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寻父ing

    玄青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眸光闪烁着莫名的光芒,双臂交叉在前看起了闹。他下半的蛇尾很长,蛇上带着耀眼的音色鳞片,目测大概有一米,蛇尾尖有点黑,正在懒洋洋地打着拍子,似乎在等他的回答。

    丁丁一脸羞,捂住了自己的脸:“族长,你怎么能!……”欧文眼神非常坚定,一脸共|产的小模样,拍着他的肩膀劝慰道:“丁丁!为了部落!你一定要答应!组织等你的好消息!”

    丁丁眼泪汪汪,摸出一个小手绢,揪了揪丁字裤,做西子捧心状:“不要啊,族长啊,人家还是个处呢……我要保留我的第一次给我心的人啊啊啊……再说,人家只喜欢小清新不喜欢重口味啊啊啊啊,族长,你做人暗不能觉得别人都很暗啊啊啊啊……“

    这一串西子咆哮体一出,连欧文都有些吃惊,丁丁,你这个无节的老熊猫,怎么在外人面前矜持了起来?

    一旁看闹努力憋住笑的玄青懒洋洋地捋了捋散落在额前的淡绿色碎发,,又将后的蛇尾转了个个圈,笑嘻嘻地摆了摆手:“猫仔,我说的是‘你’要陪我一夜。”

    “哦?要怎么个陪法“欧文眼珠一转,这个蛇妖,下|半|是蛇,**都不知道在哪里,说不定还没有呢,难道他是零号?天生被虐狂?……好吧,他又想歪了。

    玄青更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长长的青色尾巴一甩,向前游了几步,伸出了手:“不好意思,交个朋友吧,我这人有点玩世不恭,喜欢开玩笑,希望你别介意。族长,还未请教姓名?”

    欧文将自己和丁丁的名字通报后,玄青露齿一笑,用手撑着下巴,刚想说话,便似想起了什么般,客气地说了一句“去去就回”,便拖着自己的大尾巴游到了草丛后,半响后,自己走了出来。

    对!蛇妖是走出来的!欧文没有看错,刚刚长长的尾巴竟变成了两条白花花的大腿,他看着已经穿戴好兽皮裙脚上还穿着简易草鞋的玄青,惊讶地指着他:“你的……你的尾巴,怎么变成人腿了?”

    玄青一愣,掏了掏耳朵:“人?那是什么东西?我们蛇族只要下了水就会变成蛇尾,但是如果干了的话,就会变成腿了啊。”

    小美人鱼的故事不是在童话里出现么?欧文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放弃了吐槽,转而焦急地请求:“玄青,请一定要要跟我去回到部落,狗命关天,请一定要帮忙。”

    玄青依旧嬉皮笑脸:“好啊,只要猫仔你陪我过了我的发期,我肯定跟你回去。”欧文炸毛,不耐烦地甩了甩自己的尾巴,刚想说什么,玄青竟眉头一皱,表微愕,一下子窜到欧文面前,捏住了他的下巴,仔细端详了起来:“你怎么跟我师傅的习惯一模一样?……”说着,他伸长手臂,一下子捏上了欧文的尾巴。

    捏你妹啊!这是赤果果的调戏啊!欧文只觉一股流从尾尖直直传到了小腹,脊椎骨生出一丝酥麻之感,险些站不住,差一点就倒在了玄青的怀里,他的脸一下子就烧了起来,不住将自己尾巴抢过来,抱在怀中自己顺了顺尾巴上的毛,跳脚道:“喂!没事不要摸我尾巴!这尾巴我每天打理就要花好长一段时间呢!”

    做人的时候最在意的是发型,猫最在意的则是它的尾巴。

    欧文觉得自己穿越了这么多天,越来越像一只猫科动物,每天都要花大把的时间整理尾尖的毛。梳理尾巴上的毛很有讲究,要一点一点梳,不然尾巴上的毛会粘在一起,并且还有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如果不小心地梳,肯定会引发“事故”,不过撸尾巴真心比撸管刺激大。

    这个死蛇妖!捏尾巴的感觉真的跟捏住命根的感觉一模一样,欧文呲牙咧嘴地抖了抖自己的尾巴,小心地让他垂在后,斜眼看着玄青。

    玄青摊手,笑的非常真诚:“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过你真的跟我师傅一模一样,虽然你的尾巴尖有三根白毛,难道你们是失散多年的父子?亦或是失散多年的兄弟?”

    父子这句话一下子让欧文来了精神,难道是这具体的父亲?丁丁挠了挠耳朵,一脸疑惑地看着欧文,= =!敢刚才在鸵鸟族长做客时您没听见一直围绕这个话题在说啊?

    欧文耐心地又讲了一遍他跟鸵鸟族长的对话,丁丁这才恍然大悟,也是一脸的疑惑,因为涉及族中机密,便将他拉到一旁开始耐心地讲述起了他眼中的欧文未曾蒙面的父亲及那活蹦乱跳的母亲。

    母亲小樱从小生惯养,但脾气还算随和,和玉米部落里的鸵鸟组长关系最好,每年秋末时总会去哪里做客,有一年,当老族长(欧文他姥姥)派人去接的时候……小樱大着肚子就回来了。

    欧文一头黑线,原来母上竟是未婚失足少女,丁丁小心地看着他的脸色,又继续说了下去:老族长非常着急,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想到小樱一口咬定自己是因为看见一颗流星就怀上了。一时间族内的人也没有办法。

    这也行!这么烂的借口都能用上?母上大人您真厉害!欧文满头黑线,丁丁清了清嗓子,继续道:“终于有一天……老族长发现了小樱竟然跟一个游兽密切来往,并且这还是个被诅咒的游兽。”

    被诅咒的游兽?他再一次咋舌,这里的半兽人也迷信这些?

    丁丁继续道:“每个族里都有些忌,比如玉米部落的鸟人们排斥猫头鹰半兽种族,茄子部落的不收蜥蜴人,小菊花部落的……不要黑猫。黑猫在族中代表着不吉,族长们普遍认为,黑猫代表战争和纷乱,所以欧文的父亲一出生时就被家人扔进了深山老林任由他自生自灭。”

    竟然是……那么的残忍,欧文心中不起了自己这个未曾谋面的父亲,刚刚出生便被人定成凶残不吉祥之人,也不知道所谓的亲,他突然想到鸵鸟族长所谓的“目光凶狠”,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说到这里,丁丁挤出了两滴小眼泪:“菊花氏族中一共三十八种猫科动物,族长一职都是由白猫继承,小樱是一只很漂亮的白猫,高贵又优雅,人人都争当她的夫婿,没想到小樱竟然跟一只不详的游兽纠葛在了一起,天理不容……BLABLA……”欧文这时反应过来,皱眉,看了看又摸了摸自己,自己也是一只半兽黑猫啊,为什么他能当族长?丁丁咧嘴大笑:“族长,你是花猫啊!尾巴上不是有三根白毛吗?怎么是黑猫呢?”

    好吧……我是花猫,我是花猫……欧文扭头看了看后的尾巴,决定以后善待自己尾巴中间的三根白毛。

    紧接着,丁丁说出了一个爆炸的旧闻,老族长用计将两人拆散,具体狗血节请参照琼瑶的经典桥段,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七大姑八大姨九叔轮番上阵,什么招数都用上了,反正小樱跟那个游兽恩断义绝,那个游兽本来就代表着不详,也没有名字,只能灰溜溜地走了。

    后来的后来,很简单了。小樱战死沙场,菊花氏族散落一盘,丁丁带着欧文躲到了安全的地方,直到另一次大战后,欧文穿越了,才回到了这里。

    欧文恍然大悟,再次打开任务提示面板,也没有什么有用的提示,只能问丁丁:“你说那个叫玄青的蛇妖靠谱不?”

    丁丁耸肩,一脸我也不知道求你别问我的模样,“族长你看着办。”欧文咬了咬牙:“那就去看看这只蛇妖的师傅究竟是什么的干活!”

    最终,玄青带领着两只喵,向南走了将近半个小时,便来到了一片幽静的类似于苹果树的林子,上面结着很多又大又红类似与苹果的东西,绕过了一个弯,便看见了一个很大的木屋。

    此时太阳已经将近下山,欧文第一眼便看见了木屋前坐着一只老喵。他的心猛然一跳,总觉得眼前的这个老喵非常熟悉。

    眼前的半兽人大概有人类年龄的三四十岁,黑耳朵,黑尾巴,真的跟欧文长的一模一样,直的鼻梁,消瘦的脸颊,额前已经有了点点白头发,眼角处也有了零星的皱纹,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窗前,腿上搭着一块纯白的兽皮,手中拿着一个木碗,正闭着眼睛静静地享受着暮色,欧文他们的脚步声渐至,他也只是稍微动了动耳朵,最后轻声询问道:“小青,你带了谁回来了?”

    小青,这个名字好土气……玄青恭敬地鞠躬后,才走上前轻声道:“师傅,这是从菊花氏族来的贵客。”

    那人表微怔,有那么一瞬间,欧文感觉他全都紧绷了起来,脸上的表有些狰狞半响后,才将头扭过来,闭着眼睛面向着欧文他们,微笑了起来:“你们好。”欧文和丁丁也点了点头,轻声嗯了一下。

    他的眼睛……似乎看不见了……欧文求助地看向了玄青,玄青嘴角含笑,明灿如星的眸子眨了眨,继续介绍:“师傅,这是菊花氏族的族长。”

    那人子明显一震,张了张嘴,最后微微叹了一口气,用一种非常淡然的口气问:“是你吗……樱?”

    “我的母亲已经去世了……”欧文几步上前,蹲在那人边,低声道:“我是她的儿子。”那人急促地“啊”了一声,黑色的耳朵明显地耷拉下来,呵呵干笑了几声,伸出手摸索着欧文:“孩子,我能摸摸你么?”

    欧文乖乖地凑了过去,男子的手带着微微的茧子,轻轻拂过了他的头顶,最后在头顶耳朵处顺了顺毛,笑道:“好孩子。”

    他舒服地眯起了眼睛,难怪视频中经常有喵星人求抚,真他的爽啊!

重要声明:小说《菊花氏族大战黄瓜部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