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末的子里,初凉少女忙着打点各种各样的衣物。

    想想自己一年前任地跑到冰帝,到现在不知不觉也已经一年了。

    刚开始的时候还很不习惯,无论是侑士表哥的公寓,还是冰帝的学习生活。

    但是经过了一年的寄居生活,自己也确确实实地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开始改变了。

    想起刚刚进入冰帝那段时间,还真可谓是举步艰难。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同学,饶是随和的自己也有些手足无措。

    开学第一天知里子的带路,以及因为自己的多管闲事而认识的小亮和慈郎,无论前者还是后者都让初来乍到的她成为了冰帝的众矢之至。

    尤其是全国大赛后迹部大爷随的经理挑选行为,更可谓是火上浇油,让自己成为冰帝女生的公敌。

    所幸的是,尽管这些世家小姐们羡慕嫉妒,但除了刚开学那次的“跳水事件”外,还真没做过什么着实过分的事

    是该说侑士表哥这个后盾的力量比较强大,还是该说有知里子替自己撑腰所以足够幸运?

    总之,不管怎么样,高二的生活要更加努力才行了!

    这么想着的初凉少女,收拾完了手边的最后一个件行李。

    另一边,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待在一边看的初凉津,看到自家姐姐一副理所当然准备出发的样子,不有些扶额,“姐,离开学还有一周呢,不用这么急着去东京的吧?”

    初凉雪看着站在门口的弟弟,歪了歪头,“唔…可是开学会有摸底考试啊,我想早点回去拜托小亮他们替我补习一下。”

    “希望不是无用功就好了。”虽说听到自家姐姐想要努力是替她高兴的,但是深知少女薄弱的学习能力,初凉津不得不为这种临时抱佛脚的行为作出以上评价。

    “津不用去复习嘛?我记得立海大也有摸底考制度的。”

    “不用,摸底考制度不针对高一的新入生。”摇了摇头,初凉津表示自己不需要考试。

    “对哦,津也高一了呢。话说,赤也有没有一起升到高中部?”对于跟自己一样英语万年吊尾车的海带少年,初凉雪总是莫名的有种亲切感。

    唔,或许可以称之为笨蛋之间的磁场相吸。

    “赤也那家伙之前被网球部的学长们抓去恶补了,没考上那才奇怪吧。”想起每次来班级找赤也的人都是仁王雅治,初凉津就觉得有些头疼。

    “补习?那岂不是要被真田君的铁拳制裁给打死了!”想起自己以前的英语补习经历,初凉雪一阵冷汗。

    “是啊,天天跟我抱怨说【初凉学姐不在了,都没人陪我一起挨打了!】什么的。”

    “= =|||幸…幸好没读立海大!”劫后重生的初凉少女松了口气,庆幸自己的当初的选择。

    看了一眼自家不争气的姐姐,初凉津无奈,“我倒觉得比起现在这种吊车尾的成绩,真田学长的督促更加管用呢。”

    “才没有,每次一到考试就集体去真田君家补习。幸村君还美名曰什么的教育!瞎扯啊!明明就是强迫式的斯巴达学习好不好!津你都不知道,真田君的拳头好硬啊啊啊,经常就是我和赤也一人一拳!雅治也不帮帮我!就在那里偷笑!可恶可恶可恶!”(┳_┳)…

    看着初凉雪一个人边抱怨边鼓着脸颊,猫爪不停地来回挥舞着,初凉津感到有些无力。

    明明都分手一年多了,他以为自家姐姐早就把仁王雅治看淡了。

    结果,还是这么下意识地就会想起那个人嘛?

    切,下意识这种事,还真是有够讨厌的!

    “好了,姐,不是要回大阪嘛?再不出发就来不及了。”及时打断少女的埋怨,初凉津不顾自家姐姐疑惑的眼神,将其连人带行李一起推出房间。

    目送初凉雪出门后,少年转上楼,打开自家姐姐的房间,屋内的窗帘随着傍晚的风轻轻拂动。

    走到窗前顺手一扯,某个银发少年的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仁王雅治,我都不知道原来你有偷听别人讲话的癖好?”初凉津直直地看着对面窗台的少年,话语中不乏明嘲暗讽。

    “噗哩,意外而已。我哪知道她正好也没关窗。”对面的少年摆了摆手,露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是嘛?”初凉津嗤之以鼻,随后勾起一抹挑衅似地笑容,“不过谢谢提醒了,下次我会记得先关窗的。”

    无视掉仁王雅治瞬间僵住的表,初凉津果断的关上窗户,玻璃的质地隔绝了少年最后的某句话。

    那句【我很想她】,最终,除了仁王雅治自己,没人听见。

    ===========================================================================

    “好难啊啊啊啊啊!!!不干了啦我不要学英语了!!”忍足公寓内,某个少女接近崩溃的声音发出。

    “难你个头啊!这只是最基本的语法题吧!”宍户亮看着试卷上的一片红叉,不有种【朽木不可雕】的感觉。

    “嘛嘛~~~小亮和小雪都冷静一下嘛~~~补习这种事可以慢慢来的啦~~~~~”

    “可是后天就开学考试了啊(┳_┳)… 慈郎救我!!!”被英语折腾了正正五天却毫无成效的初凉少女,此时心里止不住地苦着。

    “算了,宍户,你还是考试给她传纸条吧。照这样下去别说一周了,一个月都不一定有效果。”一直默不作声的西久知里子看了少女的答题之后,给出了最直接的方法。

    “剩下两天不如好好给她补补其他科目,我看英语是已经完全没希望了。”一语敲定,于是初凉雪在西久少女的领导下,顺利脱离英语领域,投于数学海洋。

    “这么说起来~~~长太郎今年也升高中部了吧~~~~?”

    “是的,慈郎学长。”凤长太郎挠了挠后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真好诶~~~又跟小亮在一个教学楼了呢~~~~小亮以后肯定不跟我们一起吃午饭了~~~~”芥川慈郎展露着大大的笑容,推测着以后宍户亮重色轻友的行为。

    “逊毙了啊!我…我才没有这么说过呢!”显然是被说中心事,宍户亮脸色有些泛红。

    “啊!小亮你刚刚有犹豫的吧!绝对有的吧!你果然有想过跟凤君去甜甜蜜蜜地过二人的午休世界啊!慈郎~~~我好伤心好难过啊啊啊~~~亮妈妈不要我们啦~~~我们要变孤儿了~~~ ”

    “没关系小雪~~~~妈妈不要我们了爸爸会要我们的~~~爸爸不会忍心丢下我们不管的~~~!!!”绵羊君说罢还眼神纯真地盯着凤长太郎,似乎是希望他给出什么回应。

    看着在一边倾演出着【被抛弃的兄妹】戏码的初凉雪和芥川慈郎,西久知里子觉得今天的补习算是又要泡汤了

    “我说,初凉,已经快晚上了。你再这样疯下去真的大丈夫嘛?”

    “大丈夫!萌大!”只见初凉少女伸出拇指,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

    “啪”,一记清脆的声音响起。

    少女捂着被敲的脑袋,刚想控诉一下西久知里子不淑女的行为,就听见一阵忍无可忍似地话语

    “我没在跟你玩吐槽游戏啊!你到现在为止只复习了英语而已吧!还有一天就考试了,真不知道你怎么能这么悠闲!快点给我做数学啊!”

    【完了,知里子发飙了。】

    默默低头钻研数学的初凉少女,此时内心只剩下了如此一句话。

    ×

    “年段363啊。怎么说呢…其实出乎我意料的了。”抖了抖手中的成绩条,宍户亮说的漫不经心,“我还以为你这家伙又是400多名呢。”

    “哪有!这次数学考得不错哦~~按单科算的话进到年段前100以内了~~!”初凉雪笑得花灿烂,对于自己这次的摸底考可谓是极度满意。

    “我说,你到底在开心个什么劲啊?英语又吊车尾了吧?28分这种丢脸的数字你到底是怎么考出来的?!”看到初凉雪一脸傻笑,西久知里子不想要扶额。

    原本预计好英语考试时给她传传纸条,让她勉强低空飞过的。

    却没想到这家伙运气差到爆,网球部竟然没有一个人和她同一考场。

    想想那不堪入目的英语成绩,他们都以为少女这次又要被班主任亲切谈话了。

    不过,似乎这次的总排名,意外地还看得过去。

    “我怎么知道嘛,做英语的时候感觉还有自信的。”看到桌子中央某张布满红叉的英语答题卷,初凉雪低声嘀咕了一下。

    “你那种意义不明的自信到底是哪里来的啊。”揉了揉太阳,西久把这张写着令她头疼的分数的卷子放到一边。

    “嘛~~~反正靠数学把总分拉上去了啦~~~~大家就不要在意了C~~~”元气满满的绵羊君似乎总是活力充沛,事事都往积极的方面思考。

    “这么说起来,你这家伙数学底子不是好的嘛。之前干嘛不认真点学?”宍户亮看着84分的数学答题卷,联想到之前少女屡次的不及格,有些无奈。

    “大概是没有习惯冰帝的教学方法吧?那个时候,呃,……”像是想起了什么,初凉雪停顿了话语。

    【自己的数学从来都是雅治在课后开小灶辅导自己的。】这种话,就算现在说出来又有什么意义呢?

    “那个时候?”芥川慈郎歪了歪头,重复了少女的话语。

    “没什么。都是国中的事了,不提也罢。”摆了摆手,初凉雪停止了这个话题。

    仔细回想一下,自己的学习,哪一科不是仁王雅治手把手教出来的呢?

    从来都是这样。

    自己什么都学不会,什么都学不好。

    人又笨,又迟钝,偏偏记还很差。

    然后狐狸就不得不一门一门地给自己补习,复习。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自己还真是有够幸福的了。

    明明是连知里子和小亮都放弃教导的英语,狐狸那本思路清晰的笔记却从未间断。

    当然,那家伙的字迹远没有他的思路一样清晰可认就是了。

    呐,狐狸,你看。

    即使没有了你,我也一样可以很努力了呢。

    所以啊,没有谁,是一定要依赖着谁才能够活下去的。

重要声明:小说《夏花绚烂的年少轻狂(仁王雅治BG)》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