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北尘雨的妒恨

    “浩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欧阳寻,也就是欧阳浩生的父亲,沉着脸看着欧阳浩生,低低的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怒火。

    他恼怒着儿子的不懂事,更为自己的将来而着急,别看他风光,那都是外人的看法罢了,实际上呢?他哪一天不是过的小心谨慎?要知道他虽是长子却并不是欧阳世家的家主,他的父亲欧阳焚天才是欧阳世家真正的掌权人。

    父亲有四个儿子,三个孙子,欧阳浩生虽然是长孙也很得父亲的喜欢,但他不是唯一的孙子,若是浩生真做出了什么让父亲不高兴的事,那么不止是他这位长子,就连他这个老子都会被父亲一并厌弃。

    所以他不能让欧阳浩生忤逆他的决定,和北尘家结亲势在必行,他欧阳浩生没有拒绝的权利!

    “我知道,父亲,正因为知道,我才更加不能同意这次的订婚。”当第三次说出拒绝时,欧阳浩生的心已经能够完全平和下来了,他知道,当自己说出了这个拒绝之后,等待着他的后果将是什么,他的份,他的地位,他所有在别人看来高高在上的一切,或许都将因为这场拒婚而消失。

    可他赢得了自由不是吗?他并不想娶一个自己不的女人,也不想和这个女人由应付到冷漠,最后渐渐变成一对怨偶,转看向苍白着脸色死死盯着他看的北尘雨。

    他知道,自己这次深深的伤害了这个女孩子,不管他们之间有没有感,当众拒婚,带给北尘雨的伤害不止是心灵上的更有着上流社会人最在意的名声。

    但他真的无法勉强自己,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明明早就准备好了,要将自己的全部都交到父亲的手里去摆布,明明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将来是要为了家族而牺牲的,可如今事到临头,他想到的只是抗拒,只是不可以。

    隐隐的他就是有一种感觉,若是今天应下了这门婚事,那将来自己一定会后悔,这种念头太过于强烈,强烈到想抑制都抑制不了,于是冲口而出咬定了拒绝,只有他自己才能够感觉得到,拒婚出口的那一刻,心,竟是如此的轻松。

    “好,好好。”被气的体都颤抖了起来,“好一个你知道!”若是可以,欧阳寻简直想一巴掌拍死对面昂然而立的儿子,这个孽子,他什么都知道还敢拒婚?他是存心想气死他是不是?

    “老爷,您别生气,浩生,你还不快向你爸爸道歉,快点!”一边急急拍着欧阳寻的口,欧阳夫人一边呵斥着动也不动的欧阳浩生,她比谁都了解,今儿这个事要是闹大了,那她欧阳世家准太上夫人的份就算是彻底没戏了,从小到大她的人生都是顺风顺水的,若是哪一天风光不再了,那会比要了她的命还要严重。

    “……”沉默,欧阳浩生垂下了头一言不发。

    “你……你这个混账东西……”见妻子给了儿子台阶下儿子也不理会,这无异于被儿子当众打了个响亮的耳光,面子里子全丢光了,欧阳寻此时何止是被气的发抖?没马上背过气儿去都算他体强壮。

    “欧阳寻,你今天一定要给我北尘家一个满意的交待,不然我北尘家发誓会不择手段也要讨回公道来。”再也听不下去欧阳浩生一遍又一遍的拒绝,与妻子一左一右握着女儿的手打算在欧阳寻说完话之后就护着女儿上台的北尘明光,铁青着脸色当场就甩出了狠话。

    他不止气女儿被人看不起,更气北尘家的名声会因此而受到打击,自家好好的千金大小姐被别人一而再当众拒婚,这是什么?这是赤LL的侮辱,凡是有血的男人都忍受不了。

    一话出满场寂静,不择手段?这四个字所代表的含义太浓太重也太过于血腥了,众人都知道,若是欧阳寻给不出满意的交待,那么明天,不对,是从此刻开始,两大世家的人将会不死不休。

    坐在远远的角落里静静看着北尘明光,早就看开的柳笑尘还是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丝丝羡慕,曾为他的长子时,这个所谓的父亲大人可曾有过哪怕一次为自己出头?像如今这般护犊子似的强势态度,从来不曾见过呢……

    “爸爸……”头埋在北尘明光的怀里,北尘雨低低的哭泣起来,她是场内唯一一个明白欧阳浩生为什么会拒婚的人,可哪怕明白,哪怕心里有了隐隐的猜测,她也不敢相信,欧阳浩生竟真的拒绝了她。

    欧阳浩生是傻子吗?自己是谁?自己可是北尘家的大小姐,嫁了欧阳浩生代表的不止是两个人的结合,更是两个世家强势的联手,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娶了她的好处的,偏偏欧阳浩生他……

    越想越苦,北尘雨双手死死抓着父亲的胳膊,哭的肝肠寸断。

    她不止哭泣自己的初恋,更哭泣着自己的命苦,可以想见,过了今天之后,别人的白眼和冷嘲会时时刻刻跟随着她,她将由高高在上众人追捧的北尘家大小姐,变成任人嘲笑指指点点的小丑,这样的差距,让从出生以来就被人捧着长大的她如何受得了?

    她恨死了给她难堪的欧阳浩生,更恨死了另一个人,他凭什么抢走自己的幸福!

    “北尘家主莫要生气,我们去屋里谈,请跟……”

    “不用了。”一直站在父亲后魂不守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北尘天,冷冷打断了欧阳夫人的话,“欧阳夫人,你的儿子既然是当着众人的面给了我们北尘家难堪,那就再当着众人的面给我们北尘家一个交待好了,我只要他一句话,为什么不同意订婚?他欧阳浩生可是背着我的妹妹有了别的女人?”

    一言直指要害,北尘天的话音刚落那边欧阳浩生的脸色就变了,在场的众人都不是傻子,欧阳浩生的表明明白白写着,他爬墙了。

    见此北尘天算是断定了欧阳浩生有了别人,恨得他差一点冲上去给欧阳浩生一顿拳头,欧阳浩生凭什么这么对待自己的妹妹?他外面的女人显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若是个家世差不多的,也不可能躲着不敢见人。

    得,这话说的可是有点欠考虑啊,就不知道北尘天若是了解了自己硬着欧阳浩生道出的那位‘人’是谁之后,会不会连肠子都悔青了?

    死死咬住牙关,欧阳浩生也知道自己刚刚的表一定都被有心人看在了眼里,此时哪怕他什么也不说,背弃者的份也是坐实了的。

    为世家子弟,其实外面有个把人这很平常,别说人,只要自己有能耐,在家里养个三房四房的都可以,但因为所谓的人而当众拒绝对自己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联姻,却是没有几个人能够干得出来的了。

    暗地里苦笑一声,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能干出这样的事来,明明自己也不傻,自小看得多了,特别是与自利益息息相关的东西更是门儿清,但就是犯了倔脾气,最无可奈何的是,直到了现在,直到了此时此地,心,竟是一点后悔的意思都没有。

    “呵,呵。”北尘明光干干的冷笑,他显然是被欧阳浩生明晃晃坦护‘小三’的样子给气到了,“真是好一个多的欧阳大公子啊,来来来,快给我说说你那位了不得的人是哪家千金?也好让我们北尘家输得心服口服,说不定等你们成亲的时候我还能送上份大礼,好祝福你们百年好合呢!”

    话,越说越慢,到了最后干脆是咬牙着让声音由牙缝当中溢出来的了,北尘明光发誓,今天不把那个‘小三儿’给揪出来,他就把北尘的姓倒过来写。

    而听了北尘明光这么说,场内众人都忍不住竖起了耳朵,那个‘小三儿’会是谁?能迷得欧阳浩生神魂颠倒连富贵荣华都不要了,那位女子想必一定长的比天仙还好看吧?

    欧阳浩生垂下头,僵直的站在台上,还是一个字都不说。

    让他说什么?他上了谁吗?没有,他才没有上谁,他只是……只是不想现在就订亲,不想在后娶一个自己不的女人而已,就是这么简单,所以他也没用,他没有心上人。

    “孽子,还不快说!”重重一跺脚,欧阳寻再生气再窝火也得顺着北尘明光的话说,他有点亲幸了,还好父亲因为临时有事来不了,不然今天的局面可就真的一点回转的余地都没有了。

    “我没有人,我只是不想这么早被定下终。”谁说拒婚是因为人的?他偏偏就不是,不行吗?

    “你胡说!”尖锐的叫喊惊得所有人心头一跳,呆呆看过去,北尘雨跳上台满脸指控的看着欧阳浩生,“你敢说你不是心里有了他才想要拒绝我的吗?你敢说你今天由始至终都没有想他一点半点?你敢说当你开口说‘我不同意’时脑子里闪过的那个人不是他?欧阳浩生,都到了这种地步了你还护着他,你到底有没有为我想一想?我就活该因为你的痴而遭受到无妄之灾吗?你凭什么将自己的幸福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你们就不怕遭天谴吗?!”

    说一句上前一步,北尘雨的每一个‘你敢说’都将欧阳浩生平静的面容击得越发支离破碎,他想反驳说他没有,可话到嘴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真的没有吗?有没有只有他自己才最知道,但他不想往深处想。

    ‘嗡~’下面一片议论声,看样子北尘雨早就知道欧阳浩生的小人是谁了,她可真能忍,也是,人还没嫁到欧阳家呢,名不正言不顺的也不好太过份,大概北尘雨是想等成了欧阳浩生的妻子之后再对那个小人出手吧?在世家里这样的事也不算少见,大家都懂得的。

    望天,这就是误会啊,谁又能想到,北尘雨根本就是今天才知道柳笑尘在欧阳浩生心底的地位的呢?呵呵,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雨儿知道那个人是谁?”同样听出了女儿言下之意的北尘明光抢先问出口,他就不相信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治不了欧阳浩生这个毛头小子。

    反正北尘家和欧阳家是做不成亲家了,那就索将一切都摆明白了,量那个‘小三儿’也高贵不到哪里去,就让众人看一看,到底是北尘家的大小姐配不上欧阳世家的长孙,还是他欧阳世家养了个四六不分的蠢货,自找死路!

    “爸,女儿当然知道他是谁,他……”

    “你住口!”欧阳浩生急急打断了北尘雨的话,刚刚别人没看到,他可是清清楚楚看到了北尘雨的动作,她看向后的那一眼里写满了恨意,直觉告诉他,北尘雨看的人一定是柳笑尘,他怎么能让北尘雨乱说?他不能让北尘雨将柳笑尘拉进脏水里。

    “你才应该住口!”北尘天以比欧阳浩生更大的声音反吼回去,怎么着?他小妹还没和欧阳浩生怎么样呢,这小子就敢当着大家的面拿小妹开刀了,要是真嫁了过去,为了那个‘小三儿’,欧阳浩生还不得生吃了自己的小妹?

    “欧阳浩生,你太让我失望了,不想让我说出他的名字是吗?我偏偏就要说出来,好让大家看一看他一个臭男人哪里比我强。”

    ‘哗~’听者尽皆哗然,男人?欧阳浩生喜欢的是个男人?他还因为一个男人当众拒绝了北尘家的联姻?各色不一的目光在此时通通染上了同一种色彩,鄙视和嘲笑,真看不出来呢,欧阳世家的长孙如此的……啧啧啧啧~~

    欧阳夫妇两的腿都软了,同恋?他们无法将这个词语用在自家儿子的上,可看看北尘雨言之凿凿的样子不像是说谎,反观儿子的神色又略带惊慌,尽管儿子努力在保持着镇定,但了解儿子颇深的他们如何能够看不出来?儿子那根本是用假做的镇定来掩盖背后的真实。

    而另一边听了‘男人’两字的北尘天却猛的顿住了,隐隐的一丝灵光在脑海里闪过却总也抓不着,紧皱起眉头仔细想,还没等他想明白,他家妹子就先一步给出了答案。

    “你叫我住口?欧阳浩生你竟然为了柳笑唔唔……”嘴巴上盖住了一只大手,过重的力度让北尘雨一时之间几乎无法呼吸,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连她自己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因为憋出的液体还是心酸而掉下的脆弱了。

    她恨欧阳浩生对她的无,一而再的羞辱让她恨不能一头撞死在这里,也恨欧阳浩生的痴,能为了一个男人而放弃一切,不顾及份和地位,只愿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这样的人谁不想要拥有?偏偏自己和能够全心全意另一个人的男人就这样失之交臂了,相见恨晚,大概就是此时内心真正的写照了吧?

    心中说不出来怒多一些还是羡多一些,奋力推开欧阳浩生的大手,转冲进母亲温暖的怀抱,耳边母亲一声声没事了有她在让北尘雨失态的痛哭出声,什么礼仪什么矜持都不重要了,她就是想哭。

    柳……笑……手掌一点点紧握起来,北尘天只觉得心脏一缩一缩的痛,他听到小妹的话了,如果是别的什么也许他还不会听得这样清楚,只有与那个人有关的东西他才会如此在意,忍不住下意识转,眼神透过人群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几个人,最当中那位面无表的人,不正是自己心心念念恨不能时时粘在其边的啸吗?

    原来,欧阳浩生的人是他,原来,他边除了自己还有别的男人在窥视,原来,他的美和好不止被自己一个人发现到了,原来……好多个原来扰得他头痛万分。

    他该怎么办?自己的准妹夫一跃成为了自己的敌,而亲生妹妹却因为这个敌暗恨上了亲大哥,‘唔~’头更痛了,这都什么事儿。

    都怪欧阳浩生,他要是不招惹啸,小妹就不会伤心不会去恨,他和啸之间的关系也就不会这么混乱了,所以……

    收回目光森森的朝着欧阳浩生放冷箭,欧阳浩生,你要为自己所做的事付出代价来。

    好嘛,这就是红果果的迁怒加公报私仇。

    “欧阳寻,你们欧阳家欺人太甚了,欧阳浩生你也给我听着,今天的事没完,你们就等着不死不休吧,女儿,我们走。”气得直跳脚,面对一个当着自己的面还差点将自己的亲生女儿捂背过气去的人,北尘明光觉得自己再说什么都没有必要了,那就开战,自己还怕了他们不成?

    “北尘先生千万别冲动,我们再好好商量商量,北尘先生。”怎么可能让北尘明光走掉?今儿人家迈出了门槛明儿就该上演两大世家的商战了,虽说因为没有了北尘啸坐阵,安丰集团已经不若从前那样势头压人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安丰集团可不是瘦死的骆驼,人家现任总裁北尘天也是个不错的商业奇才,照样把安丰集团打理得蒸蒸上。

    就是退一万步说,欧阳世家真要和北尘家对立起来,父亲大人也不会因为浩生明显丢人丢到家的丑事而全力与北尘家开战的,反而最有可能为了平息北尘家的怒火而交出浩生给北尘家出气,那些个弟弟们本就眼巴巴等着机会踢掉浩生这只拦路虎,好让自己的儿子上位,有这么好的机会送到面前,他们自然要可着劲儿的往死里踩浩生了,所以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北尘家走掉,万万不能。

    “放开。”被拉住了胳膊,北尘明光边冷喝边往外挣,另一边的欧阳夫人也顾不得有没有人在看,同样死死拉住了北尘夫人的胳膊,夫妻两个齐心合力,一时之间还真让北尘夫妇走脱不得。

    “爸,妈,放开北尘伯父和北尘伯母吧,儿子的事儿子自己会解决。”上前拉开父亲和母亲,站到北尘明光面前,欧阳浩生的神色坦而卓然,“北尘伯父,祸是我自己闯的,与父母无关,等明天小子会亲自到您府上任你处置,所以两家不死不休这样的话,还请北尘伯父三思而后行,伤敌一万自损八千,想必这样的结果北尘伯父自己也不想看到的吧?”

    “你……”还真让欧阳浩生说到点子上了,伤敌一万自损八千,这比喻虽不确切但意思也差不多了,可重重拿起轻轻放下,这口恶气又如何散得开?正自犹豫时,埋首在北尘夫人怀里的北尘雨突然猛的抬起了头。

    “那就不损八千好了,只要把他交给我处置,我们北尘家就不和你们欧阳家记较了,如何?”

    纤长的手指直指众人后,众人齐齐转头,一排排向后看,最终,众人的目光落在了一个偏远的桌子前,那桌间坐了三男一女,医药世家的长孙卓亦凡,军区总师令的亲外孙陆逸风,咏美电器的千金大小姐林美儿,和,陈氏集团总裁的私生子,柳笑尘。

    陡的全体恍然,那个所谓的‘小三儿’是谁,一眼就能明了,柳笑尘为了欧阳浩生而自杀的消息,众人多多少少还是听说过一些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你们·不要来烦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