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过度ing

    难道眼前这个扶风若柳的美猫就是传说中的那个与妻子吵架的奥巴马?他记得上一次跑到鸵鸟族长做客的时候,本来想拜会拜会这一家,但这一家人是夜猫子,他去的时候正好在睡觉,现在见了真人……真是……

    不过,这只猫长的实在太美了……连欧文都有些想流口水,没想到小猞猁脸色不动,淡淡地摇摇头,指向了欧文:“这位才是族长。”

    欧文抽搐了一下嘴角,快步走了上去,又友好地做起了自我介绍:“您好,我是欧文。”奥巴马媚眼一抛,有点惊讶,来回看了欧文和兰斯洛特后,才恍然大悟,微笑着一把抱住了欧文:“族长你好啊啊啊啊啊啊……我想重新加入我们的部落哟……游子归乡哟……你就收留了我吧……”说话间,狠狠拍了欧文后背几下,顺便还摸了一把PP。

    这……是被一只小受猫吃豆腐了么?欧文风中凌乱,没想到云大小姐嗷唔一声窜了出来,一把勾住了奥巴马的脖子,将他拖了过来,笑嘻嘻地问:“你是不是因为跟老婆吵架所以离家出走跑到这里了?”

    奥巴马表一僵,但还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扭头道:“才不是呢,只不过多年游子想回家而已。”云大小姐颇为男子气概地捶了捶他的口,一脸不屑,“得了吧,你肯定跟你老婆吵架,连俩孩子都丢下就跑到这里了!”

    奥巴马怪笑了两声,立即看向了欧文,指着一旁瑟瑟发抖鸭梨山大的戒色,挑眉道:“刚才我进你们山谷口时就发现这个怪物正悄悄的想逃走,所以我就把他抓了回来,这是什么怪物?还会说话?好吃么?”

    戒色当即匍匐在地,小鸡吃米般磕头道:“大王!不要吃了我!不要吃了我!我愿意为您做牛做马只要不要吃了我!”

    猫族人大笑了起来,当然,其中像老熊猫丁丁之类蛮是□的笑声,吓得戒色哭哭啼啼,“和尚,你这膝盖是给菩萨跪的,起来吧!我们不吃你……”欧文一把将他拉起来,还好心地给他拍了拍上的灰尘,“你放心吧,我们不吃你。”戒色眨了眨眼睛,又疑惑又惊恐地问:“大王……?您还知道……菩萨?”

    欧文挠了挠头,这是常识好不好?没想到戒色接下来说的几乎让他喷了,“大王!原来您也是信佛之人,您也信欢喜佛啊啊啊啊啊!”信佛信的是……欢喜佛?

    不对呀……欧文挑了一下眉,看着瑟瑟发抖只懂说“不要杀了我”的戒色,低声喝道:“说!你是谁,来自哪里,要干什么?再不说就把你阉掉!”

    哲学三大问题刚一问出口,和尚吓得眼泪都流了出来,迫不及待地介绍起了自己,一番口舌后,欧文才长长地哦了一声,不有些失望,眼前这个叫戒色的和尚并不是自己的老乡,而是来自与遥远的一个叫东方大陆的地方,那个大陆上有很多国家,经济生产力类似于中国唐宋时期,戒色来自于一个叫轩辕国的国度,总而言之是当今腐女的天堂,反正里面全是男人,也没有女人,而轩辕国陛下也不知是听了那个人的谗言说东方大陆的另一边叫西方大陆,里面住着各色美男,所以这个狗皇帝便打发了一船和尚假装是去取经,实则是拐美男,驾船西去,路遇大风暴,被漩涡卷到了这里,从天而降来到了这片连系统都不知道的大陆。

    欧文挑了一下眉,懒洋洋地问:“没有了?”戒色一听这口气,吓得五体投地:“大王!我说的都是真的啊!我确确实实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然后被几只长耳朵的狗妖就抓到了贵宝地,真的只有这些了!”

    欧文哼了一声,随便摘了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中,“真的?”

    戒色咽了一口吐沫,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欢喜佛在上,贫僧不敢说谎。”

    欧文扶额,这一次穿越,自己就没遇见过什么正经人,眼前这个同类还是一个信欢喜佛的和尚!不过,大船从天而将……等等!

    欧文一下子站起来,蹲在戒色边,眼神闪烁着吓人的光芒,轻声问:“你们船上都有什么东西?”

    戒色哼哼唧唧了一阵,慢慢平复了一下心,也不害怕了,认真地想了想,一一回答:“我记得我们这艘船一共五十九人,后舱养着一头牛和两只猫……哈哈哈哈,当然这都是大王您的亲戚了……”

    牛!好样的!欧文笑了两声,没搭理戒色的溜须拍马,让他继续说下去:“陛下还给我们带了点绫罗绸缎,还有一些书籍,还有两个大花瓶,一些锅碗瓢盆瓷器什么的,似乎就这些……”

    绫罗绸缎……书籍……瓷器……实在是太好了!

    欧文眼中闪烁着光芒,那艘大船反正也不能用了,还不如将木板统统拆下来盖房子……哈哈哈哈,他不站了起来叉腰大笑,天助我也!

    “快快快快,那船在哪里?赶紧告诉我!”欧文捧着大脸,一脸幸福地望着戒色,戒色眨着眼睛想了半天,“就在这个森林之外,我是被一群长着长耳朵浑是血的狗妖抓住的,路不远。”

    哈哈哈哈哈哈……欧文叉腰惊声尖笑了一阵,挥手让人将戒色带回房间,好生看管好前往不能再让这个人逃走后,突然想到已经遗忘在一旁的奥巴马,转头一看,云大小姐和他聊的正欢,两人比划着也不知说什么,反正两人表极其猥|琐。

    此时天都将近黎明,欧文便要求大家散了会,各自找地方睡觉。

    里刚的尸已经被安置在了欧文曾经睡过的那个山洞中,原来本意是要放在屋内,但大米小米兄弟俩也不怕死人,好奇地在里刚边蹦来蹦去,时不时玩一玩他的耳朵,或者为他踩,小诺却非常害怕地躲在了沈先生的怀中,说什么都不过去。这一安排,几只伤病狗住在一屋,无名和沈先生带着小家伙们住一屋,云大小姐和小冬一屋,和尚自己又住了个单间,剩下的喵们竟没有地方住了,不过这些喵也没发出任何怨言,靠着篝火边随便找了个地方就睡了。

    欧文却有些耐受,立马从物品栏中拿出很多系统发的兽皮,一一分发了下去。一圈下来,却不见小猞猁和老虎兄弟俩。

    欧文在山谷内找了一圈,才在放置里刚尸体的山洞内看见一个瘦瘦的黑影静静地矗立在尸体旁。

    是谁……?欧文小心地往前挪了几步,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慢慢走上前竟然发现黑影居然是小猞猁。

    大半夜的看尸体?兰斯洛特静静地站在里刚的尸前,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事。欧文向前走了几步,便看见小猞猁双手背后,头仰着看天,一副武林宗师的范儿,轻蔑地说了一句:“出来吧。”

    呵呵……被抓包了,欧文刚想出来,没想到有人却抢先一步跳了出来,竟是迪先生和斯先生两个人,两人手拉手恭恭敬敬地出来后,低着头一言不发地站在小猞猁面前,好似两个犯错的小徒弟。

    兰斯洛特的脸色被月光照的晦暗不明,只能听见他冷静地问:“你们俩,想好了么?还是你们一意孤行决定在一起?”

    斯先生板着小脸抬头望了望兰斯洛特,最后坚定地说:“我们要在一起。”兰斯洛特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每想到一旁的迪先生哇的一声一下子抱住了小猞猁的大腿,泪流满面地恳求道:“兰斯洛特……请你狠狠奴役我吧,只要你同意我们的事我什么都愿意做……”

    这搞什么啊?欧文刚想出去调节调节,没想到小猞猁立马扭头看向了他,给了他一个不要过来的眼神,冷冰冰地问:“你们真的想在一起,哪怕你们是亲兄弟,连菊花大神都会诅咒你们?”

    ……欧文无语,原来是……这件事

    迪先生和斯先生是亲兄弟并且相恋的这件事欧文知道,那会儿他正忙着想怎么扩大部落怎么建设部族,对兄弟俩白天就在灌木丛就干那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这竟然是不许的……

    兰斯洛特任凭迪先生抱大腿,无动于衷,半响后才一字一顿地问:“你们真的考虑好了?”

    迪先生和斯先生齐齐低下了头,异口同声地说:“我们考虑好了。”兰斯洛特皱了一下眉,沉默了良久,最后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好的,我知道了。”

    迪先生和斯先生喜极而泣,两人似乎心有灵犀般扑了上去,用毛茸茸的脑袋蹭着兰斯洛特的头,笑嘻嘻地齐声道:“谢谢你啊……”

    欧文看着玩闹的他们,转离开,现在能说的,也就只有祝天下有人终成眷属。

    今天真是兴奋,他也不怎么累,便跑到伤员房中。

    桑巴他们依旧昏迷不醒,只期间,只有伦巴一个人照料他们,此时已经累的靠在门口睡熟了,连欧文进门都没听见。

    真是……欧文慢慢蹲下,痴迷地看着伦巴的眉眼,最终忍受不了自的冲动,抬起手撩了一下他额前的碎发。

    伦巴睡得很熟,没有动,欧文勾着唇无声一笑,想起屋内也没有什么吃的,连忙从外面拖过来一筐橙子,又拿出了自己物品栏中仅有的一点止血草,放在了伦巴的旁。

    既然两人已经没有了未来……那还是,向前看吧。

    走出屋外,喵族的一帮人已经起来了,一个个精神抖擞地说笑着,也是……他们都很激动和兴奋。欧文望着太阳已经出了一条小边的天际,微微一笑,振兴部落,他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困鸟,睡觉觉去了,大家晚安~~

重要声明:小说《菊花氏族大战黄瓜部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