迹部所准备的合宿地点确实很大,光是网球场就有四个。

    一队两个的话,确实也够用了。

    不同于立海大那边的井然有序,冰帝这里则有些吵闹地过分,而原因所在则是——

    “初凉,把合宿训练表的内容说一下。”

    “诶?现在就要?”

    “啊恩,不要告诉本大爷你还没制定好。”

    “……”

    “初凉雪,现在立刻给我清扫网球场!”

    “呜哇!千万别!还有立海大的看着呢!迹部君你不能这样啊啊啊!!!”

    “如果只是第一天的计划表的话,我昨天有列过大致内容,暂时可以用一用。”有些无奈地看着初凉雪,西久知里子将手中的纸张递给迹部景吾。

    “恩哼。”似乎有所不满,银灰发色的少年结果计划表后只是轻哼了一声作为回应。

    离开球场后,初凉雪对于西久知里子超额的工作有些疑惑

    “我记得【制定训练规划】从上个月开始就是我的职责了,知里子怎么会…?”

    “我不觉得整天脑子里都是【完了我期末又要挂科了】的人,能在合宿前把计划表给列出来。”走在边的少女毫不留地发着言论。

    “…唔…对不起。”初凉雪有些沮丧地拉耸下了脑袋,为自己非但没有尽到责任,反倒给最近被学生会事物压的喘不过气来的西久知里子填了麻烦而感到抱歉。

    “算了,我顺手而已,没事的。不过要是明天还交不出来,我可真的没办法帮你了啊。”揉了揉少女拉耸的脑袋,西久知里子笑得温和。

    ======================================================================

    因为整栋别墅只有前来合宿的冰帝和立海大一行人,所以伙食的问题很自然地采取了轮流的方法。

    可惜,第一天负责伙食的三人,成果很糟糕。

    当然这么说可能有些失礼,但是对于期待着有丰富的菜肴和美味的餐点的一群人来说,那样的伙食确实,有些令人失望。

    蛋炒饭和味增汤。

    或许应该再加些形容词

    ——没有青豆,玉米,方等配料,真的是只有蛋和饭而已的蛋炒饭。

    ——只是单纯地将所有味增汤可以放入的食料全数煮在一起,最后加入了味增汤料包的味增汤。

    “怎么说呢…虽然一人一碗地分配好了,但是一饭一汤会不会…寒酸了点?”幸村精市勉强维持了笑容,对着厨房门口的初凉雪问道。

    “唔…不够的话厨房里面还有哦!我们煮了很多的。”理解错误的少女很是大方地指了指后的厨房,表示【不够尽管添】

    “不,我觉得应该不是这个问题…”西久知里子有些扶额地看着围着围裙的少女,顿时萌生了一种【真不该让这三个人一起下厨】的感慨。

    “…我真的不应该对你们三个的家政抱有希望的。”宍户亮额角抽搐地说着。

    “没记错的话,似乎都只是合格线而已吧。”顺口接话的迹部景吾毫不留地将三人的成绩爆料。

    “这是我所有科目中唯一不擅长的,我觉得男没必要对家政方面精通。”食指推了推鼻梁上的无度数眼镜,忍足侑士耸了耸肩开口。

    事实证明——忍足侑士,芥川慈郎,初凉雪——这样的三人组合确实做不出什么可以令人称赞的料理。

    用餐的时间虽说有些吵闹但也算是活络了气氛,原本简单的食物也没有这么难以下咽。

    原本并不打算吃多少的仁王雅治,挑挑拣拣地看着味增汤碗里的食材,突然有些惊异。

    似乎,没有他讨厌的食物?

    “怎么了,雅治?果然晚饭不合胃口嘛?”一边的中川美惠看着银发少年迟迟没有用餐,不开口,“不可以挑食哦!今天忍一忍,明天美惠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中川美惠的话语虽说声音不大,但也不是咬耳朵的窃窃私语,一番言语自然让辛苦做饭的初凉雪有些心存不满。

    确实她和慈郎还有表哥的厨艺都不怎么样,但也确实在问过了每个人的忌口,保证了大家不会吃到讨厌的食物,可中川美惠她那是什么意思?

    纵然自己再迟钝,也能明显地感觉到那名少女的挑衅和轻蔑。

    “卷心菜,豆腐,葱。我记得狐狸你不喜欢吃的食材我一样都没有给你盛才对。还是说这几年来你更挑食了?”初凉雪微微挑眉,不满地开口。

    “噗哩,没有啊,晚饭我很合我意。刚刚发了下呆而已。”摆了摆手,仁王雅治为初凉雪有些孩子气的赌气行为而感到高兴。

    她记得自己讨厌的食物,而且,还特地为他挑拣出来的。

    想到这里,银发少年不仅有些勾起唇角。

    “另外中川桑,关于你的忌口,我也确确实实地问过柳君了。葱和裙带菜我都没有给你盛不是嘛?”初凉雪继续开口,对于中川美惠的口气有些咄咄人。

    “还有蛋炒饭的问题,因为这里的大多数人都不吃葱,剩下的少数人也只是表示不讨厌而已,所以我才擅做主张地将爆葱的程序去掉了。”鼓着腮帮,少女站起来,双手撑在桌上以表不满。

    似乎是为了验证少女所言的真实,坐在一边的柳莲二点头说道

    “确实,初凉桑下午的确来问过我大家的忌口。”

    “可是,一饭一汤不管怎么说都太简单了吧!”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中川美惠硬撑着反驳。

    “那…”

    “那就请中川桑明天做一顿丰盛的晚餐,让大家好好享用吧,”打断了初凉雪气极的话语,西久知里子拿起纸巾轻轻擦了擦嘴角。“反正中川桑以前就很擅长用食物笼络人心,不是嘛?呵。”

    轻笑声从黑发少女的口中传出,明明应该是略带嘲讽的笑意,却在西久知里子以纸巾掩口的动作下,显得端秀无比。

    “好了,我用完餐了,请大家慢用。”少女淡然起,似乎刚刚对中川美惠冷眼相对的人不是她,然后上楼的同时,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对中川美惠笑道

    “哦,对了。初凉记录的每个人的忌口和喜好都在厨房里,中川桑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参考一下。”

    “当然,我认为曾经迹部君的女友,现在立海大的经理,中川桑应该对每个人都很了解,不屑于使用那张资料才是。”断了中川美惠一切后路,西久知里子满意地轻笑上楼。

    ====================================================================

    十一月的夜晚有些寒冷,开了暖气的房间内,玻璃窗户上蒙上了一层白雾。

    “知里子……我列完训练表能不能睡觉(┳_┳)… …”趴在书桌前的少女显然一副懒得动的样子。

    “不能。现在八点半,再给你半小时。九点我和宍户会来给你补古典文学的。”粗略整理了一下手边的学生会文件,西久知里子毫不留地拒绝了少女的哀求。

    “知~~里~~子~~~(┳_┳)… ”

    “听说立海大的部员们在真田君房间补习,我认为传说中的铁拳制裁应该有用的,初凉你想去嘛?”

    “…请知里子和小亮九点务必好好教导我!我一定认真学习不负众望!”听见地狱召唤的初凉雪瞬间九十度鞠躬以表诚心。

    ×

    次的冰帝,一如往常地开始了训练。不过这样的训练在立海大看来,似乎有种隐隐的微妙感。

    有点像,冰之帝王故意在嘲讽神之子所选之人的无能。

    “吉,按照你训练菜单上的基础内容进行锻炼,一小时后和芥川对打。”

    “芥川也一样。…慈郎!快点给我起来啊!训练去训练去!!!”

    “初凉经理,这里交给我吧。”

    “啊,麻烦你了,吉。”

    “宍户,凤,你们两个往返跑十组,挥拍200次。完毕之后和忍足向进行练习赛。”

    “忍足,向,按照各自的基础训练做两组。等宍户和凤完毕之后开始对打。”

    “西久,那记录的人员怎么安排?”

    “泷君等下会过来的。”

    干净利落的安排,准确到位的训练。

    经理一职所应该担负起的职责,初凉雪和西久知里子一样样地落实着。

    “啊恩,幸村,似乎你们那只母猫起不了作用啊?”看着对面场地内悠闲地准备着矿泉水和毛巾的中川美惠,迹部景吾有种莫名的自豪感。

    “有柳一个人就足够了。立海大没有经理的时候,这一直是柳的工作。”毫不在意地笑着反驳,幸村精市应对自如。

    “那柳君还真是辛苦呢,明明有经理,却还要自己亲力亲为。”嗤笑着幸村精市挑选经理的眼光,冰之帝王一个响指回到了球场。

    似乎是对迹部景吾的话语有所感慨,幸村精市转头望了望冰帝的球场。

    西久知里子正安排着众人下午的练习内容,而初凉雪则在一边准备完水和毛巾,拿出本子开始记录吉和芥川的单打。

    “美惠桑,似乎确实不能替莲二分忧呢。”皱了皱眉,鸢蓝发色的少年转离开。

    一小时过后的各队练习赛,不同于冰帝的安静,立海大这里由于中川美惠不断的话语而略显吵闹

    “雅治,雅治加油~!!!”

    “啊,笨蛋文太!怎么这么快就体力透支了啊!”

    “光头仔!好球!”

    “当心!啊啊果然摔倒了!狐狸你痛不痛?要不要休息会?”

    “美惠桑,我觉得比赛的时候尽量安静些比较好。”似乎是感应到了仁王雅治紧锁的眉头,幸村精市用眼神示意银发少年先回球场继续比赛。

    “诶…可是……”

    “切,花痴女。有时间扯着嗓门喊,不如学学初凉学姐,记录一下比赛的内容要点吧。”坐在一边早就厌烦的切原赤也没好气地翻着白眼,对中川美惠毫不客气。

    “赤也,说得有些过了。”淡淡地阻止了卷发少年进一步的话语,幸村精市开口。

    “明明都是事实啊部长!我早就说过了,初凉学姐来做经理的话肯定不会比这个花痴女差!①”似乎是对幸村精市的话语有所不满,切原赤也不甘心地反驳。

    “好了,赤也。这个话题到此结束。”无奈着自家学弟不分场合说话的单细胞,幸村精市明智地停止了话题。

    ====================================================================

    “雅治!你说那个海带头是不是很过分?”重现着方才的争执,中川美惠心有不甘地对着仁王雅治抱怨道。

    “噗哩,可是美惠的工作确实没有冰帝的经理做得全面呢。”客观地称述着事实,银发少年并没有想要安慰眼前少女的意思。

    “可是!不管怎么说也太过分了啊!精市也不帮帮我,讨厌死了!”越想越气的少女愤愤的跺着脚。

    “别气了。你的工作很多都是柳在做,这也是事实啊。”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仁王雅治勾起的邪魅笑容里隐隐地带着一丝嘲讽。

    对面球场的少女还在安排着手边的事,针对方才芥川和吉的单打练习赛,指出了其不足之处加以强化。

    看到对着吉若和芥川慈郎笑得温和的少女,仁王雅治莫名地有种懊悔。

    是啊,她是一个认真起来就会拼命努力的女生,这一点自己一直都知道。

    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那个时候就是觉得她不能胜任经理的职责呢?

    如果自己那个时候不这么主观臆断的话,是不是他们之间的距离就不会拉地如此之大了?

    【当初猫答应迹部做网球部经理,可是为了能够更好地了解仁王君所在的世界呢】

    忍足侑士曾经的话语浮现在脑海,仁王雅治没由来地心中一痛。

    曾经,她为了自己而接触网球。

    但现在,网球对她而言已经不单单只是接近仁王雅治的途径了。

    她在做经理的时候学到了很多。

    比赛规则,准备事项。数据归纳,方案制定。

    她会给每个人安排最合理的训练,会找出他们的缺点并加以改正。

    她甚至都已经学会了作为一个辅助人员所需要学会的一切。

    而这一切,原本都可以,也应该是他仁王雅治去教的才对。

    不甘心。

    真的很不甘心。

    但是,却也无可奈何,不是嘛。

    “我真的有一点后悔,当初自己的太过自负。”

重要声明:小说《夏花绚烂的年少轻狂(仁王雅治BG)》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