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强吻ing

    欧文迟疑地点了点头,玄青的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扭头拿起那片树叶,支支吾吾地又吹了起来,欧文和丁丁互相对看了一眼,都有些惴惴不安,是不是没戏了?

    有JQ!气氛瞬间冷场,欧文想了想本着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连忙蹲在一旁小声问:“你们难道发生了有什么事么?”欧文钛合金激光猫眼上下扫描了一遍,恍然大悟:看看这蛇妖的小板!再看看伦巴的体型……简直就是一对男男好基友!

    一曲难听不知道跑到哪里的曲子吹完了,欧文便迫不及待张口就想问,哪知丁丁在一旁使了个眼色,让他稍安勿躁,只见玄青垂着眼帘淡淡地问:“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欧文刚想回答,斜眼便看见丁丁那张黑白分明的脸上洋溢着八卦偷窥的兴奋表,他本就是个脸皮很薄的人,连忙扭着脸不承认:“我们是好朋友!”……那是当然,伦巴虽然跟他撸过管的准基友,可是他一直把他当成小弟来看呀!

    = =!丁丁捧着大脸一脸惊讶状:“神马!你跟伦巴只是好朋友?”玄青则用一脸高深莫测的表直勾勾地盯着他,一脸的不相信。

    欧文一脸黑线,丁丁在填什么乱?难道他和伦巴在外人眼中真的有问题么?刚想艰难地迎着玄青那刺人的眼神回瞪过去,没想到小蛇妖跟没事人似的将目光收了回去,还似想起什么般淡淡地勾着嘴角笑了一下,这才说:“好吧,明天就出发。”欧文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捧着大脸做崇拜状:“太好了!我就知道!”……”不过屋里的那只正宗的黑猫警长该怎么解决呢?

    玄青也看出了他的担心,哼了一声,起离开前留下了一句话:“师父的事交给我。”就飘然而去,消失在了夜幕中。

    “喂喂喂,你去哪里啊?”这蛇妖!自己脾气不好还经常给别人脸色看!欧文张口结舌,一旁的丁丁却凑了过来,笑嘻嘻地开始打听起了无名的况,被心不好的他一概用不知道来回答。

    也不知道玄青究竟是在哪里过的夜,反正欧文和丁丁只能就着篝火,枕着一块大石头睡了一觉,无名似乎铁定心思不认这个白来的儿子,一直躲在小屋中也不出来。

    欧文睡的不是怎么很好,做了一晚上的梦,其中很多都是关于伦巴兄弟和玄青正在大战,其中有个片段他自己醒来都笑的肚子疼:伦巴兄弟俩坐着重型卡车,一路追杀着玄青,而玄青人蛇尾,在一片菊花丛中扭啊扭啊扭啊,就是逃不过追杀,不知怎么回事,一转手拿着一个火箭筒,一炮就向兄弟俩打了上去。

    欧文同志,你难道不知道梦什么就来什么么?

    第二天一大早,玄青一脸杀气大步走了过来,冷着脸凑了过来生硬地小声解释道:“欧文我知道你的迫切心,但师父从小便被家人抛弃,自己一人在深山老林中生活,教养我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师父对你们现在还是有些抗拒……我会想办法让他来到你们部落,不过这个计划我先不告诉你,不然就失去了可信度。”

    欧文点点头,这到底是什么计划啊,不过玄青扭脸走进房间便向无名告别,还不许他俩进屋,不一会儿玄青便扶着无名颤颤悠悠地出来,无名一脸失落,但还是慈地摸了摸欧文的头,用低低的声对他说:“孩子,以后在部落生活不下去了,就来找我。”

    欧文点点头,却再一次贪恋起无名手掌的温度。

    你妹!我是这么缺父的人么!欧文不断吐槽着自己,挥手告别。

    三人长途跋涉回到部落的时候,已经将近黄昏,刚刚走进山谷,便看见大米小米兄弟俩正在一片黄灿灿的菊花地中互相追逐,旁边小诺正挥舞着翅膀大声加油,看见欧文回来了,大米兄弟俩纵一跃,飞扑到了他的脸上,小诺在围绕着玄青一个劲地转,好奇地问丁丁:“鸟大叔,这个漂亮又带着霸气的哥哥是谁啊?”

    “小诺,咱是熊猫不是鸟。”丁丁语重心长的教育道,但同时还是介绍起了玄青的份:“这是茄子部落的祭祀玄青,小诺,赶紧叫青叔叔。”

    “我就是鸟,我就是鸟!我是漂亮的孔雀!”小诺噘着嘴,很是不满,但脸一变,笑眯眯地对玄青说:“青叔叔,你头发好漂亮啊,小诺可以摸一摸么?”这孩子倒是真会拍马,玄青今天冷冰冰的面容终于融化,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一把抱起了小诺,大大地亲了一口。

    摆脱了三只毛球,三人继续先前走去穿过一条清澈的小溪,又向前走了一阵,玄青不感叹:“你们部落的风景确实不错,我都有一种想定居在这里的冲动。”

    欧文连忙狗腿般跑了过来,大显殷:“那你喜欢这里,要不加入我们部落吧!亲!包邮抹零哦!我们可以给你最好的服务哦!”玄青一笑,突然伸手摸了摸欧文的耳朵:“欧文,你是是不是永远都是这么?对所有人都是这样?”

    欧文眯着眼睛,刚想说话,便看见变成著名油画《尖叫》形象的迪先生和一脸冷漠却竖着大拇指称赞的斯先生,正手拉手淡定地围观着他俩。

    你妹!小菊花和小黄瓜部落里面摸耳朵拽尾巴是表示亲密的意思,玄青作为一名祭祀肯定知道这些礼仪,这不就是明显让他们知道他俩基无限么?老虎兄弟俩肯定是会错意了,不然为什么斯先生会竖起大拇指啊!

    拉着玄青又走了几步,云大小姐和沈先生正忙碌地盖着房子,大概基本上竣工,两人拿着工具正在建设木屋的房梁,激烈地互相交流着,似乎在争论到底用那块木板,时不时传来敲敲打打的声音,云大小姐先注意到了他们,斜眼称赞:“哟,来了一个猛男,不错哦!”玄青点头示意,沈先生则笑眯眯地向玄青问好,指着木屋的方向:“快去吧,小白狗都着急地要哭了。”

    欧文和玄青刚刚上到树屋,桑巴的头便伸了出来,原本兴奋无比的神一下子大变,指着玄青惊讶地说:“怎么是你?”

    玄青冷哼了几声,用手将堵在门口的桑巴拨拉出去,跨步走进树屋,鼻孔出气道:“怎么不能是我?手下败将!”

    纳尼!难道小桑巴和玄青曾经打过一架?小桑巴气的跳了起来:“你才是手下败将,你全家都是手下败将!欧文!你为什么要找他!”伦巴挣扎地坐了起来,竖着耳朵疑惑道:“这声音……是茄子部落的祭祀大人么?”玄青依旧鼻孔出气状,不理任何人,仰着头将伦巴死死按在上,开始检查他的体。

    小小的树屋内一下子挤进了四个人,一下子感觉非常拥堵,连站都站不开,桑巴一脸沉,双臂交叉抱在前一动不动地看着玄青,用眼神直勾勾地刺着他的后背,一边还不忘向欧文丢眼飞刀。

    不冷不地翻看了一下他的眼皮,哼哼笑了几声,问:“现在状况怎么样?眼睛疼么?”伦巴摇摇头:“不行,一片昏暗,不过还是能稍微看见你的轮廓,一别多年经久不见,你倒是似乎瘦了那么多。”

    这句话似乎一下子戳住了玄青的痛脚,他哼哼唧唧了几声,这才转头对欧文说:“这个大块头中毒了,不疼不痒,我不知道他中了那种毒。”

    欧文大失所望,心中非常失落,长长地哦了一声,玄青笑了笑,起斜了一眼桑巴,对欧文道:“我学艺不精,所以还是请师父来吧。”

    原来他想到的是这种把戏!自己看不了伦巴的病就请无名来欧文恍然大悟,双手一拍,豪气地问:“带多少人能请他?”

    “三个吧!”欧文一拍手:“行!我这里丁丁和老虎兄弟三个苦力借给你,务必请把他所有家全部请过来。玄青这时的心非常好,向欧文招了招手——

    欧文还没反应过来,玄青已经一把将他拽了过去,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强硬地使力抓住下颚,在指尖用力一下子松开了他的嘴唇,双唇紧密地在了一起。

    “唔……”欧文刚想反应,玄青粗重地喘著气狠狠地吸住了他的双唇,舌尖沿著牙龈不断向口腔探路。逗弄著他的舌头,连甘甜的唾液都尽吸取。

    伦巴在一旁适时提醒:“桑巴?欧文?玄青?你们怎么不说话了?什么东西在啾啾作响?”

    “叮!恭喜玩家成功更新支线任务,查看任务详请看任务仔细说明。祝你生活天天有基,再见。”

    你妹!这是什么烂支线任务!欧文推开玄青后,抬眼又看见了小桑巴张着大嘴风中凌乱的影。

    孩子,你受苦了。

重要声明:小说《菊花氏族大战黄瓜部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