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外交ing

    嘀咕归嘀咕,不过想到如果这个任务成功了就再也不用住在山洞里,欧文一下子觉得心开朗起来,人嘛,要一点一点的进步才行,知足常乐。

    玉米部落的族长颤颤悠悠地上前几步,绕着欧文转了一圈,这才笑着说:“没想到小樱的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看来我是老了啊……”欧文连忙腆着大脸抱起了族长的大腿:“族长爷爷,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一点都不清楚。”

    老头叹息而来一声,嘴里念叨着“都过去了还说什么”,转头吩咐在一旁等待的深先生:“阿深,你去看看小云在做什么,贵客来访,让那丫头也过来认识认识。”深先生微微一笑,眼眸波光流闪,向众人点点头,这才恭敬地低着头后退着慢慢退了出去。

    唔……看起来这个玉米部落很懂这些礼节,不像他的那些部落群众,跟他打招呼都是挥手要么大力拍肩膀,今天走的时候丁丁那一爪子他现在都觉得还有些小疼。不过老头为什么不说他父母亲之间的风流韵事,确实很奇怪。

    族长老头叹息着点点头:“罢了,你想听那我就告诉你……”便慢慢讲了一段尘封多年的历史——十几年前,那时候我们两族来往密切,你的母亲小樱刚继任族长后,便来到我们这里串门,呵呵,其实现在想起来,那段鸡飞狗跳的子该是多么美好啊……可是那一年不一样了,我们四族每年在夏之四族族长都会碰头,小樱那次没有去,原因很简单,她怀孕了。”说着,他叹了一口气,“你们猫族素来跟狗族不和,那群狗们竟因为你母亲没去开会这个简单原因发动了一场战争,后来的后来,你应该清楚了吧?“

    欧文听得有些云里雾里,老族长又说:“你父亲我只见过一面,黑眼睛黑耳朵黑尾巴,简直跟你一模一样,不过材十分壮硕,眉目中透漏着凶狠,那个……一看就不像好人……你别生气哈,我只不过听你母亲含含糊糊地说你父亲是在森林外流浪的游兽,其他的就在也不知道了……“

    欧文茫然地点点头,刚才老族长这么说,可是让他自己都不知道线索在哪里,要不要旁敲侧击问问美人深先生?他这么想着,深先生就领着云阿姨进了门,老头从后的木柜子中摸出几个兽皮垫子,给欧文和老虎兄弟他们每人发了一个垫子,六个人才席地而坐。

    老族长什么话都没说,第一个先骂开了云阿姨:“小云,你看看你每天穿的这是什么衣服,你看看你穿的鞋子,走路都不方便!赶紧找人嫁了吧,天天在家里窝着,那个公兽会看上你!”云阿姨其实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一脸无所谓地哼了一声,嘟囔了一句:“我恨不得永远都在家,还有,紧衣,高跟鞋,再配上一条鞭子,这才叫生活。”

    欧文心中早都笑的快要滚在地上,穿越之后,似乎遇上了很多格鲜明的人呢,有只会泪奔的老熊猫,搅基的老虎兄弟,严肃又老实的伦巴,眼泪汪汪萌死人天然呆的桑巴,还有沈先生那一对父子,再加上潮人剩女云阿姨,确实给他自己带来了很多乐趣。想想自己在现代也就是要么上班要么回家睡觉要么上网打DOTA,还不如穿越呢。

    云阿姨一股河岸边高贵冷艳的白莲花公主的模样,仰着头看着屋顶一角,也不辩驳,欧文看着快要冷场,连忙发话问道:“族长爷爷,我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跟你做一笔生意。”

    老族长神色一变,立马变了一张脸,目光炯炯地问:“什么生意?“欧文一笑,挥手让迪先生将一筐橙子拿过来,道:“我们想用这三筐水果换一点生活必需品。”|

    老族长皱了皱眉头:“这是什么东西?”欧文用力一掰,将橙色的果撕成了三块,分别抵给了族长深先生和云阿姨,“请品尝一下,这个绝对好吃。”

    三人将信将疑地吃了一口,老族长立马点头称赞:“确实好吃!甜中带着丝丝的酸,这是什么水果?”欧文微微一笑:“这是橙子。”

    老族长点点头,又吃了一口嚼了嚼,突然问:“你们需要什么?”欧文眼珠一转,按这个老族长的意思,两族本来世代交好,那么是不是可以……占占便宜嘛,卖卖萌,然后多拿些东西?

    不过为什么两族交好的前提下,玉米部落的人为什么不知道小菊花部落已经衰败?算了,先不管这些,能挣一点是一点!欧文立马做羞状,一对大耳朵微微弓起,后的尾巴慢慢地摇晃着,眼泪汪汪,用小可怜的眼神看着老族长:“我们缺少很多东西,比如建房子的木头,还有一些工具,比如说锅碗瓢盆之类的……喵?”

    还别说,这一对老族长还真管用,当欧文说那句“喵”的时候,老族长头上的鸡毛明显地立了起来,但他一脸的不可置信:“你们不是生活的很好么,怎么还需要这些最基础的东西?”欧文刚想继续卖萌,没想到门突然被人大力踢开,咣的一声让屋内所有人吓了一跳,瞬间一个小的女子便闪了进来,指着云阿姨就大骂了起来:“阿云!你到底把我家孩子怎么着了!”

    这小的女子还算比较年轻,长相中等,材倒是有一点点丰满,背后长着一双黑色的小翅膀,叉着腰一脸狰狞,后跟着一个涩涩的小男孩,欧文定睛一看,原来是刚才那个被教授如何“撸管”的小男孩。

    云阿姨站了起来,用锥子般的眼神狠狠向小男孩轧去,这才转过脸带着笑:“小星他怎么了,我怎么不知道!”

    男孩的妈妈气得上蹿下跳,全抖了一阵才指着云阿姨说:“你你你……你把我儿子那啥了,他现在居然那啥了!”云阿姨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那啥是那啥啊?”

    男孩的妈妈气得更是说不上来话,倒是一旁的深先生却站了起来,柔声劝道:“小星他妈,族长这里正又贵客来访,如果真有事,请在接待完后我们再说好吗?”小星的妈妈气得嗷嗷叫了半天,声音堪比母熊,还是颇为怨恨地瞪了云阿姨一眼,带着小男孩急匆匆地离去。

    刚一走,老族长就开始责怪了起来:“小云,我说了,你教孩子们学习武艺时,说话能不能说的委婉点?你看看你,天天荤话不断,满天飞,我有时候都觉得我怎么会生了你这么个女儿?”

    哦哦哦,原来这是族长的女儿啊,欧文心中了然,这样的话,基本上对上号了。沈先生虽然没怎么说过他的过去,但小诺却跟这个小云怪阿姨非常熟络,一旁的深先生名字的音调基本一致,还都是孔雀,说不定还是兄弟。

    云阿姨转了个,猛地坐了下来,颇为孩子气地嘟嘴道:“那是因为这些孩子实在是不开窍,我只能跟他们这么比喻呀!”老族长气的用手杖捶了一下地面:“糊涂!早就告你不要这么教你就是一意孤行,行了,你也不用教小孩子武艺了!明天我就给你开一个什么比武招亲的大会,一下子就把你嫁出去!”

    这句话说的有些狠,云阿姨虽然叫阿姨,但欧文感觉还是小孩子,只见她站起来哼了一声,一跺脚竟跑了。

    嗯……事似乎变的有些无厘头,本来是来谈生意的没想到看了一场家庭闹剧,一旁的深先生带着歉意的表低声道:“不好意思,小云这孩子脾气有些暴躁。”

    欧文摆了摆手,表示一点也不介意,老族长唉声叹气了半天,才转过头打起精神问欧文:“刚才我们说到哪里了?”

    欧文赶紧将刚才的话题延伸下去,顺便稍微说了一下小菊花部落近期内经历的种种变故,老族长大惊,一脸的褶子似菊花般皱了起来:“原来如此,我就说为什么我们跟你们的关系断了,竟然遭受了天灾!”

    欧文一脸痛心,长长叹了一声:“所以我冒昧地请求族长爷爷再多给我们一些东西。”老族长连忙点头,嘴中说着好,便将深先生叫了过去,两人耳语一番,深先生一笑,便转离开了。

    趁着深先生出去的空,欧文代表菊花氏族亲切地与玉米部落老首长会见,两人握手长达十秒钟后,菊花氏族和玉米部落正式恢复邦交。

    欧文提出,菊花氏族的兴起离不开玉米部落的帮助,小菊花氏族和部落人民愿与各种族人民一道,努力建设一个持久和平与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

    老族长表示强烈同意,也提出了五点要求:一、维护和平、反对武力,拒绝战争。二、相互尊重、主权平等,尊重各族风俗习惯。三、求同存异。 四、互利合作、共同发展。五,加强经济建设,加速经济转型。

    欧文表示强烈赞同,本次会谈在祥和、欢乐的气氛中结束。

    老族长非常慷慨,象征地将欧文的三筐橙子留下后,又回馈了等同的玉米,并且赠送了工具无数,等到三人快要告辞时,深先生这才回来,手中拿着一串项链,上面光秃秃的只有一颗很长、类似于狼牙的黄色獠牙。

    深先生微微叹了一口气,将项链戴在了欧文的脖子上,他轻声道:“这是护符,是你母亲原来遗漏在这里的,好好保管,这个能给你带来好运。”

    跟老族长和深先生依依惜别后,三人又乘着刚才的大筐子回到了悬崖,慢慢向部落方向走去,没想到云阿姨竟不知从哪里蹦了出来,上背着一个用兽皮包的包裹,大声问:“喂!那只猫!你们部落还要人么!?”

    纳尼?离家出走的怪阿姨?

重要声明:小说《菊花氏族大战黄瓜部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