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奈川的海,总给人一种宁静安详的气氛。

    不如大阪那么激昂,也没有冲绳那种琉球王国之意境。

    真要说起来,和他仁王雅治的格,还略有点格格不入。

    但是莫名的,就是很喜欢这片海。

    湛蓝,静谧。

    这片海陪伴他走过了年幼年少。

    他对它低声细语过,也看了无数潮起潮落时,海浪冲起的白沫。

    他一个人沿着海岸线,走过某个黎明,某个晚霞。

    他也曾想过,也许这里,是他仁王雅治一个人的秘密基地。

    这种想要独占的心理,一直延续到了国二的夏天。

    那年盛夏。

    他第一次有种冲动,想要和某个人分享自己的秘密。

    也是第一次那么真心地许下了,某个吞千针的约定

    他至今还记得,第一次对那片海放肆大喊的子。

    他希望有朝一,如果他忘记了。

    那么这片海会替他记住,他曾经也是那么地喜欢过一个女孩。

    尽管,他没有勇气给她永远。

    国二时,他寄希望于神奈川海,大海给了他无声的安抚。

    国三时,他寄希望于全国大赛,却没想到他们就此分道扬镳。

    现在高一,如果她还记得,那么会不会来到这里,完成他们的约定呢?

    13:23

    钟表还在继续绕着中心旋转。

    一小时前他借口有事,推脱着没有一起去庆祝胜利。

    一小时后他独自一个人,再次坐在这片神奈川海边。

    “喂?”少年沙哑地开口,咸湿的海风吹散银白发丝。

    “狐狸,精市都已经来了啦~!你也快点过来吧!”气的女声从电话另一端传来。

    “…抱歉,我有事。”苍白无力的推脱词。

    “反正你尽快了啦~~!等你哦~~”似乎没听出少年的婉转回拒,甜腻的撒接踵而至。

    “我……尽量。”顿了顿,那句“我不来了”最终还是卡在了喉咙里。

    挂断电话。

    炎夏正午的太阳,很是毒辣。

    伸出手遮挡住巨大的光球,几丝阳光透过指缝穿下。

    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直接地接触到阳光了呢?

    这种无意义的等待和坚持,到底是想证明什么?

    仁王雅治。

    你究竟,要有多任

    自嘲地笑笑。

    其实,他只是想见见她吧?

    见一见那个,陪伴了他16年的女生。

    •

    •

    •

    “美惠,这是第四通电话了。”拿起手机,少年冷静的开口。

    “雅治,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啊!15:40啊!!”中川美惠略带不满

    “我说了,我有事。”仁王闭上眼睛,有些无奈和苦笑。

    “……”

    “雅治,你那里很安静。”沉默片刻,少女终于发出疑惑。

    “恩。”

    “……”

    “仁王雅治,你到底有什么事?!”按耐不住那无言的静寂,少女终是对着少年发火怒吼

    “……抱歉,最后再等我一小时。我解决了马上赶过来。”最后的最后,仁王雅治还是没有正面回答中川美惠的问题。

    “…我知道了。”少女咬了咬发白的下唇,闷声回应。

    =================================================================================

    “慈郎,我真的有事!有急事!晚上的庆祝会就放过我吧?”初凉雪双手合十,对着芥川慈郎做着“拜托”的动作。

    “可是可是~~小亮跟着长太郎去国中部那里庆祝了嘛~~~小雪你也不陪我的话~~~慈郎晚上一个人好无聊的C~~~”

    “没关系啦,知里子会陪你的。我今天真的没空啦!”

    “可是迹部肯定会骂我的嘛~~~今天幸村和知里子的事~~~也不知道迹部他发什么火气~~~” 看着芥川鼓起的包子脸,少女不忍心丢下绵羊君一个人。

    但是,她必须回去。

    “呐,小雪。如果,真的很急的话,你就回去吧。”芥川慈郎最终妥协,轻轻开口。眼里有什么一闪而过。

    “真的嘛?你一个人没问题?”刚刚还死缠着不让走人,现在怎么松口得这么快?

    “没事的啦~~~慈郎可以找岳人嘛~~嘻嘻~~~”说着就把初凉雪往门外推。

    “那我走了哦!拜拜~”

    “拜拜~~~~”

    果然还是放不下嘛?

    初凉雪。

    何必呢?仁王雅治已经放弃你了。

    他边已经有别人了。

    你何必还苦苦沉溺于过往?

    芥川慈郎暗自叹气。

    果然,是笨蛋啊。

    不止笨,而且偏执得很。

    摇了摇头,决定不再管某位少女。

    =================================================================================

    15:47

    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公车上的初凉雪有些哑然失笑。

    已经,这么晚了嘛?

    恐怕他,早就走了吧。

    又或者,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去?

    但是,无论如何,她都想要去一次那片海。

    就算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吧。

    •

    •

    •

    17:03

    望着空无一人的神奈川海。初凉雪有些想哭又有些想笑。

    有种苦涩弥漫在心里,堵着腔。

    莫名地还夹杂着一种释然,原来那个约定,只有她一个人还记着嘛?

    像傻瓜一样。

    蹲坐在沙滩上,少女双手环膝。

    头紧紧埋在臂弯,双肩微微抖动。

    夏傍晚的海风略带凉意,吹走少女清浅的哽咽声。

    没有哭。

    才没有哭呢。

    她初凉雪,才没有很失望呢。

    早就该想到了,不是嘛?

    所谓的约定,是建立在交往的前提下的啊。

    所以说,初凉雪你果然是一个无药可救的大笨蛋!

    •

    •

    •

    “姐,你在哪里?”看着时针趋向于10,初凉津开始担心。

    “海边。”少女的回答略带鼻音。

    “……晚上海风冷,快点回来。”想指责些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出口。

    “恩,回来了。”抚平被风吹散的发丝,初凉雪静静地转

    静谧的神奈川海依旧如初。

    变了的,只是他们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夏花绚烂的年少轻狂(仁王雅治BG)》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