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针锋相对

    将书包倒挂在肩上,手指勾着带子,柳笑尘低着头慢慢向学校里走去,来来往往的学生见到柳笑尘都下意识顿一下,或者边绕着走边目不转睛的看。非常文学

    有这样的表现当然不是因为曾经的厌恶和不屑,现在的柳笑尘可不比从前,人家模样好,剪了长发不女气了却更人了,子也好,不会动不动就哭鼻子,与小白兔比起来,他们更喜欢淡然卓雅的莲,气质更迷人,那远远看上一眼就能引人心口直跳的惑,不分男女一率通杀。

    好想上去和他说说话,哪怕不能成为好朋友,点头之交也可以啊,可是他们不敢过去。

    的确,不是不想,而是不敢,抛开柳笑尘突变的冷淡子不说,碰一鼻子灰什么的,在他们这些颜控的眼里那都是小儿科,他们怕的是守护在柳笑尘边的三个男人。

    传闻中欧阳皓生拒婚就是因为柳笑尘,尽管欧阳皓生一直也没有承认,柳笑尘好像也不太像从前那样待见欧阳皓生了,但无风不起浪,因为最有发言权的女方北尘小姐的当场指控,柳笑尘就是再清白也脱不了干系,这些子欧阳皓生因为拒婚被家中长辈严厉训斥并差点夺去继承人份的事,他们都有耳闻,想必要不是北尘家当天因为突发事件离开的太过于狼狈,怕是欧阳皓生的下场会更惨。

    陆逸风中意柳笑尘这在晨光也不是啥秘密,上次在高一柳笑尘的班级里,陆大少那副讨好的样子,至今仍是众人拿来说事的谈资。

    若说以上两个都是有迹可寻的,那么卓亦凡卓大少也陷进柳笑尘的网里,就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卓亦凡是什么时候上柳笑尘的?柳笑尘晃在卓亦凡眼前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他们怎么就没有发现,卓亦凡柳笑尘那么深呢?甚至于深到柳笑尘给他脸色他也不在意,整里信念执着目光痴痴,一副只要能守在柳笑尘边,拿什么换都甘之如饴的样子,真真是跌破了一大堆眼镜。

    如果说,以前的柳笑尘和晨光三少这样纠缠,大家最多撇撇嘴说声等三位大少玩腻了他,看他怎么哭,可是现在,瞧瞧柳笑尘冷淡到无无求的样子,漠然的想把所有启图靠近他的生物都冷冻起来的眼睛,玩弄?被玩的怕是三位大少吧?将整颗心奉上任人把玩却无怨无悔,这得是到了什么境界?

    什么?你不相信?想想欧阳皓生等同于‘自杀’的拒婚吧,这样的举动只能说明欧阳大少动了真心了,再想想陆逸风和卓亦凡近来相处的况,他们可能为了一个玩物伤了兄弟感吗?可能吗?答案只有一个,柳笑尘才是撑控生死的帝王。

    有这么三个守在旁的男人存在,哪个敢不要命的靠近柳笑尘?女生靠近,三大少最多脸色沉点,而男生若是靠近……那就不止是生生气,而是发发彪了,摸一摸脖子,人生是如此的美好,他们还是远离灾难为是。

    于是宽敞的校园之路上就形成了这样一幕好笑的场景,低头往前走的柳笑尘行走在路中间,其他的同学走在路两边,众人的脚步与柳笑尘交汇成诡异的步调,快慢有紊。

    而这一幕,柳笑尘通通都不知道,此时的他正想着自家的烦心事。

    昨天母亲回来的很晚,被龙飞送回来时不再张牙舞爪却也没有女羞,皱着个眉,像是有什么心事的样子。

    抿一抿唇,柳笑尘眉宇间明显不悦的样子让一众羞答答的女生们个个心疼的不得了,可碍于总总原因,竟是一个也不能上前。[非常文学].

    难道母亲和龙飞谈的不好?还是母亲不喜欢龙飞?今天早上起来时并没有看到母亲,以为母亲很累,他也就没忍心叫她,只是在走时把早餐放在了桌子上,希望母亲起来时别忘了吃。

    唉,长长一声喟叹,不知道母亲到底是怎么想的,那个龙飞算不算是母亲的良人呢?

    想到此时心里烦意更胜,不由得摘下了帽子烦燥的爬了爬头发,阳光下微显凌乱的发与少年绝色的脸相映成辉,毫不意外的看呆了一双双眼睛。

    而被众人痴痴注视的柳笑尘仍旧半点都没发现异常,低着头继续往里走,越走越无力。

    他感觉自己不像个儿子,倒和心儿女的家长差不多,即要烦恼着‘生母’的感问题,又要烦恼‘养母’的家庭纠纷,桩桩件件都是一团乱麻,根本是有力无处使。

    还有北尘天,今天早上北尘天给他发了个短信,说是打算过些子就回北尘家,咬牙,回就回吧,给他发短信做什么?他和北尘家已经没有关系了!

    “笑尘哥哥。”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柳笑尘一愣转头,近在咫尺的如花颜让人只需瞄上一眼就能心舒畅好几分。

    “你今天心很好?”眼神上下打量林美儿一番,由上到下焕然一新,很漂亮。

    “是啊是啊,我今天心特别好,笑尘哥哥猜猜是为了什么?”俏皮的歪了歪头,林美儿学着柳笑尘的样子也将书包倒挂在了肩膀上,手臂主动挽着柳笑尘的胳膊,边说边挤眉弄眼的搞怪。

    看噢看噢,大家的脸色都变喽,嘻~羡慕忌妒恨是吧?那就森森的森森的羡慕去吧忌妒去吧恨去吧~她才不在乎,笑尘哥哥被她挽手臂就是不恶心,就是不会吐,怎么着吧。

    “我猜不到。”摇头,他又不是这丫头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不过……侧头看了眼小丫头嘴角边坏坏的笑意,忍不住曲起手指弹上了对方的额头。

    “想什么呢?又想做坏事了是不是?”尾音轻扬,语气里的宠溺意味想掩饰也掩饰不了,这种类似于兄长对待妹妹的相处方式,再一次惊破了一大堆眼镜。

    望天,他们集体眼花耳鸣了吧?撒的真是林美儿?宠人的真是柳笑尘?默……简直难以置信。

    “没有没有,我只是想到高兴的地方才笑的。”怎么可能告诉笑尘哥哥,前后左右有多少颗飘在半空中的红心被自己一个挽手臂的动作击得碎成了千万片?那些女生的心也就罢了,最可笑的是男生的心,看他们又是别扭又是失落落的目光,真的好好笑。

    “呵呵……”忍不住又想笑了,其实这些小男生们倒不见得有多笑尘哥哥,不过是见了笑尘哥哥绝美的脸再配上酷毙了的子,无形中与自己心目中的完美人过于接近了些,这才会招架不住的‘动心’了,唉,最是难忘那一瞬间的悸动,憧憬、喜欢和,人生三大美好,每一种都很难让人忘怀吧?

    哼,难以忘怀也得一边待着去,谁说笑尘哥哥以前喜欢过男生就一定不排斥同相恋了?谁说笑尘哥哥长的绝美就一定需要男人的守护了?她的笑尘哥哥可以自己守护自己,不止自己,他还能守护任何一个他想守护的人,这些拥有坏心思的傻小子们,白梦做的再真,那也只是梦。

    “你呀。”再次敲了敲林美儿的额头,柳笑尘嘴角边的暖意越发浓了些。

    这才是当哥哥的感觉吧?妹妹会时不时的向他撒,偶而被他掐了脸颊敲了脑门也只能气鼓鼓的干瞪眼睛,他会为了想看她跳脚而开她的玩笑,也会为了她一声甜甜的哥哥就整个人从心到体都处处轻飘飘起来。

    这样的感觉,他从不曾在北尘雨或北尘天的上感受到过,只有林美儿,只有眼前这个不在乎谁大谁小,不在乎名声份的女孩子给了他当哥哥的感觉,他发誓,他会当一个世上最好的哥哥。

    “啸。”远远的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柳笑尘与林美儿一同抬头,“卓亦凡?”林美儿先是诧异的眨了眨眼睛,忽而又的笑了起来。

    “笑尘哥哥,你看今天的卓大少像不像只开了屏的孔雀?”不怪她乱笑话人,实在是卓大少焕然一新的装扮太吓人了些,那疏的一丝不荀的头发,那洁白的没有一丝折皱的衬衫,那金光闪闪的腰带,那笔的高档西裤,还有那锃亮的皮鞋,怎么看怎么像男公关,看,还有他脸上灿烂的连花儿都要羞愧低腰的笑容,远看近看都比俊男仿的头牌更招人,不过……感叹,俊男就是吃香啊,再包都不让人觉得恶心。

    “啸,你来了。”笑露了一口洁白的牙,自从前天他向心上人表白之后,心一直没办法完全平复下来,想着再见面时啸会不会还是对他不理不睬?或者比不理不睬更冷漠?还是说,啸会因为知道了他他的执着而稍稍对他好一些?料不准心上人的反应,整颗心都像是飘在半空中怎么也落不了地。

    好不容易盼到了星期一,站在镜子前换了一又一衣服,心即紧张又雀跃,跟个头次约会的小女生似的,让家里人看了好一场笑话。

    没工夫理会家里人暧昧的目光,打扮好了之后直接就来到了学校,而等到了学校才发现,原来时间还早,于是就等啊等啊,等快到时间了又因为紧张想上厕所,匆匆跑去又匆匆跑回来,刚刚好看到了与林美儿并肩走来的啸。

    阳光下俊男美女相携而来的画面太过于美好,卓亦凡承认自己吃味了,很吃味。

    “卓大少爷,你这个‘你来了’我怎么听着很像本女人说的‘您回来了’的样子?语气和眼神都很像噢。”林美儿笑的像只小狐狸,她是看准了卓亦凡凡心大动,而且被自家兄长吃的死死的,所以完全不在乎卓亦凡会有什么反应,调侃的话再加上暧昧的小眼神一个劲儿的往卓亦凡上飘,那叫一个痛快。

    只要在晨光里读书的人都知道,晨光四少里,欧阳皓生高傲轻狂,从不把人放在眼里,陆逸风儒雅翩翩,温和如玉却最难以亲近,丁默风趣幽默狡猾如狐,让人也难恨也难,而卓亦凡却是超然物外,由内到外都漠视着所有,他从不笑,也没几个人见过他变脸,也不知道这家伙小时候是不是受到过刺激,感方面特别匮乏,偏偏他又长得特好看,于是背地里有好些人都叫他卓半仙,意味着这人如仙子般高贵清雅,哪天他要是驾云而去大家也不会太意外就是了。

    如今被她逮到了机会‘调戏’卓亦凡,不死命往上冲那才叫傻子。

    “是吗?”听了林美儿的话卓亦凡只是挑了挑眉,继而嘴唇勾起,又一抹灿烂的笑容浮现在俊美人的脸庞上。

    捂眼睛,林美儿心里的小人儿在呻吟,卓大少乃表再笑了好不好?难道乃不知道从来不笑的美人一旦笑个不停是会引起动的吗?听听耳边的吸气声,弄得她都没心思调戏美男了。

    似乎嫌林美儿的打击还不够深,卓亦凡移转目光,深款款的看着柳笑尘,“若是啸肯养我,让我守在家里天天等着他回家也是种幸福。”

    ‘吸~’众多长长的吸气声,这是表白吗?这是表白吗?卓大少亲自表白说让柳笑尘养他?那他是受?他原来是受?呃……不对,我们应该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无的卓大少终于跌落凡尘,再也不是半仙了~~

    于是‘唰唰唰唰唰’千百道目光聚焦在了柳笑尘的脸上,他会怎样回答?接受?拒绝?天呐,好激动。

    沉默,柳笑尘怎么也没有想到,卓亦凡会当着所有人这么直白的向他表达意,说实话,他有些不知所措,这个人的感他拒绝过,前天晚上的谈话也让他知道了,卓亦凡他并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经过了整整五年的时间洗理,感动?是有一点点,但那于无关。

    “卓亦凡,你太过份了。”

    就在众人屏气凝神静等着柳笑尘的答案之时,一声爆喝由众人的后响起,惊得好些过于专注的人脚下一软,差点来个失忆体前曲。

    “陆逸风,我已经对啸表白了。”看到来人,卓亦凡不悦的紧紧抿起了唇,啸是他先遇到的,是他最先走进了啸的生命,陆逸风这个排到欧阳皓生股后面的家伙,凭什么用看夫的眼神看人?他功夫没有陆逸风好可不代表他收拾不了陆逸风,别忘了他家是做什么的,动动手指头就能让陆逸风躺在上好几天。

    “表白又怎么样?我的心意笑尘是最先知道的,你这是挖墙角。”打定了主意追人就要厚脸皮的陆逸风秉着大不要脸的精神,几大步冲到柳笑尘跟前,子一,隔在了卓亦凡和柳笑尘的中间。

    额上青筋直跳,挖墙角?陆逸风明明知道柳笑尘就是北尘啸,明明知道自己了北尘啸多少年,竟然还厚脸皮的说出这种话来,他是真不打算好过了是吧?

    见自己一句话把卓亦凡堵的脸色一变再变,陆逸风眼睛一眯,心良好,哼哼,让你再偷跑,让你再私自表白,让你再跑在本少爷的前头,想让笑尘因为感动而接受你?没门。

    他不是傻子,笑尘刚刚的反应他都看在了眼里,如果不是卓亦凡捅破了笑尘真正的份,又说出了他是如何如何苦恋的,以笑尘的格,早在卓亦凡跑到他面前笑得像个花痴的时候就一个冷脸子甩过去,让他有多远滚多远了。

    可恶,了五年了不起吗?最先上就值得高看一眼吗?不是长跑,第一名只能说明你运气好而已。

    “陆逸风。”

    淡淡的声音染着几分不异察觉的恼怒,但如陆逸风这般了解柳笑尘的人,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于是干干的扯着嘴角,陆逸风转过可怜巴巴的眨起了眼睛,“笑尘……”你不能偏心,我也你的,很

    被陆逸风小媳妇一样的眼神煞到了,柳笑尘眉心抽了抽,他实在无法把眼前这个委曲到不行的少年和第一次到他家里做客的那位温文尔雅的学长看成一个人,差别太大了。

    “你跟我来。”大步向前走,总算后知后觉发现了众学生们诡异视线的柳笑尘,恨不能自己再次变回以前的自己,最起码那样的自己不会抽,心抽了眼睛和嘴角也不会泄漏绪。

    “亦凡,人相召,我去了啊。”拍拍卓亦凡的肩膀,陆逸风洋洋得意的离开了,“笑尘,等等我。”别管笑尘叫他是为什么,先让他爽一下再说。

    “臭。”男女双同声,林美儿和卓亦凡对视一眼,谁也没理谁。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你们·不要来烦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