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伊始的时候,仁王雅治为了不错过初凉家的拜年,特地给中川美惠发了条简讯,告知其1月2与网球部的人一起去神奈川神社祈福。

    短信的内容很直白,说穿了其实就是不愿意和她两人单独去神社罢了,但往往事总会发生一些变故

    ——比如说因为初凉雪的宿醉不归而导致新年第一天没有见到少女,所以第二的网球部集体祈福活动果断请假的仁王少年

    以及一听说仁王雅治不去祈福后便私自决定三号上门拜访的中川少女。

    仁王雅治在新年第二天拜访初凉家的时候,本是满怀着见到初凉少女的心的,但事实告诉我们,当一个人不再在意另一个人的时候,原本简单的事也可以变得很艰难。

    “津穿和服果然很合适呢,初凉先生和初凉太太真是好福气。”

    “哪里哪里,雅治不也一表人才嘛,学习好体育好,津才是该学学雅治多运动运动呢。”

    “这么说起来,你们家猫又不在嘛?”

    “是啊,那孩子别提了。昨天到家的时候都快下午三点多了,而且还是她表哥送她回来的。今天早上不到十点又出门了,她同班同学来接她,我也不好意思赶人家走你说是吧。”

    “确实确实,人家亲自来接的话,的确不好拒绝呢。”

    听着自家父母和初凉家长你一言我一语,仁王雅治不知为何莫名地有些烦躁。

    他本以为只要自己把时间空下来,那么见到初凉雪绝对不是一件难事

    但他却忘记了,初凉雪已经不是那个,会在原地傻傻地等着他的少女了。

    昨初凉一家登门拜年之前,仁王雅治还特地整理过自己的思绪,为了能和她在新年里有一个更好的开始——即便那也许无关

    但这个想法却在初凉家上门的一瞬间被打压得有些变形,因为初凉雪根本就没有出现。

    【猫昨晚说和同学去他们部长家迎新,估计几个小孩子闹得太晚了,结果直接借宿他们部长家,到现在都没起呢。】

    仁王雅治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听到这个解释的时候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还记得以前的每年他都会陪着她迎新,神奈川神社的一百零八声钟鸣,他们也都曾经依偎在一起聆听,而如今……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如今如今,没有当初,又哪里来的如今?

    如果当初自己没有那么狠心地推开她,那么如今和她一起迎新的,怎么可能会是冰帝那群人

    说到底,其实都是他仁王雅治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

    “仁王学长怎么一副很失望的表?我还以为见不到姐姐你应该会高兴呢。”看到长辈们坐在沙发一侧聊得火,初凉津走到仁王雅治侧,压低着声线讽刺他。

    “呐,学长很意外嘛?姐姐一号和二号都去东京和侑士哥他们过年。”

    “可是我觉得很正常呢,毕竟留在神奈川也没人陪她去神社祈福不是吗?”

    看到仁王雅治略微躲避的眼神,初凉津不住冷哼

    “呵,仁王雅治,不要以为你有多了不起。”

    “初凉雪迟早会忘了你的,迟早会的。”

    语毕,初凉津便头也不回地上了楼,而至始至终,仁王雅治都没有回过那个少年一句话。

    要他怎么说?

    【不是这样的,其实我有想过带她一起去祈福的】这样嘛?

    别开玩笑了,先不说在神社等他的人有部长等人,初凉雪和他们最多只是点头之交,过去了只会徒增尴尬,光是中川美惠在场这件事,就已经足够让他把上面那个想法彻底否决了。

    略微苦笑,仁王雅治想起自己昨的那通电话

    “喂,部长?”

    “雅治啊,有什么事嘛?”

    “明天神社祈福,我可能来不了,抱歉哟部长大人。”

    “来不了嘛?可是美惠桑说是你让她……”幸村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打断

    “那就麻烦部长替我好好照顾一下美惠了,明天我可是有很重要的事呢噗哩~”一想到今天没有见到初凉雪,仁王雅治就莫名地有些烦躁,左思右想最终决定推掉明天的祈福活动,和父母一起去初凉宅上门拜年。

    这样的话,一定可以见到她的。

    一定可以的。

    “……是关于初凉桑嘛?”听到仁王说【很重要的事】,幸村精市便不自觉地反应出了那个少女的影。

    “…!”

    “我就知道。”见仁王雅治迟迟没有出声,幸村精市就知道自己八成猜中了那个银发少年的心事,轻轻叹气道,“这种事拖着也不是办法,初凉和美惠桑,到底选哪一个你自己考虑清楚吧。”

    “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中川美惠。”仁王雅治的答案显而易见,“但是…根本不能分手不是嘛?高一那年的海原祭,部长你又不是不知道。”微微的苦涩淡开,银发少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幸村精市在电话对面微微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开口,“也许,没那么复杂。”

    “部长?”

    “知里子最近跟我说了点事,我想可能会派上用场。雅治你只管自己做决定就好。”

    “…我知道了,谢谢部长。”

    回忆到此为止,而事实却摆在眼前。

    纵然他仁王雅治推掉了新年的所有活动,也没有见到初凉雪哪怕一面。

    是他的错,太过自负。

    初凉雪也有她的朋友,又何必死守在神奈川等着他呢?

    如此显而易见的事,却让仁王雅治口莫名的开始酸涩起来。

    他在嫉妒

    他嫉妒初凉雪那么义无反顾地跑去东京和冰帝那群人迎新,一个女孩子混迹在男生堆里不说,竟然还夜宿在男生家里,就算那个人是迹部景吾——高傲到狂妄的王者,仁王雅治也忍不住感到闷。

    好不容易摆脱了中川美惠的繁琐追问,满心欢喜地以为今天总能见到初凉雪了,却被告知其上午就被同学接走,去了东京的神社祈福。

    仁王雅治觉得,自己现在真的很无力啊。

    他只是想见她一面而已,真的就这么难嘛?

    扰人的绪渐渐涌上心头,还不待仁王细想,便被初凉津下楼的脚步声打断。

    那个同自己一样满头银白细软的少年黑着一张脸,紧握的双拳似乎有些泛着青白。

    快步地走到了初凉伯母的边说了些什么,便径直拿着保温杯走到了厨房。

    最后的最后,他只是听见初凉津说了一句“抱歉,招待不周尽请原谅。我有急事先告辞了。”的客话,便径走出了门。

    ======================================================================

    初凉津觉得自己一向以冷静的头脑和过人的处事能力为傲,但这一切似乎都会在遇到自家姐姐的时候瓦解地一丝不剩,比如说,现在。

    刚刚嘲笑完仁王雅治的他只是想上楼给初凉雪收拾一下房间,却很扎眼地看见了某些让忍不住想要发火的东西——一本台历。

    好吧其实台历君它什么错都没有,错只是错在初凉雪在1/2的期上圈画的符号,红色笔记的正方形。

    作为相处了十几年的姐弟,初凉津自然很明白这个符号代表着什么意思,但往往就是有某些人毫无自觉,不注意体状况净给自己添麻烦。

    没错了,红色笔记的正方形,那是初凉雪每个月来生理期的子才会用的符号。

    微微打开窗户,初凉津试了试窗外的温度

    刺骨的寒风吹过,冷冽得有些不像话

    皱了皱眉,银发少年便直接一通电话打给了忍足侑士

    “喂,侑士哥是嘛?”

    “津?有什么事?”

    “我想问一下,姐姐是不是和你们在一起?”

    “恩,那家伙才到了没多久,现在我们在神社排队去祈福呢。”

    “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嘛?”

    “不对劲?我看看”忍足侑士抬头,望了望前方不远处的少女,“扑哧,猫今天走路有点内八字哦,怎么了?难不成她来生理期了?”

    “……”

    听到良久的沉默,忍足侑士不有些汗颜,没想到真的被他随口的玩笑话给说中了,“咳咳,我知道了,我会照顾好她的。”

    “那就麻烦侑士哥先照顾一下姐姐,我现在就来接她。是在东京的白山神社对嘛?”

    “恩,电车过来的话大概两小时左右吧。”

    “我知道了,谢谢侑士哥。”

    电话收线,初凉津沉着脸下楼,跟自家母亲大致说了说况,便准备出门接人。

    少年瞥到厨房的时候有些迟疑,虽说不想让自家姐姐在外面多吹风,但是想了想她那严重的生理痛,最终还是决定浪费一点时间,泡杯红糖姜水带过去。

    熟门驾路地打开橱柜,用红糖颗粒泡出来的水呈现出深红到有些发黑的颜色

    找出了母亲昨天做菜时用剩下的生姜,切了几片,碾碎后倒入红糖水里

    最后将温度还有些烫手的液体尽数倒入保温杯中,拧紧走人。

    从下楼到出门整个过程,初凉津都没有去理睬仁王雅治

    不是没有看见他疑惑的眼神,也不是不知道他看到保温杯时言又止的样子

    只是觉得,现在的仁王雅治已经没有资格过问他姐姐的事罢了。

    开往东京的电车很准时,初凉津大约算了一下到达的时间,设了一个手机闹钟,便开始低头处理去年海原祭之后的立海—冰帝交换生文件。

    内容基本都是大同小异,他比较在意的只是西久知里子的那份资料而已。

    据说找了中川美惠不少麻烦,似乎还动用了西久家的一些人力财力调查了很多东西。

    他很好奇,仅仅一周的交换时间已经过去,西久知里子打算怎么报复中川美惠对她的处处刁难

    ——据他所知,国中毕业后的西久知里子可不像原来那么锋芒毕露却毫无心机

    人嘛,都是在挫折和失败中长大的。

    现在的西久知里子,理内敛,低调处事,却绝对不是无能之人

    初凉津很想知道,那个国中时期让西久的风评一落千丈,国中毕业又光荣晋升仁王雅治女友,人节乱送巧克力导致柳莲二学长和他刚转学过来的女友闹矛盾,到了现在还不停地怂恿幸村学长和西久分手的人,西久知里子要用什么方法来对付她

    或许必要的时候,他可以帮西久一把,稍微推波助澜一下

    唔,就当是替姐姐小小地报复一下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夏花绚烂的年少轻狂(仁王雅治BG)》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