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入会ing

    欧文想了想,决定集体出动。反正这些喵们正在兴奋头上,何不集体出动巩固巩固大家的友谊?

    把这一想法跟大家一说,这些喵们高兴地立马炸了窝,一个个自动装备,有的拿竹筐,有的拿长矛,抖着大耳朵强烈要求参加这次的“郊游”,欧文想了想,只留下无名和沈先生外加三只小猫镇场子,剩下的人统统跟他寻找那艘人类的大船。

    那个跟老婆吵架的奥巴马早就迫不及待地宣誓自己加入菊花氏族,而系统也提示他新加入一名成员,部落成员扩大到十六名,获得了两把长矛的奖励。

    所有人在正午的时候终于收拾好了一切,欧文微微扫视了一圈所有出发的成员,清点人数后,点了点头,一声令下:“出发!”

    所有人喵了一声,也不知从哪里找来了新鲜的大菊花,分别别在头上,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出山谷。

    欧文泪流满面,在他的想象中,应该是全体人员带上墨镜而不是菊花啊啊啊啊!

    在戒色的印象中,大船的方向似乎是向东走,十几只喵呼哧呼哧便往东走,结果走到太阳落山了都没看见大船的影子,老熊猫丁丁一声战场咆哮,吓得戒色差点尿了,忙不迭地说这一次肯定在西方,一群喵又呼哧呼哧走过一片草泥马出没的平原,又穿过一片规模很小长满食|精树的森林,啊……当中新来的那个奥巴马还差点被暴菊,终于在凌晨的时候看见了大船的一角。

    大船似乎漂泊在了一片湖泊上,此时天正黑,一眼看去,还有一点幽灵船的感觉。

    大黑天也不便翻找东西,一群喵们又饿又累,欧文翻了翻,还好物品栏中剩下点猫粮和竹子,便分给了大家,老熊猫丁丁又在下风口点燃了篝火,一群喵席地而坐,又开始畅谈起来,只有戒色一人可怜巴巴地坐在一棵大树下。

    欧文想了想,站起来将他拉过来,虽然有点讨厌和尚的聒噪,但大家都是生物,便笑嘻嘻地问:“你也介绍一下你自己吧,放心,我们不会吃了你的。”

    戒色起初还有些哆哆嗦嗦,但在欧文的保证下心一横,开始断断续续地说起了他生活的轩辕国的一点一点,把一群喵们唬的惊叹不已。

    “嚜咦……”远处突然传来的怪叫生将所有猫们吓了一跳,所有人跳起来警戒地看着四周,怪叫声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等到声响消失了,众人才统统舒了一口气。

    欧文有些不解,一旁的兰陵王拍了拍脯,有点劫后余生的感觉:“族长你可不知道,刚才那种叫声,是最厉害也是最残暴的豪猪发出的声音……不过……他们的也非常美味。”

    ……很美味?欧文心中一动,如果能把他们慢慢变成家畜,那就是再好不过了。

    一段不算怎么太惊险的小插曲过后,第二天,所有猫终于在绳子的帮助下爬上了这艘船,

    幸好大船完好无损,欧文上下看了看,船头是一条中国龙,震慑力破万,此船分三层,最上层似乎是控制室,中层是休息室,而底层装满了各种货物。

    一群喵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精密的建筑设施,一个个东拉拉西扯扯,就连号称面瘫的小猞猁都带着好奇的眼神参观了半天这艘大船。

    欧文和戒色忙着清点东西,瓷器大花瓶什么的已经摔成了粉碎,只有一些木碗、铁锅什么的还完好无损,找到大米十袋,面粉十袋,各色蔬菜、麻袋、绳子无数,蜡烛与油灯无数,以及轩辕国上好的丝绸百匹,各色炊具,各色木桶,笔墨纸砚,还有人穿的干净衣物,甚至还有亮光闪闪的袈裟已经法杖(戒色当场就穿了上去,让众喵还以为来了一只亮光闪闪的妖怪),但最为珍贵的是,戒色还找见了十株茶树的幼苗,以及小波斯猫和一只黄牛。

    看见黄牛的时候,所有喵都下了个半死,一个个神色紧张如临大敌,在欧文和戒色再三保证他绝对不是见过的那个牛后所有人才放下心,所有人才将目光投向了那只乖巧漂亮的小波斯猫。

    这只波斯猫一点都不认生,似乎知道眼前这些怪物都是他的亲戚,静静地蹲坐在地上看着他们,如果有人摸它,它也会发出舒服的叫声,让所有人都对它起了好感。听戒色说,这只猫本来用做捕鼠,也就是普通猫的大小,纯白,两只眼睛一蓝一绿,本是皇帝赐给他们的御猫,能力非凡,可惜本来船上还有一只花狸猫,竟然不见了踪影,应该是走丢了。

    很久不说话的兰斯洛特这时却蹲了下来,仔细地看着喵的眼睛,最后低声说:“原来她就是传说中的那个猫啊……”

    传说?老熊猫丁丁用小手绢擦着眼泪:“族长!实在是太好了!既然祭祀大人能找见传说中的坐骑,我们猫族复兴的子就真的不远了啊……没想到老头子我也能看见折后总场面……哇……”说着说着竟自己跑了,欧文有些无语,看向了兰斯洛特,试图用眼神让他解释清楚,小猞猁微微点点头:“每一代的祭祀都有坐骑,这只猫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坐骑。”

    你丫,这又不是三国,别跟老子玩关云长赤兔马那一,欧文刚想吐槽,那只兰斯洛特将右手盖在小波斯猫头顶,轻轻地说:“你愿意永远陪伴在我边,成为我忠实的朋友吗?”

    小波斯猫似乎能听到说话,喵的一声,微微转了个,将自己的尾巴伸了出来,兰斯洛特淡定地抓起它的尾巴,微微一笑闭了一会儿眼睛,带着微微的笑容对大家说:“它同意了,它同意做我的坐骑了。”

    这难道还有阿凡达那种精神交流?一群喵们高兴地又炸了窝,唯有欧文有些不知所措,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里还兴骑宠这种魔兽世界才有的东西?兰斯洛特看着一头雾水的欧文,轻轻地说:“你好像把猫族历史传说全都忘光了……什么时候我再好好教教你吧。”

    欧文瞥了瞥嘴,爷可是X大文学院中文专业的,还要教我?

    东西贼多,一趟铁定搬不完,欧文想了想,决定先把炊具、米袋那些轻便的东西搬回去,一群喵们这才把能拿上的东西都拿上了,又浩浩地回了窝。

    回到山谷中,那群伤员狗们依旧没有醒来,欧文看着这些物资高兴地都要哭了出来,如果有可能,这些瓜果蔬菜都能种出来,但是想到自己啥也不会,他将目光投向了戒色,温柔地提出让劫色入会的要求。

    这简直就是□的传销营生。

    戒色穿着一亮闪闪的袈裟,手拿着法海级别的禅杖,顶着欧文杀人般的目光,想了一会儿,又看了一圈众人,最后小声说:“那个那个,我当小沙弥的时候只会种西瓜、菠菜、茄子和茶其他的就不会了……我可以加入你们的部落……只是我有一个条件。”

    会种这么多东西已经是一名好同志了!

    欧文哼了一声,激动不已,不耐烦地抖了抖耳朵:“我听着呢,赶紧说!”

    戒色双手合十,突然脸色一变,原来唯唯诺诺的样子立马变成正义凌然的英雄模样,闭眼低头高声念了一句佛号后,才慢慢地说:“阿弥陀佛……小僧只求大王能让我继续修行,即可。”

    欧文挠了挠下巴,想了想,问:“修行?可以啊,只要你能帮我们将家园建造起来……啊对,我的意思就是说希望你把你会的东西全都教给我的人,你干什么都可以,对了,你那个欢喜佛究竟是干什么的?”

    戒色微微一笑,双手合十,仰着下巴得意地说:“大王同意我也无话可说,我同意加入大王的部落。”此话一出,机械声音立马在欧文耳边响起:“叮!恭喜玩家招收到外来生物一枚,部落成员扩大到十七名,奖励外星生物住所一幢,祝您生活愉快,再见。”

    太太太太好了!欧文激动的跳了起来,亲眼看见一旁的一棵大树在一人高的位置上突然出现了一座小木屋,门口处还用中国字刻着“外星生物住宿”六个大字,让他哭笑不得。

    哪知一旁的劫色继续喋喋不休:“我佛慈悲,欢喜佛乃是世间第一大佛,是他告诉了我们世间欢乐的奥秘……那就是……”欧文眨了眨眼,示意他继续,“那就是如何修成男男之好!”

    欧文感觉自己如果嘴里有水肯定喷了出来,旁一堆人已经笑了出来,尤其是云大小姐,她哈哈笑了半天,眼泪都出来了,走到戒色面前将她的器一,斜着眼问:“喂,你知道我是什么么?”

    戒色双手合十,用悲天悯人的表上下扫了云大小姐后,摇了摇头,沉痛地问:“这位施主,您前长了两个大瘤子,并且……已经没有了那物……已经不是男人了……是不是特别痛苦?不过您别害怕,也不失去对未来生活的信心,我佛普渡众生……”一旁的奥巴马倒在地上捶地大笑,妩媚地向劫色抛了个媚眼:“喂喂喂喂!小云,这个怪物说你是残疾人!”

    云大小姐不怒反笑,缓缓抽出腰间的藤条鞭,咬着牙问:“说吧,你想让鞭子抽你哪里?”戒色双手合十,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后惊喜地说:“您有佛缘啊……”

    欧文一头黑线,没想到戒色突然变得特别虔诚,用崇拜的目光看着云大小姐:“这位施主,没想到您也了解MS的最高奥义啊!什么时候切磋一下?”

    云大小姐微微一愣,猛然回过神,一把抓住了戒色的手,似乎看见组织一般,切地晃动起来:“你也喜欢这个!?太好了!”

    欧文一头黑线,抽搐着嘴角好不用意将云大小姐转移了注意力,劫色却自己主动凑了过来,笑的贼眉鼠眼,悄悄从怀中掏出几张卡片,献宝似地捧给了欧文:“大王,您看,这些小片您喜欢吗?”

    欧文定睛一看,哎哟我的妈哟!一张一张卡片上居然是用毛笔画着两个男人赤|条|条地抱在一起,矮油……居然是|宫|图的干活。

    戒色表变得有些急不可待,笑眼弯弯地问:“大王,您也信了我佛吧……我看您啊……”说着,他眼睛稍微瞥了瞥旁正跟小猫玩的欢的兰斯洛特,从怀中拿出一个小药瓶,小声道:“我看大王也喜欢的紧呢……还有还有,我这里还有一种药,专门能让男人乖乖躺在下,嘿嘿嘿嘿,您懂得,我就只有一个条件,您让我活下去。”

    欧文挑了一下眉,这和尚……真是……吐槽无能……他看着戒色手中那个号称天字第一号的|药,咬着牙对一旁正跟小波斯猫精神交流的兰斯洛特狞笑。

    作者有话要说:啊啊啊啊!怎么办,马上要高考了!

    数学什么都不会,语文一塌糊涂,英语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办啊啊啊啊

    幸好七八年前就考过了……

    不过祝那些高考的孩子们能考出一个好成绩……

    附送小胖图一张,看那似油大面包的尾巴……

重要声明:小说《菊花氏族大战黄瓜部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