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这美好的脑补

    这美好的脑补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亲们,这边的榜单字数已完成,人家就要全力去把那一个坑填满了,那篇文正文已完结,还差几章番外,所以本文要断更一阵子,那个……实在是忙不过来太累了,但绝不是不更文了噢,这一点小小的坑品人家还是有的,嘻嘻~过几天见喽~

    校门口两男一女各种羡慕妒忌恨不提,我们只说干净利落抢人而去的蓉城少爷,人家那是风满面、意气风发。^/非常文学/^

    能不风吗?美人在怀,还主动搂搂抱抱,小尘尘那是怕摔了,至于意气,嘿嘿,他就是有意想气死两敌了怎地?敢和他抢人,再吃十年盐去吧。

    “你到底想带我去哪儿?”知道争不过蓉城云天,柳笑尘干脆放松了自己安然倚着蓉城云天闲闲的问起来,反正累的又不是自己,不如坐坏蓉城云天得了,看他还敢不敢再拿这么孩子气的玩笑捉弄人。

    “哪儿都成啊,笑尘,你不知道我这些子过的有多苦,每天连多喝一口水的时间都没有,好不容易摆平了一切,突然又听说你这边出了麻烦事,这不?饭都没吃就赶过来了。”手指把玩着柳笑尘的手掌,蓉城云天说的可怜却掩不住眉眼间的笑意,轻松惬意的样子和他以往给人的形象不太一样,少了几分严谨,多了几分柔和,配着他一笑就让人惊艳不已的脸,迷人指数高的吓人。

    “你听说我昨天的事了?”听到蓉城云天说起麻烦,柳笑尘忍不住尴尬的咳了声,被‘亲’哥哥强吻,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你的事我都知道。”故意顿了顿,见柳笑尘没有不高兴的样子,这才放心的说下去,“我是一个每天都生活在无数麻烦里的人,凡是和我有关系的人,也同样会被扯进这堆麻烦事里,不在你边放人我不放心,笑尘,你能理解我真的让我很高兴。”

    “为什么不理解?”若是蓉城云天不在意他,他自然也就惹不来有心人的攻击,难道他还要怪蓉城云天对他太好吗?

    再说了,蓉城云天只是在他边放了人,却并没有让这些人干涉他的生活,不然昨天陈子昂强吻自己之后,早就有人冲出来教训陈子昂了吧?之所以没有人冲出来,一定是蓉城云天交待过,遇上事只看不过问,全由柳笑尘自己解决。

    显然,蓉城云天不认为他连处理自己边麻烦事的能力都没有,这种完完全全将他当成平起平坐的人来看待的做法,很让他感动,自从成为柳笑尘之后,连他都快要被周围人同化到认为,自己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也亏得蓉城云天这么看得起他。

    想着,仰起脸庞露出一抹真心的笑意,“谢谢你,蓉城大哥。”

    呃……蓉城云天表僵了下,“笑尘啊,以后叫我云天吧,叫大哥,我不太习惯。”关键是他从没想过当笑尘的大哥,虽说叫了哥之后会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但也同时将两人的定位粘在了兄弟之上,他可不想自己以后追人会因为啥啥‘你是我哥’或者‘你为什么要背叛我’这样让人吐血的原因而吃瘪。

    蓉城云天暗自咬牙的神柳笑尘没注意到,一直充当背景却偷偷竖起耳朵的阿强可是看了个清清楚楚的,忍不住闷笑,他自从跟了少爷之后就从没见少爷这么憋屈过,还真应了那句话,问世间为何物,一物降一物。.

    “云天?”歪了歪头,难得柳笑尘露出这种可的样子,看得蓉城云天心中发紧,当然,柳笑尘仍然一点也不知道这些,更没有看到拥着自己的男人那双透着炽光芒的眼睛。

    “好吧,叫云天也好,亦兄亦友,亲近多了。”没怎么太坚持,柳笑尘也觉得叫蓉城大哥没有叫云天顺口,不过一个称呼而已,云天要是高兴叫什么不是叫?

    得,这边费劲巴拉的进乎,那边的人完全不在状态里,叫云天咋了?还不是被定位在了兄长的位置上?

    果然,听到柳笑尘轻飘飘一句亦兄亦友,蓉城少爷表示,自己又被打击到了,微眯了眯眼睛,最终还是决定,全当没听见吧。

    本来当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柳笑尘时,他就有过心里准备了,自己瞄上的这人不止子冷,还少了根筋,平时看着精明的,一到了坎上就犯傻,当然,他指的这个坎是决定别人生死的坎,站在这边笑的很无辜的柳笑尘只会淡淡的看着,管你是不是吐血了还是伤心了,都与他无关。

    想着,有些闷闷的瞟了眼悠然看风景的某人,蓉城云天再次叹气,他该拿神经比筷子还粗的柳笑尘肿么办?他哪怕有一点点正常的反应也行啊。

    一般一个男孩子被另一个男人拥坐在一张椅子里,两人还相依相偎、手指交缠,有点常识的是不是都会发觉不对劲儿了?然后东想想西想想就能引出下面的发展了?

    可你看看柳笑尘,人家老神在在不说,还有闲心欣赏景色,对于他股底下坐着的两条男人的腿,全当木头了。

    望天,他是该为心上人不拿他当外人看而欢呼呢?还是该为自家心上人完全不拿他当危险人物而悲哀?要知道他可是个正常的男人,腿瘸了不等于那里也没知觉了好不好?!

    枉费他思前想后谋划了那么久,刚刚出手将心上人揽进怀里公然调戏时心里还小小揑了把汗,如今看来,都是白费力气了,这是追求者的悲哀,绝对的悲哀,碰上个迟钝的主儿,伤不起啊伤不起。

    呵呵,卓亦凡要是知道蓉城云天和他一般在喊伤不起,一定能美的跳起来。

    “笑尘,你想过去哪所学校读了吗?”挥挥手像赶蚊子似的赶走脑子里乱七八糟打击人的想法,蓉城云天低头问着一脸享受表的少年。

    且不管笑尘对他是什么看法,这个人只有在自己怀里才会这么放松和信任却是毋庸置疑的,这一点,那些个小虾米拍马也追不上。

    咳~虾米是指谁,大家都懂的。

    “还不知道。”想到还要上学,柳笑尘就有些头疼,他倒不是不喜欢上学,其实学校里的氛围很好,比社会干净得多的天空谁都会向往。

    可前题是不要陷在麻烦堆里,忍不住抬手揑了揑自己的脸,不是他自傲,就自己这长相,到哪个学校都安静不了,十五六岁时还好说,等上了大学……

    还有自己的洁癖,被人一碰就吐不止自己难受别人也不好过吧?这样的自己还不如在家里学,大不了努努力当当什么神童,提前拿几个学位回来就好了,反正‘上辈子’学的知识都在脑子里,只看自己愿不愿意出名罢了。

    其实若不是顾及到母亲,他早就这么做了,对于现在的妈妈,他一丁点险都不敢冒,他不敢想像,妈妈要是发现了此笑尘非彼笑尘的话会怎么样?自己的幸福是不是会因为此而……消失掉?

    那是他绝对无法接受的,所以还是安静点老老实实上学吧,不就是被束缚几年?自己总有办法一边学习一边铮钱的,而以自己现在银行账户上的资金来看,最多半年之后,哪怕是在首都也能盘下个不大不小的店面了。

    “笑尘?”推一推呆呆出神的少年,蓉城云天有些哭笑不得起来,他就没见过在他面前还能走神的人,自己的气场不够强大吗?自己的存在就这么渺小吗?笑尘,打击人不要太狠知道不?

    “云天,你能帮我一个忙吗?”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柳笑尘一点也没有看到蓉城云天哀怨的小眼神,第三次忽视了蓉城云天表达意的机会。

    “说。”大手重重揉了把柳笑尘的头发,他能怎么办?被打击了也只能……继续宠着这人呗。

    如果不是他太过于在乎柳笑尘,如果他想得到的不仅仅只是少年的体,他会有一千种方法让柳笑尘心甘愿趴在上等着他宠,但那终究不是他想要的,那样得来的人也不再是柳笑尘了,玩物只是玩物,不是人。

    呵呵……想不到自己也有今天,他这辈子算是栽到柳笑尘的手里心了。

    “过了这一阵子,我想去接受训练,就是那种类似于军营的地方。”他知道蓉城云天有办法满足他的要求。

    挑眉,“你想用强制的办法医好你的洁癖?”要知道类似于军营的地方可没有单间,大家都是同吃同住的,体上的接触每天都会有,柳笑尘这是想玩命呢还是玩命呢还是玩命呢?

    看得出来蓉城云天眉宇间尽是不赞同,柳笑尘只好笑着解释起来,“以前小的时候我以为自己是怪物,被人一碰就吐,长大了才知道,这是病,心理上的病,而有病就要治,我从不认为自己没有战胜自己的能力,还是说,连你也认为我应该这样一辈子?”

    在还是北尘啸的时候他可以无所谓自己病不病,反正北尘家里的人也不想他多接触外人,只一心一意为北尘家效力就好了,可他现在是柳笑尘,一个和母亲相依为命还有另一个母亲要去照顾的十六岁少年,他不能再让心理的病影响工作乃至生活。

    淡淡扬了扬眉稍,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洁癖?就像他说的那样,他战胜得了自己。

    怀中人浅浅而笑的唇角显现着凛凛的风采,战胜自己?笑尘说的真漂亮,怎么办?他更加惨了他呢。

    “好吧,我会给你安排的,但是笑尘你要先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很意外蓉城云天会这样说,用要求换帮助?他……

    “想什么呢。”曲指弹了下柳笑尘的脑门,“笑尘你给我记住了,我,蓉城云天永远都是你最值得去信任的人。”直直看着柳笑尘,蓉城云天说的十分认真,没有诅咒发誓,就只是那么淡淡的一句话,却比誓言更真诚。

    “抱歉。”垂下眼帘,柳笑尘暗自苦笑不已,真是习惯了呢,一听到要求什么的脑子里会自动分析利害关系,那是属于北尘啸的本|能,商场上从来都是这样,利益大于一切。

    “我知道。”拥着柳笑尘用下巴抵着他的头顶,手指有意无意间磨擦着少年的脸颊和耳垂,暧昧在一点点润开。

    难得这人会老老实实任他吃豆腐,不趁着小老虎迷糊时多吃一点,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心?

    而说到责怪,那就更不可能了,本来他也算是个商人,这种下意识的本|能他也有,若不是先一步上了柳笑尘,这种本|能他会比柳笑尘更甚。

    只是理解归理解,挫败感还是不可抵挡的涌上了心头,有了本|能就说明笑尘还没有上他,也还没有拿他当成全心全意信赖的对象,最多,自己只是笑尘除了家人之外最重要的存在罢了,所以……

    努力吧蓉城云天,等你在哪天让笑尘连本|能也忘记了,那才是你修成正果的时候。

    “笑尘,我的要求其实很简单,请你遇上了麻烦之后,第一个能想到我,可以吗?”他要用柔一丝丝一缕缕将怀中的人牢,温水煮青蛙,熟了之后他会细细的、慢慢的、用心的、吃干净了他。

    诧异着挑起眼帘,却因为头被人按在怀里而看不到蓉城云天的表,静默了好一会,柳笑尘才低低的嗯了声。

    虽说经过了卓亦凡等人的告白,柳笑尘对于男人的警觉也提高了不少,可蓉城云天从来都不在他警觉的范围之内。

    第一,蓉城大少和他的高度不一样,在‘上一世’里蓉城云天就是他崇拜的偶像,就像许多小女生小男生崇拜歌星一般,歌星对你好你会认为他/她上你了吗?表太自恋噢。

    第二,蓉城云天已经三十二岁了,早到了结婚生子的年龄,道上虽然没有听说他结婚,可那并不等于蓉城云天就没有妻子,别说妻子,也许孩子都会跑了。

    第三,也是柳笑尘认为的最大的理由,他和蓉城云天同生共死过,换句话说就是共过患难的兄弟,你会对兄弟动吗?北尘天和陈子昂毕竟只是个案,做不得准。

    综上所述,柳笑尘得出了一个很中肯的答案,蓉城云天拿他当子侄当朋友,自己拿蓉城云天当兄长当知已,所以两人之间亲昵一点很正常,没啥好奇怪的。

    捂脸,蓉城少爷,偶为乃再次默哀~~

    “笑尘真乖。”满意的笑了,因为怕被心上人看到自己过份柔的目光而将柳笑尘按进怀里的蓉城云天并不知道,就是这个‘不让人看到’生生错过了最好的发现柳笑尘心里那让人口吐白沫的真实答案的机会。

    于是两个人都心舒畅的眯起了眼睛,在各自认准的道路上越跑越欢。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你们·不要来烦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