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幸村精市笑得倾国倾城,刚从国中部赶回来的仁王雅治觉得,自己一定没有好果子吃了。

    “噗哩~抱歉啊部长,我来晚了。”

    “没关系雅治,你【有事】,我们能谅解的。”幸村说得风轻云淡,但仁王依旧能感觉到他的话中有话。

    有事?能有什么事。

    自己这些破档子事,别说部长了,随便拉个立海大的人都能说出一二来。

    看部长这架势,八成是自己匆率的举动惹恼他了。

    也是,前几刚被警告过“做事要有分寸”,现在却做出这种不大脑思考的行为,怕是部长要丢麻烦给他了。

    然后,仁王雅治果不其然地听见:

    “既然【事】办完了,就陪美惠桑去逛逛吧,她第一次参加海原祭,很多地方都还不是很了解。”

    “特别是海原之夜,雅治要好好给美惠桑介绍介绍。”

    “部里的事就不用你们心了,好好去玩吧。”

    听到幸村的话,原本一惊的中川美惠瞬间理解了个中含义。

    稍作为难地表达了一下自己“无法以经理之名替部员加油帮忙”的遗憾,便拉着仁王雅治离开了网球部。

    开什么玩笑,她被西久知里子耍着玩了这么久,难道还要继续待在那里被她监视?

    如果真被她看出些什么,中川美惠可就彻底玩完了。

    能够这样地她话,不得不说,西久知里子你还真是好样的!

    看着仁王被中川迫不及待地拉走,一直安静地站在一边的少女,冷冷地瞥了一眼幸村精市,开口。

    “多管闲事。”

    “呵呵,知里子生气了?我以为这么做知里子会很高兴呢。”毫不在意少女的冷淡,少年自顾自笑得倾城。

    “……”似乎想要反驳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吐出任何话语。

    是啊,

    幸村精市这么撮合仁王雅治和中川美惠,本来应该是西久知里子很希望看到的景,不是嘛?

    那个能让初凉雪这么认真地对待,最后却无故分手的少年。

    她本来很是希望他能早早地找到新恋,然后再也不要出现在初凉雪的面前。

    没有什么是无法忘记的,只要时间足够长。

    西久知里子一直是这么想的。

    但是看见今天树林里的一幕,她突然觉得自己也许太过绝对了。

    仁王雅治真的放弃初凉雪了嘛?

    真的不喜欢了,不了嘛?

    既然早已分手,新女友也交往有半年之久,那他为什么还要秉持着某些原则呢?

    如果自己所看见的并不是所有真实,那么在以后的某一天,她会不会后悔,曾经那么奋力地阻止初凉雪见到仁王雅治?

    “知里子?!”突然的惊呼打算了西久的思绪。

    少女抬头,望见熟悉的鹅黄发色。

    “慈郎,小亮。真巧,没想到会和你们碰上呢。”浅笑。

    “逊毙了啊西久!你别跟慈郎和初凉那个白痴学行不行?!”宍户亮扭头,略微不满着西久对他的称呼。

    小亮这种奇怪别扭的名字,平时慈郎和初凉叫叫也就算了,今天是抽什么风了,平时还算知端淑的西久也这么叫他。

    “恩哼,西久,原来你所谓的【有事请假】,是要和幸村君约会嘛?”看见西久知里子边的幸村精市,迹部景吾莫名的不爽。

    “不是约会。只是受邀参加海原祭罢了。”看了一眼略带嚣张的少年,西久淡淡地回答。

    “哦?受邀参加?难怪拒绝本大爷的邀请啊,原本已经和幸村君私通了嘛?”不屑地看着少女,对于她的举动充满鄙夷。

    西久知里子闭上眼,内心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冷静。

    她已经放弃迹部景吾了。

    所以,绝对不能因为他的话而难过。

    一直站在一边的幸村精市,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开口。

    “迹部君,我想你误会了。”

    “我只是好意想邀请知里子来参加海原祭而已。”

    “于,大家作为朋友,知里子没理由拒绝我的邀请。”

    “于礼,作为西久家的嫡长女,同样没理由拒绝幸村家未来家主的邀请。”

    “所以,迹部君,你不觉得你想的太多了嘛?”

    少年微微眯起双眼,瞬间气场放出,最后的问句给人一种无法直视的压迫感。

    这就是王者立海大的神之子啊。

    果然,没有表面所看到的这么温和呢。

    绝对强大的存在感和压迫感。

    西久内心如是地想到。

    最后,迹部景吾只是留下了一句“西久知里子,好好记住你的份。”便带着队员们离开。

    沉默在余下的两人之间环绕了许久,直到少女开口。

    “谢谢了,幸村君。”谢谢你,帮我解围了。

    如果让自己回答迹部景吾的质问,那该是要拿出多大的勇气?

    幸村精市看着眼前道谢的少女,只是淡然地牵起她的手离开原地。

    “没什么好谢的。”我只是,将迹部景吾不屑于接受的人,纳入自己的保护范围罢了。

    一路无言。

    但是西久知里子能感觉的,自己和幸村精市之间,有什么东西已经在改变了。

    ===============================================================================

    对于强拉着自己行走的少女,仁王雅治有些烦躁。

    “狐狸,你看,那里有鬼屋哦,我们去吧~~”

    “狐狸狐狸,女仆咖啡厅诶~~我们去看看吧~~~”

    “雅治我想吃章鱼烧~~!你买给我吧~~~”

    “我要你喂我嘛~~你喂我~~”

    “啪”什么东西被打翻的声音。

    中川美惠看着眼前略带怒气的少年,显得难以置信。

    “够了!中川美惠!我根本就不喜欢你!”

    他承认,开始的时候把少女当做了初凉雪的替代品,是他的错。

    但是这不关他的事,不是嘛?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表示过什么,他所作的不过只是没有拒绝少女的示好罢了。

    现在算什么呢?

    无缘无故的交往。该死的!他一点都不想变成这种样子。

    够了,真的够了!

    上村百合子在卖给他章鱼烧时的,那种不屑的眼神,凭什么要他来承受?

    是啊,他知道,上村百合子一向很想和初凉雪交好。

    或者说那个时候她们之所以没能成为密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自己的因素。

    但是,她上村百合子也不过只是个局外人罢了!

    凭什么自己要承受她那种不屑的眼神?

    凭什么自己要违心地和不喜欢的人交往?

    说到底他仁王雅治也不过只是一个16岁的孩子罢了,一步错步步错这种事,他怎么可能理解啊!

    “雅治…雅治你在开玩笑对吧?我知道的,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面前的少女显得略微激动。

    “不,我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去他的什么责任,他仁王雅治现在只想分手。“中川美惠,我想,我们还是分手吧。”

    “雅治!雅治你一定是骗我的!对不对?!”被分手的少女显得有点神经错乱,死命地拽着少年的衣摆。

    “中川美惠!你够了没有,我说了我很认真!”掩饰不住的怒吼声,在下一秒顿时寂静。

    •

    •

    •

    坐在医务室的椅子上,仁王雅治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

    他没有想到,仅仅只是分手也能闹出人命。

    闭上眼睛,他还能清晰地看见中川美惠倒下的影。

    幸村精市曾经的话语依旧在脑子回放。

    “中川美惠,她经不起第二次的精神打击。”

    “可恶。可恶啊!”银发少年紧握双拳,下唇被齿尖咬地发白。

    “咔”开门声在寂静的医务室显得格外刺耳。

    鸢蓝发色的少年倚在门框,看着室内的场景,开口

    “仁王,我觉得你需要解释一下。”

    “……抱歉,部长,下次不会了。”琐碎的刘海遮住仁王雅治的眼睛,一片影挡住神

    随着幸村精市的关门,医务室再次陷入无止境的沉默。

    他听见部长关门前的轻叹。

    “雅治,你太冲动了。”

    是啊,太冲动了。

    一时冲动就和初凉雪交往了。

    然后等明确自己无法给她未来时,再残忍地一把将她推开。

    一时冲动就把中川美惠当做了替代品。

    然后等自己回神才发现,自己要和不喜欢的女生交往。

    一时冲动就想要分手,怒吼了少女。

    然后现在才发现,自己早就无法摆脱这颗定时炸弹了。

    只能交往下去了嘛?

    只能,继续违心的,交往下去了嘛?

    ===============================================================================

    “津~今年的海原之夜有烟火对不对~~姐姐想去看~~”

    “不行。”

    “去嘛去嘛,姐姐保证不给你添麻烦~~”

    “我拒绝。”

    “我真的可以照顾好自己的啦!带我去嘛带我去嘛~~~”

    “姐,如果你不是现在这幅样子的话,估计刚刚那句话会更有说服力。”

    事实上,现在的初凉少女着睡衣窝在上。

    厚实的棉被完全不合现在金秋的天气。

    猫图案,略显幼稚的水袋捂在下腹。

    边的柜子上还放着未喝完的红糖姜水。

    如果不看她那略带期盼和兴奋的表,这场景完全就是一个病好不好!

    再说这家伙痛经才刚刚好一点吧,怎么就这么闲不住?!

    “可是可是…姐姐想看烟火嘛…”(┳_┳)…

    “……”

    “津~~~~~~”

    “……”

    “姐姐知道津最好了嘛~~~~”继续撒

    “……算了,我留在家里陪你吧。”拗不过自家姐姐的糖衣政策,初凉津只能放弃了回学校巡查的念头。

    “在家又看不到烟火…”嘟了嘟嘴,初凉雪对于少年的回答很是不满。

    “可以去院子里看,立海大离家里又不远。”

    “耶~!我就知道津最喜欢姐姐了~~~姊控果然不是盖的啊~~~”

    ×

    “嘭”“砰砰”“嘭”

    看着绚烂的冷光弥漫夜空,初凉雪莫名地觉得有些伤感。

    啊啊,果然烟火更加合适在夏祭上看嘛?

    为什么没有原来想象中的那么激动,反而有些难过了呢?

    似乎以前的海原之夜,雅治都会邀请自己去篝火边跳舞。

    不知道今年的他会不会落单啊。

    呐,狐狸,我喜欢你。

    笨蛋,我知道。

    许久之前的对话突然呈现在脑中。

    她记得那个时候两个人都还带点羞涩。

    她喜欢把头紧紧地埋在仁王雅治的怀里,总觉得这样他就看不见自己因害羞而通红的脸。

    他也喜欢用手轻轻拍着她的脑袋,帅气的微笑每次都让她觉得很幸福。

    烟火的冷光照在初凉雪的脸上,鲜明的色彩区分着现实与回忆。

    雅治,彼处的你,是否也同我一样在思念着对方呢?

重要声明:小说《夏花绚烂的年少轻狂(仁王雅治BG)》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