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楚州的危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幻新晨 书名:惊宋
    (感谢雨叶淋朋友的打赏!)

    岳云一行人由于拖着虞(允yǔn)文的老母亲上路,速度比之前慢了不少,原本他们还用两天就能赶到的楚州,最后竟走了六天。╔ ╗

    对此牛通和一些背嵬军士兵颇有微词。但岳云却是再三叮嘱他们不得对虞(允yǔn)文母子无礼,否则一定重重责罚!开玩笑,好不容易才结交上的牛人,怎么可以看着他从自己眼前溜走。

    这一路上,虞(允yǔn)文也在反复思索岳云的一番话,其实他心中已是有些意动,但却总觉得如此一来,就违背了自己在父亲临终前发的誓言,内心总觉得有些耽耽于怀。

    他暗自忖道,这岳公子文武双全,不但武功盖世,口才也甚是了得,倒是一个厉害人物。跟着他似乎也不错,不过自己已在父亲临终时发誓,怎可违背誓言呢?他心中还是有些纠结。

    唉,还是等母亲病好些再说吧!虞(允yǔn)文思索了很久,最后只作出了这样一个不是决定的决定。

    就在虞(允yǔn)文心中为是否出仕烦恼不已时,楚州城却终于到了。

    望着这高大的城墙和迎风飘扬的“韩”字旌旗,岳云等一行人都露出了一阵轻松的微笑,连续十天马不停蹄的赶路,再是精锐部队也有些吃不消了。╔ ╗众人纵马到了城门口,正准备入城之时,却被两名无精打采的士兵拦住了。

    “我们是行营后护军岳元帅的部下,在下是岳元帅的长子岳云,有要事和韩元帅商量!”岳云对守城的士兵说道。

    他此时也十分诧异,楚州北面就是淮河,过了淮河就是金军的占领区了。这种处于最前线的城池,何以城门口的兵丁才两人,而且看上去还无精打采的样子。难道大宋除了自己所在的岳家军外,其他将领的军队都是如此差劲吗?

    一听是岳家军的人来了,那士兵勉强提起了精神,验过岳云带的公函文书后,他依旧还是两眼无神地说道:“既是岳少将军到了,便请随小人来吧!”

    岳云一行人满腹孤疑地跟着这士兵进了城。

    不过他们一进城后,就吓了一大跳:只见沿途的街道两旁到处是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人,个个气喘吁吁,脸色苍白,其中既有士兵,也有百姓,似乎都(身shēn)患重病。

    而在他们(身shēn)边则不时有些满头大汗的兵士和衙役来回奔走,有的抬着担架,有的拿着药草,正把那些躺在在路边的病人抬上担架送走。不少民居门口更有一些百姓长跪在地上,手中拿着几柱香,似乎在乞求什么。

    眼前的景象让众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

    岳云不(禁jìn)暗暗心惊,那虞(允yǔn)文更是急切地向那引路的士兵问道:“这位军爷,楚州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闹瘟疫了?”

    “是啊!前天才开始的!来得太突然了!城中大半人都病倒了,小人还算是比较幸运的,没有得病,但现在城中人手短缺,我都连续在西门站了两天岗了!”那士兵一脸疲倦地答道。

    岳云一听,大惊失色,差点就想立刻调头回去了。这可真是祸不单行啊!原本还想来楚州找韩世忠借粮,却没想到楚州居然会闹瘟疫。自己这些人在这瘟疫横行的城里,可别也染上一(身shēn)疫病了。现在医学又不发达,得了疫病估计是死的多活的少。

    就在岳云在盘算回不回去时,迎面却走过来一骑着一匹青色马,(身shēn)披黑衣黑甲的少年将军,年岁看上去和岳云差不多大,相貌亦颇为英俊。

    他虽然也是一脸忧愁,眼圈还是黑黑的,但一看到岳云等人,却立刻惊喜地大叫道:“岳大哥,你怎么到楚州来了?”

    岳云一见这小将,先是愣了一下,他还在琢磨这是谁呢。但旋即(身shēn)边的关铃却抢先说道:“韩少将军,我们是来找韩元帅有要事商议的。”

    韩少将军?难道是韩世忠的儿子韩彦直?

    岳云想起来楚州之前,岳雷曾给他说过,由于岳飞和韩世忠关系甚好,所以他们兄弟二人和韩彦直的交(情qíng)也很不错。╔ ╗

    “唉,岳大哥,本来我是想和你再切蹉一下枪法的,不过现在城中正闹瘟疫!如果你没什么紧要事(情qíng)的话,就还是快点回去吧!彦直这次真的不能留你多玩几天了!”韩彦直叹了一口气,正色道。

    “彦直,我这次可是有紧要事找韩伯父,不知伯父可在府上?”岳云连忙问道。既然已经见到韩彦直了,不去拜会一下韩世忠就跑了,也显得太不够意思了。

    韩彦直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道:“我爹在!正在为城中闹瘟疫的事发愁呢!不过还好,我们韩府还没有人染上瘟疫……”

    顿了一下后,韩彦直方一脸忧色地说道:“岳大哥,那你就来吧,不过你们完事之后,还是尽早离开吧!这瘟疫可着实让人担心,如果不是职责所在,我都想走呢……”

    ****************************************************************

    楚州城的元帅府内,一名年约五旬的长者,正气急败坏地在房中大厅内踱着方步,显然心中焦急不已。

    他穿着一件红色皂衣,头发已是斑白,一脸焦躁不安的神(情qíng)。╔ ╗

    就在此时,一名中年武将走到了门口,见到这长者一脸焦急的脸色,不(禁jìn)有些犹豫不决。

    那长者看到这中年武将进来,连忙问道:“耿著,北门的(情qíng)况怎么样?”

    那叫耿著的中年武将一脸忧虑地说道:“元帅,很不妙啊!北门也有很多士兵病倒了,个个上吐下泻,连站立都有些成问题了,就更不用说拿刀站岗了,而且很多百姓也出现了拉肚子的症状,看来瘟疫已经漫延开来了!”

    那被称为韩元帅的长者听闻之后,心中不(禁jìn)更是忧虑,暗道:如今可真是多事之秋啊!幸好金兵未曾进攻,否则我楚州如何抵挡?

    他正是岳云此行要找的韩世忠,只不过现在却正为城中突起的瘟疫焦头烂额。

    “对了元帅!许神医不是已经看过那些病人了?他可有办法?”耿著问道。

    韩世忠摇头叹息道:“许叔微虽是本帅好友,医术也甚为高明,但他擅长医治的乃是伤寒病,对于来势如此凶猛的瘟疫恐怕亦无多少良方,现在他倒是开了几副去毒化瘴的药方让患病军士服用,只不知有无效果!”

    就在此时,从大厅门口却传来一声喜悦的声音:“爹!你看谁来了?”

    韩世忠和他的部将耿著望去,只见韩彦直正陪着一位白袍小将走进了大厅,在他们(身shēn)后还跟着一位青年书生。╔ ╗

    韩世忠见了这白袍小将不(禁jìn)顿时大喜,他立刻迎上前来道:“岳贤侄啊!你爹怎么舍得让你到我这里来啊?我家彦直早就说想和你再切蹉切蹉枪法呢!”

    岳云向他望去,只见他满脸刀削斧劈一般的皱纹,面目线条刚直,两眼炯炯有神,落鬓连腮的一把大胡须已经微微发白,(身shēn)板却始终(挺tǐng)得笔直,显得(身shēn)子骨依然十分硬朗。虽然他(身shēn)上的只是一(套tào)普通红色皂衣,但从走路的步伐和(身shēn)上散发出的阵阵气势,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他必是久经沙场的战将。

    岳云心知这就是自己的便宜老爹岳飞最亲密的好友韩世忠了。

    他连忙单膝跪下行礼道:“小侄岳云拜见韩伯父!”

    韩世忠连忙将他扶了起来,然后叹道:“岳贤侄啊,你现在可来得不是时候啊!我们楚州正在闹瘟疫呢。对了,你爹现在可好?你们岳家军也撤回来了吧?”

    岳云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岳家军倒是接到了撤军的圣旨,不过因为有大量百姓想随我军南返,百姓处理变卖家产尚需一定时(日rì),且现在我军粮食亦已短缺。这次小侄来拜见韩伯父,其实是想向韩伯父借些粮食,不知韩伯父这里可有多的余粮呢?”

    韩世忠这时脸上顿时露出一阵为难的表(情qíng)。

    他搓了一下手掌后,叹了一口气道:“岳贤侄啊,你伯父军中粮食也有些不足了。这倒不是伯父做人不够意思,故意推脱,而是由于最近突发瘟疫,那些粮商都不敢进我楚州城了。现在我军的粮食也只能说是勉强够吃而已,实无多的余粮相借啊!”

    “是啊!岳大哥,现在那几艘粮商的运粮船就在运河下游的,但都只敢远远地抛锚停在河中,根本不敢靠岸,如果这瘟疫还不过去,多等几(日rì),只怕这些粮商的运粮船都要回去了!”韩彦正也忧心忡忡地说道。

    岳云也知道,江淮一带由于多年战乱,百姓流离失所,驻军粮食大多靠后方运送上来,而韩世忠由于驻地在楚州,处在运河和淮河的交汇处,水运便利。所需粮食大多从运河运来。这瘟疫突发之后,粮船不敢靠岸也在(情qíng)理之中。

    “对了,韩伯父,这瘟疫是如何来的?得病之人有何等症状呢?”岳云无奈之下问道。

    他此刻已深知,自己能否借到粮食就看这场瘟疫何时能结束了。虽然自己没有什么医学常识,但作为经历过**时期的人,对于如何防止瘟疫漫延总多少有些心得经验。

    韩世忠叹了一口气后说道:“这瘟疫是从前(日rì)发生的。前(日rì)中午,南门的两营士兵在吃过午饭后不久,就有多人口称腹中剧痛,然后纷纷上吐下泻,苦不堪言。开始我还以为是有人投毒,于是将城门关闭,在城中很是搜查了一番。但除了抓到几个小毛贼和泼皮无赖之外,并未发现可疑人等。而待到晚饭后,西门和东门的驻守部队,以及不少城中百姓皆陆续出现相同症状,腹泻呕吐不止,甚至有不少体弱多病者因此而命在旦夕。这两(日rì)来,(情qíng)况更加严重了,不但北门的部队也感染上了瘟疫,且城中百姓及军队感染的人物比前(日rì)多了三部有余,以至于把守城门的卫兵都数量严重不足了。”

    岳云听罢,眉头微皱地问道:“韩伯父,得病的士兵和百姓,除了上吐下泻之外,还有其他症状吗?”

    “暂时是没有了。眼下我的好友许叔微正在楚州,今早上他就出去看病人去了,希望他能有办法医治吧!”韩世忠忧心忡忡地说道。

    “许叔微?”这时,在旁边一直闷着未说话的虞(允yǔn)文却是眼前一亮,立刻向韩世忠行了一礼后问道:“韩元帅,请问许叔微大人就是原来在徽州任翰林学士的许神医吗?”

    韩世忠见虞(允yǔn)文虽然打扮寒酸,但是他却是和岳云一起进来的,而且举止言行皆十分得体,倒也不敢小看了他。于是也慌忙回了一礼,然后说道:“许叔微他擅长医治伤寒病,曾著有《伤寒发微论》等书,的确医术甚为高明,敢问这位小兄弟可是要找叔微兄?”

    岳云这时才想起一直和韩世忠说话,把虞(允yǔn)文倒冷落了。连忙向韩世忠介绍道:“韩伯父,这位是在下新结识的好友虞(允yǔn)文,他母亲感染了伤寒,得知许神医在伯父这里,就千里迢迢地从四川赶来楚州,想请许神医救治。”

    韩世忠听是岳云好友,倒也不敢怠慢,而且许叔微原本就不怎么擅长应付瘟疫,他还担心许叔微倒被感染上呢。于是便连忙唤过一名家丁,要他立刻去找许叔微回来。

    不过那家丁还未走出大厅,门口的仆役却已进来禀报道:“老爷,许叔微大人回来了!”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惊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