翻箱捣柜找出来的,你看适用不?”

    “适用!适用!”岳云听许叔微也要一同前往后,心中亦是一喜,自己虽然有来自千年后的医学常识,但毕竟不是专业医生,真要论起医学知识,恐怕差这位许神医十万八千里,有他在一旁,想必更容易发现这场瘟疫的一些细微之处。

    “好吧!许学士,那咱们就一起去南门看看吧!争取能让这场瘟疫在你我手中遏制住!”岳云满怀信心地说道。╔ ╗

    *********************************************************************

    岳云和许叔微到了南门,却见这里已变得死气沉沉,路上一个人影都没有。所有的百姓都大门紧闭,根本不敢出去。

    岳云顿时倒发起愁来,这里连一个百姓都看不到,如何询问疫病的起因。

    就在此时,两人却听见一阵“得、得”的马蹄声由远及近。

    紧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两人背后传来:“岳大哥,许学士,你们怎么也来这里了?这里是疫病最严重的地方,很危险的!你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岳云回头一年,只见韩彦直骑着一匹高头大马,率领着一行骑兵奔了过来。在他们(身shēn)后,则是一群跑得“呼哧、呼哧”的衙役。而在这群衙役中间,有着一顶红木官轿,轿子两旁还有几名衙役举着“回避”、“肃静”的牌子。岳云猜测这里面十有**坐的就是知府了。

    岳云微微一笑,说道:“彦直,我和许学士来这里查看一下疫(情qíng),想了解瘟疫是怎么发生的。╔ ╗结果没想到这里的百姓全都缩在屋里,想找个人打听一下当时的(情qíng)况都未能如愿!”

    “原来是这样啊……”韩彦直笑道:“岳大哥,这可凑巧了,我和知府大人正好来南门这里通知未染病之百姓前往城西暂避!届时待衙役叫开百姓家门,你们想了解什么直管问吧!”

    岳云和许叔微一听大喜。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减少了自己许多麻烦。

    此时,那知府已经走出了轿子,听闻是岳元帅的长子岳云在此,连忙上前躬(身shēn)见礼。

    岳云向那知府望去,只见他年约四十来岁,方面阔目,眉如重墨,双眼炯炯有神,显然是个精明之人。

    岳云的职位是书写机宜文字,在军中只是一个小官,但他担任的职务却是背嵬军统制,统率八千余名精兵,比一府之兵还多。加上他是兵马都元帅、湖北、京西路宣抚使、太子太保岳飞的长子。(身shēn)份地位可比楚州知府高多了。

    宋代看官职的大小,首要看官品,其次却看差遣,知府、宣抚使、枢密使这些都是差遣,本(身shēn)没有品级。然而实权上宣抚使却比知府和枢密使大得多,即使历来当枢密使的都是些二品三品的高官也是如此。

    而具体到各个职务上,知府相当于现代的一个市长,而宣抚使却相当于省军区司令,而且岳飞这个宣抚使更是兼了部分省长的职权,两者地位和权利均差之甚远。╔ ╗是以楚州知府虽然是个正五品的官员,却对岳云丝毫不敢不敬。

    他上前行礼道:“下官楚州知府刘明成,见过岳统制,统制大人来到楚州,下官却一直未能相迎,实在怠慢,还望统制大人恕罪。”

    岳云见别人都对自己这么礼数得体,只称呼自己的职务,而不是叫自己的官品。并口称下官。可见给足了自己脸面。他自然也是连忙拱手回礼,汗颜道:“刘大人如此称呼,可是太抬举小将了,小将只是一书写机宜文字的小官。大人如此称呼,实在过谦了!”

    那刘明成却是正色道:“岳统制在郾城、颖昌、朱仙镇等地屡败金军,大长我大宋威风,下官虽只是一介文官,却也恨不得能随岳统制一道上阵杀敌!”

    刘明成这一说,倒让岳云提起了兴趣,看他神(情qíng)又不象是作伪,难道还真的遇上了一个自己的崇拜者?

    韩彦直见岳云和刘明成两人在那里寒噤客气了半天,不(禁jìn)叹息道:“刘大人、岳大哥,你们两个再这么寒噤下去,今天通知南门的百姓迁移之事就要泡汤了!”

    岳云和刘明成这才想起自己的正事来,两人于是连忙开始行动,先由韩彦直率士兵在街上和城门的醒目处贴上了迁移公告,告知百姓为了控制瘟疫漫延,要将尚未患病的百姓迁往城西空地建起的营帐暂住。

    同时还对已患病的百姓进行分片管理,让他们不得随意走动。接着,又对百姓们原先的房屋用石灰、硝石、硫磺等进行清洁打扫。避免疫(情qíng)扩张。

    而刘明成则带着衙役敲开各处居民的房门,挨家挨户通知此事。并将未患病的百姓带到城西。其间自然免不了许多百姓不愿和家人分开的(情qíng)形,但在刘明成及一行地保、衙役的劝说下,总算没能酿成什么大事。

    而岳云和许叔微也总算了解到了他们想要知道的(情qíng)况。

    这一发现让他们大为惊奇,所有患病的百姓,全都是饮用了运河的水,或用运河水烧过菜,而未患病的少数百姓,则要么喝的几天前的存水,要么就是喝的井水。

    “南门附近居民在运河的取水点是在何处呢?”岳云眉头一蹙,向刘明成问道。

    “这可就多了,整条运河凡是可以下到河岸边的地方,都有百姓取水。”刘明成苦笑着摇了摇头道。

    岳云一想也是,于是便放弃了从百姓这边寻找线索,改向韩彦直问道:“对了,彦直,你知道最开始报告患病的那队士兵,他们取水的地方是在何处吗?”

    “这我知道,他们是在南门卫所旁的小桥下取的水,我可以马上带你去看看!”韩彦直连忙说道。

    岳云便和韩彦直、许叔微两人一起,到了南门卫所附近的运河边。

    许叔微望着这已经没有一条船的运河,却不(禁jìn)有些感概地说道:“想当年,江南的货物要运到汴京,都要经过这条邗沟运河。无论冬夏,这运河上始终繁忙。可惜,现在汴京却已落入金贼手中,这河上也再无漕运船只了。”

    岳云一听是邗沟运河,心中却不(禁jìn)有些((荡dàng)dàng)漾:“那这就是历史上的京杭大运河了?!”

    不过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他就知道想错了。北京这个时候还根本没有成为首都,真正的从北京到杭州的京杭大运河是元朝时才开始修建的。楚州这里的运河,只是连通的淮河到长江一段,称为邗沟,是隋朝时修建的,北至淮河边的楚州,南至长江边的扬州。虽然在历史上邗沟后来也成了京杭大运河的一段,但至少现在还不能称为京杭大运河。

    岳云于是便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条约有一百多丈宽的运河,不过很快就让他大失所望,只见这运河河水流速极慢,而且十分浑浊,时常还翻腾起一些渣滓、垃圾之类的漂浮物。

    岳云顿时就眉头微皱,心想这么脏的河流如果不发生什么瘟疫才是怪事了。

    随即,他便和许叔微、韩彦直两人带着一些兵丁,一起到了运河岸边,开始搜寻起来。

    岳云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找什么,他同韩彦直、许叔安,及数十名兵丁,在运河两岸盲无头绪地搜寻着,搜索的重点就是南门卫所旁的小桥附近水域。只不过,一行人找了一个多时辰,却始终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

    久寻无果,众人都不免有点泄气,韩彦直见士兵们都有些疲累了,就吩咐让大家坐下来休息。

    岳云和韩彦直在一处石阶上并排坐了下来,岳云坐定之后,两眼自然平视前方。而就在这时,他突然眼睛发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惊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