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劝说ing

    这种气场实在是太和谐了,欧文干脆盘对坐在地上,悠闲地甩着尾巴,微似乎过了很久,男人这才轻轻拍了拍他的头顶,唇角勾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低声说:“好了吧……真是个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欧文竖起耳朵,甩了甩尾巴,干巴巴地说:“我叫欧文。”男人哦了一声,又上前慢慢摩挲着摸上了欧文的手,唇角带着欣慰的笑意:“欧文……是个好名字,真的很不错,你母亲起的很好。”

    欧文干笑几声,没有回答,一旁的玄青立马上前几步,搀扶起了男人:“师父,太阳下山要起风了,我们回屋去聊,可好?”

    男人点点头,用手撑着膝盖费力地站了起来,他的量很高,比现在的欧文还要高一头,可惜右脚有些微坡,走起路来一高一低,走路速度非常慢,似乎全的重心都依靠在了玄青上。

    这个背影……!是那么的熟悉……!

    欧文只觉眼眶的眼泪差点夺眶而出,心中微酸……这个男人的背影,实在是……他想他去世多年的父亲……他连忙上前在另一旁搀扶住了男人,三人这才一同走进了木屋。

    不过……似乎……还少了点什么吧?

    族长!你忘了我了!丁丁咬着小手绢,眼泪汪汪地看着木屋。

    屋内设备齐全带着一股淡淡的药香味道,顶头是一张大大的双人上铺着黄黑相间厚厚的兽皮,头还有用兽皮缝制的枕头,一旁有木制的大柜子,上面摆放着几个简易的木碗,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叶子,似乎都是药草,碗里是捣碎的渣滓,最大的横梁上挂着一串风干的干,旁边还有好几个长条茄子,门口处立着很多竹筐,一旁有一个用泥土挖出来的深槽,里面堆满了柴火,看来是晚上取暖用的,而欧文眼尖地看见一旁还有细细的竹签,似乎是用于烧烤的串。

    多功能烤箱……又能取暖还能做BBQ……没想到这些原始人比他还聪明。

    玄青动作娴熟地将男人放倒在上,又给盖了一层白色的兽皮被子,男人这才淡淡地说:“玄青,让我跟欧文说会话吧?”玄青退了出去后,欧文便直径走了上来,坐在边问:“你真的是我的父亲么?”

    男人闭着眼睛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只是风牛马不相及地做起了自我介绍:“我没有名字,你就叫无名。”说完后,他笑了一下,表有些惆怅:“孩子,你要是饿了就吃点东西,房梁上有犀牛干,很嫩。”

    这么一说,欧文一下子就感觉自己饿了,但他还是坚持问:“你是我的父亲么?”

    无名没有说话,只是将头微微偏到了另一边,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模样。

    欧文淡淡地叹了一口气,查看了一下任务面板,任务面板上什么都没说,一点提示都没有,他第一次觉得焦急起来。

    这次,无关任务,欧文实在是想要一个真正的父亲。从第一眼见到无名的时候,他就觉得心底中那种希望无名能成为他父亲的**呼之出。

    这个时候,他不回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欧文的父亲是一名普通工人,小时摔断了腿,所以走路有些一瘸一拐,正是这个走路瘸的父亲撑起了这个家,可惜,好人不长命,他十几岁的时候父亲就得了肝癌重病而亡。

    父亲最临死前最后一句话,就是让他好好学习,还有照顾好妈妈。这些欧文都做到了,母亲在父亲过世两年后重新找了一个继父,又带来了一个弟弟,双拼家庭虽然也会为小事磕磕绊绊,但过的还算平静。母亲虽然对他最好,但毕竟家中又多出了一个比较叛逆的弟弟,已经很少管他了,继父对他虽好,但毕竟不是亲爸。

    继父从来都不会给欧文太多的关怀,当欧文公然出柜,宣布自己终于成为同志大军中的一员后,继父只是风淡云清的笑了笑,继续跟刚刚大学毕业的弟弟在电脑上玩斗地主,一点都没有反应,没有任何高兴喜悦或是悲伤痛恨的绪在里面,似乎他只是无关人员,无动于衷。

    有的时候欧文甚至会想,是不是自己出柜是因为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缺少了父?才那么喜欢男人?

    眼前的这个半兽人,背影跟自己父亲简直是一模一样,欧文神色恍惚,又走回到前,坐下来闷闷地问:“无名,你能跟我一起回家么?回到我们的部落?”

    无名蹙了蹙眉,似乎对欧文这句突兀的问句感到意外,但他还是抱歉地笑了笑:“我一个人生活惯了,不喜欢群居生活。”

    欧文拿过来一点横梁上的干,将他交付在无名手中,低声道:“吃点吧……那个……我想要个父亲,真的,你愿意做我的父亲么?我会永远对你好,孝敬你,你愿意回到我们部落么?”

    无名喉头滚动了一下,没有说话。

    不行不行,要换一种方法,欧文话题一转,轻声问:“我看你的房间有很多草药,你会医术?”

    无名淡然一笑,点点头:“是啊,玄青可是我手把手教出来的。”欧文一喜,想出了一个骗的方法:“那您能不能帮我们去看看病?我有个很好的同伴被人暗算,现在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了。您帮忙看看说不定就好了呢!”

    无名干脆利落地回答:“不,我曾经发过誓的,永远不再踏入那里一步。”

    怎么摊上了一个这么淡定的便宜爹!不过从始至终,无名根本就没有承认两人是父子关系,说不定还是他老孔雀开屏一厢愿呢。

    欧文失望地“哦”了一下,留下一句“你休息吧”起离开了这里。

    走出木屋才发现夜幕早就降临,天空中已经漂浮了很多可以游动的星星,而玄青已经点起了一小堆篝火,盘腿坐在原地,眼帘微垂,正拿着一枚树叶静静地吹着不成调的小曲。你妹!欧文心中暗骂,为什么在他看来,在火光的照耀下,这个蛇妖凸显出一种落寞美?

    欧文只觉心中十分失落,也盘腿坐在了一旁,用一根木枝无聊地扒拉起了篝火,一旁的玄青终于吹完了小调,微微扭头对他一笑:“你那个中毒的同伴眼睛瞎的厉害不厉害?我明天就跟你去好不好?”欧文似捣蒜般狂点头,他又继续好奇地轻声问:“你们的部落什么样子?是不是很多人生活在一起,晚上睡觉的时候打呼噜磨牙放全能听见?”

    欧文好笑地摇摇头,就自己那种部落,一共还不到十个人,所有人都睡在山洞里,如果自己很憋想撸尾巴时都只能找没人的地方。

    玄青加了两块柴火,呵呵一笑:“我们的部落说是部落,其实也是零星居住,不想你们住在一起,我说是族中的祭祀,也是因为我的医术高而已,并且我每年还要冬眠三个月的,每年最的时候聚会一次,互相报告一下一年中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其他时间都实在睡觉而已。所以你看不见闹闹的部落没什么事,他们可能都在地下睡觉呢。”

    原来茄子部落是这么生活的啊,不过也对,那些爬虫类生物本就喜好冬眠……嗯……欧文眼光一挑,直勾勾看向了玄青。他立马贼眉鼠眼地就凑了过去:“喂,玄青……听你的口气,你似乎很向往具体生活哈……?”

    玄青不知道欧文话里有话,不明所以的点点头,立马地扑了过来:“玄青,你要不考虑考虑来我们的部落,我们部落很好哟!”

    玄青狠狠挑了一下眉,眸光微闪,露出戏谑的:“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可是…”说着,他快速俯下,凑到欧文耳边迅速说了一句话。

    神马……风声太大,没听见!欧文刚想说话,哪知玄青竟突然亲昵地了一下他的耳垂,这才搂住他,低声说:“欧文,天到了,我的发期也来了,一时间也没找见合适的母兽,你愿意和我□么”

    ==!!!蛇妖!委婉点会死啊!欧文刚想发作,玄青竟亲昵地咬着他的耳朵,继续说:“如果可以的话,师父那边我也能搞定哟。我跟师父生活多年,早就知道他的脾气格了。”

    欧文点点头,转头看向了木屋,好奇地问:“无名真是我的父亲么?你知道些什么?”玄青避而不答,悄悄捏住了欧文的尾巴尖,小声说:“欧文,你的尾巴真的很敏|感哦……怎么样,我们做个交易,让我捏的话我就告诉你有关师父的事?”

    ==!!!蛇妖变脸真快!欧文本想挣扎,但一听玄青这么说,还是乖乖地将尾巴交给了他,玄青得意一笑,用修长的手指不停地做着撸、捏、提拉的动作,一边悄悄说道:“师父一手将我带大,只是稍微提起他曾经有个儿子,当时的语气不确定,是不是也跟他一样被人抛入深山老林中死去了。”

    欧文轻微嗯了一声,的……蛇妖的手法真好,嗯……对……嗯……不错哦……他都有点飘飘仙差点叫出来了,不过,万一被人看见怎么办……?

    欧文张了张嘴,迟疑地看向了木屋一眼,最后想起了一个严肃的问题……他似乎忘记了一个重要的事……

    丁丁似背后灵般冒了出来,用幽怨的声音质问:“族长,你是不是忘记我了?”

    欧文吓得一下痿掉,猛然将尾巴从玄青手中抽出来,装作恍然大悟,“对!丁丁!你这段时间都去哪里了!”丁丁举着小手绢抹泪:“我这么大的块头你们竟然全部忽视我了!”

    的,差点变成一场|光|秀!

    欧文战战兢兢地扭过头:“你刚才都看见了?”丁丁眼珠一转,似没反应过来般半响后点点头:“看见了啊?”

    欧文松了一口气,没想到丁丁立马来了一句:“那伦巴桑巴兄弟俩怎么办?”

    “伦巴……你们说的是那个黄瓜部落的少首领伦巴么?”玄青一脸正色,眼神郁,欧文心中咯噔一声响,总觉得不妙。

重要声明:小说《菊花氏族大战黄瓜部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