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初凉雪元气满满

    “啊,欢迎回家。”母亲荷也看到一周回来一次的女儿自是笑容满面。

    “诶?津到家了嘛?”看到玄关边上初凉津的鞋子,初凉雪问道。

    “恩,比你早回来没几分钟,他最近因为学生会的事忙的不像样呢。”母亲摇摇头,无奈地说着。

    “啊,姐,回来啦。”

    “恩,我回来了。”揉了揉自家弟弟的头发,初凉雪回答道。

    “先上去洗澡吧,洗完就能吃饭了。”初凉津说着就把她往楼上推。

    傍晚的夕阳余光洒在初凉雪的房间。

    柔和,却有点刺眼。

    少女直直的望见窗户对面的少年,用同样惊愕地眼神看着自己。

    一瞬间,尴尬满溢。

    迅速地走到窗前,拉上窗帘。

    原本被夕阳余光照得略显金灿的卧室顿时昏暗下来。

    少女的脸隐在那朦胧的光线里,看不见表

    自从那次被初凉津以强硬的态度对待后,仁王雅治一直记得他答应过的话。

    不再出现在初凉雪的面前。

    但是,总会有见面的机会的,这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生活中。

    仁王雅治一直是这么想的。

    他和她的房间对窗。

    两扇窗户,仅仅只是几十公分的距离。

    那是伸出手便能够触碰到的距离。

    但是,自从那天起,却变得很遥远。

    她开始不再打开窗户,也从未见她拉开窗帘。

    而这种变化,直到假期开始了一段时间,仁王雅治才察觉。

    或许是太过习惯了看见她的子。

    那段时间仁王雅治觉得很不对劲,细想才始觉,似乎,很久没有看见她了?

    习惯地上楼,习惯地打开房门,习惯地对着窗口直视。

    然后他才发觉,窗户的另一边,被厚实的窗帘紧紧遮住,没有留给他任何窥视的缝隙。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她把自己和他如此泾渭分明地隔开。

    记得升学考之前,尽管不再有过交流,但总会在不经意间看见她的影,所以,才没有感觉到什么。

    但现在,他却清楚地感觉到了她的决心。

    她真的不想和他有任何接触。

    他开始担心,也开始怀念。

    越是见不到她的子,就越是觉得思念在腐蚀他记忆的每一寸。

    直到开学那天,厚实的帘子终于被拉开,展现在他面前的,却只是一间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房间。

    人,不见了。

    “听初凉夫人说,似乎是回忍足本家那里读高中了。”

    “雅治,既然决定分手了就别再去招惹人家女孩子。”

    这是他询问了初凉雪的去处后,父母给自己的回答。

    然后他才终于反应过来。

    她的本意,不是不想和他有接触。

    而是,把他硬生生地剥离她的生活。

    她希望,她的人生,从此没有仁王雅治的参与。

    少年望着对面再次被拉上的窗帘,突然觉得。

    他似乎,被彻底地讨厌了。

    他看见初凉雪的表

    在看到他的瞬间,变得冷淡无比。

    她只是快速地走到窗边,然后拉上帘子。

    整个过程,她都没有再抬头看他一眼。

    仁王雅治只看到了她的逞强。

    却看不到窗帘背后的少女,久久地伫立在原地。

    =====================================================================================

    “请问,幸村君特地约我来神奈川,只是为了这种八卦小事?”坐在幸村精市对坐的女生开口。

    “抱歉,西久桑,我只是想问一下,你们之间的事罢了。”紫发少年好脾气地说着。

    “你让当事人来称述?”黑发少女显然不满意他的行为,她们之间的事,冰帝之人众所皆知,他幸村精市何必大费周章地找她这个当事人来问?不怕她添油加醋说些对自己有益的话?

    “是的,我觉得这种事,当事人是最清楚不过的了。”既然中川美惠要当网球部经理,那么他幸村精市必须了解她的一切,仅仅母亲那几句话远远不够。

    “因为想了解一个人,最好的方法是找她的敌人,不是嘛?”他笑着对对面抿着咖啡的女生说道。

    说实话,幸村精市在看见西久知里子之前曾经想象过很多次她的样子。

    迹部景吾的未婚妻。

    中川美惠的陷害者。

    西久家族的嫡长女。

    无论哪一个头衔都无法让他和眼前的女生联想在一起。

    墨色眸子,黑发如瀑。

    俨然一副知少女的样子。

    一点都不像他在传闻中听说的,四处警告挑衅女生,对待仰慕者冷嘲讽,疯狂迷恋迹部景吾。

    “打量完了?”西久知里子微微挑眉。

    “啊,抱歉。”幸村精市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看着少女的目光有多明显。

    “没事,既然打量完了,我就长话短说。”西久放下咖啡杯,直视幸村。

    “我嫉妒她,所以推她下水了,然后她离开了冰帝。就是这样。”

    “原因?”幸村显然不满意这样简短的回答。

    “我嫉妒她。”

    “嫉妒的原因?”

    少女微微皱眉,似乎对于少年的再次发问感到不满。

    “西久桑,既然答应了,那就完整的诉述一遍吧,可以嘛?”幸村仍然微笑,只是气势中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

    短暂的沉默。

    “我还真没想到,被王者立海大的神之子约出来,竟然是因为这种原因。呵。”西久轻笑,开始了她的回忆。

    “说实话,我讨厌她,很讨厌。

    懦弱,无能,胆小怕事。这是我进入国中时对她的第一评价。

    但是,就是这样的她,竟然在国二的时候成为了景吾的女朋友。多可笑?

    我一直都知道他排斥我和他的婚约,对于他隔三差五换女友的事也不多做评论。

    当然,交往时间略微长点对象,我还是会采取一些警告手段的。”

    西久知里子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直言不讳。

    “但是一向只承认强者的他,竟然接受了这样的女生,我无法认同,绝对无法认同。

    那个时候的景吾,给了我这样的回答“西久知里子,本大爷就喜欢女生乖乖地依附在本大爷边,像你这样锋芒毕露的人,只会让本大爷厌恶。”

    或许是真的想证明他自己的话,那女人是他交往时间最长的一个。

    不过当然,最后还是分手了。呵呵”

    轻轻地笑声,像是在嘲讽着中川美惠。

    “她以为是我挑拨离间了,笑话,景吾从来没有把我这个未婚妻当回事,何来挑拨离间一说?

    所以说,那女人还真是只有一副好皮囊而已啊。”

    毫不掩饰的讽刺,却没有让幸村精市觉得刺耳。

    “然后她就开始不断地找我麻烦,真的是,如果不是看在和中川家的交上,我还真想把她踢出冰帝,一劳永逸了。”

    言下之意,很感谢你们立海大替她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女生之间的勾心斗角我就不说了,反正我相信神之子也不会想要知道的。

    总之到了最后,我和她的过节闹得算是全校皆知了。”

    少女顿了顿,继续开口。

    “然后那天毕业典礼,我和她发生了点冲突,我就推她下水了。”最重要的地方,西久依然一笔带过。

    “所以,西久桑,这件事你还是不打算细说?”幸村开口道“况且我没记错的话,西久桑,你也落水了。”

    “她说景吾把第二颗纽扣给她了,然后我就一时气急罢了。

    现在想想,她这么拙劣的谎言我竟然也会相信,还真是被气昏头了。”

    “谁知道她会拉着我一起下去。

    她会游泳,可我不会。

    我不可能傻到等人来救我。出于本能意识,我一直拽着她。

    然后就没印象了。”

    “反正等我醒了,就听人说我和她都差点溺水亡。

    当然,说是我恶意推她下水,导致她溺水的传言也是有的。

    事实而已。

    虽然我相信如果她选择不拖我下水的话,绝对是可以自救的。”

    “然后她就离开冰帝,到你们立海大去了。

    事就是这样。这个解释,神之子还满意嘛?”

    “……谢谢”幸村精市当然知道中川美惠是从鬼门关救回来的。关于这点他母亲和他说过多次。

    但是令他意外的是,他完全没想到这个所谓的陷害者,西久知里子,也从鬼门关走了一回。

    或许,比中川美惠,更接近死亡。

    ===================================================================================

    “然后幸村桑走了,我就跑出去跟知里子近乎,顺便交了个朋友~”

    初凉雪在天台对着宍户亮和芥川慈郎诉述着她的“知美少女的攻略过程”。

    “所以说,你从头到尾都只是在偷听西久和幸村的对话,到了最后关头才跑出去和人家交朋友?”宍户亮一针见血地指出重点

    “我只是好奇嘛,你们每个人都叫我远离她,但是又不告诉我理由。”

    “那现在知道了,干嘛还跑去交朋友?”

    “因为觉得很可怜。

    我以前,也没有朋友。

    初凉雪以前的世界里,只有一个人的存在。

    所以我觉得,现在她世界里唯一的那个人都不理她,她一定很可怜。”

    “…..”宍户亮不做声。

    他不喜欢西久知里子,但是,也不讨厌。

    说实话,西久知里子除了“落水事件”外,并没有做其他很过分的事

    她四处挑衅警告女生,但是从没有对她们进行过校园暴力。

    比起那些自称是“保护王子”的亲卫队来,要好很多很多。

    记得国二和她同班时,她对付那些和迹部交往时间过长的女生的手段,也不过只是划划课桌,丢丢书包,撕撕书本。

    偶尔几次会把她们的手机扔掉,但对于贵族学校的学生而言,手机这种东西,丢了再买就可以了。

    “你们两个都不说话的话,我就当做默认了啊!以后不许反对我和她交往哦~”所以说,交往这个词语不是这么用的啊初凉少女!!!你的国语到底沦落到什么水平了啊!

重要声明:小说《夏花绚烂的年少轻狂(仁王雅治BG)》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