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说谎ing

    欧文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端坐在树枝上不自觉地甩起了尾巴。唔……本来想学卧龙先生唱一出很好的空城计,为什么他现在感觉全紧绷,爪子蠢蠢动?这是战斗的**,欧文将自己的爪子藏好,自己这么瘦小,肯定不能单挑他们五个。

    出现的这五个半兽人,一个个目光不善,杀气腾腾,用探究的眼光打量着树上坐着的欧文。为首的那只甩了甩尾巴,扭头问边一只长的傻乎乎的棕耳半兽人:“赫巴,什么味道?”这个半兽男说话声音沉稳,听起来看是年轻男子,略带暗哑,言语简短,欧文瘪嘴,他最讨厌沉稳男了!

    那个叫赫巴的半兽汪是这几个人里最符合人类审美观的,长的不怎么英俊,但看起来忠厚老实,额头上印着翅膀形状的兽纹,腰间裹着短短的白色兽皮,脖子上挂着一根小黄瓜项链。只见他狠狠朝周围嗅了嗅,看了一眼欧文,用手遮着嘴附耳说:“少首领,我怎么闻见了那只老熊猫丁字裤的味道?”

    变成了一直半兽喵的好处就是腿脚伶俐,听力嗅觉超越了人类百倍,那只叫赫巴的怪兽说的一字一句都被欧文听得一清二楚,丁字裤的味道?呃,看来以后需要让丁丁勤洗勤换了。为首的那只半兽汪用鸷的眼瞪视了欧文半天,也嗅了嗅,咬牙切齿道:“不错……我也能闻见那只可恶老熊猫的味道。”

    旁边一只狐狸模样的半兽人攥起了拳头:“我也闻见了!上一会!上一会……大战的时候……我要一雪前耻!”剩下的两只也开始咆哮,满目狰狞,欧文明显感觉到树洞里有人在不停的颤抖,呃,看起来丁丁跟他们结的梁子不小。为首的半兽汪淡然说:“都冷静,今天的任务是要找见我弟弟,至于那只老熊猫……再说。”

    另一只眼睛是蓝色的半兽人材壮硕,看起来跟为首的半兽人关系最好,开口叫出了他的名字:“伦巴,真的要把你弟弟带回去吗?”

    呀呀呀呀,原来这就是让桑巴闻风丧胆的哥哥伦巴,欧文又仔细打量了一下伦巴,小桑巴长相可,尤其是那双毛茸茸的长耳朵,萌倒一片,小嘴时不时会嘟起来,而眼前的伦巴冷峻严肃,一点都看不出来这居然是哥俩。

    伦巴点点头,叹了一口气:“还能怎么办,撒巴,你说我应该怎么做?”

    嗯……????这些小怪兽名字起的真有意思,都是“巴”字辈,撒巴叹了一口气,没有继续说话,那只狐狸模样的人抖了一下长长的黄色尾巴,昂头傲道:“尼丽虽然平骄横了一些,但她绝对是个心眼实在的好姑娘,桑巴娶她是黄瓜大神给的缘分,那么多人求之不得……”话还没说完,伦巴就低声喝道:“够了!都不要说了,现在没人知道桑巴出走的原因,还是不要妄加推测的好!”

    几个半兽人都没有说话,非常凝重,狐狸模样的半兽人张了几次嘴,也不知说什么好,最后愤恨地说:“部落里那么多人向我妹妹示,我就不相信了!”

    原来这狐狸竟然跟尼丽是兄妹,伦巴连忙安慰,语气十分诚恳:“尼丽的确是个好姑娘,不然我父亲也不会那么早就定下亲事,只是现在没有知道桑巴具体离家出走的原因,万一万一……”五个人当中唯一没有说话的半兽人这时大声“汪”了一声,手指向了欧文。

    怎么又绕回到他上了,伦巴终于发话了:“小猫崽,下来说话。我们的脖子都酸了。”语气近乎命令,让欧文非常不爽,大力甩了几下尾巴,他“哼”了一声, 抱着胳膊小声道:“喂,你谁啊!报上名来!”

    旁边那只狐狸模样的半兽人看起来非常急躁,尖声道:“喂,说话小心点,就你这小板,塞我牙缝都不够!”

    欧文纳罕,奇怪了,新手指南不是说每次猫狗见面都会打起来么,他们怎么没有认出他是菊花族的?一摸头顶,那朵菊花早就掉了,看来这群半兽人是把他当成游在森林间的独行侠了。

    伦巴仰着头看着欧文,一脸纯良:“请你不要误会,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这里飘着那只老熊猫的味道,你在树上,会很危险的。”

    欧文挑了挑眉,什么时候穿着丁字裤的丁丁也成了危险人员了?伦巴看他一脸疑惑,反问道:“你不知道老熊猫丁丁?”

    欧文摊手,这名字还是他起的呢,但他装作表疑惑,假话说的一的:“我生下来就自己一个人了,你们说的那个什么老熊猫什么丁字裤,我一点都不知道。”

    伦巴的脸色缓和下来,低声道:“原来是这样,可怜的小家伙……”说话声越说越低,看见欧文不甚赞同的表,他咳嗽了一声,继续说:“这只老熊猫吃喝赌抽,坑蒙拐骗偷,无恶不作!你如果碰见他小心一些,那只老熊猫最喜欢蹂躏像你这么大的少年。”

    成吉思汗!原来老熊猫丁丁就是怪蜀黍啊!欧文使劲绷着劲,不让自己笑抽在原地,他想了半天,语气缓了下来:“喂,你们到底要干什么,这是我的地盘!”

    狐狸模样的人讥笑出声,刚想说什么,便被为首的半兽男拦住,低声说了一句:“当心。”说着转头从空气中嗅了嗅,低声道:“你有没有看见一个拿着一个小包袱的少年,白色耳朵的。”

    欧文眼珠一转,没有回答,伦巴揉了揉自己的脖子,低声说了一句“怎么这些猫都喜欢爬到高的地方?”这才用低柔的声音解释道:“我的弟弟在结婚当天莫名失踪,我们都很着急,刚才我们顺着他的气味而来,在这里断了线索,我是怕我弟弟被那只老熊猫拐走,希望你能把知道的看见的都告诉我。”

    嗯……有意思……,桑巴一看就是一个格很小媳妇的人,不能就这么放他走,怎么才能将眼前这些大块头打发走呢?…… 欧文眼珠一转,问:“哦,我确实见过你弟弟,背了个小包袱,边走边哭。”

    伦巴看起来很是激动,头顶上的耳朵兴奋地直直地竖了起来,黑色的长尾巴也甩了甩:“他去了哪里?”

    哦……看起来听见有弟弟的消息很是高兴,还高兴地甩起了尾巴,这些怪物们看来都没什么心眼,欧文瘪了瘪嘴,挥了挥手,装作很害怕:“喂,能不能让你边这四个大家伙走开一下啊,我害怕的不行!”

    那只狐狸怪物瞪着眼睛:“不行!我也要听!”欧文向天翻了个白眼:“你们再这么吓唬我,我可什么都不记得了啊!”

    伦巴皱着眉头训斥那只狐狸:“迟巴!”狐狸瞅了一眼伦巴,没有吭气,呲牙咧嘴瞪了一眼欧文,转头对剩下三只道:“我们先躲一边。”

    等四只怪物撤出欧文的视线,欧文瘪了一下嘴,从不高的树上跳了下来,近距离感受到了伦巴高大的躯,伦巴迫不及待地问:“我弟弟在哪里?”

    欧文摊手:“我怎么知道你弟弟去哪里了?”

    伦巴低着头皱着眉头嗅了嗅欧文:“不对,你上还残留着桑巴的气味,到底是怎么回事!”喂!你王八之气泄露啦!欧文连忙举手投降:“好好好,我说我说!”

    伦巴绪缓和下来:“说吧。”

    这下好办了,欧文心中算计了一下,仰头看着这个伦巴:“喂,我听桑巴说了离家的原因了,为什么你们要着他娶那个那么蛮横的狐狸?”

    伦巴若有所思,抱着胳膊:“蛮横……?”欧文摊手,装作十分无辜:“确实,刚才我碰见了桑巴,虽然中间发生了一段不愉快的事,但我们终于变成了好朋友,他是哭着跑到我的地盘上的,我好不容易才知道,他跟那个叫尼丽的小狐狸虽然从小青梅竹马,但那只小狐狸每次发脾气都喜欢咬他的小**,又一次下手实在是太重了,桑巴的小**被咬肿了……你知道我说的意思吧!……”

    伦巴的表非常严肃,听着欧文一同天花乱坠的胡话,若有所思,半响后呆滞地问:“你是说尼丽把我弟弟的小鸟咬掉了?”欧文一拍大腿:“差不多!反正桑巴说他已经不举,你也知道,男人么,都面子,这么**的事怎么能让其他人知道……所以他才要走了……”

    伦巴张着嘴,自己琢磨了半天,竟然相信了欧文编的瞎话,失魂落魄道:“竟然是这样……他是因为怕部落里的人笑话,才走的?天啊……”

    欧文心中窃笑不已,但表面上装作非常悲痛:“唉,他说他要找一个谁都不认识的地方生活……所以……”伦巴举手止住了欧文,“我都知道了,谢谢你。”

    嗯?真的相信了?欧文装作随意地瞟了一眼树洞,一旁沉思的伦巴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多谢你,我会跟我父母亲商量。”

    听着口气应该不会再追小桑巴了,欧文咧嘴一笑:“能帮助到你就好!”

    伦巴这时才笑了出来,向剩下刚才走开的怪物们的方向快速看了一眼,迟疑了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欧文不自觉地甩了一下后的尾巴,不愿地说:“我是欧文。”

    伦巴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第一次有些扭捏:“你耳朵真漂亮,能摸一摸吗?”嗯?欧文挑了一下眉,想到小桑巴说的摸耳朵表示亲密,斩钉截铁道:“不行!”

    伦巴有些失望,但很快从兽皮裙中掏出一根已经变成黄色的小黄瓜,递给欧文道:“这个给你,如果你以后需要我的帮助,找我就行了……”伦巴停顿了一下,再接再厉道:“嗯,那个,你一个人如果孤单的话可以去我们部落,我们部落也有很多喵们……”说完,竟一扭脸跑了。

    送礼送黄瓜?欧文拿着手上的小黄瓜哭无泪,耳边响起了机械化的声音:“叮叮叮叮叮!恭喜玩家只打退黄瓜部落第一次进攻!等级升为3级,系统奖励大地图一份及显示最佳部落驻扎地点;猫粮,黄瓜,竹子,鲜各十份。”

    哈?

重要声明:小说《菊花氏族大战黄瓜部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