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开会ing

    伦巴的眼疾很快就被无名确诊,说是眼中被撒了一种叫腥红花的药草,只要用水好好洗洗,再敷上一种叫绿幽幽长相颇似大便的草药的东西,就会好的。

    欧文冲进屋后,看见伦巴眼睛上蹲着两坨绿幽幽,差点笑的抽过去,无名则似乎明白了一点玄青的用心,小声责备着:“小青,这么简单的病你不会看?我真是白教导你了?……是不是有人让你这么做的?”

    别看小蛇妖在狗族兄弟面前耀武扬威的,在无名面前却大气都不敢出,快速瞥了欧文一眼,一脸心虚的表,赶紧解释道:“师父,我是真的没有解决过这种病。”

    无名淡淡地点点头,但看起来心中早有数,向刚才欧文发声的方向招了招手:“孩子,你过来,需不需要顺顺毛?”

    欧文颠地过去,刚想讨好抱大腿,无名一巴掌便拍了上去,一下子就打上了欧文的耳朵:“我就知道你这孩子出的馊主意!我说怎么看个病还要带上三只猫!原来你打的是这种主意。”

    便宜爹的爪子好锋利啊!欧文只感觉自己头顶上的耳朵有些疼,可能被他尖利的爪子已经划破了,但他已经顾不得其他了,赶紧抱大腿,使出无敌撒的功夫:“您就住在这里嘛,还有个照应,总比您一个人住强多了啊!我这里有豪华木屋的!很好很好的!您就来住嘛……好不好么好不好么好不好么好不好好不好么……”

    卖萌实在很无耻,但欧文已经没有办法了,只能抖动着自己的耳朵,眼泪汪汪地拼命求包养,一番垂死挣扎卖萌后,无名淡淡地叹了一口气,神有些犹豫,但最终下了决心:“算了,你这孩子如果坚持,那我就留在这里。”

    嗯?竟然同意了?刚一开始还一副大义凌然决绝的模样,怎么现在却同意了?不过细细想的话,这里真的有很多隐,比如,自己这个便宜爹到底是怎么跟母亲决裂的?让他选择一个人度过生活?并且脸亲生的喵都不认?还是他在害怕着什么?

    无名又是淡淡地叹了一口气,温柔地摸了摸欧文的头顶:“你这孩子,脾气还真跟小樱一样,死缠烂打的……终没个正经。”

    欧文仰着头舒服地眯起了眼睛,:“那你住在木屋里怎么样?这个是专门给你准备的。”无名淡淡一笑,一边顺毛一边带着微微试探的口吻,轻声问:“你就不怕我住在这里诅咒你们?”

    纳尼?我们是坚定的马列主义拥护者!信奉辩证法和唯物论!根本就不信什么鬼神!请看他真诚的小眼睛!欧文用坚定的眼神淡定望向了他,好吧,无名看不见……他只能解释道:“这有什么!我从来不信这些!”

    无名轻轻点点头,轻轻揪了一下他的耳朵,淡淡叹气道:“你这孩子……该说你什么好?”欧文连忙狗腿状,点头哈腰:“快快快,我带您去一下给你准备好的木屋,那可是大大的好!”

    欧文连拉带扯将无名从屋中拽了出去,屋中的气氛瞬间又冷了下来。

    狗族兄弟俩刚才插不上话,等两人一走,小桑巴哐的一声,大力关上了门,可怜的木门重重地抖了一下,他怒气冲冲地看向了玄青:“喂,你跟欧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早就是我的人了!”

    躺在一旁正敷药的伦巴短促地“呃”了一声,也想说什么,被桑巴一下子抢先:“哥,咱俩只见的事再说,先跟这个茄子部落的祭祀说清楚!”没想到一旁一直看闹的玄青去双臂交叉在前,哼了几声:“哟,看来你兄弟俩都看上他了?还有……你的人?小狗狗,不是这么一回事吧!”

    桑巴勃然大怒,攥着拳头,突然向前跨一步,弓着子发出了咆哮:“我会让你后悔说这句话的!茄子祭祀!”

    “桑巴!你在干什么!”伦巴一下子坐了起来,眼睛上覆着的药草啪叽一声掉到了腿上,玄青呵呵笑了几声,慵懒地捋了捋头发,又悠闲地掏了掏耳朵:“你说什么?让我后悔?小狗狗,上一会大赛似乎你输在我手里了吧!”

    “你!”桑巴气的直咬牙,哼唧了几声:“不要叫我小狗狗,我有名字!我一定会打败你的,你给我等着!”玄青欠揍地掏了掏耳朵,翻着白眼:“那我也有名字,我又不叫茄子祭祀……是吗?下辈子么?我一定等着。”

    “够了!”伦巴王八之气全开,一个个训斥起来:“桑巴,你说什么呢!师父教的礼仪全都忘了?从现在开始给我闭嘴!”说着,他微微睁开眼睛,眯着看向了玄青,语气中带着冷冷地威胁:“玄青,我怎么记得上一会大赛你只得了第二名?不用在这里叫嚣吧?还有欧文是不是你的也不是你一个人说的算。”

    这句低沉的话一出,玄青哑口无言,最后只能点点头,哼了一声:“伦巴,上一会我是不小心才败在你的手里,不代表这一次我也会败在你手下……不过,我怎么听说,你已经被你的部落开除,那年底的这一次武技大会,你代表谁去参见呢?”

    “你说什么呢?你这条又滑又瘦长的跟竹竿一样的菜青蛇!欧文才不会喜欢你!你懂什么!他喜欢的是男人!真正的男人!有肌会功夫又对他好的男人!不是想你一般瘦的连飞机都是一根杆子!……BLABLABLABLA……”桑巴突然之间爆发,指着玄青有点歇斯底里。

    伦巴和玄青同时疑惑:“什么是飞机?”

    “连飞机都不懂还想跟我正欧文?”小桑巴洋洋得意,你们这群二百五,什么都不知道,还想跟欧文有心灵沟通,做梦去吧!

    伦巴皱了皱眉头,活动了一下自己的体,这才提出一个建议:“看来我们都喜欢欧文,那要不然……我们讨论一下到底怎么办?”

    就这样,分割欧文第一次大会隆重召开。

    三名参与者都表达了独占欧文的**,其中,伦巴再一次阐述了自己与欧文不接的缘分,重点讲述了两人的“黄瓜缘”,桑巴则重点讲述了他与欧文不得不说的故事,而玄青笑嘻嘻地,什么都没说,指了指外面:“我都已经在大庭广众之下亲了他了,你说他会跟谁?”

    桑巴和伦巴的格截然不同,这个时候,桑巴气的直跳脚:“你那算什么,乘人之危!你可是个真小人!”而伦巴则不同,沉吟了几声,低声问:“桑巴,这是真的?”

    桑巴气的已经炸毛,不管不顾地说了起来:“哥,就是那天!对对对,昨天的事,他亲完了欧文后扬长而去了!我都没敢告诉你,我的那颗心哟……BLABLABLABLA……”

    伦巴止住桑巴永无止境的唠叨,安抚道:“好了好了好了,这又没什么,亲一下而已。”说着,他转向了玄青,严肃起来:“玄青,你就会这种把戏么?你本是我的手下败将,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

    玄青轻蔑一笑,眉角上扬:“我有什么资格?伦巴……你难道忘记了是因为什么你会来到这里?”

    伦巴也不甘示弱:“我们族内的事不用你来心,茄!子!”玄青扣了扣耳朵,笑嘻嘻的,一脸无赖:“再说一次,我不叫茄子,我叫玄青,还有,我完全可以退出我的部落,来到这里,你们行么?”

    桑巴插腰,哼了一声,头高高抬起:“我也可以!这有什么难的?”玄青突然咧嘴笑了出来,表十分欠揍:“哦?我怎么在族里听说你们黄瓜部落搞分裂,你们是逃出来的?并且早就已经被部落除名,对了……武技大会也没有你们的份哦!想赢我?没这么容易!”

    伦巴神色黯然地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欧文便笑嘻嘻地回到屋内,只听见了这后半句,好奇地问道:“武技大会?什么武技大会?”

    玄青立马似哥俩好的上前一把搂住了他的肩膀,笑嘻嘻地道:“怎么,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不过,确实啊,你们菊花部落的确实有好几年都没有参加这个大会了,今年参加怎么样?”

    哦哦哦哦……!原来这些怪物们还有这些大赛!欧文突然感觉自己全沸腾,血起来,想象着自己拳打鳄鱼,脚蹬炸毛鸡时万兽敬仰的场景,忍不住乐了出来。自己部落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应该多充实一些武力才行。

    不过……他们三个之前在聊什么,怎么感觉气氛这么凝重?看着三只半兽怪物怪怪的眼神,欧文赶紧打破这种怪怪的气氛,连忙颠地跑上去,关切地问候着伦巴:“眼睛现在疼不疼了?感觉好点了么?”一旁桑巴看见伦巴睁开了眼睛,突然恍然大悟,高兴地甩着大尾巴,扑了过来:“哥,怎么样?能看见我么?”

    伦巴眨了眨眼睛,好笑地瞪了桑巴一眼,又不着痕迹地捏了捏欧文的手,暧昧地在他手心捏了一下,轻声道:“早就好了,只是你刚才太忙,一直没发现。“说着,他将头转向了欧文,眼眸中写满了感动,柔声说:”欧文,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欧文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难道他要说这些只是因为他想早一点完成任务早一点回家才想收了他这个小弟么?伦巴此时又微微一笑,挪下了:“我打算明天回部落一趟,看看我的父母亲究竟怎么样,桑巴还小,就先留在这里。”

    嗯?这样就要走啊?不过人家父母亲生死不明,确实需要看一看,欧文点点头:“好的,你多注意安全,没事不要逞能。”

    “我也去!哥,你不能丢下我。”桑巴直接反驳:“我已经不小了,哥,我一定要去,你再说什么都没用。”

    心中怦怦直跳,欧文总觉得这次有问题,照狗族兄弟俩的说辞,狐狸长老明显是早就有此想法,只不过是借助了桑巴抗婚这个梗突然发难而已。

    不过……这些人应该都还善良吧?起码不会做出什么残害无辜生命的事来吧?想到迟巴一脸凶相,他突然特别担心。

    按理说,这场族内争斗的原因还是因为他自己,要不是先是他自己调戏了桑巴,抢了人家订婚用的小黄瓜,他加入了自己的部落后,伦巴才带着人开始找他。

    如果一开始没有抢他的黄瓜或是蛊惑他来到这里,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种事,罢了罢了,还是亲自走一趟看看究竟怎么样,说不定还能碰见几个喵族人,这肯定一举二得,一石二鸟。欧文突然抬起头,做出了一个决定:“我跟你去。”

    “那我也跟着去好了。”玄青慵懒地捋了捋自己的头发,似乎早就想好了。

    对了……欧文终于想起来他要干什么来了……他本来是想借狗族兄弟上的小刀用来制造木碗的啊!怎么现在脑袋一,跑到生死大营救现场去了?

    欧文,人生苦短,你还是好好享受一下4P之旅吧!

重要声明:小说《菊花氏族大战黄瓜部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