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独处ing

    听沈先生介绍,玉米部落格外重视历史文化的保护以及可持续发展的生存战略,护林队是一堆由玉米部落里老学究们组成的队伍,主要维护幽暗森林里古老的熊族建筑,放在现代的话,大概类似环保局与物质遗产文化保护组。学术带头人是一个叫敏的半鸡人,主要研究熊族历史,首先有四员大将,名字已经忘记了,并称四大鸡刚。

    “你们被保卫啦!放下武器!放下武器!”公鸡打鸣的尖锐声音又响了起来,沈先生立马小声催促道:“快快快!快往森林里面跑,被他们发现就糟了!”说完,他抱起小诺,一甩尾巴,火箭般往森林里冲了过去。

    剩下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丁丁头顶着大米小米兄弟俩首先跳了下来,拽起欧文和桑巴便跑了起来,口中还粗犷地喊道:“嫂子喂!嫂子喂!等等我哟!”

    嫂子?欧文和桑巴在狂奔中彼此心知肚明地对看了一眼,为此欧文还因为没及时注意到脚下的石头,被绊了个狗□,后一群也跟着他们跑的狗族成员不怎么厚道地笑了出来,被他一脸血的狰狞表震在了原地。

    远远地跟着沈先生艳丽的蓝尾巴一直跑,终于一群人跑回当初困住欧文的食|精树那里,□树们挥舞着藤蔓表示烈欢迎,沈先生远远喊道:“跟好了我的步伐!”说着,便以走梅花桩的姿势穿梭在挥舞中的藤蔓。

    桑巴对食|精树的记忆甚是不好,歇斯底里地问:“我们还是面对护林队吧!”沈先生大笑声在远处传来:“食|精树只会爆菊,那些护林队如果抓住你会给你做全的!”

    “全什么?”这个是欧文好奇问的。

    “全S|M!”沈先生的回答引起狗族人员的狂笑,尼丽更是笑得边跑边抖,大||部都快颠了出来,欧文在一旁左腾右闪,躲着藤蔓,“你就按沈先生说的话去做吧!”桑巴不愿地跟上了大部队。后公鸡打鸣的声音尖锐响起,“站住!站住!”欧文匆忙回头看了一眼,敏锐地发现这几个护林队的人除了长相猥琐点,体其他部位还是跟人类一样。

    十几个人来到了一颗毫不起眼的树前,沈先生也不知在树上按了什么按钮,竟打开了一扇门,七狗俩三猫俩熊猫一孔雀便直直地躲在了里面后,他才解释道:“这个树洞是我新发现的,暂且在里面躲一躲,护林队的人找不见我们就会走。”

    众人沉默,树洞的空间不是怎么很大,过了一会儿,谁都憋不住了。

    十三个半兽怪物几乎是人挤着人蹲在了里面,时不时有人小声抱怨着“谁踩了我的尾巴”或是“哦!我的头!”之类的话,小诺看见大米小米俩兄弟兴奋地在小小的空间飞来飞去,一副终于遇见玩伴的样子,一旁的沈先生和丁丁凑在一起表凝重的不知在说什么,但时不时冒出小诺的名字,桑巴则跟尼丽解释着什么,一旁迟巴正咧着嘴低声咆哮。

    欧文被几只大狗齐齐夹在中间,连气都快喘不上来了,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这几个人上一股BBQ的烧烤味道?自己后就是伦巴那个大块头,他甚至都能感觉伦巴每一次吐息都会喷在后脖颈处。

    眼前赫巴、撒把和拉巴正在用饶有兴趣地眼神看着他,欧文觉得实在憋不住了,再不说话这八只钛合金激光眼肯定会把他扫视死,他连忙举双手投降:“求求你们,不要这么看着我,被几只狗盯着的感觉真不好,就像一块骨头。”

    几只大狗刚想说什么,沈先生便小声喝止了他们:“别说了!他们过来了!”十几个半兽怪物立马不敢吭声,欧文出了一口气,微微挪了一下子,寻了一个舒服位置,却感觉一只手贴上了他的……尾巴!

    猫的尾巴动不得……这是欧文他从小就给他灌输的基本常识,现在可好了,他终于体验到了这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感觉——跟撸管有的一拼。

    那只很似乎带着魔力的手悄悄抓上了他的尾巴,先是在尾尖又捏又拽,接着慢慢向上,竟顺着尾巴直直撸到了尾根,欧文差点叫出声来,但体的反应却不受控制,一股酥麻的感觉豁然攀上了他的尾椎骨,反而觉得越来越舒服……?下腹莫名出现那种烘烘的感觉,欧文只觉脸都快烧了起来,恶狠狠地朝后看去,只有伦巴那张天真无邪的脸。

    电车痴汉???他变成半兽喵了竟然还有人袭击他?这是欧文对自己遭遇的第一反应,他本能地甩了一下尾巴,将自己引以为傲的尾巴抱在怀中,恶狠狠地瞪视着伦巴。

    外边的护林队正在经过他们藏之处,几个人骂骂咧咧,交流了起来:

    “这群人都跑到哪里去了?谁种了这么多食|精树?天杀的!”

    “敏大爷!这群人不见了,怎么办?”

    “搜!”

    伦巴一脸无辜,竖着手指轻轻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耳朵一抖一抖,咧嘴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在欧文耳边轻轻说:“你尾巴真漂亮。”

    你妹!刚才还一脸愤恨一脸非要决斗的模样,现在怎么办成了开心狗狗的模样?竟然被调戏了,欧文瞪了他一眼,秉承着“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有仇就要报”的精神,转头又悄悄开始打量四周,突然发现了一个疑点。

    树洞确实非常昏暗,但欧文明显看见头顶上写着一行小小的黑字:来呀,按我这里呀!

    字体已经有些模糊,似乎有着很长一段的历史,但是欧文一眼就看出来这是让他泪盈眶的中文,他忍不住抬手就按了那里一下。

    突然之间,一旁屏着呼吸的众人都感觉到了地面上传来轰隆隆的声音,欧文刚想摊手解释自己只是不自了,便感觉地面一空,眼前一黑,竟什么都不知道了。

    昏迷前只有一个念头:你妹!主角不是就会掉悬崖吗?怎么搁到他头上就成地洞了?

    再次浑浑转醒,欧文便听见火星零星发出的“啪啪”的声音,他稍微动了一下子,便感觉脖子一阵尖锐的疼痛,你妹!扭到颈椎了!伦巴大狗关切的声音从他后响起:“你醒了?你没事吧?”哦……这个比扭到颈椎更难受。

    欧文呲牙咧嘴地爬了起来,四周十分昏暗,空气中满是潮湿还有腐臭的味道,伦巴也不知找了些什么东西,正在烧火,他借着微弱的火才能看清楚周围只有伦巴和他两个人,而他们现在处于一个很大很广阔的地洞中。

    剩下人都去哪里了?我们现在在哪里?欧文把这疑问跟伦巴一说,伦巴沉默地摇头不知道,只是说自己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只有他们两个人。

    天哪,不会有什么奇遇吧!欧文查看了一下任务面板,也没有新的任务说明出现,自己掉进的这个大地洞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说话还有很大的回音,说明这里很久都没有人烟了。

    欧文费劲转了转脖子,发现一旁的伦巴正盘腿坐在地上,以“我要和谈谈”的认真神炯炯有神地看着他,他不耐烦地咂咂嘴:“到底有什么事?快说。”

    伦巴沉吟了一下,微微叹了一口气,“我想说桑巴的事,刚才我冲动了,实在对不起。”听着伦巴低三下四的道歉,欧文一脸震惊,他也没等欧文有任何反应,继续说:“我那时口不择言了,希望你能原谅我。桑巴那孩子从小便属于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个,我看加入你们部落肯定是他着你做的……BLABLABLABLA……”

    欧文时不时地点头,表示他说的十分正确,但面上不动,但心中早就乐开了花。主角争霸之路上曲曲折折,但总会有这些奋不顾舍己为人民的小弟……在等着他去收!这不,来了一个叫伦巴的小弟?

    收小弟么……这个很简单,让他好好想想,刘邦是怎么收复韩信的,太子丹是怎么收服荆轲的……欧文灿烂一笑,总觉得自己嘴角都快咧到耳朵后了,他笑嘻嘻地上前拍了拍伦巴的肩膀,“这有什么原谅不原谅,其实我也做的不对,咱都是好兄弟,还计较这个干什么?”

    这么一说说的伦巴也快心地笑了起来,后大黑尾巴欢快地甩着,他继续说:“其实我也没有办法,迟巴和尼丽的父亲是部落里的长老,执掌着狐族一百多号人,如果当时不安抚他们,后果不堪设想。”

    欧文好奇地点点头,对于自己只有四个人的部落来说,这几百号人的部落更显的神秘,他问:“那你们族里还有什么?狗?狼?”伦巴点点头,指了指自己,“还有狼狗啊……我的母亲是一只狼,所以我是一只狼狗。”

    半兽狼狗?伦巴却似乎有些失落,抛给了他一个红色的果子,“不说这个了,没什么意思,先出去要紧,我刚才观察了一圈,发现前面有一个黑黝黝的洞,说不定就有出口,这个是我刚才采来的果子,我吃了一个,没毒,你尽快填饱肚子,我们好去寻找其他人。”

    欧文接过果子,这么一说,他确实饿了,两三口将这个草莓味的果子吃掉后,他杯具了。

    我擦!系统!你这是什么果子啊!为什么他只感觉全,全力气都涌向了下的小鸟?并且小鸟都快涨破了他的兽皮短裙?一脸黑线地朝正在收拾篝火的伦巴看去,人家一脸无辜:“怎么了,果子不好吃?”

    不不不……不行了!火光朦胧,将伦巴那张正经的脸照的异常英俊,欧文全一僵,只觉的全的火哄的一下点燃,他只能心中默念着自己只喜欢白白嫩嫩的小男孩,喜欢的事小男孩,喜欢的是小男孩……

    伦巴这时却找死般地凑了过来,微微挑着嘴角一笑:“怎么了?”

    欧文僵硬地笑了一声,口中却不自地说,“少年,来一发吧!”

重要声明:小说《菊花氏族大战黄瓜部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