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女朋友

    全国大赛的失利着实让冰帝失落了好一阵子,但随着迹部景吾的归来,冰帝的士气也一比一高涨了起来。

    初凉雪能隐约觉得西久和迹部之间有什么变的不一样了,却也说不上那种莫名其妙的氛围到底是怎么回事。

    子也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着,除了没有再收到仁王雅治的回音以外,一切还是和原来一样平静。

    “喂,今天下午的部活取消了,迹部那家伙让我通知你一声。”十月初的某个课间,宍户亮出现在少女的班级门口,带来了一句简单的口信。

    “唔,我知道了哦。慈郎今天早上跟我说过了。”食指抵住下颚,初凉雪歪着头说道“不过迹部大爷还真够任的啊,为什么昨天部活结束的时候不说偏偏晚上打电话通知啊。所以说为什么他大爷会不知道我电话啊啊啊OTZ!!!果然我很没有存在感嘛(┳_┳)… ”

    “白痴!”敲了少女一个栗子,宍户亮转离开地很利落。

    站在后门的初凉雪看见宍户走到前门,然后和正面走来的泷荻之介碰个正着。

    两人似乎是说了些什么,然后还特地往自己这里望了几眼。

    送上一个元气满满的笑容,少女不甚在意地回了班级。

    那时的初凉雪并不知道,接下来的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

    •

    学校走道上的少女拎着书包,漫步信走在落叶满地的水泥地。

    如果说有什么景色最能吸引初凉雪的话,那一定是十月秋里的银杏树叶。

    大片大片的金灿曾经是初凉雪最的景色,就算现在和仁王雅治分开了,也很难改变她对这份美景的喜

    曾经那种单纯喜悦的心,如今带着丝丝怀念与苦涩。

    那种感觉,有点像杏仁果的微苦。

    弯腰拾起一片银杏叶,扇形的叶面上文理丝丝清晰。

    听见树叶被踩碎的声音,初凉雪抬头看见某个曾经最为熟悉的笑容。

    “还是和原来一样呢,喜欢捡银杏叶当书签。”

    少年的痞笑和那满头银白细软,是她整整两年未见,却时时出现在臆想中的摸样。

    比原来更高了,比原来更白了。

    也比原来,更令自己想念了。

    看着怔住的少女,仁王雅治觉得自己是不是出现得太过突然?

    那个自己最为熟悉的初凉雪,此刻眼中竟有些弥漫水雾。

    待不到少年开口说出第二句话,初凉雪的举动便令仁王雅治大脑瞬间放空。

    伴随着拥抱而来的,是少女轻微的哽咽声以及微凉液体落入颈间的触感。

    轻轻拍打着怀中人的背部,少年不知怎么觉得很是怀念。

    那种明明早已物是人非,却依然回到了过去的感觉,让他无法推开眼前这个他曾经下定决心给予她自由的女生。

    初凉雪此刻觉得,自己大约是疯了。

    看见仁王雅治的第一反应应该是要逃开才对,但是自己的行为却完全背道而驰。

    紧紧抱住仁王雅治的那一秒,少女的眼泪有些不住地往下掉。

    真的长高了,自己需要踮得更高才能环住他的脖子了。

    熟悉的洗衣粉香味让初凉雪迟迟不肯松开手臂。

    少女感觉到仁王雅治微楞之后,在自己背部轻轻的拍打。

    曾经熟悉的动作在冰帝的银杏树下上演。

    ——呐,银杏树神啊,如果这是你的魔法的话,请让时间停在这一刻吧。

    “回去吧。”

    “啊?”

    “你放学了吧?回去吧。”

    “雅…”

    “我只是替比吕士来冰帝学生会跑一趟而已,很快就回去了。”

    “哦……”

    仁王雅治的回答顺利地封住了初凉雪所有的话语。

    看着少女远去的背影,仁王雅治有些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这样就遇不到了吧,她和中川美惠。

    ×

    “啊!上个月的部费账本放在社办了!”一边扶额一边往回走的初凉雪,此时不断地埋怨着迹部大爷“真是的,迹部那家伙早点说今天没部活的话,我昨天放学也不会这么直接地把东西扔在社办了啊!果然是大少爷格啊啊啊害的我还要重跑一趟有没有天理啊!”

    念念叨叨着走到网球部,出乎少女意料的是,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网球场,此刻人山人海。

    “不是说……没有部活嘛?”有些不知所以的少女看着前方,呢喃着。

    “你这家伙,明明都让你别来了啊!逊毙了啊!”后传来宍户亮不满的声音,初凉雪刚想转头却又听见另一个声响。

    “啊!初凉学姐?不是请假了嘛,怎么又过来了?”凤长太郎的话语明显有些不同于宍户,显而易见自己在毫不知的状态下被“请假”了。

    “来社办拿点东西罢了。”揉了揉太阳,初凉雪决定不纠结于这种可有可无的是事,既然别人好意帮自己请假,那她还不乐得落个清闲?

    嘛,有休息总比没休息好。

    匆匆走向网球社的社办,初凉雪听见了她此生最为难忘的一句话。

    “我是仁王雅治的女朋友。”

    女朋友。

    仁王雅治的。

    仁王雅治的,女朋友?

    那是谁?

    那个人是谁?

    仁王雅治的女朋友,难道不应该是她初凉雪嘛?

    开什么玩笑啊?

    刚刚那个胡说八道的女生到底是谁啊?

    急急忙忙地跑到声音的发源地,初凉雪瞬间愣住。

    偌大的网球场上此刻明显地站着两个队伍,方才出声的女生正在冰帝的正选面前落落大方地介绍着自己——不是作为曾经慕迹部景吾的那个中川美惠,而是作为现在仁王雅治女友的份。

    初凉雪站在球场外等了很久,却没有等到仁王雅治的一句反驳。

    【混蛋,说啊!】

    【快说啊!她不是你的女朋友!】

    【说啊!为什么不说啊?!】

    【仁王雅治!你混蛋!】

    双手握拳,初凉雪深吸口气,推门而进。

    “好巧啊,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大家呢。”伴随着吱呀的推门声,少女的声音传入立海大众人的耳中。

    “确实很巧呢,初凉桑。”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幸村精市。

    “恩,安,初凉。”接下来是曾经有过一年同桌缘的绅士大人。

    “初凉学姐!”元气满满的单细胞生物也随即打了声招呼。

    面对曾经多多少少有过些交集的立海大正选们,初凉雪一一点头示意。

    眼神扫过仁王雅治和中川美惠时,甚至不带一丝停顿。

    “初凉,既然来了就好好负责。今天是和立海大的练习赛,去安排一下。”面对初凉雪的突然出现,迹部景吾只是微微皱了皱眉便下达了命令。

    ——要么好好躲着不要出来,既然出来了就负起责任不许逃避。

    这一贯是他迹部景吾对于他人的行事准则。

    “是,部长。”

    接到命令的初凉少女开始冷静地安排着练习赛所需要的一切准备。

    “田中君,A场双打三、单打一裁判。加藤君,B场双打二、单打二裁判。青木君,C场单打一裁判。”

    “小林君负责录像,木村君准备好毛巾和矿泉水。”

    “井上君、山口君,去陪忍足和向。长谷川君、后藤君,宍户和凤君的拜托了。”

    “比赛于30分钟后开始,双打一,二同时进行。”

    “A场:冰帝—忍足侑士、向岳人,立海大—丸井文太、胡狼桑原。”

    “B场:冰帝—凤长太郎、宍户亮,立海大—仁王雅治、柳生比吕士。”

    “比赛以友谊为主,6—6平分,不进行抢七。”

    “以上,完毕。”

    熟练地将比赛所需的准备安排妥当,估摸着西久知里子尚未从学生会脱,初凉雪只得硬着头皮继续站在场内负责。

    “早就跟你说别来了啊,白痴。”宍户路过少女时,用手指顶着网球拍,暗骂了一句。

    听见少年的抱怨,初凉雪愣了很久,才对着空气喃喃回答

    “早知道是这种结果,我才不会来呢。”

    随便地收拾了一下A场和B场,30分钟的时间过得很快,好不容易熬到西久知里子的接班,初凉雪想都没想便在比赛开始之际回到社办。

    将门反手合上的一瞬间,少女原本平静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缝。

    揉了揉微微发酸的眼睛,初凉雪将自己整个丢进社办的豪华沙发。

    “还真是,有够狼狈的啊。”单手遮住光管发出的明亮光芒,少女半眯着眼发出轻叹。

    “早知道有女朋友的话,我才不会那么傻地抱上去呢。像傻瓜一样。”掏出口袋中的银杏叶,澄黄的叶片上还带有上的温度。

    “说到底,只有我一个人像小丑一样吧?看着我发愣,看着我冲过去抱你,看着我趴在你上哭。”

    “明明什么都看到了,却又什么都不说。”握紧的双拳使指甲陷入皮,少女原本不带血色的双手显得更加苍白。

    “雅治,你果然是混蛋。”咬紧牙关,初凉雪最后还是输了。

    输给了仁王雅治,输得一分不剩。

    “既然是混蛋的话,就放弃吧。”原本应该只有少女一人的社办,出现了第二个人的声音。

    “慈郎?”

    “嘿嘿,刚刚不小心在这里睡着了,一醒过来就听到小雪在抱怨呢。”挠了挠后脑勺,芥川慈郎鹅黄色的头发此刻有些杂乱。

    “抱歉,我不知道这里有人。”低下头,初凉雪为自己刚刚的行为感到有些失礼。

    “没关系哦。小雪很难过吧?想哭吗?觉得被背板了嘛?”

    “没有!才没有呢!”像是被说中了似地,少女激烈地反驳道。

    “呐,承认吧,小雪。你这里,很痛。”芥川慈郎指了指自己的口,心脏的位置落在食指指尖。

    听见少年话语的初凉雪紧紧咬住下唇,低下头不发半点声响。

    最后像是被什么打败了,芥川慈郎只得叹气开口

    “小雪,你还要继续逃嘛?”

    “我没有…”轻轻出声,少女此刻的反驳没有丝毫说服力。

    “你已经看到事实了,为什么不肯相信呢?”

    “我没有…”摇了摇头,初凉雪否认着芥川慈郎的话语。

    “你们已经分手了,仁王雅治不要你了,他不你了。你还要抱着一个空白的幻想到什么时候?”

    “我说了我没有…”极力想要发出声音,但沙哑的喉咙此刻却完全起不了任何作用。

    “他和中川美惠,已经交往一年多了。”看着眼前明明已经输到遍体鳞伤却还不愿相信事实的少女,芥川慈郎说出了最后的真相。

    “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单打三快开始了,我先走了。”

    眼神恍惚地送走鹅黄发色的少年,这似乎是初凉雪第一次被人这么直白地挑出伤口。

    那个原本溃烂不堪的腐烂伤口,一直在自己自欺欺人的意识中被掩盖。

    【雅治不会真的不要我的】

    【他一定会回来找我的】

    【仁王雅治的女朋友只能是初凉雪】

    这种自欺欺人的想法,时时刻刻出现在初凉雪的心里,麻痹着少女的伤口。

    不肯面对现实,这是初凉雪不愿意见到仁王雅治的真正原因。

    因为一旦见面,一旦交谈了,就会发现,他们的关系真的已经回不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夏花绚烂的年少轻狂(仁王雅治BG)》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