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欢她吗?”

    “喜欢。”

    “你是真的,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她嘛?”

    “……”

    “你看,你也停顿了,不过是这种程度的喜欢而已。”

    ===============================================================================

    仁王雅治瞬间惊醒。

    “我说,这到底是多久前的对话了啊。”无力地扶了扶额,少年有些自嘲。

    他记得那个时候,柳生比吕士问的很认真。

    ===============================================================================

    刚升入国二的他们,都带着某种未褪去的稚气。

    柳生比吕士真正开始关注自己的新同桌,是从某个少年的坚持开始。

    “柳生学长,安。”他记得这个少年。明明才国一,却凭借超人的能力一举成为学生会所看重的超级新人。

    “初凉君,安,来学生会找我有事嘛?”柳生推了推眼镜,开口问道。

    “柳生学长的同桌,初凉雪,她是我姐姐。”

    “恩,所以?”实在没想到,自己那个毫不起眼的同桌和面前能力卓越的少年有着血缘关系。

    “所以我希望,可以的话,请柳生学长多关照关照她。”初凉津90度鞠躬,显得很是真诚。

    “关照同桌,这本来就是我该做的事。”绅士的言语,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很是客的交际礼仪,标准的官方回答。

    “况且,我记得F组的仁王君,是初凉桑的男友吧?”为弟弟的你,这样来拜托另一个男生关照自己的姐姐,不会很奇怪嘛?

    “是的,雅治哥确实是姐姐的男友。但是C组和F组毕竟隔得有些远,所以希望柳生学长能够多关照一下姐姐。”再次鞠躬,初凉津第二次开口。

    “…我知道了。”面对少年的坚持,柳生比吕士无法推脱。

    入学以来一直略显傲气的初凉君,能够为了初凉雪两次对着他鞠躬拜托,怕也是真的很关心他姐姐吧。

    ×

    “初凉桑,需要帮忙嘛?”早就了解到新同桌有贫血的毛病,原以为是个病,没想到却只是略带偏执的女生。

    “没事,坐太久了而已,谢谢柳生君了。”礼貌地谢绝,初凉雪扶着课桌,试图缓解眼前的晕眩。

    “啊啊~~仁王SAMA诶~~”

    “来C组找初凉桑嘛~?”

    “好贴心哦~~~初凉桑还真是好运诶~”

    嘈杂声略显羡慕妒忌。

    感觉到背后传来熟悉的洗衣粉味,初凉雪想着回头,却不料某人总是快她一步。

    “噗哩~~猫又贫血啦~~?”变声期男生特有的声音的耳边响起。

    “是啊,狐狸你正解了。”无奈,明明都是挑食的主,他仁王雅治怎么什么毛病都没呢。

    “我猜你早饭又没吃~!”白发少年略显俏皮。

    “恭喜你,猜对了。所以雅治你是想说你来给我送早饭嘛?”

    “BINGO~那猫来猜猜看是什么吧~”

    “金枪鱼三明治和可乐。”初凉雪给了仁王一个“没新意”的眼神,继续开口“所以我说了很多次了啊,学校小卖部的话,我比较喜欢甜辣鸡排三明治。更何况“猫就一定要吃鱼”这种奇怪的观念,你到底要根深蒂固到什么程度啊雅治?”

    “噗哩~猫不吃鱼难道还吃狐狸不成?”伸出手指,敲了敲初凉雪的脑袋。“再说又不是我想这么没新意的~学校小卖部一共就这么点东西~其他口味的你都不吃~自己挑食还怪起我来了?”

    “嘁…”初凉雪不满扭头,恰巧对上柳生望向这边的眼神。

    这是柳生比吕士开学以来,第一次看见仁王雅治来班级找初凉雪。

    =============================================================================

    越是关注就越是被吸引,明明知道这种感不被许产生。

    黑色长发带些微微的自然卷,鸽子灰的透彻瞳仁。

    158的**高,时不时的天然呆以及下意识的傲

    难道我是萝莉控嘛?

    柳生比吕士在心里叹了口气,对自己内心那种莫名的愫略显无奈。

    “柳生君,能帮我讲解一下这题嘛?上课不小心睡着了,嘿嘿。”看吧,又来了,这种毫无自觉的天然属

    柳生比吕士默默吐槽着面前的少女。

    “哪题?”接过课本,绅士的目光落在了某个角落。

    “o(*≧▽≦)ツ雅治大好き☆”(最喜欢雅治了)旁边还附赠了一只狐狸头像。

    所以说,怎么可能比得上啊,仁王雅治和她15年的感

    “唔,例题4那道,还有例题3也没怎么听,麻烦柳生君了。”

    “没事。”少年淡然地推了推眼镜。“还有,其实初凉可以不用加敬语的。”

    “柳生…?”试探地开口。

    “好了初凉,我们开始讲题吧。”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

    在这个国二的末夏初,柳生比吕士因为少女的一声轻唤,无可置否地心萌动。

    •

    •

    •

    “懂了?”绅士看着初凉雪顿悟的眼神,问道。

    “恩,懂了~”对着少年比划了一个“V”字,少女开始发表评论。“柳生君,咳咳,不对不对,柳生的讲解和雅治的很不一样呢,感觉上一个是在教人一个是在点拨的样子。”

    柳生比吕士会耐心地梳理知识点,一步一步地讲解例题。

    而仁王雅治则是让其自己做题,遇到做错或者卡壳时,才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所在。

    一个系统归纳,可惜少了份让求助者自我解决的独立

    一个意在查漏,却忘记了理应先梳理讲解的知识点。

    “啊,抱歉,下意识就比较起来了。”突然发现自己略显无礼的言论,初凉雪急忙道歉。

    “没事,我感到很荣幸。”荣幸自己能在某个方面,让初凉雪把同桌和男友放在同一个天平上比较。

    ========================================================================================

    “看今天的夕阳多美好~~!所以柳生君真的不考虑一下嘛~~?”面对第三次围堵在高尔夫社面前的银发少年,柳生比吕士觉得自己大概是因为喜欢上他的女友所以被诅咒了。

    “仁王君,我想我昨天表达地很清楚了。”绅士顿了顿“我没有退社的打算。并且,我不会打网球。”

    “噗哩~真遗憾啊~~看来我只能明天再来了~~”甩了甩白色的小发辫,仁王雅治满不在意地准备离开。

    “仁王君,这种坚持不会有结果的。”自己可不想每天被一个男人围堵。

    “既然知道没结果,柳生君你又何必坚持?”很明显地顾左右而言他。

    面对仁王雅治认真锐利的眼神,柳生比吕士突然发现,原来自己那份悸动的心,早已被欺诈师看在眼里。

    “我认为我没有给她带来困扰。”绅士反驳。

    “可是你这样给我带来困扰了呢~~柳•生•君~?”着重读音,银发少年危险地眯起狭长的狐狸眼。

    “喜欢一个人,我觉得,没有什么错。柳生比吕士推了推眼镜,郑重回答。

    仁王雅治沉默了很久,一双凌厉的眼神来回扫视着柳生。

    最终,轻笑出声。

    “呵呵,柳生君很有自信的样子?”微微挑眉,继续道“既然想跟我抢的话,就来网球部超越我吧。”

    “仁王君,激将法是没有用的。”

    虽然这么说,但是隔天的网球社办,仍然不出意外地,出现了一封柳生比吕士的入部申请书。

    ×

    “仁王,你喜欢她嘛?”看着球场外等待的影,柳生比吕士觉得自己应该为自己做个了结了。

    “很喜欢哦~!噗哩~~”

    “你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她嘛?”认真的望着自己搭档半年的欺诈师,柳生问着。

    “如果不是喜欢的话,比吕士你觉得为什么我对你有敌意?”少年反问。

    “我知道了。”因为相信仁王能够陪她走过这段年少轻狂,所以才终于肯放手。

    那个时候的柳生没有想到,一年后的某一天。

    明明是同样的问话,仁王雅治的回答却开始犹豫不决。

    最开始是从真田加大训练力度,延长训练时间开始。

    初凉雪出现在网球部门口的次数越发减少。

    国三嘛,要升学了,很正常。

    柳生比吕士只是单纯地觉得少女感到了升学的压力。

    直到某一次自己落下了作业本,部活结束后回教学楼拿。路过某班时突然发现,初凉雪竟在空无一人的教室莫名地望着窗外。

    然后才蓦然想起,似乎以前部活结束没看到少女在场外等待时,仁王总会先回教室一次。

    原来是去接人回家嘛?

    那为什么现在却直接回家了呢?

    甩甩头,柳生并没有多想。

    再后来是全国大赛失意后,仁王雅治说要和网球社的人一起吃午餐。

    那初凉雪怎么办?

    这是柳生比吕士听到仁王的决定后的第一反应。

    算了,反正不关自己的事

    那份心动与喜欢,早就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然。

    其实说到底,那个时候的他,也不过只是被一时的悸动错乱了心罢了。

    =========================================================================================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仁王雅治在躲着初凉雪!

    “比吕士~~有什么事啊~~~非要特地避开人群~噗哩~~”

    “仁王,认真点,我有问题问你。”

    “你喜欢她嘛?”时光错乱,仁王似乎看见了一年前,问着他同一个问题的少年。

    “喜欢。”微微闭眼,白发少年回答得很是认真。

    “你是真的,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她嘛?”又是同样的问题。

    “……”真的很喜欢嘛?喜欢到嘛?走的到永远嘛?不知道。无法回答。

    “你看,你也停顿了,不过是这种程度的喜欢而已。”

    他听见绅士的嘲讽声,但却无力反驳。

    是啊,说到底,自己的喜欢,也不过就是这种程度罢了。

    当初怎么就这么冲动地,浪费了她这么久的时间呢?

重要声明:小说《夏花绚烂的年少轻狂(仁王雅治BG)》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