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遇险ing

    这个任务有些蹊跷,似乎非完成不可,欧文抱着自己的尾巴坐地沉思了一会儿,心中暗暗开始骂,抬头看见正在一旁夹着尾巴吓得瑟瑟发抖的桑巴,语重心长地劝解道:“桑巴,这个世界是没有鬼怪的。”

    桑巴坐在一旁惊魂未定,想了好半天,才恍惚地回忆道:“我今天去的是幽暗森林,以前我曾经在哪里狩过猎,知道那里有大量的鹿,还有水果,本来我想多大猎,没想到还没走出森林就听见了哭声。”

    哭声?欧文挑了一下眉,多半是个半兽人吧,桑巴说到这里却瑟瑟发抖起来,咽了口吐沫小声道:“欧文你难道不知道十大传闻?”

    欧文摇头,桑巴惋惜般地摇摇头,不知说了什么,小声嘟囔了一句,然后才抬起头正色道:“其实我也知道这些都是吓唬小孩子的,但是当我走进森林的时候……真的真的听见了哭声了!”

    欧文挥了挥手,皱眉:“喂,赶紧说清,我最讨厌别人说话加着一堆又一堆的形容词。”桑巴兴高采烈地甩了甩尾巴:“这个故事是我哥哥告诉我的,说很久很久以前,这片森林里住着一个远古的部落,熊族……可怕吧?”

    欧文呆了一下:“还有熊族?”桑巴惋惜地感叹了一下,“这些故事你都没有听说过?”欧文摇头,桑巴继续讲:“传说中熊族的人有着猫的速度,狗的力量,鹰的眼睛,蛇的狠毒……你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欧文直勾勾地看着他,半响后才哼了一声:“你说的是布雷斯塔警长吧?”桑巴也没理他这句话,继续说:“他们曾经叱咤风云,但是也不知什么原因,这个部落竟消失了……但人们盛传熊族的消失是因为幽暗森林鬼魂的做的,从此以后,幽暗森林,就会时常传来哭声……这些哭声,就是熊族冤魂的亡灵……所以十大传闻之一,就是那幽暗森林的哭声。”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带着轻飘飘又有些嘶哑的感觉,让欧文一度以为自己汗毛倒立,一旁的老丁丁倒是闻所未闻,一脸□正在偷吃着鱼,倒是刚才蹿进欧文怀中的两只小毛球瑟瑟发抖,一个个紧闭着眼睛。

    欧文哼了一声,他从小胆子大,根本不信这些,听到的哭声,可能是一些非常自然的物理现象,比如说大石头回音或是其他什么的,下定了决心,他站了起来,面无表地吩咐道:“桑巴,今天下午跟我去一趟,我要一探究竟。”

    “啊?”桑巴抱头,欧文没有理他。

    老熊猫丁丁烧烤的这三条大鱼确实很美味,但是在人类世界待了将近三十年的欧文却吃不惯了,因为没有……盐,鱼还有些腥味,还不如昨天那只野猪,桑巴看见欧文一脸纠结,倒是非常贴心地奉上了自己采摘的水果:“欧文欧文,你看你看,这是罗罗果,非常甜,我们部落的母兽们都喜欢吃这种,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摘到的哦!”

    嗯?刚才他没注意看,不过这种叫罗罗果的水果第一眼还以为是革命电影中的地雷,灰绿色表皮,呈椭圆形,疙里疙瘩,就像佛祖的头顶,桑巴献宝似地抓起来一个,用力一掰,露出了里面鲜红色的内瓤。

    你妹!这不就是西瓜么!欧文抢过来了一个,大口吃了起来,变成了半兽喵虽然体素质比以往强健了很多,但消化实在快,没过多久就饿,小桑巴一脸漾,捧着脸甩着大尾巴蹲在地上看着他:“喂,好吃吧?这个罗罗果我小时候最喜欢吃了。我们部落有个传说,说只要吃了慕之人的罗罗果,两人就能永远在一起……”

    = =|||这又是什么意思?他们黄瓜部落不管送什么都是表达意吗?欧文将嘴里的西瓜喷了出来,斜着眼睛瞪了他一眼,没有再理他,随手将两只猫仔扔给丁丁:“我们出去一趟,晚上回来。”说着,他想了想,从物品栏中将那把系统奖励的鱼叉拿了出来,给了丁丁:“以后你抓鱼就用这个吧,你那黑爪子一手血还在那里烤东西吃,你自己不觉得膈应?”

    看着系统给的地图,欧文和不怎么愿的桑巴便启程上路。

    两人一路奔跑跳跃,欧文就像《阿凡达》中的主角第一次控制纳美人一般从刚一开始的跌跌撞撞,到真正全速奔跑,中间不超过十秒钟,这具半兽人的体柔韧程度真跟猫一样,在空中不管做什么动作,总是能双脚着地,在森林里用藤蔓像泰山般来回漾前进后,中间他还嚎了那么两嗓子,两人终于来到了幽暗森林。

    一下地桑巴就着急小声说:“喂喂喂,小声些,这里是幽暗森林,很幽暗的。”

    欧文环顾一看,幽暗森林确实很幽暗,高大的树木、茂密的树叶将阳光遮挡的严严实实,土地潮湿,周边竟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植物,让他不断好奇。而远处竟全是浓雾,可见度不过百米。

    桑巴收敛了以往戏谑的神色,变得认真起来,小心谨慎地嗅了嗅四周低声对欧文认真地说:“你小心一些,这里有陌生的气味。”

    气味?欧文也学着桑巴嗅了嗅鼻子,什么都没闻见,桑巴一边谨慎地打量着四周,一边问:“你到底来这里要干什么?”欧文耸了耸肩,没有说话。

    两人往前走了将近三百米后,便远远看见正左方远处模糊出现了一朵非常巨大,跟两层楼的艳丽的花朵,似乎嗅到了他们两人的气息,扭过子亮出了尖锐的牙齿……什么时候花也长牙?

    “桑巴桑巴!那个长满牙齿的巨型花朵是不是食人花?”欧文没感觉到害怕,只是稍微有点激动,桑巴凝重地说:“对,不过他不人,它只喜欢吃杀人蜂。当然,如果很饿他也会吃人的。”

    再往前走,欧文近距离地观察到了会喷强酸的大红虫子,那群虫子正在消化一头鹿,三分钟解决;地面上到处都是不知是什么动物的尸骨,欧文瞠目结舌:“桑巴,这里这么危险,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打猎啊!”

    桑巴羞涩地捏着自己兽皮衣角:“那个,我记得家里人说过,他就送他鹿吃……”

    我去!我去去去!欧文心中咆哮了一声,但还是装作十分和颜悦色地说:“桑巴,我喜欢的不是你……”这句话还没说完,桑巴就变了脸色:“你喜欢我哥哥?”

    ……欧文张了半天嘴,向天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他。

    小桑巴一脸震惊,不一会儿竟吧嗒啪嗒掉下了男人的眼泪,欧文叹了一口气,刚想说什么,便听见森林深处传来一阵呜咽的声音。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这声音时高时低,尖酸刺耳,哭的却十分凄惨,欧文和桑巴对视了一眼,小心地向发声地走了过去。

    突然之间,雾又浓了起来,原来能看清百米的距离现在已经不到十米了,四周静寂无声,欧文只觉自己的心怦怦直跳,现在的样子,还真有点像自己玩的《寂静岭》,桑巴一脸严肃,悄声说:“小心些,当心有诈……”

    欧文点了点头,一步一步小心地跟在桑巴后面,时不时地查看着后,以防突变。

    哭声越来越近,桑巴吓的头上的耳朵都耷拉了下来,但他还是强装镇定,紧张地高声问:“谁?”没人回答。

    欧文虽然也有点害怕,但总觉得自己为21世纪现代人,总比这些半兽人懂得一点科学吧,也就不吱声,静静地跟在他后。

    走的更近了,两人才发现四周的景色又换了。原本高大茂密的树一概看不见,土地变成了猩红色,就似血一般,让人从心底里感觉到了不舒服,而四周的树木则变成了一种黄色的大树,大树没有树叶,只有枯萎的树枝,高耸入天,树顶类似蘑菇……怎么看都像……男人的小鸟……

    系统!你也太恶趣味了吧!欧文刚刚在心中咆哮了一声,一旁的桑巴竟发出了“啊”的一声,欧文转脸一看,他竟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欧文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全忍不住般不停颤抖,朝四周大吼道:“桑巴!你在哪里!快出……”来自还没说完,他般感觉脚踝有什么东西狠狠将他拽住,一阵天翻地覆下,他竟被什么东西倒吊着升上了天空。

    欧文惊慌挣扎,这才发现绑着自己的是一根藤蔓,而全的血液直往脑门上冲,让他不大叫了一声。

    桑巴的声音在一旁穿了过来:“欧文你没事吧!该死的我们应该碰上传说中的食|精树了!”

    食|精树?欧文刚想说什么,四面八法的藤蔓便将他四肢捆住,缠上了他的体。还好,将他翻了个个,正了过来,只不过四肢拉开,欧文一下子变成了“大”字型。

    定睛一看,桑巴就在他的不远处,也是他这个模样被捆了个结实,小桑巴脸色潮红,哼哼唧唧,边一根根藤蔓已经伸进了他的兽皮中不知在做什么,他小声喊着:“不能碰那里!……啊!……嗯……那里也不能碰!”

    妈妈呀!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触手吗!系统大哥!咱能别这么重口味吗?!

    欧文泪流满面,明显感觉到一根细细滑滑的藤条顺着他的兽皮下去就将他的小鸟勾了起来,肆意地玩耍,而后有一根粗壮的藤蔓正蠢蠢动……

    他终于明白了系统的意图,原来系统就是想用这个爆他菊啊!

重要声明:小说《菊花氏族大战黄瓜部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