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失败者

    初凉雪顺利通过补考的时候,全国大赛的地区决赛已经胜负分晓。那支由冰之帝王所带领的队伍,保持着他们一贯的步伐前进着。

    胜利,毋庸置疑。

    当少女赶到比赛场地的时候,网球部浩浩的一群人已经拿稳了全国大赛的入场券。

    那些属于他们的骄傲,从来都是他们用自己的双手拼搏来的。

    看着前方一片欢呼,初凉雪第一次觉得,原来仁王雅治所的事物,也可以离自己这么近。

    “恭喜大家比赛胜利。”快步走到队伍的前端,少女认真地鞠躬,“之前因为补考所以一直没有来尽到经理的责任,我为我的失职道歉。接下来的全国大赛,请大家多多指教。”

    璀璨的笑容在抬头的瞬间璀璨绽放,眼前这群为梦想而努力的少年们,使得初凉雪深切地为他们而感到骄傲。

    “初凉经理也辛苦了,接下来大家一起加油吧。”泷荻之介依旧淡淡地回应着,嘴角的弧度泄露了此刻的好心

    “我和侑士绝对是双打NO.1!经理你就好好看着我们拿冠军吧!”向岳人明显还处于赛后的激动绪,胜利的喜悦使得少年的脸庞显得红润。

    “你这家伙,果然逊毙了啊。”压了压头上的帽子,宍户亮边转头边嘴里嘟嚷着什么。尽管嘴上说的并不这么好听,但却丝毫不影响其自信的心态。

    看着眼前被提起斗志的队员们,迹部景吾对初凉雪略微改观。

    也许就是这样不加掩饰的格,才会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到她周围的人群吧?

    宍户如此,慈郎如此,就连西久知里子,也因初凉雪的出现而改变。

    眼角瞥到隐在队伍之中的黑发少女,越发知格与气质丝毫看不出原来的嚣张跋扈。

    温柔且暗含笑意的眼神看着队伍最前方的初凉雪,那双此刻带着些许赞赏神的眸子,似乎在进入高中之后就不再在自己上停留。

    不得不承认,西久知里子她,改变得十分彻底。

    彻底得,他都感到有些不习惯。

    ===========================================================================

    八月中旬的太阳毒辣得有些过分,明晃晃的阳光照得人有些睁不开眼。

    过不了几天便是全国大赛前四强的比赛期,冰帝的训练至始至终都没有放松。

    而恰恰这时,晴天霹雳。

    迹部景吾车祸的消息来的很突然,初凉雪记得接到电话时的西久知里子,脸色惨白。

    随着知里子匆匆走去的还有自己的表哥,忍足侑士。

    对着这种突发状况,少女能做到的很有限。仅仅只是安抚着网球部的人员以及鼓励他们更加努力而已。

    冰帝的帝王被确诊为右手骨裂。

    在这种节骨眼上受伤,谁都不好受。

    西久知里子开始没没夜的照顾迹部,忍足侑士也隔三差五地跑去医院看望。

    一瞬间冰帝的氛围落到谷底。

    “啊恩?没了本大爷,冰帝就这么不堪一击?告诉他们,死也要把半决赛的资格给我拼到手。”

    从医院回来的西久知里子,带回来的是迹部景吾略显狂妄的一句话。

    但是至始至终,那个银紫发色的少年,都没有在网球场上露面。

    前四强的比赛来得很快,冰帝的对手是前几年开始便一举而出的黑马——不动峰。

    少了帝王的冰帝,不得不大肆改动了出场的人员以及顺序。

    原本唯一能够配合向岳人的忍足侑士被安排到了单打一的位置。

    同时作为单打出场的还有芥川慈郎以及吉若。

    带着对胜利执着的追求,前两场比赛赢得很顺利,直到双打二的向岳人和泷荻之介以1—6的成绩惨败。

    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原因,仅仅是向的体力不足以及两人并不默契的配合,便足以令他们失败了。

    接踵而至的是芥川慈郎的发球上网被攻破,岌岌可危的6—6形式最终以对方的一记扣杀结束。

    至此,冰帝对不动峰,2:2.

    忍足侑士对橘桔平的比赛有些单面倒的局势,冰帝的天才说到底也不过屈居于帝王之下,相较于九州双雄之一的比赛,终是有些吃力。

    最终4—6的成绩,并没有很出乎初凉雪的意外。

    输了。

    其实早就能猜到结果了,但就是有些不甘心。

    明明大家都很努力,明明只差一点点了而已。

    奇迹那种事,既然可以发生在国三的青学,为什么就不可以降临于现在的冰帝呢?

    仁王雅治那时候的心,初凉雪现在终于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还真是,讽刺的可以。

    高傲的帝王一落千丈,竟然是连前四强都没有挤进。

    对于那些奚落声,初凉雪觉得不尽刺耳。

    “3—0,GAME OVER,胜者—立海大附属。”

    远处球场传来的广播声在少女耳中有些不真切。

    微微闭了闭眼,然后紧握的拳头松开。

    转,离去。

    对不起啊,雅治。

    其实原本已经打定了不再逃避的信念的。

    原本想着在全国大赛上和你见面的。

    但是现在,怕是不行了呢。

    ===========================================================================

    “狐狸,恭喜半决赛入围。”

    一样的话语,一样的时间。

    这是初凉雪第二次将写有这句话的明信片投入仁王家的信箱。

    自从放假开始,两人的联系也开始有些频繁起来,原本一周一次的交流渐渐开始上升到了一周三、四次,但是像这样连着将近半个月没有回信,却着实是第一次。

    原本想着许是训练太过劳累了,没有时间回复的初凉雪,在等到开学前一的时候,终是决定再写一张过去。

    ——也许没有看见吧。

    那时候的初凉雪,只是单纯的是这么想着而已。

    但是在开学一个月之后的某个午后,少女彻底绝望。

    ×

    仔细算来也有半个月了,自从全国大赛进入半决赛之后,仁王雅治便再也没有收到过少女的来信。

    他还记得最后的一封,初凉雪端秀的字迹写着恭贺的话语。

    那么自己的回复呢?

    似乎是“只是半决赛而已,就算是准决赛也赢给你看哟~噗哩”这样。

    反复斟酌着这句话,仁王雅治愣是没想通这句话里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能让初凉雪与自己断了半个月的联系。

    然后在开学一个月后的某个午后,他彻底失去了询问的权利。

重要声明:小说《夏花绚烂的年少轻狂(仁王雅治BG)》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