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戏水ing

    两只小老虎的婚礼完成后,就到了最重要的一个环节——闹洞房。

    不过这个提议很快被众人否定,原因很简单——新房不牢固。

    两人的新房位于山谷的出口处的一颗千年老树上,新房不怎么大,也就是三十平方米,但布置的非常温馨,里面摆放着简单的家具,门口处摆放着欧文经过试验改良的灶台,门外摆放着戒色和尚送给他们夫夫的欢喜佛木头雕塑。

    欧文总觉得那个欢喜佛笑的非常猥琐,而两人房屋的树下插着一个小木牌,木牌上歪歪扭扭地刻着两只老虎头,意思是两只老虎之家。

    众喵现在齐齐涌入新房,在大声调笑了谁到底是攻谁到底是受后,开始赠送礼物,无名送的是一瓶自制的润滑油,云大小姐送了两改良式趣内衣,沈先生则是送了一个木制的婴儿摇篮,迪先生当场就抱住了他的大腿放声高哭,兰斯洛特送的是一块启蒙木板,上面歪歪扭扭刻着喵族人很多传奇故事,而欧文则送的是一罐菊花清甘草茶……两只老虎当所有人都送完礼后,新一轮宴会又开始了。

    不过这场宴会倒是别开生面,迪先生和斯先生两只怪物在互换了信物后便跑到场地中央开始打斗,看看到底是谁当家,兰斯洛特跑去当了裁判,一群喵在旁边围着圈叫好,而欧文则盘腿坐在一旁,一边烧烤着玉米一边吃着戒色种出来的长条茄子,旁也跟着凑闹的无名抖了抖耳朵,确定边没有人后,微微睁开眼睛,递给了欧文一把草,轻声说:“这是猫草,你分给大家让他们高兴高兴吧。”

    猫草!欧文看着手中细细长长比薄荷叶子大一点的小嫩草,抬起手闻了闻,嗯……好香!猫草的气味非常独特,他小时候也养过猫仔,知道这种植物堪比毒品,猫吃上就跟吃了**药致幻剂一般。

    “这……”欧文迟疑地看着他的便宜爹,这到底是要干嘛啊?没想到无名轻轻一笑,愉悦地甩了一下尾巴,长臂一展,强势地将欧文按在他怀中,有一搭没一搭地顺着毛,悄悄说:“这是玄青拜托我的。”

    玄青?欧文觉得自己嘴巴变成了O型,刚想开口说话无名便淡淡地解释道:“玄青想退出他的部落来到这里,这些天一直想见你,但是我想兰斯洛特那孩子占有那么强烈,肯定不让你与他见面,我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老爹……原来你是蔫坏蔫坏的啊!欧文猛地抬起头,好奇地问:“可是……?”无名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坏心眼地捏了捏欧文的耳朵:“你以为我看不见就对你和那些猫狗们发生的事就不知道了?”

    欧文有些底虚,呵呵干笑了一声,立马动了一□子搂住了自家爹的腰,像只小猫撒起来:“老爹你怎么这么讨厌……”无名抿嘴一笑,霍然睁开了无神的双眼,一字一顿地说:“傻孩子,你是我的儿子,兰斯洛特是我的侄子,而玄青又是我的徒弟,你说我该跟谁亲近一些?”

    欧文讪讪地笑了笑,将头埋进无名的怀中,使劲蹭:“当然是我啦,老爹……我死了你……”头顶上传来无名淡淡的笑声,他微微叹了一口气,慢慢地说:“孩子,这种事吧,你多多考虑,伦巴这孩子比较重谊,桑巴那孩子比较单纯,兰斯洛特比较坚韧执着,唯有玄青这孩子表面上疯疯癫癫、嬉皮笑脸的,但是用极深,我能感觉出来,他非常喜欢你。”

    =O=!老爹,您是占卜神人么?这都能感觉出来?

    无名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将欧文从怀中轻柔地拽了起来,淡淡地说:“孩子,我相信你的判断,不过这个世上人易得,知己难求,他们几个都是好孩子,到了最后千万不要做不成朋友,这样对部落也不利。”

    欧文大力点点头,没有说话。

    无名留下一大堆话后便回到了屋中睡觉去了,欧文则心虚地将猫草分发给了部落所有人,很快,这群喵……原形毕露,一个个摇晃着脑袋口中呢喃着,真跟人磕了药般一样狂,兰陵王干脆倒掉在树上,怎么劝也不下来,就连兰斯洛特也闭着眼睛瘫倒在地上,任凭大米小米兄弟俩揪他的耳朵,只有那只坐骑白雪在旁边发出了不满的叫声。

    欧文心中默念了一声对不起,转离开了山谷。此时已经将近黎明,森林中弥漫着新鲜的空气味道,微风一过,带着阵阵清冷的寒意,森林内到处都是不知名的鸟在叽叽喳喳的乱叫,回声一片。这里实在是太美了,美的都有些窒息。

    他感觉自己跑了将近半个小时,才来到了无名所说的相约地点。欧文并没有来过这里,小山环绕间,是一个小小的水潭,水潭边开着莲花,淡蕊嫩芯,很是漂亮。他四处张望了一下,没见到玄青的影子。

    奇怪了,那条闷蛇究竟去了哪里?欧文蹲了下来,刚想捡起一块湿透打水漂,便看见水潭中越变越大的一个黑影,似乎马上就要浮出水面……又这么吓唬老|子!

    欧文一下子跳开,黑影从水中一跃而起,哈哈大笑着:“喂,欧文你还是这么害怕啊!”死玄青,你每次出场的方式就不能正常一点?

    欧文淡定的摸了一把溅在脸上的水珠,恶狠狠地问:“喂,到底找我有什么事?”玄青勾着嘴邪魅妖娆地笑了一下,手撑在岸边,一下子坐了上来,挥手将湿漉漉的绿发别在耳后。神中带着浑然天成的魅惑。

    这个样子的玄青不是没有见过,但那一次的相见都没有这一次卜然心动,这家伙是故意的!欧文眯了眯眼睛,看着晶莹的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顺着玄青那优美的线条一滴一滴一点一点的滑落,沿着光洁的颈项、绕过形状优美的锁骨、完美结实的膛、看起来盈盈一握的腰肢以及那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的青色蛇尾……没入清澈见底的水中…………

    OMG!这是怎么回事?欧文觉得自己鼻血都要出来了,平心而论,玄青这家伙确实比那些猫啊狗啊的都漂亮,但十几未见,这小子怎么感觉跟被变异蜘蛛咬了一般,竟格外的人?

    玄青嘴角一勾,似乎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用手肘撑着头,懒洋洋地用蛇尾拍击着水面,眉头一挑,拖着长调子说:“我前些天脱皮了,怎么样,被我迷住了吧?”说着,他不等欧文反应,一把将他拉下了水,高声道:“今天我高兴,咱们来玩吧!”

    欧文有些猝不及防,这个水潭一脚踩不到底,他被玄青这么一弄,呛的连喝了两口水后,一把抱住了玄青的脖颈,这才费劲地将头抬出来,大吼了起来:“玄青你这混蛋,你到底高兴什么啊!”

    玄青眨了眨眼睛,露齿嘿嘿一笑:“我决定加入你的部落了,欧文。”啊?你可是茄子部落的祭祀啊!欧文抖了抖自己的耳朵,确定没有听错,玄青咧嘴笑了一声,快速瞟了一眼欧文的后,微微低头,用单手捂住口,带着得意的声音提高了声调:“我玄青,决定加入你的菊花氏族,我的族长。”

    “叮!恭喜玩家成功收纳新成员一名……”欧恩听着耳边传来的机械声目瞪口呆,直到玄青将他压在下,他才反应过来,“喂!你要干什么!”

    玄青笑嘻嘻地眨了眨眼睛,调皮地将食指放在嘴唇上,轻轻地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你可不知道,我们的族长当得知我要离开部落时,他可是气的怒发冲冠了呢!”

    欧文有些震惊:“你真的都想好了,想好来我们部落了么?”玄青一笑,眯着眼亲了一口欧文的脸颊:“这有什么,反正我们这些人聚少离多,我也不过是挂了一个虚名,和你的部落相比,我还是喜欢小猫这里的气氛,每个人都是朋友,互相又都是家人,这种感觉,真的是非常好。”

    欧文点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欢迎你。”玄青咧嘴灿烂一笑,突然凑过来用可怜兮兮的语气说:“前些天被那只气鼓鼓的小猞猁踹了两脚,现在那里又疼又烫,欧文,帮我降降火吧?”说着,就按住了欧文的手,这边还说着话呢,欧文便感觉自己的腰被一个冰冷的物体缠住,他一摸,竟是玄青的蛇尾。

    这个闷菜青蛇!难道是要……欧文彪悍地揪住了他的头发,瞪着眼咬着牙一字一顿地问:“喂,你的手放在哪里了?”玄青眨眨眼,嬉皮笑脸小声在他耳边说:“当然放在你|股上啊。”

    啊!这个混蛋啊……欧文心中咆哮,没想到玄青呵呵一笑,仰着下巴朝他后高声问:“兰斯洛特,好久不见啊!”

    呃……欧文子一僵,小猞猁也在?

    玄青轻轻笑了笑,在欧文耳边留下一句“不要怕,看我的”,便放开了他,抿嘴微笑,爬在岸边,直直地盯着因为吃了猫草脸色微红气息有些不匀的兰斯洛特,淡漠地继续说:“兰斯洛特,你要知道我们几个人当中没有一个比你差,欧文从过去到未来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你一个人的。”说着,他又加重了语气,低声问:“其实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兰斯洛特踉跄地向前走了几步,潮红的脸表一僵,破天荒地用牙齿咬了咬下唇,似乎内心有点动摇,玄青知道小猞猁被说动,笑了笑,伸出了手:“喂,你加入么?”

    兰斯洛特皱了皱眉头,抬起眼看向了水中的欧文,虽然他依旧是面无表,但眼眸中那琥珀色的光芒夺目漂亮,却染了些淡淡担忧,但他只是稍微瞥了一眼一直没有说话的欧文,毅然走下了水。

    欧文看着缓步走过来的两只半兽妖怪,泪流满面:靠之……双飞不是这么玩的!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

重要声明:小说《菊花氏族大战黄瓜部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