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两大少PK蓉城云天

    一声北尘小姐叫的北尘雨脸色微红,她听得出来,这两人语气里连最起码的尊重意味都没有,敷衍都比这好得多。

    “我……找柳笑尘有点事,你能去请他出来见一下我吗?”咬了咬嘴唇,该说的话还是要说,若不是她实在不想进晨光,也不会站在这里看两人的脸色。

    天知道在晨光里有多少人在暗地里笑话她,输给一个男人是种耻辱,输给一个那么像大哥的男人……她分不清自己是怨还是恨,而且这里是欧阳皓生的学校,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正在哪扇窗户里往外看?

    她对欧阳皓生是真的动了心的,也是真的恨上了他,这感觉太过于复杂,折磨得她不能安生,而眼前这两个和柳笑尘关系非浅的男人,毫不掩饰对她的厌烦,那眉宇间的不耐烦真伤人呢,呵,厌烦?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错的从来都不是她!

    她就弄不懂了,同是男人,柳笑尘有的他们都有,以柳笑尘那样的子也做不出来勾引谁的事,他们怎么就那么死心塌地的着柳笑尘?到连份和地位都不顾及了,统统在小心的护着柳笑尘。

    很悲哀是不是?她读懂了他们的眼睛,却要不来自己想得到的那一颗心,她只是个旁观者,也许一开始还有参与的机会,却注定了只是配角。

    垂下眼帘紧紧握着手中的提包,北尘雨眼眸中的嘲讽讥笑浓得化不开。

    就算她很悲哀又怎样?总比他们的胆大妄为好,晨光四少叫出来好听,其实不过就是群仗着长辈们余荫的大少爷而已,若是哪天真把长辈们惹恼了,他们将一无所有,也包括他们所谓的

    她会等着看他们哭的那一天,男人,本不该上男人。

    “啸不在。”卓亦凡是干什么的?医药世家的长孙,中医靠的又是什么?望、闻、问、诊,凭的就是个眼力,所以刚刚北尘雨似怨尤恨的眼神,全都被他看在了眼里,忍不住冷笑一声,怨?她有什么资格怨?是欧阳皓生退的婚关笑尘什么事?而恨……眼睛眯了眯,北尘雨,你最好别做出什么过份的事来,不然……

    “柳笑尘不在?”抬头看了卓亦凡一眼,显然,北尘雨并不相信卓亦凡的话。

    “不错,啸的确不在班级里。”说谎是要讲究技巧的,这一点卓亦凡明显不如陆逸风,自家心上人的确不在班级里,他在校长室。

    “我找他真的有事。”北尘雨有点急了,要是柳笑尘不在学校里,难道她还要去柳笑尘的家里等不成?她可是知道的,自己的哥哥和妈妈都来找柳笑尘了,若是在柳笑尘的家里碰上了他们,那她请人的事就绝对没有希望了。

    “都说了啸不在,你想找人改天再来吧。”板着脸,卓大少打开了全天然冷气模式,眼若寒潭般扫了眼北尘雨,管你打的是什么主意,想见啸?没门。

    “北尘小姐还是请回吧,改天再来也一样。”陆逸风暗笑不已,他还是头一次发现,自家好友卓大少爷也会玩心机的,改天?改天也别想找到啸,头发都不会让北尘家的人碰一根。

    毕竟北尘雨讨厌,或者说恨着啸这一点,整座城市的人都知道,今天这小丫头突然跑来找啸,说她心里面没打歪主意鬼都不会信,啸是自己的心头,若是万一被她伤到了,心疼的不还是自己?

    “算了,你们不帮我找,我自己去。”她就知道这两个男人只会一味护着柳笑尘,她又不是老虎,还能吃人不成?愤愤的跺一跺脚,北尘雨举步就往里走。

    “等一下。”横跨一步挡住了北尘雨的去路,卓亦凡长臂一伸,很有几分风纪卫员的范儿,“非晨光学生不得随意进出学校,这是规定,请北尘小姐不要故意破坏。”

    “你……”北尘雨差点被气个倒仰,谁不知道晨光是贵族学校?这些晨光里的大少爷们平时逃课、打架、拿老师当摆设,连公然带着小混混回来闹的都有,她进晨光怎么了?拿规定说事卓亦凡也不怕闪了舌头?

    ‘咳~’低咳一声,陆逸风站到了卓亦凡旁,完完全全堵住了北尘雨的路,“北尘小姐,天上的太阳这么大,晒多了对你皮肤不好,我劝你还是回去吧。”

    “你们让开。”想让她回去?她偏偏不,再说了,她奉了爷爷的命令来请人,完不成任务让她怎么有脸回去?

    眼眸一沉,卓亦凡上的冷气更浓了,“需要我叫保安吗?”像晨光这种学校,保安是必须存在的,而且个个都是由部队‘毕业’的好兵,真要把他们叫出来赶人,那北尘雨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你们……你们欺负人。”眼圈儿红了,手指点着两人,眼睛恶狠狠的看着卓亦凡,她最讨厌的就是这个人了,平时装的高高在上像不食人间烟火似的不愿搭理人,骨子里还不是龌龊下流?连男人都喜欢,装什么清高。

    “北尘小姐可不能冤枉人,在晨光谁不知道我陆逸风对待女士向来温柔?人攻击什么的,会显得北尘小姐没有家教噢。”陆逸风还是温温柔柔的笑着,只是说出口的话可一点也不温柔了,就像北尘雨对他们有气一样,他们又何尝不气着北尘雨?

    安丰是由啸带领着站在了众人的顶端,北尘家也是因为啸才由一个富贵人家变成了豪门大家,而这些啸所谓的家人们都做了什么?享用着啸的成果,挥霍着啸的血汗,竟然还敢埋怨啸不通理是个怪物?他们到底有没有心?虽说前一阵子北尘堂开的记者会解释了啸的死因,这让他们心中的气愤散去了不少,但那不等于抹去了他们对啸曾有的伤害。

    对啸不好的人,都是讨厌的!!

    被两个男人又是放寒气又是当面挖苦的,北尘雨是真的要哭了,转想走,想到来时爷爷的吩咐她抬不起腿,有心不走,一看到两人门神一样压根不会让开路的架式又只剩下了无力,左右为难了许久,北尘雨干脆一咬牙,等吧,她就不信下课了或者放学了之后,柳笑尘还不出来。

    “你们在干什么?”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办完了事的柳笑尘由远处走了过来,见到北尘雨时微微愣了下,但也没太在意,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将目光移到了陆逸风的上。

    “你怎么不去让课?”他记得以前这位陆大少可是乖乖牌好学生,从来不旷课的。

    温柔的笑脸马上瘪了下来,“啸,难道卓亦凡能等你,我就不行吗?”说着还小狗狗样的凑到了柳笑尘跟前,用控诉的目光指责着柳笑尘的偏心。

    干净利落的扭头,柳笑尘没搭理又开始不在状态的某大少,朝着卓亦凡点了点头,“我走了,以后有机会见吧。”

    嗳?眼见着自家心上人说走就走,陆逸风不干了,赶忙一把抓住了柳笑尘的袖子,“啸,你要去哪儿?”他怎么听啸话里的意思,好像再不会来上学了?

    其实也不怪陆逸风不知道柳笑尘退学的事,昨天柳笑尘被陈子昂强吻的时候,他早跑出学校找人‘谈心’去了,因为谈心谈的太激烈,他昨天晚上直到后半夜才小小的睡了会儿,自然的,早上起来就晚了,赶到学校时大家都在上课,就算有人想嚼舌也没机会跟他说什么,等他发现大门口的心上人跑过来想乎时又晚了一步,所以直到现在,陆逸风都不知道自家心上人昨个儿被人狠狠吃了顿嫩豆腐,还因为这个强吻的人被学校无的抛弃了。

    袖子被人拽的太紧,柳笑尘无奈只好转回,“我……”

    “柳笑尘,我爷爷想见你,你能和我去一趟医院吗?”实在受不了几个人的无视,北尘雨直接开口打断了柳笑尘的话。

    爷爷?找他?诧异的看着北尘雨,直到这时柳笑尘才恍然,原来北尘雨是来找他的?忽而又好笑的挑了挑眉,她凭什么认为,她来找了自己就会去?

    “不好意思,我没有时间。”淡淡开口,他相信自己眼神中的拒绝意味,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

    “不行,你必须和我去见爷爷。”也许是被卓亦凡和陆逸风挤兑的失去了平常心,又或者柳笑尘和北尘啸太过于相似的气场让北尘雨本|能的认为,眼前的人还会如曾经那样,她要求什么对方就答应什么,这句‘你必须去’北尘雨说的理所当然,并且理直气壮。

    “必须?”柳笑尘的眼神变了,拒绝的意味更浓,薄凉像看死人的目光只一眼就能让人手脚发凉,“我没有义务必须去,北尘小姐,麻烦请自重。”

    脚步踉跄了下,要不是子倔强,北尘雨早就腿软的坐到地上去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柳笑尘隐含厌恶的目光,心里竟诡异的升起了种闷闷的感觉,晃一晃头,她才不会想这些有的没的,她来晨光的任务是将柳笑尘带到爷爷面前去。

    “柳笑尘,我一直都很自重,这一点不用你一再提醒我。”第一次见面时,柳笑尘就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落了她的面子,那时柳笑尘也说让她自重,她到底哪里不自重了?明明不自不自尊不自强的人是他柳笑尘,他有什么资格教训她?

    抿唇,柳笑尘实在是不想再面对北尘雨越来越沉的脸,转头朝着卓亦凡和陆逸风摆了摆手,再次抬起了脚步。

    “你不能走。”这一回抓住柳笑尘衣襟的人是北尘雨,她也顾不得别人看不看了,反正不能让柳笑尘逃走。

    “放手!”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卓亦凡和陆逸风抢在柳笑尘前面开口,一左一右拉住了北尘雨的手腕,管她是不是女生,很没风度的将北尘雨直接甩到了一边。

    “你们太过份了。”这一回是真的被气炸了,从小到大,北尘雨从不曾被人如此无礼的对待过,低头看看火辣辣的手腕,都留下指印了,他们要多恨她,多在意柳笑尘,才会不分轻重的下黑手?别以为她一再忍让就拿她当软柿子揑。

    “柳笑尘,该放手的到底是谁?你心里比我更清楚,哥哥是我的哥哥,妈妈是我的妈妈,他们和爸爸、爷爷还有我才是一家人,你,什么都不是,你凭什么抢走他们?你这个坏蛋、土匪、流氓、大骗子,你不得好死!”横眉冷目直指柳笑尘,北尘雨的尖叫声在寂静的校园里清晰的回着,像是咒诅,让卓亦凡和陆逸风不止脸色发黑,更黑中透紫。

    杀人要是不犯法,他们早就剁了北尘雨了。

    “呵呵……”低低的笑声打破了僵硬的局面,也让气势汹汹的北尘雨猛的收起了上的刺,微有些惊惧的看着柳笑尘。

    下意识的,她就是害怕柳笑尘,怕他是因为他太像北尘啸了,心中曾对大哥根深蒂固的敬畏在面对柳笑尘时,发挥到了极致。

    “不得好死吗?不得好死呢……”喟叹,不得好死是怎么死?无疾而终?还是惨淡收场?

    “笑尘。”

    低沉的,熟悉的,让人一听就安下心来的声音在后暖暖的响起,猛的回,阳光下男人嘴角边淡淡的笑容轻易驱走了柳笑尘心底的哀伤。

    “少爷怎么有空来看我?”不想让蓉城云天看到自己没出息的样子,柳笑尘深吸了一口气,眉眼间的哀伤淡去,悄然升起的是发自内心的喜悦。

    摆手示意阿强推着自己走向柳笑尘,抬臂握住少年微凉的手,皱眉,“怎么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今天天气不好,你就不能多穿件衣服吗?”

    眯着眼睛,柳笑尘只笑不出声,他喜欢蓉城云天对他唠叨的样子,如家人一般的温馨忍不住会让人一试就陷进去拔不出来,不管是前生还是今世,男角色在他的生命里都是淡化的,父亲和兄弟,有了还不如没有,而蓉城云天恰恰好填补了这方面的空白,弄得他每次看到蓉城云天都想赖在他边不走开。

    当然,他说的每次是指两人同生共死之后,没看现在蓉城云天拉着他的手他也不觉得恶心吗?这就是家人和陌生人的差别。

    让我们默哀吧,小云同志,乃追妻的路还很长远~

    柳笑尘这边是好心了,那边的卓亦凡和陆逸风差点没咬碎了钢牙。

    这丫是从哪儿跑出来的?他怎么敢拉着啸的手?自己还没和啸手拉手过呢,瘸子是吧?他真想让他的手也瘸了。

    以上是陆逸风大少爷的心声,他妒忌妒忌妒忌简直要妒忌死了~!!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卓亦凡觉得自己就是那个被扔掉的货,也是条等死的可怜虫。

    陆逸风不认得蓉城云天不代表他也不认得,想当初自家堂姐还差点‘强上’了这位黑道上的少爷来着,老天爷是不是想玩死他?别的对手他有一百个信心打得过,唯独这位从出道就未尝一败的少爷,他一眯眯信心都米有。

    哭死,自家心上人招惹敌的本事表太高好不好?像这种段数的,玩命也是找抽啊嗷~~!!

    稍稍捂暖了柳笑尘的手,蓉城云天这才转头看向另三个人,卓亦凡和陆逸风他只是小小的瞟了眼,对于北尘雨却是给予了高度的重视。

    “北尘小姐?听说你是来邀请笑尘去做的?”特意将做两字咬的重一些,意思很明显,请人做就是这种态度?不应该啊。

    “我……”北尘雨脸上一红,尴尬的无话可说。

    蓉城云天也不想听北尘雨说什么,笑着又接着道:“你想请别人,别人不一定非得去,你以为我家笑尘是什么人?说请就能请得动吗?”嘴角微勾,淡淡的讥讽和浅浅的不屑刺得人骨头生痛,可面对蓉城云天强大的气场又一个字也反驳不出来,只能干瞪着眼睛呆傻傻的脸皮一阵红一阵青,任人奚落。

    好像完全没有看到北尘雨扭曲的表,蓉城云天仍旧是云淡风轻的继续拿不咸不淡的语气刺激人,“还有,北尘小姐的姿态摆的很高?你家那位老爷子好像姿态更高?呵~”嗤笑一声,“回去跟你们老爷子说,别以为他做的那些事别人不知道,这世上只有想知道和不想知道,没有查不出来。”说到这里时眼眸陡然沉了沉,蓉城云天明明只是坐着,却硬是给了人一种,他正站在高高的云坛上的感觉。

    “以后北尘家的事少来烦笑尘,他赖得理你们是他子好,我这个人却是不太好说话的,用句通俗点的话来说,我比较护短,还是很不讲道理的那种噢。”缓缓收回霸道的气势,看着一脸虚脱样的北尘雨,蓉城云天表示,太平常了太平常了,还是他家笑尘好,怎么吓都面不改色。

    默……不是别人太平常,是你们都属怪物级别的好不好?

    不再看北尘雨,他相信有了这个警告之后,北尘堂那个老头子轻易不敢再来招惹笑尘了,于是晃了晃心上人的手,蓉城云天笑的一脸温柔,“笑尘,我带你去散散心好不好?”

    “散心?”收回望着北尘雨的目光,柳笑尘还在因为心中复杂的闷闷的绪而失落着,乍一听蓉城云天这么说,还真有些反应不过来。

    “呵呵……笑尘既然不反对,那就是同意了?来,跟我走吧。”握着柳笑尘的手掌使力,下一瞬少年不由已的跌进了他的怀里,双臂揽住下意识想起的柳笑尘,蓉城云天一个眼神递出去,推着他的阿强立马配合无间的迈出大步就跑了起来。

    “啊……”低低惊呼,校门口外面的马路属于下坡道,这么快的速度两人一个不小心会掉下去的,无奈何,柳笑尘只能回圈住蓉城云天的脖子,并恶狠狠的瞪了眼阿强。

    阿强面无表,瞪吧瞪吧,像这种孩子气的小玩笑,他相信自家少爷在今后的子里,会一再集体上演的,谁让连瞎子都看出来了,少爷恋了,还是上了一个很难扑倒的‘柔弱’美少年。

    噢~卖糕的~他们家老爷和夫人还有老老爷和老老夫人都开了盘口,赌少爷什么时候才能拿下柳笑尘,于是用略带同的眼神看了眼还‘年少不知愁’的某格和长相完全相反的人,暗叹,尘少爷您自求多福吧,被偶家少爷盯上,乃这辈子是注定逃不掉了。

    “他们……走了。”干巴巴站着,卓亦凡后的背景换成了下着鹅毛大雪的冬天,就差来一首北风那个吹了,碰上如蓉城云天这样的对手,他伤不起啊伤不起。

    “他是谁?他到底是谁?”另一边急的乱蹦的陆逸风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啸的表太柔和了,那是他没有见过的,啸的子面对那个男人时也太好说话了,这也是他不曾见过的,两点加一起说明,那个不知道以前在哪个旮旯里待着的蝗虫,很可能会啃干净自己小心翼翼护着的庄稼,他需要杀虫剂,高毒的那种!

    早就没人理会的北尘雨在两个男人或傻或疯的时候默默的离开了,她虽然不认得那个男人,但她知道,那个男人不简单,男人话里有话的语气更让她不安和惶恐,好像有什么危险是一碰就爆发的,偏偏她就是找不到危险的方位。

    不过有了这个男人的话,她也算对爷爷有了份交待,失落落的坐进车里,她再一次疑惑起了柳笑尘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怎么就能拥有那么多人的维护?他……好让人妒忌。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你们·不要来烦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