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大骨ing

    戒色紧紧抓住前的佛珠,瑟瑟发抖地看着站在门口的黑耳粗鄙猫妖,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是一只会说人话的猫妖,长的蛮可的,大眼睛小鼻子小嘴,嘴边还有长长的胡须,只可惜穿的太少,有伤风化,并且还用一种看见食物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他。

    我佛啊……谁能来救救我啊……

    戒□哭无泪,他的命有多悲惨啊……三岁丧母,七岁丧父,十二岁被狠心舅父卖到鸭馆,在那里接受了几年的调|教,幸好自己逃了出来,跑到小庙变成和尚一枚,还以为能国上安静子,哪知道自家主持被当今天子派往西边取经,坐着大船出海后又遇上了大风暴,所有人都跳船逃生,只有自己一个人死死地扒在船上,竟然跑到了这种妖怪横生的地方……我佛慈悲啊……妖怪不要吃了我啊……

    这边戒色正在心中碎碎念,那边的欧文却以为是他乡遇故知,激动的泪盈眶,心中大念着:伟大领袖猫主席!您真的是显灵了不成,派来了一个天使拯救我吗?

    欧文泪光闪烁,抬脚就想抓住和尚的肩膀,大吼一声终于找见组织了,可惜在和尚的眼中,眼前这个穿着暴漏的猫妖口水直流,眼冒蓝光,就是要吃了他啊啊啊啊,我佛,你究竟在哪里?

    欧文激动的全都在颤抖,一旁一直跟着他的兰斯洛特以为他在害怕,还颇有男子气概地站了出来想把他护在后。

    而在戒色看来,猫妖后突然转出一个更加凶的妖怪,张开嘴还对他露了露尖利的獠牙,他也只能拍着口大叫了一声“阿弥陀佛”,竟咣的一声栽倒在地,晕了过去。

    这……晕了?

    欧文气的真跳脚,还以为是老乡呢,现在就这么华丽的晕了也只能等他醒了之后再说吧。

    想到自己部落内还躺着一串伤重病狗,现在的他们肯定吐着舌头呼哧呼哧在喘气,欧文便挥了挥手,咬着牙嘱咐兰陵王和巴顿好好看守这个和尚,又从物品栏中拿出备用的兽皮叮嘱他们给这和尚盖上,这才赶到了伤员们住的木屋内。

    所有伤者一字排开,桑巴和玄青都在昏迷,上糊着黑绿色的草药,乍一看还以为是怪物史莱克,而新来的那几只狗狗中,那个有着蓝色眼珠的赫巴伤势最终,脖子上都是抓痕;那个不说话的拉巴似乎真的睡着了,鼾声如天;撒巴的脸上有一道深深的伤口,其他倒是无碍,;最后桑巴的母亲伦巴的继母——听伦巴说叫娜塔莉脚踝处肿了一指高,应该是扭伤,但多的惊吓让她很快睡着了。

    欧文走上前几步,细细地打量着这个叫娜塔莉的母兽。娜塔莉长的很漂亮,拥有傲人的大器,眼角已经有了细纹,看起来也就是人类年龄的三十几岁,如果除去头上的狗耳和狗尾,确实是仙子一枚,不愧都是萨摩,母子长的很像,尤其是睡觉时喜欢撅嘴喜欢抱着大尾巴睡觉的动作,简直是一模一样。

    伦巴则一脸茫然地盘腿坐在地上,无名正跪在一旁一个一个地上药,听见欧文的脚步声微微一笑,朝着他的方向招了招手,“欧文,是你吧。”欧文乖乖地跑了过去,乖巧地将头塞进了无名的怀中,问:“怎么啦?”

    无名一指伦巴的方向,淡然的表写满了无奈,小声责备说:“你这孩子……你也得给人家弄点吃的,忙活了大半夜了,肯定饿了。”

    欧文干笑了两声,自家便宜爹虽然看不见,但闻都能闻见这尴尬的气氛,连忙似小鸡吃米般狂点头,从物品栏中拿出几个曾经摘的橙子,干笑着递给了伦巴,说话还贼客气,“您请?”

    伦巴抬起头,看着欧文手中的橙子,没有说话,在欧文还以为他不需要这个橙子时,站了起来,言辞诚恳地说:“我需要跟你谈谈。”说着,他低头目光犀利地看向了旁的小猞猁,“只有你一个人。”

    兰斯洛特比伦巴矮了将近一头,就连欧文站直了将头上耳朵翘起都比他高,此时的他似乎一点都不惧怕伦巴带给他的高压力,也用冷冷地目光仰头回望着伦巴,两个人眼神中雷电交加,互相放出摄人的电光,让夹在中间的欧文差点中电而亡,过了一会儿,兰斯洛特才微微退后一步,空出门口,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第一次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请。”

    这一抹微笑是得意还是炫耀,伦巴也只是冷冷一瞥。

    两只怪物又走回了刚才欧文与兰斯洛特贪心的地方,欧文还是老样子,一下子躺在草地上望着天上的星星。伦巴坐在欧文旁,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欧文不敢去看他,往里那充满宠溺的眼神已经换成了无奈,两人僵持了半天,伦巴才幽幽地开口:“欧文,你知道吗……我始终没有跟你说我母亲是怎么去世的吧?我母亲是被你母亲杀死的……在战场上……”

    欧文猛然睁开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这什么意思……?琼瑶阿姨,不待这样的啊,我没有意愿穿越到这里啊!伦巴看着欧文不可置信的眼神,苦笑了两声,平静地说:“你母亲和我母亲原来曾经还是好姐妹。”

    这句话一出,欧文觉得自己绝对变成了餐具,自己穿越的根本就不是布衣生活种田文,明显就是走复仇狗血路的天雷小白文啊!这时的他,只能结结巴巴地问:“好姐妹?”

    伦巴淡然地点点头:“那有什么,友谊这东西在战争面前根本说不过去,我想……假如你和我在战场上相遇,我多半也会杀死你……”欧文的脸色一遍后来我母亲临终前让我发誓,永远不跟诈狡猾的猫做朋友发生任何纠葛,这就是我发的誓。”

    欧文抖了抖,呼吸好像突然被人掐断,脑子里却一片空白,忍不住的颤抖,他们猫族……才不诈狡猾呢!他忍不住吐槽,但对这种猫狗敌对的现状却做不了任何解释,自己那可怜的小心肝啊,刚才差点呕出一口血来,他可以说上一代你们的关系是不是太混乱了?兰斯洛特的父亲伦萨被里刚杀了,然后自家母亲又将自己的好朋友原族长夫人杀了……呃……狗血,真是大大的狗血!

    欧文深深呼了一口气,慢慢地问:“那你接下去打算怎么办?”伦巴笑了笑,用胳膊将欧文拉到自己上,温柔地帮他整理了整理头发,一字一顿地说:“还能怎么办?我会回到我的部落里,杀死里阮,然后将狗族重振旗鼓,就是这么简单。”

    “那我们呢?”欧文一时口快,问出了这个其实自己根本不想知道的问题,伦巴神色淡然,如珍宝般将欧文紧紧抱在怀中,半响后才黯然地说:“我们……”

    已经没有我们了,在伦巴选择了信守承诺遵从自己发过的誓言后,就再也没有我们这个词汇了,欧文用手背快速擦了擦眼睛,挣脱了伦巴的桎梏,转就走。

    后的伦巴一跃而起,一把将欧文拽到地上,翻压了上去,十指与他死死相扣,带著丝丝凉意的唇顺着脸颊慢慢的移到他的唇上,肆意在口腔深处吻,这绝对是一个绝望的吻,欧文起先还有点挣扎,但很快便沉沦在伦巴无限的柔中,搂住他的脖子与之回吻起来。

    也许今天是他们俩最后一次和平相处,两人喘着粗气,很久后才分开。

    伦巴悲伤地笑了笑,用大拇指将擦了擦欧文的嘴,怔怔地看着欧文的脸,最后才慢慢地说:“真是奇怪了……为什么,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呢?”说着,他又是笑了笑,轻轻地啄了啄他的嘴唇:“为什么我喜欢的是你这只狡猾又漂亮的小猫呢?为什么我不是猫你不是狗你我竟然是死对头呢?”

    是啊……假设我们都是人……是不是现在就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假如我们不是猫狗了……是不是就会在一起?”伦巴苦笑了一声,留下这句话后,起离开了。只剩下欧文一人摩擦着已经肿了的嘴唇,看着伦巴远去的影,沉默不语。

    也许不是猫和狗……就能在一起?

    也不知过了多久,兰斯洛特红着眼睛,走了过来:“欧文,我说过,你只能和我在一起,这是菊花大神的诅咒。”

    又来了又来了!去他的菊花大神,去他的诅咒,去他的命中注定!去他的什么誓言!欧文只觉心中火山喷发,竟一跃而起,一拳就打上了小猞猁的俊脸,“你有完没完啊!”

    兰斯洛特被打的一趔趄,单手撑在了地上才不至于摔倒,脸上依旧是冷冷冰冰,却没有一点惊讶的神,似乎早就知道欧文要爆发。

    而欧文看着这张脸越来越有气,竟一下子扑倒在了他上,骑在了小猞猁腰上一拳一拳地打了下去。兰斯洛特红着眼睛,也不还手,就是一动不动地看着欧文,“不要看着我!”欧文又是一拳打了下去,惊讶地发现竟把小猞猁的嘴角打破了。

    啊……怎么自己绪失控成这个样子……欧文刚想道歉,没想到兰斯洛特嘴角挽了一个漂亮的弧度,轻轻地问:“接下来该我了吧?”

    难道小猞猁要打回去?欧文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小猞猁单手掀翻在地,另一只手一下子将欧文的兽皮裙撕开,腿微微用力,挤进了他的双|腿|之|间。

    知道了小猞猁的意图欧文脸都白了,还没等反抗时,小小猞猁便进去了。“嘶……”他倒抽了一口冷气,别看小猞猁瘦瘦小小的,但……下的小小猞猁发育的可真好……

    死小孩,硬的这么快……当心早|泄!

    兰斯洛特感叹了一声后,徐徐地动着腰,一边压制着欧文任何的反抗动作一边温柔地说着肯定的话语,“你永远不会跟他有任何关系……因为……你是属于我的……”说着,小猞猁将自己的尾巴与欧文的尾巴缠绕在一起,抬起了他的一条腿,深深地一顶,引得欧文全颤栗。

    下糜烂的水声渐出,欧文翻了个白眼,也知道自己渐入佳境,兰斯洛特俯下||子,嘴中呢喃着“哥哥……哥哥……”温柔的声音让欧文全一颤。

    呢喃间,兰斯洛特将他翻了一个子,让欧文跪伏在地上,一只手固定着他的形,一只手抓住欧文的尾巴用力向上提,瞬间让他感到疼痛,竟不敢再做挣扎,不将腰压低,方便起了小猞猁的出入。

    慢慢地,一进一出一顶一入变成了致命的欢乐,兰斯洛特看见欧文不再挣扎,便发现那只抓住尾巴的手,改为探到前面,抓住了欧文的小弟,上下撸动了起来。

    难道自己就是被人压的命?欧文压抑着自己的呻|吟,却抵挡不住那沉醉窒息的感觉,不一会儿,他便再也忍受不住,与兰斯洛特一起喷发出来。

    欧文,多是一种病,你的药不能停啊。

    作者有话要说:这次的标题是大骨……其实后面还有字,真正的章节名应该叫大姑汤……也不知怎么回事,现在每次都是卡H,真是奇怪。

    对了,戒色和尚不是同乡……但他会带来人类的技术……让欧文早过上小康生活,让部落早迈入小康社会……

重要声明:小说《菊花氏族大战黄瓜部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