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情人节

    犹记得新年伊始之时,祖父大人给自己丢下了一个多大的重磅炸弹。

    而现在都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却仿佛平静得如同没有发生过一般。

    看来,慈郎真的很努力啊。

    初凉雪记得一月中旬刚开学时,慈郎对自己略带凝重与抱歉的话语

    “对不起,小雪。我不知道母亲擅自调查了我周围的人,还决定替我订婚。”

    “听母亲说忍足家主已经同意让你和我联姻了,关于这点我真的很抱歉。”

    “另外订婚的事,我和父亲母亲好好沟通过了,他们也没有强求我。”

    “但是就这么反悔的话似乎对忍足家很不敬,所以想等时间合适了再解除婚约,可以嘛?”

    记得那个时候,面对于不同于常的芥川慈郎,她愣愣地点头。

    没有想到事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简单。

    她本以为需要亲自到芥川家说明缘由,才能得到对方家长的首肯。

    却不料平时单纯的绵羊,在这种时候却异常敏锐。

    少女跨过围栏,径直走向四周的铁丝网。

    天台上的风,略微有点刺骨。

    二月十四,这个属于人之间的节

    初凉雪怕是,再也过不起了。

    “吱呀”声在背后响起,少女听见有人打开天台的门,脚步声径直朝她走来。

    “哟,在干嘛呢?”单个手指顶着一个淡蓝色的礼品盒,宍户亮一脸轻松地走到围栏前,看着眼前的少女与自己隔着一层低矮的围栏,独自一人站在天台周边的铁丝网边上。

    “没什么。只是在想,立海大的今天,大概也会很闹吧。”冬末的冷风吹散初凉雪额角的一些碎发,少女用手拢了拢,仰望着那片与神奈川相接的天空。

    蓦然,初凉略带伤感的绪被宍户少年丢过来的礼品盒打断。

    “拿着,慈郎和长太郎给你的义理巧克力。”看着原本在宍户手中的蓝色包装,转瞬落入自己手中,初凉雪有些惊讶。

    “给我的?”木讷开口,少女对于突如其来的巧克力有些难以置信。

    “你这是什么表啊?!逊毙了!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准备我们的巧克力啊!”对于一脸傻相的初凉雪,宍户亮有些力不从心。

    “啊,不是不是。小亮你们的巧克力我都有准备。”只是觉得不太好意思送出手罢了。毕竟人节巧克力什么的,以前也只送给过狐狸和津。

    “不过,人节竟然还能送义理巧克力,这种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少女拿出放在一边的巧克力,一份份细数着。

    “这份是小亮你的,然后这个是凤君的,你帮我带给他吧。”两份被包装成米白色的盒子被初凉雪送出手。

    “这个鹅黄色的是慈郎的,我觉得颜色很配所以就用这个袋子了,嘿嘿。”少女一边傻笑,一边将纸袋塞到宍户亮手中。

    “还有,这个紫色包装的是知里子的。她现在应该还在学生会吧。小亮你遇到她的话替我转交一下~”顺手又拿起一份巧克力,继续交给少年。

    “这个是侑士表哥的。唔…表哥的我就回家自己给他吧,不麻烦小亮你了。”看着宍户亮手中堆满了形形□的礼盒纸袋,初凉雪决定最后一份巧克力还是自己去送。

    “喂,你自己干嘛不去送?”宍户亮对着满手的巧克力,顿时无奈。

    “因为,下面有活动啊。”初凉雪手指体育馆方向,耸了耸肩,故作轻松。

    冰帝同立海大,似乎总有一样的活动呢。

    连人节献歌这种节目都一模一样。

    还真是,令人想忘都忘不了啊。

    狐狸那首魅惑人心的,人节之吻。

    “再说今年是小亮登台献歌吧?我会拿录像机去拍的哦真的会的哦!你不介意嘛?”

    “可恶!逊毙了啊!要不是今天长太郎生我才……”脸色窘迫的宍户亮一边抱怨一边红了脸颊,最终决定不再和某个笨蛋继续争辩。

    “切!我下去了。你也别在这里发神经了,天台风大。”

    初凉雪挥了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看着宍户亮走下楼梯,顺手关上了原本敞开的门。

    这下子,真的只剩自己一个人了啊。

    有些无力地虚靠在铁丝网上,初凉雪以手扶额试图遮掩原本就不强烈的阳光。

    【Shararara超棒的一吻 Shararara认真的一吻 】

    【Shararara超棒的一吻 Shararara率直的一吻 】

    某首歌曲的旋律不停地在脑海中回放,少女至今仍记得很清楚,那个寒风有些刺骨的人节之夜,银发少年半夜爬过她的窗台,为她清唱的那首人节之吻。

    ===========================================================================

    今年立海大的人节,有些闹腾。

    正确来说,是发生了一些惊爆的事件。

    比如说,一向音乐苦手的欺诈师,登台献歌毫不走调。

    比如说,一向温和如玉的军师大人,在球场内被女生扇了。

    仁王雅治知道自己是今年的献歌者时并不惊讶。

    国二是部长,国三是搭档。

    今年确实也差不多该轮到自己亦或是军师大人了。

    作为三巨头,柳莲二自是有办法把唱歌的重任推到自己上。

    所以当他现在站在体育馆内手拿话筒时,心里只有一种淡淡的怀念而已。

    想起几年前的同一天,自己在某个少女面前,唱过同样的一首歌。

    【明天是特别的Special Day 】

    【一年一次的Chance 】

    【OH Daring(Duwa Duwa) 】

    【OH Daring I LOVE YOU!(Duwa Duwa)】

    记得那天,他可是特地踩准了2/13的23:59分去翻窗的。

    为的就是让他的歌声陪她一起,迎来那个专属侣的节

    【甜蜜的甜蜜的恋的巧克力 】

    【即使给了你也不是很让人注目 】

    【所以我啊 决定用一点最后的手段 】

    看到初凉雪惊讶而又喜悦的目光,仁王雅治觉得自己之前努力的练声都是值得的。

    那盒装着巨大心的巧克力,虽然甜腻却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Valetine Kiss Valetine Kiss 】

    【Valetine Kiss 将缎带结上 】

    体育馆内的歌声还在继续,银发少年手执话筒唱得认真。

    细微的汗水丝丝密密地布满额头,有些强烈的灯光打在他的上,显得原本苍白的皮肤有些不切实。

    “仁王那家伙,不是一向音乐苦手的嘛,怎么这次都没走过调?”看着台上的仁王雅治,丸井不解道。

    “应该是特地练过的吧?没什么好奇怪的。”柳生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想起几年前的一些事

    他记得那个时候的初凉雪,一直都很想听仁王唱这首歌的。

    只可惜仁王那家伙音乐从来都是低空飞过,所以初凉雪也就没有说出口。

    似乎有过这么一段时间,仁王雅治每天放学后都去音乐室练声。

    怕是那时候练的人节之吻,就是为了唱给初凉雪听吧。

    【特别珍藏的精美巧克力 】

    【这就是我的唇在你的怀抱中 】

    【还故意地 闭上眼睛拿给你】

    明明是很甜蜜的歌词,仁王雅治却总觉得带些苦涩的味道。

    他想要想给她听的那个人,早就已经不在自己边了。

    那种甜到腻味的巧克力,自己大约是再也尝不到了吧。

    可恶。

    明明是自己亲手推开的。

    事到如今还在想些什么啊。

    【从那一天开始恋的巧克力 】

    【打开银色的包装纸请确定我的心

    【谁都想有一段美丽的罗曼史 】

    太过美丽的,只能成为

    他对她的感太过纯粹。

    那种纯粹的喜欢不足以支撑一辈子。

    永远之类的承诺太过沉重了,巨大的压力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所背负的。

    所以,这样就好。

    只要离开,就好了。

    【Valetine Kiss Valetine Kiss 】

    【Valetine Kiss 恋的纪念

    呐,猫

    我的人节之吻。

    你现在,还听得到嘛?

重要声明:小说《夏花绚烂的年少轻狂(仁王雅治BG)》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