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让人囧的没话说的突发状况

    柳笑尘第二天果然没有去学校,这当然不是他怕面对卓亦凡,只是因为第二天是星期天而已,但柳笑尘并没有多少放假的喜悦,因为他这一天有苦差,陪母亲逛街。

    面无表的走在柳眉边,柳笑尘的眼角直抽抽。

    他实在弄不明白,为什么女人就那么喜欢逛街?换季了,要逛,家里有喜事了,要逛,过年过节了,更要逛,最最让人无语的是最后一个理由,有事没事都得逛逛才甘心,以上为他在‘前世’的母亲和小妹上所得到的理解,几乎每一次看母亲和小妹逛街都会疑惑好一阵子,最后只能归类为,女人的本

    记得昨天他迷迷糊糊走回家门,正好撞上坐在客厅里的母亲大人,看那架式应该是等了自己好一会了。

    心中一惊,母亲可是发现了自己的秘密?惊后又变成怕,他不能失去母亲,可以说这个世界上他最最不能失去的人,恰恰是只与他相处了不长时间的柳眉。

    忐忑不安的站在厅门口,好半晌母亲才解除了他的疑惑,原来母亲的确是发现了自己的秘密,不过这个秘密和自己想像的不太一样,母亲只是在收拾房间时,不小心看到了自己压在角的存折,大概是里面的数字吓到她了,这才摆出了三堂会审的架式。

    暗松口气,不是知道自己是北尘啸就好,于是凑到母亲边老实交待,总算让母亲明白自己并没有犯法,这钱都来路很正,她儿子是真的出息了之后,柳笑尘又悔的肠子都要青了。

    母亲大人,家里有钱不代表可以乱花好不好?当然,这不是重点,自己铮钱为了谁?自然是为了让母亲过的更好,他在意的是逛街,前几天他才陪母亲大人横扫了步行街,这才多久又要逛?会死人的知道不?

    “妈,去商业街要往那边走。”拉住直直向右边走的母亲大人,柳笑尘无奈的抚了抚额,他总觉得母亲今天的神态不太正常,该不会是被‘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成就感刺激的有些兴奋过度了吧?

    “我知道,我要去的不是商业街而是银行。”白了眼拉着自己不放的儿子,柳眉话落又要往前走。

    “妈。”再一次拉住母亲的胳膊,“为什么要去银行?”难道家里现金不够?不可能啊,昨天晚上趁着母亲消化了存折的空当,他把手里足有近万元的现金也一同交给了母亲,所以没道理不够花啊?

    “你说去银行做什么?我说吃饭你信吗?”随口一句话噎得柳笑尘半天无语,柳眉眉开眼笑的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好了好了,妈不逗你了,尘尘啊,妈去银行是想将钱都存在一个折子上,然后去看房子。”

    看房子?“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尘尘你今年也十六了,可家里条件一直不好,妈正愁你将来娶媳妇怎么办,不说人家在不在乎你有钱没钱,总也得有个住的地方吧?就我们租的那间房子,哪里住得下人。”一想到这,她心里就特别的难受,当初年纪小不懂事,犯下大错自己受苦也就罢了,还连累得儿子也跟着抬不起头。

    不过好在她最绝望的时候遇上了干爷爷,那位慈祥的老人家不止为她出头摆平了往绝路上她的人,还给她的儿子尘尘落了户口,在这座城市里,要不是有那位老人的帮衬,她怕是早就死过好几回了吧?

    “妈。”一看就知道柳眉又想到了过去,抬起手掌轻轻拍抚着母亲的后背,力度轻柔,“都过去了,全都过去了。”

    “好了我没事了。”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擦了擦眼角,柳眉露出一个很阳光的笑容,“是啊,都过去了,尘尘长大了也懂事了,都知道铮钱养家了,所以妈妈早一点考虑尘尘的婚事也正常是不是?趁着有钱赶紧买个好房子才实惠,妈没有别的念想,只要尘尘给妈抱个大孙子回来,妈这辈子就没什么遗憾了。”

    柳笑尘的表粉纠结,纠结的五颜六色的,他都绕过话头说别的了,怎么母亲还是将话又绕了回来?买房子?娶老婆?生儿子?远目,自己才十六岁,离那个时候还差得远呢,再说了,就自己这洁癖的毛病,哪个女人受得了?不对,是自己受得了哪个女人?

    “尘尘?”儿子表好奇怪,嗯,一定是害羞了,呵呵,是啊,儿子也十六了,长的又这么好,若不是碰上……也会有暗恋的小女生了吧?别人是生怕自家儿子早恋,她却不一样,她巴不得儿子领回小女朋友,这也能从另一个方面证明,儿子对男男恋什么的算是彻底死心了不是?

    当然,早恋归早恋,她绝对不许儿子和小女生有近一步的接触,自己这一辈子毁在了无知上,自然不会再眼睁睁的看着别的小女生也栽在懵懂和无知上。

    哎呀呀,十六岁到十八岁还差两年,等儿子成年了是不是就能领回儿媳妇了?那儿子十九岁自己就能抱上大孙子了,三年,还差三年,想到白白胖胖的孙子,柳眉神向往,满眼的桃心。(偶就认为十八岁才算成年,嘿嘿……)

    抖~柳笑尘莫明的感觉有些冷,母亲的表……好诡异,不会是和自己有关吧?

    “妈,你不是说存钱吗?还是我去吧,到了银行也是排队,倒不如你坐在这里看看风景了。”拿过母亲的包转就走,柳笑尘急急落跑的样子逗得柳眉咯咯直笑。

    她家儿子真可,那小小尘尘一定更可了~

    时间慢慢溜走,柳眉独坐在椅子上正无聊,街对面却响起了吵杂声,隐隐的有人在喊抓小偷。

    嗳?这光天化的,又是在人来人往的街边,竟然也会有小偷这种东东出现吗?愣愣看着一群人上演追逐战的柳眉直把两条好看的眉扭成了一团。

    正所谓,人在椅上坐,祸从远处来。

    柳眉本以为自己离那伙人很远,又是一个小偷PK一群追打的人,怎么看自己都是属于围观那一伙的,却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小偷的手那么好,一个冲刺跨栏,直接由街那头跳到了街这头,还好死不死的冲到了她的跟前。

    眨巴眼睛,柳眉啥反应也没有,一是被吓的,二就是没经历过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现在想站起跑显然不太可能,那她能怎么办?和一个高头大马足足高了自己两头还肌一跳一跳的家伙对战?她没那本事,再说了,这家伙手中还握着把刀。

    “那个……您请。”抬起手指着左边人比较少的道口,柳眉惨白着脸干笑。

    眯着眼睛看柳眉,小偷回头又看了眼追过来的人,最后果断的决定,挟持人质,“都别过来。”上前一步紧紧拥住柳眉,精亮的长刀直接横在了柳眉的脖子上。

    “啊~”尖叫只维持了半下就顿住了,柳眉慌得六神无主,转过头又开始庆幸,还好尘尘不在边,不然被挟持的人也许就会是尘尘了。

    一时之间此地乱成了一团,谁也没想到人人喊打的小偷会突然从腰间抽出一把刀,追着小偷跑了差不多三条街的失主和愤愤不已加入追杀行列的人们都抽了抽嘴角,这小偷也是,上有刀早亮出来啊?吓一吓人也许他们就不会死追着不放了。

    而人群当中脸色最冷的要属龙飞了,那他匆匆回家和老爷子摊牌,好不容易摆平了老爷子之后又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正想着买点什么东西哄佳人高兴,谁成想他的惊喜还没送出去,佳人倒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吓。

    该死的,那小偷不想活了是吧?连他龙飞的女人也敢动?

    街角

    两个少年正并肩缓缓而来,左边形略微瘦一些的少年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右边看起来斯文俊秀的少年只是把炽的目光牢牢盯在左边少年的上,痴痴的好像有千言万语想说。

    ‘哗~!’哗然之声清晰入耳,惹得两个少年齐齐抬头,“怎么回事?”

    陈子昂微微皱起了眉,本来他今天就不想出门,昨天自从看了北尘家的记者会,心里又气又心痛的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去安慰笑尘,可是还没等他走出家门,就被追上来的哥哥缠住了,当着父亲的面他又不能说得太直白,拉拉扯扯的硬是被哥哥拽进了屋。

    心里堵得慌,哥哥明知道他着笑尘,却总是霸道的不让他靠近笑尘一步,还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对他动手动脚,不是抱就是吻,他都快要疯了。

    他不哥哥,哥哥只是哥哥,他的是笑尘,有着北尘啸灵魂的柳笑尘,哥哥他到底明不明白?他越是这么他,他就越是讨厌哥哥的靠近,弄得如今他连看都懒得再看哥哥一眼,回想前不久时两人还好的同吃同睡,苦笑,真是恍如隔世了。

    “我也不知道,不如我们去看看闹?”见陈子昂总算不拿他当透明人了,陈子谦微有些兴奋的握住了陈子昂的手,感觉掌心里的肌一僵,挣脱的动作随之而来,手指猛的用力,结结实实将陈子昂的手死死握在了手心里。

    “别想着躲开我子昂,从我上你的那一天起,你这辈子就注定要与我绑在一起了,恨我也好,厌我也罢,我都认了,总之,你想和柳笑尘双宿双飞,永远都不可能!”他恨,恨柳笑尘夺去了自己心的人,可柳笑尘今时不同于往,他没法对柳笑尘下手,那他做的就只能是绑住子昂,让子昂一刻都不能离开他的视线,子昂,只能是他的。

    “你这个疯子,放开我!”这里可是大街上,陈子谦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在乎。

    “子昂在怕?你不是说你上柳笑尘了吗?难道你也会因为怕而不敢在街上和柳笑尘牵手?”冷冷的笑着,他太了解子昂了,在子昂眼里,面子和尊严高于一切,不然也不会因为恼恨柳眉让自己的家庭被人指指点点而跑去折磨柳眉母子那么多年了。

    “我敢。”昂着下巴肯定的说着,“如果是笑尘,我不止敢和他在大街上牵手,我还敢当着所有人的面吻他,而你不行,我连和你牵手都不愿意。”不顾及陈子谦越来越沉的脸色,陈子昂说的一声比一声大。

    他讨厌现在的哥哥,这个得他暴躁的想撕碎了所有人的家伙,不是他哥哥,疼他入骨的哥哥怎么会想到软他?从来都谦和儒雅的哥哥也不会那么龌龊的先是强吻弟弟后又和后母搞在一起,这个人让他恶心,恶心的恨不能他快一点消失。

    “陈——子——昂!”本来握着陈子昂手掌的大手改为扣住了陈子昂的下巴,另一只手撑在墙壁上,低头,溢满了风暴的眼睛紧紧盯着陈子昂不放,“你刚刚说什么?你有种再说一遍。”

    “我说我柳笑尘,我说我愿意和他一起牵手、逛街、亲吻、做|唔……”未完的话被粗暴的吻打断,耳边一片吸气声,陈子昂怎么也没有想到,陈子谦他真的敢当街吻他,“放唔……”下巴上和固定在腰间的手让他挪动不得,被气的双眼泛红,抬起腿狠狠给了陈子谦一记掏腿,陈子昂扭头就向着街对面跑去。

    “子昂。”被吓的腿都要软了,弯着腰手扶着墙,都顾不上男人重点部位被袭击的痛楚,陈子谦紧张的盯着陈子昂,直到陈子昂安全跑到了街对面才狠狠松了口气,苦笑着擦了擦额上的汗水,自己是惨了子昂,可是子昂呢?他惨了另一个男人。

    气愤不已的跑到了街道这一边,陈子昂大步往前走,可没走几步又退了回来,人群里被警察隔离在场地中央的女人不正是柳眉吗?她怎么会被劫持的?如果她出了什么意外,那笑尘岂不是……不行,自己必须得救她。

    打定了主意,陈子昂开始往人群之前靠去,与他同样靠过去的还有龙飞,两个都算是为痴狂的人,也许是心有所感,站在人群之前时竟同时看了对方一眼。

    而此时场内某小偷变劫匪的男人绪越来越坏,他只是想偷点东西,没想过将事闹这么大的,劫持人质是多大的罪?偷钱包又是多大的罪?他分得清,正因为分得清才更不安,他不想做牢啊啊啊~~

    “别激动!”没等警察喊话,陈子昂和龙飞倒先开了口,两人莫明的再次互视了一眼,相看两相厌。

    龙飞眯眼睛,这臭小子是谁?难道也看上眉儿了?可恶,眉儿是他的,是他未来的老婆孩子的娘,谁和他抢他就灭了谁。

    陈子昂咬牙,他就知道,笑尘魅力太大,外面野蜂太多,这个看起来一本正经其实还不知道内心里坏成什么德行的男人,完完全全就是个想要老牛吃嫩草的色胚,想抢了先机讨笑尘高兴?没门儿。

    误会啊误会,误会就是这么有喜感的东西,至于陈子昂为毛那么肯定龙飞是柳笑尘的桃花,这就得归功于柳笑尘的桃花太多,让人习惯的只能往那个方面想了,再说了,在陈子昂的心里,柳眉是母亲级人物,那就等同于年纪大了,无人问津了,自然也就不会多想了。

    而就在陈子昂和龙飞明争暗斗(其实也就是‘眉来眼去’)的时候,柳笑尘出现了。

    按理来说,银行离这里相当近,发生这么大的事没道理柳笑尘会不知道,可谁让柳笑尘存完了钱之后怕母亲渴,特意跑去买母亲最喝的酸梅汤去了?所以这回来的时候就赶上大戏上场了。

    “妈?!”小心握在手中的酸梅汤‘碰’的一声掉到了地上,什么冷静什么镇定,在柳笑尘看到母亲脖子上的那把利刃时,统统消失不见了,苍白着脸色僵在人群之后,柳笑尘恨不能自己去替代母亲,总好过站在一旁看着母亲受苦。

    “尘尘?”柳笑尘弄出来的动静太大,柳眉几乎是瞬间就发现了柳笑尘,本来还算平和的绪陡的乱成了一团。

    泪红了眼眶,她家尘尘一定吓坏了吧?自从尘尘再次醒过来之后,她有好久好久都没看到过尘尘如此脆弱的样子了,心尖上的被人伤了,做为母亲自然是最为愤怒的,忘记了害怕,忘记了所有,柳眉大吼一声‘去死’高跟鞋奋力踩上某可怜‘转行’男人的脚背,随着男人‘嗷’的一声惨叫,柳眉推开男人撒开脚丫子就逃。

    尘尘,别怕,妈妈来了~

    汗,陈子昂和龙飞一脑门子的汗,好彪悍的女人。

    “死女人,你别跑。”这个怒啊,某小偷涨着猪肝一样的脸色,狂吼着冲向柳眉。

    “站住!”又是双同喝,那边的警察同志生气了,抓坏人是他们的职责,麻烦这边的两位别总抢台词成不?

    没功夫理会别人憋闷不憋闷,陈子昂和龙飞一前一后扑向了某小偷,到底是部位出来的,别看龙飞因为地理位置落了陈子昂一步,可出手却快了陈子昂不止一分。

    ‘碰~’某小偷面门挨了一拳,仰面朝天的向后栽去,‘碰~’气愤自己出手太慢的陈子昂一个扫膛腿,向后倒的某小偷又不由自主的向前趴附,锋利的刀还握在手中,这人竟然都想不起来用了。

    “我让你再伤害眉儿。”

    “我让你再伤害柳伯母。”

    嗯??陈子昂和龙飞第三次默默对视,原来他喜欢的不是笑尘/眉儿啊?

    “是你?谁让你叫我眉儿的?”

    “子昂,谁让你跑进这么危险的地方的?”

    一男一女明晃晃挡在了警察前面,柳眉的又羞又窘,陈子谦的又气又愤,同样潮红的脸庞让一众警察粉纠结。

    这里是劫持人质的现场,他们是办案的警察,所以不管是里面乱出手的两个男人,还是挡在他们面前的一男一女,都请离开这里好吗?再敢乱搅和,他们就告这几个人防碍公务。

    众警察的怨念实在太深,四个人终于低着头一个接着一个的走到了人群之外,当然,他们还不能走,一会还要录口供。

    默默拥住母亲的肩膀,斜斜扫一眼圈子里正趴在地上痛得直翻白眼的某小偷,柳笑尘连眼角都想抽了,与毫发无伤的母亲比起来,那家伙才更像是受害者吧?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你们·不要来烦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