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凉雪接到合宿通知的时候是十一月中旬的某个下午,迹部景吾华丽的一个响指便决定了他们接下来一周的生活。

    说实话那时的少女还是有些许惊讶的,因为合宿的对象不是同在东京的青学亦或是圣鲁道夫,而是远在神奈川的立海大——她的母校。

    对于她惊讶的眼神,冰帝的帝王只是用一句“正巧时间碰到一起罢了”来打发,可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初凉雪便不得而知了。

    毕竟,西久知里子和迹部大爷以及幸村君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不是她三言两语道得清的。

    为期一周的合宿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在还有一个月便期末考试的紧张时期,这样的决定无疑有些草率与仓促。

    可是,为经理,初凉雪没有拒绝的理由。

    “把教科书和作业带上,合宿空下来的时间我和宍户他们会帮你补习的。”合宿前一天的晚上,西久知里子在电话中如是地说道。

    于是,无可避免地,初凉少女的行囊中除了换洗衣物,还多了一摞书本。

    重的呛人。

    冰帝校车的目的地是某座山的山脚,在那里等着的是比他们早到没多久的立海大众人。

    四处没有望见可以落脚的地方,初凉雪首先发出了疑问

    “迹部君,别墅呢?”

    “啊恩?应该在那里吧。”银灰发色的少年随手一指,食指的指尖落在半山腰的某处。

    “诶?!!!”像是被什么吓到了,初凉雪瞬间有些哭无泪。

    “哦哦~慈郎知道了~~就是国三那次来合宿的别墅?”

    “那栋啊,确实合适的呢,网球场也比较宽敞。”

    芥川慈郎和忍足侑士像是回忆起了什么,频频地点着头。

    “所以,我们现在是要爬上去嘛?”捋了捋耳边的发丝,西久知里子开口问道。

    “看样子是这样呢。”不知何时走到西久边的神之子笑语盈盈,伸手准备替黑发少女接过手中的行囊。

    “谢谢,不过我想我自己可以。”巧妙地避开了幸村的好意,西久不想在这种时候惹得迹部景吾发火。

    “呵呵,那我们差不多就开始吧。看高度的话应该需要两个多小时呢。”丝毫没有被拒绝的尴尬,幸村精市很是自然地拉着西久知里子开始向山上走去。

    “你这白痴到底带了多少东西啊?”看到少女有些不佳的脸色,宍户亮微微皱眉看着初凉雪鼓起的背包。

    “带了点书和习题,所以比较重罢了。”挥了挥手表示自己还坚持地下去,少女随口回答着。

    “女孩子拎重物会长不高的哦~!”原本与初凉雪并肩而行的芥川慈郎不分由说地夺过少女手中的行囊,顺手将其背在了肩上。

    “诶…”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初凉雪愣愣地看着鹅黄发色的少年。

    “看你个头啦!慈郎那家伙的行李根本就是少得不像话,帮你拿拿累不死他的。”撇了一眼芥川慈郎干瘪的背包,宍户亮对着初凉雪说道。

    好不容易轻了上的负担,原本顾虑到少女体力不佳而落在最后的宍户一行人也加快了脚步。

    半个多小时的路程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对于这群运动少年而言,虽说能够跟得上领路的迹部和西久,却也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一些由于体力因素而导致的距离落差。

    熟悉地形的迹部景吾拉着西久知里子远远地走在了最前端,与之一起的还有最先发出号令的幸村精市。

    余下的大部分人都三三两两地跟在三人的后,拉出了一条略长的队伍。

    再往后面则是丸井桑原一对双打选手,以及仁王雅治和中川美惠。打打闹闹地走在初凉雪的前方,相差了大约五十来步阶梯的距离。

    最后垫底的四人则是凤长太郎,宍户亮和芥川慈郎,以及导致他们走在队伍末端的始作俑者——初凉雪。

    同样是经理,不同于初凉雪有着贫血的毛病,中川美惠的脸色明显的泛着运动后的潮红,健康红润的脸色。

    少女喘着粗气赶超仁王雅治一行人的时候,芥川慈郎和宍户亮莫名地一人一边牵起了她的手,几乎可以说是强行地将她往前方拉着。

    就连平时一副乖宝宝样子的凤长太郎,也是皱着眉头从他们边走过。

    看着走到自己前方的宍户一行人,仁王雅治瞬间觉得心里有些酸涩,

    并不是不知道初凉雪和他们关系亲密,只是他不喜欢别人像他那样牵着她的手罢了。

    该死的占有

    “狐狸,替我拿包好不好?我好累哦。”似是撒的声音从边传来,仁王雅治顺手接过中川美惠递来的行囊。

    瞬间空下来的双手紧紧地勾住银发少年的手臂,似在炫耀一样,中川美惠的声音越发有些大声

    “狐狸~~美惠好累哦~~~你背美惠走一会好不好~~?”

    “噗哩,拿着行李背人走山路可是很危险的哦。”婉转地拒绝了少女的请求,仁王雅治转而和丸井文太开始聊了起来。

    “雅治~!你看你看,人家芥川君都背他女朋友的嘛!你就不背我!讨厌了啦!”打断了少年们的谈论,中川美惠指着前方不远处的芥川慈郎大声说着。

    顺着绿发少女的手看去,宍户亮和凤长太郎都明显地拎了两人份的行李,边是背着初凉雪走在阶梯上的芥川慈郎。

    想到许是那个笨蛋的贫血又犯,仁王雅治有些匆忙地向前大跨步着。

    而越是接近,前方的嬉闹声便越是清晰。

    “喂喂慈郎你干嘛了啦!!”

    “小雪好轻诶,果然是因为长得矮的原因嘛?”

    “可恶体重和高才没有直接关系呢!快放我下来啦你这个161!”

    “可是小雪明明脸色很差嘛~~~”

    “你这家伙既然贫血就给我老实点!当心和慈郎一起摔下去啊!”

    “宍户学长,再凑过去会被初凉学姐打到的!”

    “噗哩,感真好呢。”略带讽刺意味的话语从宍户一行人的后传来,就连仁王雅治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脱口而出这种明显冒着醋意的话语。

    “啊拉~这不是仁王君嘛?不陪着你的现任女友,来找小雪这个前任做什么?(*^__^*) ”转面对着仁王雅治,芥川慈郎笑语盈盈地抛出了尖锐的问题。

    比银发少年略高几层的台阶,恰到好处地弥补了鹅黄发色少年的高差,原本应当相差十几公分的两人,此时站在了同一高度对视。

    “慈郎,你这个笨蛋不要每次都这么口无遮拦了啦!”打断了刚想开口反驳的仁王雅治的,是芥川慈郎背上的少女。

    初凉雪鼓着腮帮,使劲地捏着少年有些圆润的包子脸,随后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地,抬头对着仁王雅治说道

    “哟,狐狸,你走得太快了哦!你的小女友在你的正后方很怨念地瞪着我呢!所以,现在,向后转!起步走!绿发飘飘的美丽少女正殷切期盼着她的王子背她上山呢!别让她失望哦~!”

    初凉雪面带笑容的话语让仁王雅治无法反驳,怔怔地看着趴在芥川慈郎背上,笑得一脸灿烂的少女,仁王雅治只觉得心中一阵阵的钝痛。

    ——她让他回头。

    她让他去找别的女生。

    她让他,做别人的王子。

    好难受。

    明明自己当初的选择应该没有错,但是为什么,会这么难受?

    她放弃自己了啊,她真的放弃自己了啊!

    自己当初让她自由的目的不就是这个嘛?

    可为什么,现在,会这么难受呢?

    “狐狸?”少女的声音从耳边响起,仁王雅治毫不犹豫地将其纳入怀中。

    “狐狸。”意识里的少女很自然地怀上了他的腰部,在他颈窝微微地蹭着。

    可是,似乎有什么不对?

    ——气息。

    “美惠?!怎么是你?”从失神中缓了过来的一瞬间,仁王雅治有些懊恼。

    “一直都是我啊,不然雅治你以为呢?”……他以为他抱住的,是初凉雪。

    “噗哩,我当然是以为可的小美惠啦。”随即换上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仁王雅治放开了抱着少女的双手,继续向前行进着。

    ×

    “呐呐,如果背人上山就能变成王子的话,是不是说明慈郎也是小雪的王子?”依然一脸笑意的芥川慈郎,毫不忌讳地这么问着。

    “明明就没有这种意思,慈郎你就少说点让人产生歧义的话啊。我打赌你背上那个白痴绝对会当真的。”一旁的宍户亮有些无奈地戳了戳初凉雪的脑袋,表示这家伙的脑子不太好使。

    “诶诶?慈郎有哪种意思?”被戳到的少女一边躲着宍户亮的“袭击”,一边茫然地问着。

    “抱歉,我收回前言…这家伙比我想象得还要迟钝。”原本“进攻”的手指突然停下,边的宍户亮一连挫败地看着初凉雪。

    “诶诶诶?所以说到底是什么啦?”

    “啧,逊毙了。你这家伙还是好好考虑一下接下来一周的训练表吧!”

    “唔…别提这个啦…想想就心烦。而且还有期末考试的一大堆东西要复习……啊啊啊啊啊!!!”

重要声明:小说《夏花绚烂的年少轻狂(仁王雅治BG)》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