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们还是分手吧。”

    “我不觉得我哪里做错了,狐狸。”

    “不合适...而已”

    “........我讨厌你。”

    -------------------------------------------------------

    摔门而进。红肿的眼睛昭示着少女哭过的事实。

    “干嘛啊姐,这么晚回来不说一回家还这么大火....气”从楼上下来的初凉津对姐姐摔门而进的行为很不满,虽说今天爸妈去忍足本家看望长辈了,她也不用这么无法无天吧。

    “怎么了?”皱眉,少年对姐姐红肿的水泡眼很是烦躁。

    “津,分手了。”咬住唇,她只说了4个字。

    无言的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先上去洗澡吧,我去超市买便当。”初凉津最先打破了沉默

    “恩。”

    对着浴室的镜子,初凉雪对自己无力自嘲。

    记得谁说过

    一段感开始的时候要两个人同意

    结束的时候却只要一个人就可以了

    好不公平的不是嘛?

    他自作主张地打破了两个人原来的相处模式

    慢慢地让她喜欢他,上他。

    然后,在最后,卒不及防地给她判下死刑。

    她还记得那是初,他们两个刚进国中不久,他坐在天台的水箱上对着她说

    “呐~猫啊~如果我告白的话你敢不敢给我发好人卡~噗哩?”

    她记得那个时候她是这么回答的

    “狐狸,如果你是认真的话我觉得我们可以试试的。”

    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她无法留住他,她也不知道他到底为了什么而分手。

    球场失意?不,王者立海大不是输不起。

    升学考在即?不,他从来不是会为了成绩伤神的人,况且年段前二十总有他的名字。

    那么,是为了什么?

    不知道。 她真的不知道!

    掬起一捧冷水拍向脸上,初凉雪此时的心里乱成一团。

    毫无预警的冷战她可以理解为他们立海大的失意他无法接受

    那么现在莫名其妙的分手呢?鬼才相信他说的不合适。

    他仁王雅治从来不会为了别人委屈自己,如果真的不合适怎么可能在一起走过了将近三年的时间。

    她现在...真的很无力啊...

    ---------------------------------------------------------------------------

    “仁王,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你刚才的举动?”柳盯着仁王

    事实上三巨头因为仁王雅治最近的精神恍惚而在社团办公室商讨,如果是因为全国大赛失败的事的话,一个月的时间未免也太久了。

    那么是感方面?但是据军师柳莲二所言,与他同处一个班初凉雪并未有任何异常举动。

    讨论不出任何结果的他们正准备回家却恰巧看见初凉来找仁王一起回家。

    确实,升入国三之后就很少见了呢。

    因为全国大赛和中考的双重压力,原本不多的时间更是不能浪费。本着这样的原则幸村和真田下达了延长训练的要求。以前初凉还会等仁王一起回家,到了国三因为每个考生都有压力,她初凉也并非成绩优秀,所以像这样特地等仁王一起回去的时候确实不多见。

    更何况仁王之前一句“我不想让她看见我狼狈的样子”,现在仁王连午餐都是跟着网球部的人一起吃的。

    等等?

    那这样的话岂不是他们根本见不到面了?

    国三分班没有被分到一个班,训练时间加长不能一起回家,仁王刻意回避午餐时间。

    虽说两人是邻居,但如果有心的话不见面还是可以做到的。

    果然,仁王最近的松懈跟初凉有关?

    正这么想着的军师大人,突然就听见了仁王对初凉的爆炸宣言。

    眼看着初凉一步步走开,他们三人才打开社办的门。

    一瞬间,面面相觑。

    仁王怎么也想不到会被人撞见这种场面。

    虽然分手的事大家早晚都会知道了。

    然后。

    柳开口了

    “仁王,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你刚才的举动?”

    仁王愣了一下

    随即笑开,恢复了原来吊儿郎当的痞子笑容

    “不是都听见了嘛,不合适而已”是啊,不合适,而已。

    三巨头没有一人说话。

    仁王再次开口“真的只是不合适而已。”

    “仁王...”幸村的话被打断

    “部长,我想这是我的私事,所以请你们还是回避一下的好,如果是关于训练的问题,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走神了。”背上网球包,白发少年走的很果断。

    他在学校对面的饮品店看见她,她一个人在哭。他却已经没有立场去安慰了。

    “哟~小猫哭了就是大花猫了哟~噗哩~”以前她每次哭他都会这么说的。但是现在,他们分手了。

    说到底为什么要分手呢?

    其实他仁王雅治也不是很清楚。但就是,觉得不合适。

    他和她这三年来一直很顺利,顺利地他都觉得有些问题了。

    他们不是没有过小吵小闹,初凉雪也偶尔会闹闹别扭。但是,他们从来没有闹翻过。从来没有。

    很奇怪不是嘛?其他侣总会有这种磨合期的。

    比方说女生不满意男生的粗心啊,不关心体贴啊。

    比方说男生嫌弃女生太过气啊,麻烦做作啊。

    但是他们,没有。没有闹翻过。

    每次仁王想故意气气她的时候她总不会跟他真的闹脾气。

    就连那个时候国三,部长和副部长说要延长训练时间,他不忍心让她等但是又觉得已经不多的见面时间又要减少,自己都内疚不已的时候,她却说

    “没关系的,雅治。国三了嘛,你又要全国大赛,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回去的。不放心的话我可以去二年级找津一起回家的,所以你专心训练吧~BAGA~~~”

    他觉得这种感觉很不好,他对她并没有放多少心思,就连当初交往的话题,也不过是因为看见她鞋柜里几封粉色信封一时不爽拿出来扔了,然后后知后觉做这种事好像对不起自己这位从未收到过表白的青梅竹马,然后一时兴起的“补偿”而已。

    虽然零表白的记录是因为她那隐形姐控的弟弟造成的。

    他很不安,时间越久就越觉得这样是不对的。

    他问自己,我喜欢初凉雪嘛?

    喜欢。

    那么,你她嘛?

    嘛?不知道。

    他只知道和她在一起的感觉很好,十几年的默契不是白来的。她总能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想做什么。

    交往之后也是很撒很小女人的样子,典型的合格女友。

    但就是这点让他越来越心烦。

    太认真了。

    这是仁王对于初凉雪对待这段的评价。

    这么认真的感,他真的适合嘛?他值得她这么认真嘛?

    他当初,不过是随口的一句话罢了。

    越是这么交往下去就越觉得不合适。

    然后全国大赛失意后,她对他说

    “雅治,振作起来。输了,就输了。王者立海大不是输不起。你是无敌双打,不是专业单打。输在单打上面没什么丢脸的!没有人会觉得这是你的责任!我也会一直在你边的。一直。”她紧靠他的脸,贴上。

    她什么都没有做错。错的是他,仁王雅治。

    他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让自己思考。

    他不是不喜欢她。他只是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她。

    他可以从她的话语里听出来,她愿意和他继续生活下去,一辈子。她想,也愿意。

    那么,他呢?仁王雅治不知道。

    一辈子太过于遥远,他才国三,他给不起。

    她是他的初恋,他也并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那么地合适对方。

    因为,只有对方一个人啊。没有比较。

    这是喜欢嘛?是嘛?这种感能够走到永远嘛?

    以后不合适的话还能分开嘛?

    双方家长都是知道交往的事的,以后等发现不合适了再分开,家长会同意嘛?

    现在还能拿年少轻狂说事,以后呢?

    一个个问题困扰着他仁王雅治。

    然后,经过了一个月的冷战和思考,他决定,分手。

重要声明:小说《夏花绚烂的年少轻狂(仁王雅治BG)》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