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难断的母子情

    就在北尘家闹得鸡犬不宁之时,在柳家的柳笑尘也正处在水深火之中。

    话说,柳眉突发神经力四,两条纤纤玉臂将柳笑尘揽得绯染双颊,见自家娃子此一面目艳丽的让人咋舌,柳眉蠢蠢动的手指爬啊爬的就爬上了柳笑尘的绝美脸庞,十根手指使力,我拉~~

    瞪眼,请注意,不是瞪人,而是呆愣愣的傻眼,双颊上传来的抻拉感很成功的让柳大少爷僵住了,想他‘前世’和‘今生’加在一起也算几十年了,还从来没有被人……拉过脸……

    这么没有形象的事,打死他都不会想到有一天竟会发生在自己的上,而且那个拉他脸颊的人还是自家温柔端庄的母亲大人,眉稍不由得欢快的跳动起来,果然,的母什么的,太可怕了。

    “咯咯……”红润的唇角压抑不住的往上翘,柳眉相当满意自家儿子老老实实让她过手瘾的样子,眼睛眯了眯,好想再拉一拉哦,但是……眨巴眨巴眼睛,再拉儿子的脸颊就会留下手指印了,于是犹豫再三,柳眉还是决定,暂且放过让自己忍不住赞叹的细滑皮肤,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手。

    ‘呼’暗松一口气,母亲可算是放过他了,伸出双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双颊,柳笑尘正想站起,不成想母亲突然冲上来做出了一个让他更加无法接受的动作。

    单手掐脸,用力往一起压,另一只手竖起食指按鼻子,传说中可小猪的柳笑尘版,正式出炉~

    这……这这这这……柳笑尘彻彻底底呆了,母亲的动作,他懂,会出现什么效果,他也了解,但为什么加在一起再安在自己上,就神马都不懂了呢?还有,今天的母亲大人,她到底是怎么了?!

    “哈哈哈哈……”尘尘的样子好好笑,也好可,但她还是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的,要是再戏弄下去,天知道儿子会不会抓狂。

    虽说自从上次儿子在医院里醒过来之后子就变了好多,但固执的脾气却一样的死强到底,她可不想好不突然占了上风,再灰土土的败回给儿子,那多没趣,想着,以手掩嘴,柳眉拿起盘子直奔厨房而去,刷碗刷碗,饭后多运动,有利于体健康。

    另一旁的柳笑尘木着脸坐在椅子里魂游天外,好一会才从深深的打击中缓过神儿来,然后下一瞬,脸色开始隐隐泛黑。

    默然垂首,满面纠结,话说母亲的子……好像变了,变的……让人接受无能,当然,他不是说母亲变了就不好了,只是……只是有些适应不了而已,于是纠结更深,他不知道这变化只是暂时的呢?还是永久的?

    要是暂时的还好说,为一个听话的好孩子,偶而应付应付母亲的发疯不算啥事,可要是永久的……想到这里的柳笑尘整个人都陷进了黑漆漆的怨念里,不可自拔。

    在厨房刷碗的柳眉又开始忍不住笑个不停了,她以前真的没有发现,原来自家儿子的子是这么的可和……单纯?只是一个小小的玩笑罢了,也能让儿子纠结这么久,还努力深思冥想认真到不行,这副样子,想不让人喷笑都难。

    “尘尘,你出去溜达溜达吧,别吃完饭就躲进屋子里看书,多呼吸呼吸空气对体有好处的,或者说……尘尘还想让妈妈……”满含‘恶意’的声音故意顿了顿,音儿才落,自家儿子就‘呼’的一声‘飘移’到了厅外,眼瞧着门口处儿子的影正一闪而过,落荒而逃四个大字明晃晃闪现于脑海,“哈哈哈哈……”碗掉到地上也顾不得捡,柳眉手捂住肚子直笑得弯了腰,她家可的儿子噢,实在是让人疼宠到骨子里去喽。

    急急忙忙跑到门外,甩一甩额上薄汗,柳笑尘心有余悸的回看了眼隐隐传出笑声的房门,脸色不止黑,黑中还透了点赤色的红,狠狠抿紧嘴唇,他才没有害羞呢,也没有落跑!硬着脖子闷头直走,难得的,我们的小尘尘也傲骄了一把。

    ‘碰’完全不看路的柳笑尘毫不意外的撞到了人,手掌贴着厚实的膛,体下意识后退半步想退出陌生的怀抱,却不想,腰上猛的袭来了一双手臂,紧紧的固定住了他。

    眯缝起眼睛缓缓抬头,一双含笑的眼眸清晰倒映进眼帘里,“蓉城绝夜?”当真是让人意外的人,这家伙哪怕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也不会让人十分讨厌,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天生具有人格魅力的人吧?

    不过好感不好感的都是别人,自己……

    ‘呕…’侧弯腰,刚刚才吃下还没有完全消化的晚饭刹那间全体奉献给了大地,刺鼻的味道冲天而起,惹得蓉城绝夜再也摆不出儒雅翩翩的微笑,不自觉后退,并松开了双手。

    ‘呕……’因为蓉城绝夜松开手时不小心碰到了手掌,柳笑尘很不给面子的又呕了起来,好一会才直起腰,抬头,虚弱的朝着蓉城绝夜笑笑,“不好意思,你的气息太让人恶心了。”

    黑脸,蓉城绝夜真想掐着柳笑尘的脖子问一问,自己哪里让人恶心了?明明是这小子有洁癖好不好!

    “蓉城二公子怎么会在我家附近?难道是溜达到这来的?”总算倒干净了胃里的东西,柳笑尘一边掏出兜里的手帕擦嘴,一边淡然的问着,那眼神,那姿态,哪里有一点当着别人呕吐后的狼狈?优雅的一如在华丽的堂。

    蓉城绝夜眉心直抽抽,他眼前这少年到底是什么人啊,妖孽不成?还有,他很怀疑,柳笑尘的兜里一定不止一个手帕,毕竟这人呕吐是不分场合和地点的,但就算知道这人有病,自己的小心灵还是不免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因为……

    他就是败在这个似乎风吹就倒的小美人手里的,咬牙,想他堂堂蓉城家的二少爷,堂堂黑道中来去自如的,咳,他死不承认比蓉城云天差,他就来去自如了怎地?反正他蓉城绝夜败在柳笑尘手里的事实,心上服不服另说,嘴上一辈子也别想让他甘愿,哼!

    “我听说,蓉城云天找过你?”肩膀斜倚着墙面,蓉城绝夜边说边故做不屑的撇了撇嘴角,蓉城云天也不过如此,一但动了,他就是一个平凡的男人,明知道有危险还傻傻的跑来安慰柳笑尘,这样的对手,早已不足为惧了。

    “嗯。”淡淡应一声,柳笑尘随手扔了手帕目不斜视的由蓉城绝夜边走过。

    “喂。”挑眉,蓉城绝夜不高兴了,他本就是个傲的人,意外败在柳笑尘手里他认了,可那不代表柳笑尘可以不将他放在眼里,没有实力,傲气什么的,不过是自找死路而已,而实力,往往是和背景挂着勾的,他不认为柳笑尘有背景和他叫板,怎么着?这小子还会找蓉城云天不成?切,找来了他也不怕,还是说……

    “什么?”

    清清朗朗的声音平平淡淡响起在耳边,惊散了蓉城绝夜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抬头,材颀长的少年正侧着子静静的看向这里,额前的发软软的搭在眉角间,一双溢着流光的眼眸似含着万千魅惑,可仔细一看,却又发现那眼眸清澈透明的像水,什么东西都没有。

    摸鼻子,这个少年果然不是常人,自己自小到大见过的人也不算少了,如柳笑尘这般复杂的人却是一个都没有,也难怪向来雷打不动的蓉城云天,也会乖乖舍了冰封的外壳拿火的心去贴人家冷冷的股了。

    “呵呵……”想着蓉城云天讨好人的样子,蓉城绝夜不由得笑出了声。

    上帝是公平的啊,一物克一物,谁也跑不了一个惨字,该!

    见蓉城绝夜一会皱眉一会喜笑颜开的,柳笑尘无声翻了个白眼,什么也没说,直接转走人。

    “喂!”恍恍惚惚回过神,眼前不远处的少年已快要走出巷子口了,几大步追上去,“柳笑尘,你别得寸进尺。”他都一再拉下面子和这小子说话了,这小子怎么还是冷冷淡淡的?他又不是老道,没事装什么高深。

    “你没有寸。”脚步不停,柳笑尘边说边开口反驳。

    “什么?”一时之间没弄懂柳笑尘的话,好一会蓉城绝夜才缓过神,顿时哭笑不得起来,他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好不好?“我是说你为什么要走。”

    这回顿住脚步了,缓缓侧,缓缓挑起眼帘,静静看了蓉城绝夜半晌,柳笑尘很认真的说道:“蓉城二少爷喜欢在呕吐物旁谈心的癖好,请恕在下不敢苟同。”

    呃……蓉城绝夜噎到了,他第一次发现,原来眼前这个看起来云淡风轻高雅尊贵的少年,也是只牙尖嘴利的老虎,在呕吐物旁谈心?还癖好?眉心再次跳动起有节奏的拍子,鬼才有那好。

    算了,和柳笑尘生不起气,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赶快说完了话就走,免得气得连夜里也睡不好觉,“我今天来是想给你个忠告,别再掺和进我和蓉城云天的事里来,守着自己的母亲好好过子吧,我们这滩水深,小心淹死你。”瞪眼睛,蓉城绝夜的语气可谓是不好到了极点。

    而听了话的柳笑尘并没有生气,反而眼露惊奇上上下下打量了蓉城绝夜许久,“说吧,为什么来。”他不认为自己有份量让蓉城绝夜亲自跑过来劝告什么,自己是谁?一个没有背景没有资历的毛头小子,尽管认识的人都不简单,但那也只是认识,还压不下蓉城绝夜的气焰,让这位堂堂的二少爷巴巴的跑来说出这番略显示弱的话来,连蓉城云天也做不到。

    “我都说了,我来是给你忠告的。”顾左右而言他,反正蓉城绝夜打死也不相信,小小的柳笑尘会想得那么远。

    “理由,给我你让步的理由。”他让蓉城绝夜颜面大失,这个人不火上烧油虐死他就算不错了,哪里会随随便便弄出眼前这一出?而且……

    眉心不由得皱成了一个川字,蓉城绝夜既然可以大大方方出现在他的面前,那就说明,蓉城云天又出事了,心中有些焦急,可却无法可想,蓉城绝夜有一句话说的对,他们的水太深,自己根本帮不到那人什么。

    “呵呵……”低低的笑了,蓉城绝夜这回是真真正正拿柳笑尘当值得正视的人来看待了,至于败在柳笑尘手底下的事,意外因素太多,他不愿多做评说。

    “柳笑尘,你和你母亲的命都很好,道上有人放话了,龙云的女人,哪个敢动哪个就是龙云一辈子的敌人。”龙云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后的老头子,军区总司令的份量,可不是政界和黑道,想用金钱和利益买通军界的路?难。

    所以能不和军界的头号人物正面冲突,他当然就尽量不冲突,当此他和蓉城云天拼斗的最后关头,任何一点意外都能让他功亏一篑,真真正正再也爬不起来了。

    柳笑尘终于恍然,“原来竟是他……”眯眼睛,龙云的女人?他龙云还真敢说,自家的母亲什么时候成了他的人了?不对,既然龙云敢如此说,那就说明龙家的家主也知道母亲的存在了,而且并没有打压的样子,这未免有些太过于奇怪了。

    当然,不是他妄自菲薄,实在是母亲人生里的污点太浓,前任柳笑尘的小半截人生也光彩不到哪里去,让前途大好的龙云娶母亲,还顺带一个半大不小的臭油瓶,他就不信龙老爷子会不介意。

    “怎么?你和龙云见过面?”蓉城绝夜难得八卦精神旺盛,嘻笑着凑前几步,“少校军官如何?可比得你亲生的父亲?”八卦还不忘埋汰人,这才是恶心人的最高境界~

    淡淡看一眼蓉城绝夜,柳笑尘水润的嘴唇微勾,语气平和的回道:“还好,我看他不吐。”

    呃……蓉城绝夜又想黑脸了,什么叫‘我看他不吐?’柳笑尘想说的根本就是‘你比他恶心’吧?可恶,这小子就不能说话和他的长相一样,柔柔美美毫无攻击力吗?!

    “想吐就吐去吧,我走了。”甩袖子抬腿,再多和柳笑尘待下去,他会心脏病发的,被气的,一定。

    ‘呕……’没有回答声,柳笑尘弯腰又开始倒东西了,刚刚蓉城绝夜往前走时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小小碰到了他的衣角,按理来说,这么点碰触还不至于让他再吐,只是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呕意格外的明显,特别当呕吐的对像是蓉城绝夜时,那叫一个奔腾啊~

    “柳笑尘!”他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哪有被碰了下衣角也吐的?咬牙切齿的收回抬起的腿,落地,回,大步走到柳笑尘边,探双手,扶肩,使力,迫使柳笑尘不得不直起腰对视,然后大吼,“老子今天就让你吐个够。”

    吐吧吐吧,最好吐出肺子、肝、胆来,也省得这人没事就恶心别人了。

    不管蓉城绝夜心里是怎么想的,我们的柳笑尘可就真的吐开了,无力挥开肩上铁一样的大手,他只能眼一黑,脸一白,张嘴,哇~

    蓉城绝夜黑线,自己是找虐吧?扶肩就扶肩,为嘛要让柳笑尘正对着自己?低头看看湿乎乎的西装外,他该感谢柳笑尘早已吐干净了食物所以吐在自己上的都是酸水吗?‘唔……’可是这东西脏是看不出来脏了,但更恶心有木有~!!

    想着,哇,又一波酸水袭了过来,赶紧侧躲过去,然后双手使力摇晃柳笑尘,“你丫的……”

    “你是谁?快放开啸!”

    后急急的吼声震得人耳边隆隆做响,眨巴眨巴眼睛回,‘呼……’风起,双手一空,风落,刚还在自己‘掌控’之下的柳笑尘,此时已经软软的倚在了另一个男人的怀里。

    挑眉,怎么不见柳笑尘吐了?难道……不会吧?他可是亲眼见证过柳笑尘不排斥蓉城云天的全过程,以命换命才得来的承认,够珍贵吧?而眼前这小子凭的是什么?也是命?

    不语,他有些为蓉城云天不值了,看看人家,轻轻松松抱得美人在怀,所以蓉城云天啊蓉城云天,你注定在感上和事业上都是个失败者,可怜的娃子,看在你这么悲催的份上,等你败了,偶就赏你一处园子养老吧。

    这边,好不容易由一片晕眩当中回神,柳笑尘甩了甩发强睁开眼睛,猛的就愣住了,“北尘天?”难怪自己不恶心,苦笑,北尘天的心思自己都明了了,为什么就是恶心不起来?自己若是能吐出来,也许北尘天就再不敢随便碰触自己了吧?

    “啸……”眼眸瞬间黯淡下来,啸叫他北尘天,语气也如斯的冷淡,他在疏远他,很刻意的疏远,为什么?只因为自己是他弟弟?只因为自己上了他?可他现在和自己流着不同的血脉,自己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追求他了不是吗?

    “放手。”用力推拒着北尘天的胳膊,要不是刚刚才吐过实在没什么力气,他早一个过肩摔将这人摔到两米之外了,他讨厌北尘天的眼神,讨厌到厌恶,他是他哥,哪怕不再流有同一种血脉,也是他实实在在相处过整整二十五年的大哥,对亲生哥哥动,他想不明白也懒得去想。

    “我不放,啸,我永远都不会放开你,永远!”陡的收紧手臂,怀中满满的感觉让北尘天即喜又痛,他的人就处在他的怀里,可他恨他,啸讨厌他的,多么讽刺多么可笑,咫尺天涯就是指他和啸吧?

    “你……”未尽的话惊回了嘴里,柳笑尘直愣愣看着站在北尘天后的女人,那双含着泪光的眼眸,那眼眸里激着收也收不住的疼惜,她……为什么……

    一步步走来,未语泪先流,反手想抹去脸上的泪,却无奈越抹越多,哽咽着,抽泣着,李雅云小心翼翼拉近着两人的距离,嘴唇嚅动,两个低低的颤抖的字在唇齿间怯怯的溜出,“啸儿……”她不敢大声的唤他,她怕大声了就会惊起啸儿的怒气,自己是个有罪的母亲,啸儿怎么对自己都是应该的,她不怕被冷眼甚至于被喝骂,她只怕,啸儿无视她不理她,那样她会……受不了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你们·不要来烦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