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卓亦凡的爱情宣言

    等李雅云哭够了,柳笑尘将母子二人带到了宾馆,今天天色太晚了,就是想买个房子也得等天亮了再说,无视北尘天渴望他多留一会的眼神,柳笑尘向李雅云道了声晚安,转离开了。

    他当然也想和母亲多待一会,毕竟这是他盼了两辈子的事,可是一想到家中的另一个母亲,心头发沉,竟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如果在从前,母亲回头看他发誓会把所有的母都倾泄在他上,他绝对会快乐的每时每刻都缠在母亲边,就像北尘雨一样,陪她逛街,陪她吃饭,陪她静静的看电视。

    可是现在不是从前,自己除了李雅云还有一个更值得珍惜的母亲——柳眉。

    虽然这个母亲只与自己相处了不长时间,虽然这个母亲是被别人看不起的‘恶毒’女人,虽然这个母亲有时很懦弱很胆小,但她扛起了为母亲的重担,她极尽所能的为自己的儿子撑起了一片天空。

    为了认回从前的母亲而放弃现在的母亲,他做不到,只要一想到母亲会因为他而受到伤害,他就心痛的直皱眉头,打从他再次睁开眼睛的第一刻起,他就发过誓的,他要为了现在的母亲而活,可以说,柳眉就是他生活下去的动力,没有柳眉无边的母,他即使多捡了一条命也不会活到现在。

    了无生趣的子他过的够多了,自杀也不是多大的事,多亏了现在的母亲,要不是她,自己早就再次踏上冥间之路,也就更加不会知道原来自己也是可以被需要的。

    想到与母亲这些子以来的点点滴滴,那些快乐,那些温馨,每一处都能引得自己心头暖流涌动,无声的,嘴角与眼眸都染上了幸福的笑,可笑了好一会之后,又不自觉抿紧了嘴唇。

    剩下的事要怎么办?想起自己离开时,母亲言又止恋恋不舍的目光,她心底什么都明白吧?也再不敢要求太多,她只是想多和自己相处一会而已,却几次张口也说不出来,她知道的,一旦自己回了家,那心中的母亲,就只有柳眉一个。

    头痛的揉了揉眉心,两个都是母亲,两个自己都不忍伤害,心底也不知道是气还是笑,以前自己是找不到母,现在倒好,原来母太多了也是种愁。

    犹豫不决,素坐在小巷口的石台上,仰起头,任凉风吹着脸颊,多清醒清醒也许自己就能想出个两全其美的主意也不一定。

    ‘沙沙沙’低低的脚步声由不远处响起,微愣着扭头,一个颀长的影正缓缓由巷子里走来,那是……“卓亦凡?”

    他怎么会在这里?还是从巷子里走出来的,难道卓亦凡去了他家?这么晚去找他,母亲会不会担心?

    顿住脚步站定在与柳笑尘三步远的地方,卓亦凡想笑一笑,却奈何他本来的子就淡,又一看到柳笑尘就紧张,所以笑是笑出来了,就是怎么看怎么不太自然。

    “你……回来了?”心底鄙视自己一百下,这么没有创意的话说了和白说有区别吗?懊恼的垂下目光,卓亦凡默默与大地对视起来。

    有些好笑卓亦凡脸上的表,因为是坐着,正好可以看到卓亦凡变脸,原来这个人也会尴尬和不好意思吗?晨光四少里的卓大少可是从来都淡雅卓然的像个世外高人,对谁都是不屑于理会的,再加上这人医药世家的出,神秘气息浓厚,让好些小女生都把他当半仙看。

    当然,此半仙不是彼半仙,脑子里想像一下卓亦凡摆桌子给人算卦的样子,心头烦闷去了不少,点点笑意染上了星眸。

    怎么没有声音?奇怪不已的卓亦凡迟疑着抬起了头,眼帘普一上挑就对上了柳笑尘含着笑意的眼睛,心,刹时间震动了。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柳笑尘笑,暖意柔和了他脸部的线条,向来淡漠的气质也似乎因为这一笑而多了几分意,薄而有形的唇角微微上挑着迷人的弧度,只是那么一点点的改变,就让人看得移不开眼睛。

    ‘嘭嘭’‘嘭嘭’卓亦凡只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快过一下的跳动着,好像用不了多久就会跳出嗓子掉到地上去一般,脸火一样的烧红起来,他知道自己紧盯着对方看不对,很可能会惹得啸不高兴,可奈何体根本不听他使唤,僵僵木木的只顾着傻看心上人不停。

    从没有被人这么直白的看过,柳笑尘一时之间也开始不淡定起来,撇开脸低咳一声,“你什么时候来的?找我有事?”

    “啊?呃……”因为类似警告的咳嗽声而惊醒的卓亦凡慌乱的再次垂下头,手足无措的像个小男生,“那个我……”我什么?竟然忘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心上人刚刚绝美的笑在一遍遍回着。

    捂脸,柳笑尘是真的用手捂住了脸,眼前这个脸色爆红拘谨不安的少年,真的是堂堂的卓大少?算了,今天自己的心实在太乱,也没工夫理会别人的事,“既然没事就回去吧,天也晚了,别让家里人担心。”

    说着,柳笑尘站了起来,他也该回家了,不知道母亲睡没睡下?应该不会,因为早些年‘柳笑尘’的影响,每天不看到自己睡下,母亲就总是不能安心。

    “啸。”见柳笑尘站起,卓亦凡也顾不上不好意思,直接挡在了柳笑尘的前,“我看了记者会,怕你难过,所以……”猛的想起柳笑尘还不知道他已经知道他就是北尘啸的事,自己这样说会不会让啸误会什么?

    “你果然知道我的事。”大概是因为今天发生的事太多,柳笑尘突然想找个谈得来的人聊聊天,竟然没有找诸多借口搪塞卓亦凡,而是大大方方承认了自己就是北尘啸。

    中激绪翻滚如海浪,他承认了,啸承认他的份了,卓亦凡咧开嘴傻傻的笑个不停,自己上的人,从始至终都只是一个北尘啸,不管这个人变成了谁,心也只认他一个,而柳笑尘神马的,都是误会,是误会。

    “你是什么时候认识我的?”眼前少年喜形于色的样子实在没办法让人乎视,柳笑尘很是不解,卓亦凡就这么在意他?在意到没怎么接触就能把一颗心双手奉上?

    茫然细想,他怎么想也想不起来自己上有什么闪亮的东西,能吸引得这么一位堪称完美的男人驻足不去,呃……该不会,卓亦凡压根就是认错人了吧?

    “啸可能不记得你十五年前曾救过一个小男孩儿吧?那年我三岁,在与母亲一同去给外公做寿的路上走散了,因为太小又受了惊吓,什么都不记得的我只知道哭,后来又被人贩子捌了去,几经转手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想起那年的事他直到了现在还会忍不住心有余悸着,也正是在那年之后,他的子变的越来越淡,说是看破生死倒不至于,就是对生命的脆弱有了深刻的认知而已,无则钢,当你知道抓住多少金银珠宝都可能会在下一刻奉死神召唤而分文也带不走时,也就不会太过于在意富有与贫穷了。

    “有一天我趁着看守的人不注意,偷偷跑了出来,夜里好冷,光着双脚的我被冻的直打哆嗦,我以为我会就那么冻死在外面,或者再被人抓回去打个半死,但老天还是可怜我的,他送来了你。”

    轻轻的笑起来,卓亦凡看着柳笑尘的目光柔和的能滴出水来。

    “我倒在公路上被你救了起来,你不止救了我,还把我带去了医院,我发着高烧又心里害怕就紧拉着你的手不放,而你呢,明明恶心的直吐,脸上都没有血色了却硬是没有甩开我的手,别看我当时迷迷糊糊时晕时醒的,可那天晚上生死一线间的事,我都记得,记得清清楚楚的。”

    没有人能够了解他当时的感受,在他最绝望的时候,在他本以为自己会死掉的瞬间,是啸给了他温暖,并让他再一次活了过来,只可恨当时的他还太小,不懂得抓住啸,竟然在失神间放啸走出了他的世界,而这一走,就走出了好几年。

    三天之后,他被父亲找到并带回了家,家里人都想感谢啸,可因为那间医院太小没有监控设备,只凭着自己的描述根本找不到人,难过的他将头埋在被子里痛哭了好几天,最后还是爷爷看不下去了,拎起他教训了好久,又鼓励他说,长大了有本事了就能找到小哥哥了,他才总算由失落当中走出来。

    听到卓亦凡提起曾经,柳笑尘也陷入了回忆,的确,在记忆的深处是曾有过这么一段插曲,说来也算有缘吧?那年他本来应该和父亲一同去香港,但因为前几天生了病,这才晚了些子起程。

    记得当时救下卓亦凡时,看到小小的他无助的像是被整个世界遗弃了,心中的一角被莫明的触动了下,鬼使神差的跟着去了医院还整整守在边大半夜才急匆匆离开,他知道的,生病时没有家人守在边会有多难过,但他能帮的也只有那么多,本还是个孩子的他,根本就没能力让卓亦凡活得更好,主要是家里人不会许自己带着一个陌生人回家,于是狠下心,留下一点治疗的费用就离开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联系当地救助机构的举动,竟然会误打误撞的让卓亦凡找到了回家的路。

    “卓亦凡,那不过是件小事,而且我在最后仍旧把你抛下了,所以你无需这样,没有意义的。”原来只是小孩子的固执心理在作祟,他就说嘛,哪里有无原无故的,可笑卓亦凡竟错把感恩当成了,真是傻的可以。

    不用猜都能知道柳笑尘心里在想什么,感恩?也许小的时候是,可他现在长大了,分得清什么是什么是恩

    “十年之后,我十三岁的时候又碰见了你,在一个宴会上,那年你也有二十岁了,早就接手了安丰,整个人的模样也改变了好多,我一时之间竟没有认出你来。”懊恼的直咬牙,要是那一天他认出了啸,也许就不会出现一头又一头色狼了。

    自己二十岁的时候见过卓亦凡?不可能吧?若是见过,没道理自己会不记得啊?

    憋闷的心因为看到柳笑尘可的疑惑样子而舒展,卓亦凡趁着柳笑尘不注意,脚步挪挪,紧挨着柳笑尘站到了一处。

    “那年是蓉城家举办的宴会,大概因为安丰还不够资格,所以为安丰总裁的你只能在外围圈子活动,而我则是借了祖上的光,被安排在了宴会的三楼,之所以看到你,还是因为你特别的气质,让我熟悉的想一看再看的气质。”

    想到这里他不止想咬牙,简直想吐血了,啸的气质淡漠、高雅、清冷却又隐藏着火,这样独一无二的气质,自己怎么可以忽略过去?要不是啸死后重生,那一次的错过岂不等同于永远的错过了?

    蓉城家举办的宴会?的确是有这么回事,呵呵,这样想来,他和蓉城云天的缘分好像也不浅,上辈子闻名这辈子相见,也算两生缘了吧?

    嗯??啸在笑?直觉这笑容不是给自己的,眯了眯眼睛,卓亦凡不甘于自己这么大的个杵在这也能被心上人忽视掉,声音陡的挑高,不管啸想着谁,都先把注意力拉回到自己这边再说。

    “我有个堂姐特别喜欢胡闹,因为家里三代就她这么一个公主,也就养成了她自小就说一不二的格,也不知道她在哪儿见过蓉城云天,竟然跑到爷爷跟前说非蓉城云天不嫁,想那蓉城云天是什么人物?我家堂姐的份实在配不起他。

    家里人几次三番的劝,总算劝得堂姐软下了坚持,但她提了一个要求,想最后再看一次蓉城云天,爷爷到底心疼堂姐,也料想堂姐没胆子在大厅广众之间瞎闹,就带着她一起去参加了宴会,然后……”话气顿了顿,卓亦凡朝着柳笑尘不太自然的撇了撇嘴。

    “你别告诉我说,你堂姐给蓉城云天下药了。”不敢置信的开口,一个惨了蓉城云天的女人会给蓉城云天下什么药,脑残都猜得出,眨巴眨巴眼睛,柳笑尘开始犹豫着自己要不要等哪天找个好时机问一问蓉城云天,被女人强了到底是种什么感觉?

    ‘咳~’啸的眼神太邪恶了,错觉错觉,他家啸才不会有这种让人心头凉凉的眼神儿呢。

    “我堂姐当然没成功,她的小动作被我撞见了,我哪能任她胡闹?蓉城云天少爷的外号可不是白叫的,不是我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若是堂姐算计成功了,我和爷爷走不走得出蓉城家都不一定。”

    原来被撞破了没来得及施行?柳笑尘也不知道自己是庆幸多一些还是失落多一些,云天呢云天,你可知道你曾经错过了一朵多么富有特色的桃花吗?

    “我想拿走堂姐手中的迷药,堂姐不愿意给,拉拉扯扯装药的小瓶子就飞了出去,掉下楼摔在了墙角处,碎了。”

    双手缚看着某人,柳笑尘恍恍惚惚记得那天好像还发生了什么‘大事’,是什么事来着?

    “瓶子碎了不等于就没事了,迷药在空气中蒸发,十步以内闻到的人都会中招。”当时的他都吓傻了,还好那瓶子掉的地方人不多,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中招?这个词儿有点耐人寻味,“中招了会怎样?”发

    果然,柳笑尘还是很有见地的。

    “……凡是闻到香味的男人都会产生一种冲动,意识清醒可生理不能自控,这也是为什么堂姐会选择那种迷药的原因,有意识就有义务负责任,蓉城云天到时候想赖也赖不掉。”

    好嘛,这真是个狂女子,柳笑尘十分庆幸自己前世今生都没碰到过这样的女人。

    不对,冲动?他想起来了,那天有两个男的意图非礼北尘雨,自己狠狠的和他们打了一场,忍着呕意将两人打成猪头之后才跑到别处差点把胆汁吐干净,过后又联合了别的公司将那两家公司搞破了产,这才算出尽了心头的恶气。

    却原来,压根是自己误会别人了?人家非礼北尘雨是不得已的?呃……世上会有这么倒霉的人吗?

    “啸,你不知道你当时教训那两个‘色狼’的样子有多帅。”冷峻的脸庞,冲天的霸气,潇洒的手,他敢说,楼上楼下为啸痴狂的男男女女们一定比比皆是,特别是最后啸苍白着脸色抿着唇皱起眉往暗处跑的样子,一强一弱,强烈的反差让人更是眼前一亮。

    他也是直到啸吐得昏天暗地之后才最终认出来,这就是自己的小哥哥,让自己想了十年找了十年的小哥哥,他小哥哥的洁癖好像越来越重了,让人心疼的直想跑出去将人绑回家里,好好给他治治心病。

    但是他想不代表就能做,爷爷是什么人?看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二话不说,拎着他和堂姐就回了本家,经过交待,他和堂姐一起受了罚。

    跪在祠堂一整晚,第二天一瘸一拐笑着往回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用尽一切手段收集有关于啸的资料,从婴儿到成年,一丝一毫都不肯放过,随着知道的越多,心疼也就越多。

    他的小哥哥生活的一点也不快乐,他有一家子的负担,他在默默扛起重担的时候也在默默的一个人承受着哀伤,抓拍到的有关于小哥哥的照片,每一张都反应着啸内心里的孤独。

    他的,在那个时候就悄悄送给了啸,很不可思议吧?他竟然因为一堆堆照片和资料而上了啸,也许啸不懂他,也许啸早就忘记了他,可他参与了啸的大半生,啸的孤独,啸的感伤,啸的渴望,他无一不知道,无一不明白,可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啸。

    他是个想到就做的人,确定自己动心的第二天就跑到爷爷跟前坦白去了,爷爷先是很吃惊,等听他说完了一切之后,只给出了一个答案,十八岁生之前,不准见啸,如果自己能在成年了之后还认为自己是着啸的,不是迷恋,不是感恩,也不是懵懂和冲动,那爷爷就成全自己,让自己去追求只属于自己的幸福。

    五年,爷爷用五年的时间来考验他的心,而他只能同意,所以一边努力长大,一边暗暗祈祷啸千万别上什么人,眼看着离十八岁生就差几个月了,啸却失踪了。

    他都要恨死自己了,自己那么听话干什么?爷爷说不让再打听啸的事就真的不去打听吗?要是自己还派有人跟着啸,也就不会找不到啸了。

    当然,他也有一点点庆幸自己没有派人跟着,若是收到啸死去的消息,自己准得疯。

    “啸,我你,很早很早以前就上你了,别怀疑我,也别问我为什么,上你了就是上你了,我今天来只是想看看你,看着你没事我才能安心睡觉,好了,我该走了,明天学校里见。”

    红着脸离开,他表白了,呵呵,他向啸表白了,啸又呆住了呢,真可

    默默望着飞速遁走的人,柳笑尘的确呆住了,还呆的很深很深。

    这人今天晚上压根就是来给他添堵的吧?自己两个母亲的事还没解决完,卓亦凡又扔了一个‘上你就是赖上你’的炸弹出来,而且这份还不容他拒绝,人家是从‘上辈子’追到‘这辈子’来的,也算是‘两小无猜’,那表,好似自己拒绝了就是天理不容一般。

    ‘唔……’头更痛了,要不……自己明天别去学校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你们·不要来烦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