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换相片

    自从看到初凉雪和芥川慈郎的互动后,仁王雅治直到海原祭结束都有些心神不宁。

    【根据DATA显示,芥川慈郎和初凉桑还有宍户亮似乎高一时就关系很好了。】

    这是他询问柳莲二后,对方翻开笔记本给予的数据,与之一起的,还有一句淡淡的话语。

    【仁王,我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和初凉桑分手,但是放弃了就是放弃了,如果你再狠不下心,无论是中川美惠还是你自己都不好受。】

    那你呢,柳?

    如果同样的事发生在你和竹内清见上,你会怎么办呢?

    被告诫的银发少年很想反驳,却终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

    其实回答,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嘛。

    如果是柳莲二的话,怎么可能会走到那一步。

    且不说他们的军师大人心思缜密,光是那长达三年的远距离恋就不是他仁王雅治所能做到的了。

    说到底,还是自己不够喜欢啊。

    假借的名义开始,假借的名义结束。

    不同于柳莲二那抱着一生的信念,他仁王雅治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以结婚为前提来交往。

    明明是自己先放弃的,现在却哀怨得好像是决定放手的初凉雪的错似的。

    仁王雅治,你算什么男人啊!

    随意地擦了擦湿漉漉的银发,刚洗完澡的少年走到窗边顺手拉开了帘子。

    毫不意外地看见对面房间空无一人,整洁的铺和书桌毫无用过的痕迹。

    理所当然的吧,毕竟周二这种上学,那个叫初凉雪的女生应该正在忍足的公寓借住才对。

    想起忍足侑士,仁王雅治又不住一阵头疼。

    当初自己一时冲动相信了忍足谦也的话语,现在想想那八成也不过只是唬唬自己的罢了。

    但问题在于,即使初凉雪和忍足侑士不会结婚,一个女孩子住在男生的公寓里总不是一件妥当的事

    特别是,对象还是忍足侑士——那个风流成的关西狼。

    “笨蛋!”暗自埋怨着少女的毫无防备,仁王雅治的眼神止不住地扫过初凉雪整理干净的书桌。

    台灯的边上,有一个简单的方形铁丝相框,放在里面的是他们新年穿着和服去神社祈福时的相片。

    他清楚地记得那一年初凉雪挂在神树上的许愿牌,【愿:和雅治永远在一起】的字样被高高地抛上了树枝的末端。

    和许愿牌一起附赠的是一个平安御守①,把御守挂在了他的手机上,笑着对他说“这样狐狸打球的时候就不会受伤了哦”的少女,脸上是止不住的幸福。

    只可惜,国二那年的他们,还太年少。

    任由着回忆放肆,仁王雅治嘴角似有若无地噙起一抹浅笑。

    少女房间那原本放在台灯边上的相框似乎被转移到了桌角,有些背光的角度使得相片上的人物显得不太真实。

    突然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银发少年快速地挪动了步伐,原本有些反光的照片瞬间清晰起来。

    “可恶,那是什么啊!”看清了相片中的人物,仁王雅治显得有些难以置信。

    原本的照片被撤下,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四人的集体照。

    他认识照片中的剩下三个,是冰帝的凤长太郎,宍户亮以及芥川慈郎。

    游乐园的背景在相片中显得异常梦幻,随处可见的圣诞装饰昭示了照片拍摄的期。

    “圣诞节嘛?”微微眯起双眼,仁王雅治仔细回忆着去年圣诞时的景。

    似乎是被部长拜托了好好照顾中川美惠,然后就带着那个绿发少女一起去了游乐场。

    看相片背景中有些模糊的摩天轮,他们去的应该是同一所游乐园才是。

    “呵,难怪上次会听到她声音了,原来不是错觉啊。”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仁王雅治对于自己之前的判断有些自嘲。

    是啊,他又不是七老八十,哪可能会产生这么多错觉幻听。

    回想起去年的夏祭,圣诞节,甚至包括今年五月时冰帝的学院祭,他很确信自己绝对没有听错,而始终见不到初凉雪的原因八成是因为少女故意的躲避了。

    仔细想想的话,无论是夏祭那次还是圣诞节那天,每次他回头都会看见宍户亮和凤长太郎并肩而行。当时只是单纯地以为自己幻听了,也没有往深处去想,现在看看的话,被这两个人背影所遮挡的,必然是初凉雪了吧。

    更不要提冰帝学院祭的时候了,连出门在外都可以毫无破绽地避开他,在学校内的话岂不是更容易让他仁王雅治混淆视听。

    银发少年看着相片上的四个人,突然很想放声大笑。

    看,她初凉雪算计地多彻底。

    故意告诉他她在大阪,故意让他以为她和冰帝的人毫无关系。

    这样一来,就算他无意中发现了她的影,也会因为无法将眼前人和冰帝的学生连上关系而认为是自己的错觉。

    一向作为球场老千的欺诈师,终是被自己喜欢的人摆了一道啊。

    揉了揉太阳,仁王雅治拿起手机拨出了一个曾经最为熟悉的号码

    “喂,狐狸?”

    “噗哩。”

    “有事嘛?”

    “没什么事,就是想你了。”

    话说出口的一瞬间,仁王雅治有种想抽自己嘴巴的冲动。

    “哦,好巧,我也想你了。”对方没有丝毫停顿地接口,话语轻巧地好像“好巧,我今天也吃了蛋包饭”一样随便。

    “噗哩,既然这么想你雅治哥哥,为什么要把照片换掉?”有些突兀的话题转移,有些明显的质问口气。

    “你指桌子上的那张?”

    “不然小猫你觉得是哪一张?”

    微微的停顿了几秒,仁王雅治听到初凉雪的再次开口,有些心慌。

    “因为难得来一次四人约会嘛。”

    少女带着笑意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四人约会?

    宍户亮和凤长太郎正在交往并不是什么隐蔽的事,记得刚听到这个消息时,部长还曾打趣地问过自己和比吕士是不是也有那个意愿。

    那么,剩下的呢?

    所谓的四人约会,不就是两对侣一起约会嘛?

    剩下的,难道是指她和芥川慈郎嘛?

    不,不会的!

    她明明否认过的。

    不可能的,一定不是他想的那样啊!

    “喂?狐狸,你在听嘛?”良久的沉默让电话那端的少女有些疑惑。

    “噗哩,在哟。”迅速地调整了状态,仁王雅治快速地回答着。

    “我说,你就不能给点像样的反应?我和慈郎就这么不像侣啊?”听得出初凉雪的声音有一些埋怨,但仁王雅治却是不知该如何回答。

    “目测的话芥川君大概不足165,这么看来你们确实不配哦。”

    “诶诶,我就知道。”

    “所以你们真的在交往?”

    “怎么可能了啦!我才不想要161做男友呢。”

    听到少女的否认,仁王雅治莫名的松了口气,.同时也为自己反常的举动感到无可奈何。

    【说什么要给她自由,结果一听到她有男友了还不是紧张地一塌糊涂。仁王雅治你果然糟糕透了啊。】

    稍稍调整了一下手机搁在耳边的位置,银发少年眼角随意地撇过少女的房间

    “对了,你把小雅放在哪里了?”看见边端坐的玩偶,仁王雅治有些不悦。

    “哈?小雅?那是什么啊?!”

    “唔,就是上次当生礼物送你的那只泰迪。”

    “你说它啊,我放在柜子里了。”挠了挠脸颊,初凉雪说道。

    “可是我记得你原来放在上的呢。”挑起一抹轻笑,少年对于少女的回答似乎存在不满。

    “拜托,那是多久之前的事了?暑假的时候知里子和小亮他们送了我一只绵羊玩偶啦,两个都堆上太占地方所以就把小雅放衣柜里了。”初凉雪不甚在意的语气让仁王雅治有些心烦。

    确实,现在端坐在她角的那只玩偶体积很大。

    但是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他都不觉得自己亲手缝制的泰迪是应该被放进衣橱的那个。

    不,不是这样的。

    仁王雅治,你错了。

    你已经不是她的唯一了,又凭什么去埋怨初凉雪对你的不重视?

    事实上她这么做才是最合理的,不是嘛?

    过去的,现在的友,傻子都知道应该选择哪一个。

    “知里子?西久知里子嘛?”

    “恩,狐狸你认识?”

    “去年海原祭的时候见过,对外开放那天部长似乎就是在等她。”细细回忆了会,确认自己印象中的名字没有记错,仁王雅治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这么说起来知里子和幸村君确实熟的样子呢。”

    “噗哩,你嫉妒?”

    “有什么好嫉妒的,知里子心里永远只有我一个人哟!”少女的语气似乎有一些自豪。

    “笨蛋。”抚了抚额,仁王雅治对于初凉雪的言行做出评价。

    “我说狐狸你还有什么事不?”在几个按键声过后,少女对少年如是问道。

    “怎么?”不解于初凉雪的突然询问,仁王雅治反问道。

    “慈郎刚刚短信过来,说我手机电话打不进来,让我别煲电话粥了。”

    “…才十分钟不到”微微停顿了会,银发少年看着自己手机上的通话时间说道。

    “唔,确实久了。我差不多挂了啊,拜拜。”初凉雪像是没有听出少年不满的语气,径直地打算挂断电话。

    “啊,拜……”

    “嘟嘟嘟——嘟嘟嘟——”少年没有说完的拜拜被电话冰冷的自动播音打断。

重要声明:小说《夏花绚烂的年少轻狂(仁王雅治BG)》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