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群殴ing

    “叮!新手教程包下载中……请玩家请稍等……下载完成,,祝你玩的愉快。”

    瞬间,欧文眼前一片白光,系统自动打开面板,显示出了几幅图片,伴随着机械式的解说:“玩家您好,现在你来到的是战斗新手教程,先请不要慌张,猫科动物进攻只有三招,一为挠,二为抓,三位咬。而猫科动物本非常灵活,所以防守也很容易,躲闪就行。”

    欧文向天翻了一个白眼,说了等于没说,机械声音继续说道:“在战斗状态下,玩家只需在心中默念想做的动作,体便会执行,请慎重选择您的每一项决定,新手教程完,请问玩家是否需要演练?”

    欧文乖乖地接受了演练,系统自动关闭眼前的面板,又回到了眼前的景象,机械式的声音又慢吞吞说话:“玩家您好,演练的对象不定,随即触发战斗,祝你斗的愉快!”

    在外人眼中,欧文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傻呆呆地站在树屋前,尼丽忍不住了,指着他上前几步,插着小蛮腰吼道:“桑巴,赶紧给老娘出来!!!不然我真把你的**咬掉!!!”

    欧文感觉后的树屋明显抖了起来,一旁沈先生在偷笑,小诺却抖着翅膀,气好奇地问:“爸爸,什么是**啊?”

    沈先生咧嘴一笑,单手抱着小诺,亲了亲小诺的额头,指着自己的问:“小诺,这个是什么啊?”

    “部!”

    沈先生欣慰地点点头,“不错。”他又指着自己后的尾巴,问:“那这里又是什么啊?”

    “|部!”

    边的六只狗一脸惊吓,都斜着眼看着他们,而沈先生一脸自豪:“小诺真乖,这么小知道这么多,那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啊?”说着,他用手指向了自己的小鸟。

    这……所有人一脸黑线,有这么启蒙孩子的么?没想到小诺的回答惊世骇俗,“爸爸爸爸!这个我知道!云阿姨教过我!这个地方叫老•干•部!!!”

    老……干……部……沈先生一脸黑线,皱了一下眉,“你云阿姨怎么老教这么不健康的东西,这就是**啊!”

    小诺恍然大悟,用无辜的表看着沈先生,食指嘟着嘴:“哦,原来**等于老•干•部啊!”伦巴终于忍不住,举起手装作咳嗽了一声,似乎非常不好意思,沈先生却笑了出来,“小诺真聪明!“

    “这都是什么呀!!”尼丽气的直跺脚,波涛汹涌部沉重的抖了起来,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哽咽,她很是委屈地说,“桑巴你给我出来你给我出来!!!把你的老干部亮出来让我们看一看呀!你不能冤枉我呀!”

    伦巴在一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用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看了欧文一眼,随后才抬着头对树屋里说:“出来吧,我们都闻见了你的气味了。”

    狗的鼻子这么灵敏?刚才他可是将昨夜烧的木炭狠命往桑巴上涂呢,欧文抱着胳膊不语,皱着眉看着眼前已经哭起来的尼丽,也学着伦巴,叹了一口气。

    沈先生似乎跟没事人般,表无辜地望着天:“什么桑巴?什么气味?我怎么不知道?”尼丽的哥哥迟巴叫嚷了起来:“喂,桑巴,要不是我不会爬树!我现在就要上去扭掉你的头!”

    “迟巴!我还在这里!”伦巴听到这里忍不下去了,脸色霾,他几乎是在咆哮,震得整片森林都在响,迟巴大狐狸耳朵抖了抖,蔫了下来,立即不敢说话。

    伦巴皱着眉头,王八之气全开,飙的四周气压超低,转头看向了欧文,沉声道:“小猫崽,让我弟弟出来。”

    欧文刚想反唇相讥,没想到后木门“吱呀”一声开了,小桑巴头上顶着一朵淡黄色的菊花严肃地走了出来,单手按住前面的栏杆一个帅气的团翻腾一周跳下了树,直地站到了六只狗的对面。

    沈先生皱着眉,没有说话,只是带着小诺后退了几步,一副静观其变不参与任何事的模样,只不过非常震惊地看着欧文,欧文只能耸耸肩用歉意的表笑了一下。

    六只狗统统倒抽了一口冷气,盯着桑巴头上的菊花看了半天,为首的伦巴才将目光移开,目光就像一把利箭般直直向了欧文,“你竟然成为了菊花部落的成员?”这句话几乎是咬着牙说的,对峙的兄弟俩脸色十分平静,一旁的尼丽狠狠跺了一下脚,“你你你!竟然为了躲我跑到了那群狡猾的猫……”

    伦巴挥手打断了这句话,轻飘飘地问:“桑巴,你知不知道这是叛族?”叛族?难道这些小狗们还有什么规定?伦巴轻轻叹了一口气,抱着胳膊,眯着眼睛,低声又问:“是不是这只猫把你骗进去的?”

    桑巴摇头,表凝重,“我自愿……”这句话还没说完,伦巴突然向前跨了一步,深深蹲扶了下来,眼神狠厉地看着树上的欧文,露出白亮的牙齿,喉咙间迸发出一阵凶狠的咆哮。妈妈呀!这就是《人与自然》的现场版啊!谁说桑巴是狗他哥就是狗的,说不定是一头狼呢!

    但熟人不输阵,欧文用中枢神经死死地控制着自己有些发软的腿,平静地看着他们,用自己在大学辩论赛中学到的挑衅第一式:微微勾着嘴角,上弯15°。

    这个完美的挑衅笑容彻底惹恼了六只大狗,只见他们纷纷蹲伏下|,神狠厉地看着欧文。

    伦巴用恼怒的眼神迅速看了一眼欧文,转向了桑巴,“是不是这只猫巧言令色?”

    乖乖!孔老夫子都上来了!桑巴摇摇头,也觉得事转向有点不对,一脸焦急:“这根本就不管欧文的事!”说着,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有些歇斯底里地说:“你们从来都没有听我说过什么!从小到大,爸爸和妈妈每次总是让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我不喜欢尼丽!你们却说为了保证部落的什么遗传一定要娶她!所以我才逃出来!”

    尼丽听到这些话一怔,半响后才委屈地看了看桑巴,又看了看树上的欧文,转向旁迟巴的怀抱:“哥哥哥哥……桑巴他说不喜欢我!”

    桑巴一脸焦急,搂着尼丽哄了起来:“回去哥哥给你找一个比这个臭小子好一百倍的男人!”说着,他朝桑巴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咆哮,转而对伦巴说:“少首领,我迟巴这人为人直爽,以前言语中有对不住你的地方请一定要担待——”说着,话锋一转,“今天我实在忍不住了,叛徒!”

    迟巴形急动,瞬间来到桑巴前,咆哮者挥舞着爪子就朝他脸上抓去,速度实在有些快,欧文还没怎么看清,桑巴便一个深蹲,借着力量抓着那只伸过来的胳膊将他扔了出去。

    迟巴被重重地甩向了后的一棵树,“嘭”的一声掉在了地上,震落了很多残枝。桑巴转头看向了伦巴,见他一副无动于衷的神,冷笑了一声:“哥哥,你是打算用这个杂碎来教训我么?”

    此话一出,迟巴仰头咆哮起来,只见他迅速起,四肢着地,露着牙齿发出了“哧哧”的声音,后的黄尾巴快速抖了一下,便绷直在了后,“桑巴,我会让你永远对你刚才说的话感到抱歉。”

    桑巴慢慢蹲伏下|,双手微微撑扶在地上,露出欧文从来没有见过的凶恶表。喉咙里发出了“呼呼”的警告声,后的白尾巴也跟迟巴一样绷直在了后,只见他挑了一下眉,轻飘飘地说了一句:“来呀,你这个娘炮……”

    瞬间,两人同时起扑了上去,一时间只见你摔我,我摔你,A把B摔到树上,B把A摔到地上,用爪子恼,用牙齿咬。欧文看着稳胜的桑巴,叹息了一声,暴力美学你死了吗?武打姿势能不能美感一些?

    伦巴却用一双鸷的双眼就似狼一般,冷冷地看着他,脸上写着冷漠与狠,他也轻飘飘地问:“小猫崽,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欺骗我还有我弟弟?”

    欧文摊手,想了想事发展到这里其实也不错,让桑巴与原来的部落关系断的干净一点,以后也好使唤他,没想到伦巴却扭后剩下的几只狗发了一个命令:“赫巴,拉巴,撒巴,将这个说谎成的猫族的人捉回去,让首领发落。”

    “是!少首领!”剩下三人齐齐吼了一声,竟齐齐冲了过来,三个人一个个费劲地爬着树。妈妈呀?这树屋楼层不高,按照这些半兽人的速度看来一会而就能爬上来啊!

    桑巴大吼了一声:“欧文!”刚想上前帮忙,却被已经在打斗中嘴角流血的迟巴挡住了去路:“桑巴,你的对手是我,我要好好教训你!”

    桑巴绝望地吼了一声:“欧文!”欧文伸长胳膊掏了掏头顶上的耳朵,从物品栏中掏出系统奖励的长矛,冷一笑:谁要敢上来就把他|股捅成甜甜圈!

    说时迟那时快,熟悉的破空声突然响起,嗖嗖嗖三声一响,三把简易的小飞刀牢牢地插到了树干中,三只半兽人都被惊吓了一下掉在了地上,欧文抬头一看……沈先生帮忙了!

    伦巴皱着眉,做出防备的姿势,看着沈先生,沉声道:“你要阻止我?”

    沈先生露齿艳丽一笑,单手将自己后的蓝色尾巴摸了出来,慢慢展开,竟变成了一把顶端都是尖锐薄片利器、长长的孔雀扇子。

    这尾巴还能拆下来?可折叠的尾巴还是扇子?欧文立时想到楚留香的武器扇子,这沈先生也太闷了吧!他正在纳闷,伦巴却一脸惊讶:“你是被玉米部落驱逐出去的?”驱逐?这又是怎么回事?沈先生也慢慢蹲下了子,单手握着孔雀扇子,做了个起手式,微微勾着嘴角,平静地说:“所以我才更加珍惜这里啊。”

    打群架好啊,欧文只觉自己内心中那颗好斗好战的心,一下子激活了,这场群殴,迫不及待。

重要声明:小说《菊花氏族大战黄瓜部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