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宿回来之后便已是十一月末,浑浑噩噩地上了一周的课,待到初凉雪好不容易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回家时,历的月份已经换成了十二。

    周的阳光还算明媚,原本待在家中嚷嚷着无聊的少女,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死缠烂打拖着初凉津出了门。

    精品店里的物品大都是女孩子看的小玩意,老老实实地牵着自家姐姐,初凉津并没有多大兴致仔细去打量店内的商品。

    “津,你觉得这个怎么样?”拿起一个摇头娃娃,初凉雪问道

    “好奇怪。”且不说这东西头和体不成比例,光是那个动来动去的脑袋就让人怪恶心的。

    失望地放下手中的物品,初凉雪顺手拿起另一个陶瓷马克杯,“这个呢?”

    “不好看。”颜色太暗而且杯的设计很差,喝起水来太过麻烦。

    被否决了两次的少女并没有灰心,转而指向了另一边的大型玩偶,“啊!那个好像不错!”

    “占地方。”瞥了一眼自家姐姐指的方向,初凉津第三次驳回了少女的提议。

    “初凉津!”明显地看出了少女被一再否定的不满绪,白发少年叹了口气,左右打量了下这家店面,随后拿起另一边货架上的旋转木马模型,“就这个吧,比较适合你。”

    接过初凉津递来的模型,少女明显眼角有些抽搐,“的确适合我的,不过我不觉得这个适合狐狸。”

    “又不是他买,要适合他干什么?”初凉津的口气明显有些不悦。

    “我挑生礼物给他啊,不适合他难道还要适合我不成?”

    听到初凉雪回答的一瞬间,初凉津迅速地转离开,原本牵着自家姐姐的手适时地用力,企图将少女一起拉出店面,“……姐,回家。现在!立刻!马上!”

    “停停停停!只是礼物而已啦,津你不要反应这么大好不好。”及时阻止了初凉津的轻微暴走,少女略有些无奈地开口。

    “我巴不得你从来没认识过那个混蛋。”一想起仁王雅治,初凉津就觉得自己额角的青筋不断地在跳。=___,=欺骗他姐姐感的那个畜生!

    “……”看着一脸咬牙切齿的弟弟,初凉雪瞬间很想捂脸。完了,津的姊控已经彻底没药救了。

    似乎是发现有客人想要离开,急于做生意的店员急赶忙跑了过来,“请问有什么需要的嘛?”

    看到有人过来,原本想要拉着姐姐离开的初凉津也不好意思强行拖人,只能施施然地站在原地回答,“你们这里有什么东西比较适合送人做生礼物?”

    “生礼物嘛?”呐呐地重复了一遍少年的话语,年轻的店员走到另一边的玻璃橱窗旁,拿出了一样类似花盆的物品,“这个怎么样?今年很流行的小型盆栽,可以用作装饰,而且还很环保。”

    “恩,那就这个了。”明显对于这个提议很满意,初凉雪立刻点头。

    店员刚打算将盆栽交给少女,初凉津出声打断道,“抱歉,请问还有其他盆栽嘛?我觉得【勿忘我】不是很适合拿来送人。”

    “啊,真是对不起,因为小型盆栽的销路很好,这盆已经是店内的最后一盆了,真的是很抱歉。”

    微微皱了皱眉,初凉津不满的绪显而易见,当初凉雪以为自家弟弟铁定不买的时候,意外地听到了少年的话语,“算了,那就这盆吧。麻烦帮我系一下缎带。”

    •

    回家的路上,初凉少女看着自家弟弟手中的盆栽,忍不住开口

    “呐,津。果然还是算了吧?拿勿忘我送给他太奇怪了啊。”

    “只是一盆盆栽罢了,他要多想是他的事。”

    “可是……”

    “搞不好那家伙跟你一样,压根都不知道这盆是勿忘我。”

    一针见血…

    在自家弟弟提出更换盆栽之前,初凉雪确实不知道自己要接过手的那盆花是勿忘我。

    ======================================================================

    仁王雅治收到初凉雪送的礼物的时候,是周的晚上。

    少女熟稔地翻过相隔十几公分的窗户,一手拿花一手翻窗的动作,看得仁王雅治有些心惊胆战

    ——不管怎么说,单手翻窗终是太过危险了点。

    “喏,狐狸,生礼物。”

    “4号的话我应该还在东京才对,所以就提前送了啦,反正没差。”

    初凉雪一只手挠了挠后脑勺,靠在仁王雅治的写字桌前说得不甚随意。

    顺手接过少女递来的陶土花盆,少年盯着紫色的花朵有些诧异,“噗哩,怎么突然想到送盆栽了?”

    “没什么,觉得好看就买下来了。”刻意隐瞒了花的品种,初凉雪并不打算让仁王雅治知道,自己是在知晓这盆是勿忘我的况下,将盆栽当礼物送给他的。

    看到初凉雪微微侧过的脸颊,银发少年最终只是闭了闭眼,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目送少女翻窗回房,静静拉上窗帘的仁王雅治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勿忘我…那个笨蛋,到底想表达什么啊…”

    他一直都很清楚,初凉雪那些细微的小动作都代表着什么。

    说谎的时候会把头微微侧过

    想瞒住什么的时候开口的第一句话必定是“没什么”

    还有就是,心虚的时候,会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

    不得不说,刚刚她的行为,完全符合以上三点了。

    那么,这盆勿忘我的意义,真的如同它的花语一样,代表永远思念和永志不忘嘛?

    ×

    12月4号的晚上,仁王宅有些闹得过分。

    网球部的所有正选,外加上中川美惠,全数跑到了仁王雅治家中打扰。

    夜过十点,大家该散的便都散去,剩下的唯有赖着不走的中川美惠,以及不得不照顾借宿在自己家的中川美惠的幸村精市。

    随着仁王的脚步上楼,打开房门的瞬间,幸村便眼尖地望见了书桌上的那盆盆栽。

    细小的紫色花朵开得正盛,衬着巴掌大的陶土花盆,显得很是合适。

    【勿忘我啊…】

    【好看是好看,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仁王自己买的,还是别人送的了。】

    “狐狸,那盆花好可!送给美惠吧?”微微诧异的目光随着中川美惠的指尖落在了那盆盆栽上。

    虽说人家男女朋友的事轮不到自己管,但这么明目张胆地开口讨要他人物品,始终是有些礼数不足。

    这么想着的幸村精市,眉头轻轻地皱起。

    “噗哩,那盆不能送哦。”收起诧异的目光,仁王雅治随即换上了痞笑,“怎么说都是别人送的生礼物,放了不到三天就被转送出去,被别人知道了很失礼的哟。”

    听到仁王雅治的婉拒,中川美惠莫名的有些赌气,“那是谁送的啊?大不了美惠自己去跟他说嘛。”

    ……

    片刻的寂静。

    有那么一瞬间,仁王雅治不知道该如何接口

    “是姐姐送的,请问中川学姐有什么异议嘛?”代替仁王雅治回答的,是出现在对面窗口的初凉津,“还是说,学姐小气到连别人送仁王学长一件小小的生礼物都会吃醋?”

    高高地挑起一边的眉毛,初凉津说得话中带刺。

    被激得有些急了的少女,一手指着盆栽,口不择言,“哪有人送礼物会送勿忘我的?初凉雪摆明了勾引雅治!她不要脸就是对的,我吃醋闹脾气就是错的了?”

    “扑哧”听见中川美惠的反驳,初凉津掩口嗤笑,“只是盆盆栽罢了,中川学姐能联想到这么多也确实本事。”

    “那么,再告诉学姐一件事如何?”

    “仁王学长的生礼物,是我为姐姐挑选的。”

    “代表的是勿忘我另一个广为人知的花语——友谊长存。”

    顿了顿,初凉津转向仁王雅治,笑得有些讽刺

    “还是说,仁王学长连朋友,都不屑于和姐姐做?”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代表姐姐,将盆栽收回。”

    “我想,除了仁王学长之外,希望收到姐姐送的勿忘我的,应该还大有人在。”

    僵持的气氛有些微妙,十二月的冷风止不住地吹进敞开的窗户。

    微冷的空气令人神志清醒,首先开口解围的,是幸村精市。

    “确实,勿忘我的另一个花语,代表着恒久的友呢。”

    “没有问清就错怪他人,确实是美惠桑的不对,请初凉学弟见谅。”

    “那么,时候不早了,再不带美惠桑回去的话,母亲怕是要担心了。”

    “先失礼了,仁王,初凉学弟。”

    听到幸村精市的言语,中川美惠本想开口反驳些什么

    微微张了张口,却发现边的人无形之中给予了极大的压迫感

    神之子君临天下的威严不容置疑,自己无论说什么都会被置若罔闻

    那么,还是识相些,随着幸村一起走人吧。

    随着中川美惠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在对面窗户神色调侃的少年再次开口

    “呐,仁王学长。”

    “姐姐送勿忘我的时候,你是不是有过什么其他念头?”

    面对初凉津那笃定的戏谑声,仁王雅治压着内心被说中的狂乱,“噗哩,还能有什么念头?那家伙已经放弃我了不是嘛,我还没自作多到那种地步。”

    “只是一盆勿忘我罢了,上网查一下的话另一个花语显而易见。”

    只是,自己当时一味地沉溺在他自认为的【永远思念、永志不忘】的花语中,根本没有料到,那盆栽所表达的,却是另一个花语。

    他看见初凉津收起了戏谑的笑意,取而代之的嘲讽和厌恶满满地写在脸上

    “呵,那看来是我多想了呢。”

    “倒也是,仁王学长边多得是投怀送抱的女生,这类含有深意的礼物,怕是收到不止一两样了吧。”

    “不是的!”反驳的话语脱口而出,仁王雅治自己也想不通,到底他是怎么了,才会这么急于证明初凉雪的特殊

    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下过决心要给她自由的,她必须放开他去找能给她一生幸福的人。

    所以——

    “噗哩,盆栽什么的,我还是第一次收到哟。”

    他看见初凉津原本略带震惊的眼神再次转为深深的厌恶,狠狠关上的窗户发出【砰——】的响声。

    就这样吧,就这样让他误会好了。

    反正自己和初凉雪,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收到礼物的时候,他的心跳真真切切地开始加速

    刻意地询问换来的是初凉雪拙劣的遮掩

    他看得出,她知道这盆花的含义

    所以他愿意收下,放在桌上提醒自己,他喜欢她。

    但是,也仅仅只是这样罢了。

    仁王雅治对初凉雪并没有那么刻骨铭心,就算再次交往也只是重蹈覆辙。

    开始的甜蜜,随后的认真,最后感淡去,逐渐对她厌烦,却又舍不得放手。

    这样的感,只能叫做喜欢,不能称之为

    给不了她永远的承诺,所以还是干脆利落地一刀斩断吧。

    至少在她心里,他只是混蛋,还不至于到人渣的地步。

    如果明明知道自己给不了她一辈子,却还执意借着她对他的,将她锢在自己边,那他仁王雅治就真的就渣到没药救了啊。

    ======================================================================

    期末考试的成绩下来,不负西久和宍户没没夜地为初凉雪补习,少女的成绩单终是全数踏上了及格线

    ——如果忽略英语考试时芥川慈郎和初凉雪的作弊行为。

    “诶嘿,这次年段排名挤进300了哦!寒假不用来学校补考真是太美好了=v=”一脸满足的初凉雪看着面前的西久和宍户,【快表扬我吧!】的眼神看得两人的眼角一抽一抽。

    有些无奈地拿起芥川慈郎和初凉雪的英语卷子,西久知里子指着上面一模一样的分数说道,“如果下次你的英语能凭实力考到78的话,我会考虑把每周一三五的补习作业撤销。”

    眼看从西久那边讨不到好处,初凉雪立刻转向另一方求助,“那国文呢?小亮我这次国文及格了哦!所以古典文学的翻译和解析就算了吧~~? ”

    不提倒好,一提到国文成绩,宍户亮瞬间有些暴走,“66分你也好意思提要求?敢我和西久替你补了这么长时间,你国文只长进了7分?!而且英语还是抄慈郎的!初凉雪你逊毙了啊!”

    拎起少女错得惨不忍睹的国文试卷,宍户亮真不知道这些个月给她补的东西都上哪里去了!

    “啊…反正我都记不住,再补也没有用啊(┳_┳)… ”懒洋洋地趴在桌上,初凉雪为自己的寒假开始担忧

    【好不容易放假了,结果回神奈川也逃脱不了完成知里子和小亮布置的补课作业的命运嘛OTZ,太…太凶残了!】

    西久从大叠的书中抽出几本英语辅导材料比较了下,随后拿出一本蓝绿封皮的推到初凉雪面前,“寒假的时候吧这本做完,开学我来检查,不许上网查答案。”

    看到初凉雪越加纠结的表,芥川慈郎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好方法,“呐呐,其实不考那些名牌大学也行哦!小雪可以和慈郎一起直升冰帝大学部C!”

    无奈的瞥了芥川慈郎一眼,宍户亮扶额地将少女之前屡次的成绩单拿到绵羊君面前,“慈郎,就这家伙现在的成绩,直升冰帝都岌岌可危啊!”

    瞬间,两个耍宝分子沉默下来

    而后初凉雪像是突然打了鸡血似地,爆发出一阵惊呼

    “=口=诶!!我的成绩真的有这么糟糕嗷嗷嗷?!!!!”

    所以说,初凉少女,你的学业之路真的是坎坷万分啊。

重要声明:小说《夏花绚烂的年少轻狂(仁王雅治BG)》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