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点怅然,柳笑尘回到了教室,欧阳皓生的离开他一早就料到了,但是当真正听到欧阳皓生说出他要走的时候,心,还是隐隐升起了一抹复杂的绪。

    说实话,这种感觉让柳笑尘很不爽,因为他清楚的明白,那感觉不是自己的,而是属于真正的柳笑尘的。

    忍不住勾起一抹无奈的笑,柳笑尘,你竟是如此着欧阳皓生的吗?在他无若斯之后,在你魂归它去之时,这副徒留下来的皮囊还会对欧阳皓生产生如此的不舍,那种混合着淡淡离愁的酸涩意味,让人……牙痒痒呢。

    何必,何必,为一个外人,他知道自己没有立场去评判柳笑尘的对与错,毕竟站在的角度上来讲,柳笑尘是值得人尊敬的,能让那样怯懦的一个人毫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和鄙夷,一心一意只一个人,只看得到一个人,当初的柳笑尘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走到这一步?

    可也正是因为柳笑尘的太深,太执着,他将欧阳皓生当成了里唯一的救赎,他以为只要欧阳皓生知道他的存在,那么他的存在就是有意义的,只可惜啊,可惜欧阳皓生不是一个心软的人。

    就是,不就是不,面对一个满上下没有一处不让自己讨厌的男生,哪怕这个男生再他,欧阳皓生也会厌恶的吧?

    正因为理解,不管认同不认同,理解了也就没有了去挑衅和嘲讽的心思,所以自从重生以来,他从没有主动招惹过欧阳皓生,那个习惯了高高在上的少爷正如当初的柳笑尘般,满上下没有一处让他看的顺眼的地方。

    可是谁又能知道,明明躲了避了,可绯闻却一再将两个人连在了一起,这一点真的很让人哭笑不得。

    算了,反正人都要走了,前任柳笑尘的不甘和不舍也该到头了吧?他可不希望自己以后再见到欧阳皓生时产生什么别样的绪,那会让人很苦恼。

    “柳笑尘?柳笑尘。”

    胳膊被人碰了一下,心神恍惚的柳笑尘下意识抬头,一对上他的眼,用钢笔戳他的小女生瞬间脸色爆红起来,不说话,只是摇晃着手中的钢笔连连往讲台上比画。

    讲台?顺着女生指的方向看过去,男老师微沉的脸清晰映入视线,呃……看来自己走神很严重,被老师抓到现行了,无奈何,柳笑尘老老实实站了起来。

    “这位同学,上课的时候不要溜号,你要认真听讲,认真学习知识,这样将来才能扛起国家的重任,成为祖国和人民的骄傲,请不要浪费国家的心血和老师的精力,那是可耻的。”男老师高亢的声音里有着对自己职业的自豪,也有着一丝丝对柳笑尘不易察觉的鄙夷。

    眯了眯眼睛,他承认,从看到柳笑尘的眼起,他就十分讨厌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学生,为男孩子却长的比女孩子还要好看,家庭条件不是很好可穿的都是牌子,柳笑尘穿的衣服正是那天去参加欧阳皓生的生宴之前,和他母亲在专卖店买的,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这个男孩子金钱来源不正常,哼,班级里有这样的学生,连他这个当老师的都觉得丢人。

    想着,眼神又淡淡扫视了一圈班里其他人,嗯,除了这个穷学生柳笑尘之外,班里再无碍眼的人物了,呵呵……还是姐夫对他好啊,将他调到这样的班级里当班主任,以后好处绝对多多。

    柳笑尘皱了下眉,眼神上上下下打量了番男老师,这人的面孔很陌生,应该是新来的?刚刚他的眼神……抿了抿嘴唇没说话,也许是自己看错了。

    “好了,你明天交份检讨给我,字数不准低于两千,只有深刻认知到自己的错误,你才能知错而改,知道吗?”板着脸,男老师越说越自得,此时的他完全忘记了来之前校长的交待,细细察看过学生资料的他只记得一样,全班只有柳笑尘是没有背景的穷学生,让他写检讨怎么了?两千字又怎么了?他还没说五千呢。

    愕然,班里同学不分男女个个张大了嘴巴,检讨?说实话,在晨光上学的学生不少,但写这东西的目前为止,一个都没有。.

    且不说他们都是天之骄子,拎出一个家里不是有钱就是有权,敢给他们小鞋穿,不想好好生活了是吧?撇开份不谈,只凭他们本人也个顶个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能进晨光代表的不止是份也是荣光,而荣光是从哪里来的?都是一批批学姐学长们拼出来的。

    对于他们,学校里的老师哪个不是捧着哄着?只要不犯什么大错,大多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得去就行,上课溜号算什么?打开门挨个教室看看去,堂堂正正睡觉的处处可见,反正他们会考出好成绩来,你管我上课听不听?

    可眼前这位男老师牛啊,写检讨张一张嘴就说出来了,他难道不知道柳笑尘是晨光最牛x的人物吗?他难道不知道柳笑尘的粉丝儿有多恐怖吗?只要有人站在二楼吼上一句‘柳笑尘被斯负了’下一刻准会有一个加强连的男男女女们冲进来灭了你,毕竟这年头颜控神马的太邪乎,而他们唯一的校草柳笑尘柳大同学可不单单只是长的好看而已,人家手段更高端。

    不服?你也去驯个高傲的王子回来试试,卓亦凡、欧阳皓生、陆逸风,个个都是王子。

    别人愕然不愕然柳笑尘不知道,也没想理会,在学校里,讲台上的是老师,他是学生,老师让学生写检讨不算什么,虽说那个两千字的硬归定的确过份了些。

    “好的,老师。”淡淡应了声,柳笑尘坐回到了椅子里,只是他这边才一坐下,男老师那边就又开始训了起来。

    “我让你坐下了吗?”嗓门拔高,“你这个学生怎么一点教养都没有?去,到外面罚站去。”手臂往门外一挥,男老师气势汹汹的开口。

    眼眸瞬间一沉,上淡薄的气质转瞬间冷凝下来,班级里静的落针可闻,静静看着脸色越来越白的男老师好半晌,柳笑尘最终什么都没说,缓缓走出了教室。

    现在是上课时间,他就算有气也要等下了课再说,没有教养吗?抿起的唇微微勾起来,他会让老师知道,自己的教养其实很好,真的很好。

    随着柳笑尘走出教室,男老师额上的汗水也落了下来,刚刚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会被憋死,太丢人了,自己竟然因为一个学生的眼神而不敢喘气。

    恼羞成怒的咬牙抬头,正想再训两句找回点场子,可当眼神扫过一张张暗沉的脸,到了嘴边的话僵在了嘴巴里,干干的站着,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了。

    “老师,请继续上课。”刚刚用钢笔戳柳笑尘的小女生打破了诡异的寂静,脸上可的绯红早就不见了踪影,剩下的只有冷静和掩饰不住的愤愤。

    她的女王大人竟然被人训了,还是很恶劣的被故意找渣训了,可恶,要不是想看王子们为女王出头,她一定让这个猪头老师付出代价来。

    呜呜~~她的女王大人好可怜噢,外面太阳那么大,他站在门口会不会被晒到?要是把他白嫩嫩的肌肤晒黑了怎么办?要是王子们不喜欢女王大人了怎么办?

    该打,自己怎么可以诋毁王子们对女王大人的忠诚?他们那么在乎女王大人,哪里会因为区区的黑了就不再女王大人了?真是乱想。

    双手合握歪头,某小女生又进入了幻想阶段,自从她知道晨光四少里的三位少爷都被柳笑尘降服了之后,她就认定了柳笑尘是终极女王,没看那些王子们在女王面前都乖的不得了吗?这就是女王的魅力。

    np神马的多有~一受n攻神马的更是有~女王受+痴攻卓亦凡+温柔攻陆逸风+找虐攻想吃回头草的欧阳皓生,噢~太让人心动的组合了,要不要再加上别扭攻陈子昂呢?陈学长看女王大人的眼神也很不对劲儿嗳,还有陈子谦,那天女王大人将他掐着脖子差点扔下楼的场景太劲爆了,虐恋深~~

    呀~手捂住嘴,陈子昂和陈子谦是兄弟,那他们和女王大人在一起的时候……鼻血差一点冒出来,晃晃头,不能再想了,不能再想了,可越是告诉自己不能想,脑子里的念头就越是万马奔腾,止也止不住。

    突然,一个念头闪过让某脸若晚霞的少女瞪大了眼睛,她想起来了,柳笑尘和陈子谦他们是兄弟,不伦之恋!天呐~果然没有最刺激只有更刺激吗?原来小说里的景现实生活当中真的能看到,太了,太兴奋了,她控制不住自己了。

    于是班级里的其他同学就看到了向来高贵的某千金小姐,双手捧着脸颊浑颤抖的频频拿脑门碰桌子……

    门外

    被人赶出班级的柳笑尘双手插着兜闲闲的倚着墙壁,单腿弯起踩着墙,眼神淡淡的眺望着远方,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暖风吹动着柔软的发,迷人的双唇浅浅的抿着,远远看去动人心魂。

    “呀,是柳笑尘。”

    环形的楼体能让人轻易看到对面的景物,正是上课的时候,走廊里突然多出个人来,当然会让其他的同学好奇,毕竟罚站,在晨光里并不多见。

    “看,柳笑尘被老师罚站了。”二楼、三楼,只要能看得清柳笑尘的人都惊讶的低呼起来,继而个个看向自己班里的老大。

    高三一班的欧阳皓生和陆逸风都不在,想八卦的没有目标。

    高三二班的丁默面对众人火辣辣的目光,很是淡定的撇过了头,他不傻,几位好友相继陷在了柳笑尘的网里,他这个唯一‘逃出生天’的人才不会笨到自己撞上去找死呢。

    高三五班的陈子谦只是默默的看着,眼神复杂多变,让一众想观察其内心的男生女生们个个云里雾里迷迷茫茫。

    高三四班的卓亦凡正在睡觉,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胆子叫卓大少,这位大少的起气很重,惹到他会比死更难受。

    只有高二四班的同学看到了自己想看的一幕,陈子昂在看到柳笑尘的第一眼时就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连句话都没和老师说,大大方方当着老师的面直接走出了教室。

    笑尘怎么会在走廊里?难道是老师赶他出来的?他了解笑尘,笑尘是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的,所以,一定是老师的错。

    得,护短的人哪儿都有,也不在乎多陈子昂一个。

    几大步迈下楼梯,三转两转跑到了柳笑尘的跟前,当来到柳笑尘跟前之后陈子昂才猛的想起来,自己和眼前这个正淡漠的看着他的少年,已经什么关系都没有了。

    就在昨天,柳笑尘毫不留的打晕了他,他的态度很坚决,不,也无厌,只是不想再和他有牵连,仅此而已。

    想到此,嘴角泛起苦涩的笑意,“笑尘,你猜猜我想和你说什么?”

    昨天醒过来之后他和哥哥谈了很久,哥哥本不想再让他来晨光上学,哥哥还说,人家都明白告诉你不了,你为什么就是放不开?忘记他吧子昂,等你和他分开一段时间,你就会忘记对他的的,时间是冲淡一切感的证明,不管是恨还是,早晚会因为时间而褪去鲜活的色彩,所以只要离开,什么都能够解决。

    听了话他当时就笑了,笑了好久好久,直到哥哥拥着他吼了好几声他才顿住笑问了哥哥一个问题,‘若是有一天我们也分开了,你会因为时间而忘记我吗?’

    哥哥当时的表很哀伤,愣了好半晌才惨淡的笑着松开了他,他们都知道的,真正的不会因为时间而转淡,像他们这样的人,上了就是一辈子。

    “我以为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该说的该做的他昨天都说过了也做过了,陈子昂为什么就是不能清醒清醒?退一万步说,他们是兄弟,不管承认不承认,体里流着的都是一样的血,在一起?怎么可能。

    “笑尘……”慢慢向前走,陈子昂能够感觉得到,随着自己脚步的靠近,前后左右多少双眼睛亮了起来。

    皱眉,柳笑尘不自觉后退了下,他在陈子昂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种光,这种光他见到过,在北尘天的眼睛里见到过。

    “柳笑尘。”大踏步站到柳笑尘面前,两间的距离本就不远,不过三步而已,很简单就堵住了柳笑尘后退的路,双手支着体,将柳笑尘困在墙与人之间,陈子昂笑的很灿烂,灿烂而又邪气人。

    ‘嘶~嘶嘶~’一声声吸凉气的声音在好几个班级里响起来,看看陈子昂的举动,看看陈子昂的笑,他要做什么?他想做什么?他会做什么?也不管上不上课了,众学子们擦亮了双眼差一点趴在窗户上下不来。

    陈子谦的周围处于真空状态,大家咬不准陈子谦的反应,也一致认为陈子谦在生气,很生气,不想扫到台风尾就最好都离他远点。

    安然坐在椅子里静静看着楼下,陈子谦很奇怪自己竟然没有像以往那样愤怒,苦笑一声,他败了,真的败了,败给了子昂柳笑尘的心。

    他知道子昂想做什么,这个弟弟是他看着长大的,所以子昂的子他最了解,破釜沉舟吗?子昂,希望你不会后悔。

    “这一回,你不会再有躲开的机会了。”轻轻说着,陈子昂迅速低下了头,执着的,强势的,用尽力气的吻上了柳笑尘的嘴唇,别人的目光他不在乎,可以说,他就是故意做给全学校的人看的,笑尘不是想撇开他们的关系吗?那他就用行动告诉他,这根本,不——可——能!

    沉默,一阵很长时间的沉默,众学生们被惊的忘记了反应,虽说他们早就有了一点点猜测,可当真正看到还是让他们脑子发蒙。

    现场版的恋啊,陈子昂和柳笑尘还是异母兄弟的吧?陈子谦也正在看着的吧?强吻?当着全校人的面前强吻?好……好勇敢的陈子昂。

    ‘啪’一个耳光甩了出去,清亮的声音似乎就响在耳边,看得一众同学呲牙咧嘴。

    眯着眼睛,柳笑尘冷冷看了陈子昂一眼,转过扶着墙就开始干呕起来,强吻,又是强吻,又是被亲兄弟强吻,该死的,他是什么时候掉进这样的怪圈里的?

    默默站在一边不言不动,陈子昂紧紧抿着唇死死盯着柳笑尘不放,直到柳笑尘直起腰,真到柳笑尘转过体看着他,他才缓缓的,大声的,吼出了一句比强吻更让人掉下巴的话。

    “我你!我陈子昂,上你柳笑尘了,下辈子的事我管不着,但是这辈子,你,我要定了!”

    ‘轰~’桌椅碰撞,一扇扇窗户被人用力推开,大家傻了一样看着陈子昂和柳笑尘,这样骇俗的话陈子昂是怎么说出口的?他真的着柳笑尘?不在乎他是男生?不在乎他们是兄弟?他们都会被晨光开除的。

    谁都知道,晨光再宠着学生也不会要不顾伦理世俗的人,两个男生相恋本就不被世人认同,又何况他们是兄弟,亲生的兄弟。

    柳笑尘也傻了,对他说的男人不止陈子昂一个,但像他这么大胆的却只有一个,头痛的垂下眼帘,他是真的拿陈子昂没有办法了。

    “陈子昂,你不认为这么做很不值得吗?”自己想撇开关系,他就让两人混乱的感闹得皆之,他是真的想不明白,斩断了所有退路之后就一定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吗?陈子昂,为了一个不在乎你的人,不值得的。

    “笑尘,这一回你再也不会无视我了吧?”陈子昂笑了,谁说他是在斩断自己的退路?他没有斩断什么,他手中的斧子是在劈,劈开一条通往幸福的路,他坚信,柳笑尘就站在路的尽头等着他。

    无视?他倒是想,至今而后,所有人都会帮着他记住陈子昂,想忘也忘不掉。

    ‘咣’门被打开,听到外面轰轰闹声的男老师满脸怒气的冲了出来,“柳笑尘,是不是你在闹事?”

    呃……扭头看着不分青红皂白劈头盖脸训人的男老师,柳笑尘再次沉默了,他,来的真是时候。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你们·不要来烦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