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捂着渐渐发凉的心,北尘雨强撑着笑脸挽着欧阳浩生的胳膊向欧阳夫人走去,而她旁的欧阳浩生正拢着眉魂游天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嘴角边溢出一丝苦笑,想什么?还不是在想柳笑尘,但自己知道又能怎样?她和欧阳浩生的命运已经纠缠在了一起,愤而放手、怒而退出这样的事,她做不出来,不止因为心有不甘,更因为她……丢不起这个人。

    “浩生、小雨,快过来。”不远处响起满含笑意的呼唤,看着欧阳夫人的眼睛,北尘雨终于找回了一些底气。

    不要怕北尘雨,就算欧阳浩生喜欢的不是你又如何?难道他还敢当着众人的面承认他喜欢上了一个同?除非他不想要欧阳家的名声,也不想要欧阳世家的继承权了,他是欧阳家的长孙不是唯一的孙子,只有和自己定下婚约让自己和他的利益紧紧扣死在一起,他才能最有效的稳固住自的地位。

    而且欧阳浩生对柳笑尘的喜欢也不过是年少时的冲动而已,能长久吗?过了新鲜劲儿柳笑尘早晚会像他母亲一样,轮为所有人耻笑的污点。

    再说了,上流社会中有几对夫妻是恩的?看看边这些男子和贵妇们,不过都是利益的牺牲者,谁也不比谁好过。

    可是想归想,她还是不甘心,原以为以自己的出、品行和相貌,定能招得一个如意郎君,哪怕婚前没有只是喜欢,她也有把握让这份喜欢慢慢沉甸为,特别当欧阳浩生出现之后,她不止一次感谢上苍给了她一个让她一见钟的男子。

    为了他,她愿意委曲求全、刻意讨好,她愿意抛开北尘家大小姐的份只做他边妩媚的小女人,她为了自己今后的幸福而憧憬着向往着,她编织了那么多的梦为自己的婚姻祈福。

    就在昨晚,当她听到父亲说将在今天宣布她和欧阳浩生定婚时,那份幸福感和雀跃的小女儿心,似乎现在还能感受到一二,她坚信,她会成为今天最漂亮的女主角,会成为场中所有女人羡慕的对像。

    但是到头来呢?到头来老天却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她的未婚夫,她上的男子,竟然在她还没有走进他生命的时候就将心交给了别人,那个别人还是一个同为男的私生子,一个被所有人都看不起的‘玩物’,这让她何以堪!

    “哎呀这就是北尘家的大小姐吧?长的真好看,呵呵……和欧阳夫人您家的儿子一站,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呢。”

    “是啊是啊,我也这么认为,天底下再没比他们更适合的小侣了。”

    几位贵妇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夸赞络绎不绝的往外扔,哄得欧阳夫人笑不拢口,而另两个被夸的一个僵着脸默不作声,一个半垂着头看似害羞实则面无表,真正高兴的不过都是些外人罢了。

    而就在欧阳浩生和北尘雨在默默承受着各种赞美轰炸时,柳笑尘和林美儿这一边却相处的有滋有味。

    “笑尘哥,我要那个,你再拿点给我。”手指着不远处红红的水嫩水嫩一看就能让人流口水的樱桃,林美儿毫不客气的指挥柳笑尘将其收刮,至于形象啥啥的都是浮云,反正她今天来也不指望勾搭谁,那就可着劲儿的按着自己的心意来好了。

    陡然听到林美儿叫他‘笑尘哥’柳笑尘愣了一下,转头看了眼笑颜如花毫不做作的少女,哥哥吗?那就是哥哥吧,“等着。”回在桌子上拿了个最大的杯子,走到盛放樱桃的盘子前面不改色的勺走了一大半。

    此一举动别说是侍立在一旁的下人,就连林美儿都有些傻眼了,不过……脸上泛起梦幻般的表,笑尘哥手捧着樱桃一步步走来的样子好唯美噢~

    莹白如玉的指尖与透明玻璃杯子里的红樱桃相映成辉,少年绝美的脸庞被额前的碎发遮去了半边,一优雅高贵的气质在一举一动间扣动着所有人的心跳,灯光柔和了少年的眉眼,少了几分淡漠多了几分人气,虽只是少少的改变了些许,却让少年越发的引人垂涎滴起来。

    捂脸,神马叫垂涎滴?这个词儿不好,不好,她家笑尘哥才不是香喷喷的,笑尘哥是优雅的豹子,平时看起来没啥危险,真发起火来准保一口就能咬死你。

    “拿着,还想吃什么?”轻轻递出手中的樱桃,柳笑尘目光柔和的看着林美儿。

    脸红红,表怀疑,就是怀少女的羞红,但也表误会,林美儿在心里认定了柳笑尘为哥哥,那就只是哥哥,只不过……看着一位美的出尘的少年全心全意讨好自己,哪个少女都会脸红心跳的吧?这无关于,只是一种兴奋和小小的虚荣心而已。

    “不用了不用了。”捧过樱桃杯,林美儿笑的几乎看不见眼睛,她不是没有知觉,那从四面八方袭过来的羡慕忌妒恨,可是浓的都能化为实质了,嘻嘻,羡慕吧,羡慕吧,这是偶地笑尘哥,谁想抢也抢不走~

    于是高傲的昂着头,林美儿嘴角挂着得意的笑走在前面,柳笑尘淡定的跟在后面,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了餐饮区向着花园里的小桌子走去,灯光下少女的羞少年的卓然,竟如斯的迷人与美好。

    当然,美不美好是要分人看的,比如眼前的一幕在别人眼里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对,可在卓亦凡和陆逸风的眼里那就是红果果的爬墙。

    心里酸水涩水一起往外冒,脚步抬了又抬,最后一咬牙,陆逸风和卓亦凡分从不同的地方往前走,却没想到会被另一个人抢了先。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林大小姐啊。”刘美娟边笑着边站到了林美儿与柳笑尘的桌子旁,今天的她穿着一袭高档的晚礼服,衬托的整个人都美丽了几分,只是气质这东西再华美的衣服也包装不出来,刘美娟天里的心注定了她的档次高贵不到哪里去。

    挑挑眼皮,林美儿理也没理刘美娟,本来以前她和刘美娟的关系就不算好,只是因为她总看柳笑尘不顺眼与刘美娟相同,这才有了点共同的话题,但平心而论,刘美娟的很多做法都让她看不惯,典型的蛮大小姐作派,她要真是位千金小姐也就罢了,偏一个继室的侄女愣充正规千金,还每天耀武扬威的,像足了小丑。

    “哎呀,看我这眼神,这位不是柳笑尘吗?真奇怪,你这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怎么也敢来参加欧阳少爷的生宴?该不会是偷溜进来的吧?”刻薄的话一句比一句甚,没办法,谁让她天生看柳笑尘不顺眼的?她妒忌柳笑尘比她好看,更恨柳笑尘是陈震山的私生子,在法律上讲,私生子也是可以承继家产的,而以柳笑尘的份绝对比她这个继室的侄女得到的多。

    “刘美娟,你嘴巴放干净点。”先柳笑尘一步站起,林美儿直气得柳眉倒竖,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刘美娟竟然没有素质涵养到了这种地步,前几柳笑尘去陈家做客刘美娟不大不小的闹了场也就罢了,毕竟在自己家里,又是私事,别人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当看不见。

    可是现在是在哪里?后左右都是些上流社会的权贵们,他们的份和陈震山请得那些人完全不一样,在这里满嘴喷‘#’,她不嫌丢人别人还嫌脏呢。

    “我嘴巴干净得很,不像某些人,嘴上说得漂亮,背地里干的全是些丢人显眼的事。”丝毫不甘示弱的顶回去,高高昂起下巴,刘美娟认准了林美儿不敢拿她怎么样。

    “刘美娟,你想当泼妇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当去,本小姐才不会和你一起下作!”当她不会骂人吗?反正不骂回去也丢人丢定了,她才不会委曲自己。

    “你才泼妇你才下作,林美儿你少含血喷人,和一个私生子纠纠缠缠,你这辈子也就是当个人啊~~”尖叫,头上凉凉的触感顺着脖子一路下滑,下意识低头看,红色的液体浸染了纱白的衣袖,不用想,这她花了大价钱买下来的高档晚礼服,还有辛辛苦苦做出来的发型,一定都毁在这杯突来的液体之上了。

    咬着牙愤而抬头,恶狠狠的眼眸里清晰倒映着正缓缓收回手臂的少年,少年手执着空空的杯子,云淡风轻的表竟隐隐透着几分优雅。

    “柳笑尘,你什么意思?”敢拿红酒泼她?他不要命了是不是?

    “抱歉,手滑了。”没有多少诚意的话说的坦然而随意,柳笑尘话落轻轻放下了空酒杯。

    在‘上一世’里,但凡了解北尘啸的人都知道,他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毛病,护短,人家别人都是什么弟控、妹控、姐控的,他是家控,只要是他认定的人,个个都是他的控,不止是别人,连他自己欺负一下都不行,而因为一声‘笑尘哥’就被他定位在了妹子地位上的林美儿,自然不能被别人欺负了去。

    “手手手手滑?”又是尖叫,被气晕了头的刘美娟哪里还顾得上有没有人在看,眼里心中都是她最大的敌人柳笑尘那张淡然恨不能让人毁去的脸,“柳笑尘,你这个婊……”

    “刘美娟你给我闭嘴!”一声断喝打断了刘美娟下面的话,陈子谦也顾不得别人的目光急急走了出来。

    “子谦表哥?”体下意识发抖,刘美娟别人不怕,就怕这个看起来和和气气的大表哥,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怕。

    “还嫌不够丢人吗?滚回家里去。”他今天是代表父亲来参加生宴的,不是让别人看笑话的,他好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让刘美娟当自己的舞伴,就算被花痴女生缠住也好过成为别人眼中的笑柄吧?这个刘美娟,等回去了再收拾她。

    被陈子谦当众训斥,刘美娟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了,却又不敢反驳陈子谦,脸色憋得通红,最后一跺脚,哭着离开了。

    直到见刘美娟走了,陈子谦整理了下复杂的心,缓缓转慢慢看向柳笑尘……

    嗯嗯嗯嗯??人呢?眼前空,除了桌子上的空酒杯神马东西都没有……

    咬牙,心中也不知是悲是喜,隐隐的还有一股失落在飘飞,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柳笑尘了,这个自己最大的敌变了好多,不论是格还是处事的方法,他都有了惊人的转变。

    就比如说刚刚,他一早就看到刘美娟上来找渣却没有阻止,本就是想看一看柳笑尘会怎么做,当然,他也没想到刘美娟会那么低俗,但若论起给人震惊最大的还是柳笑尘,当众泼女生红酒?泼完了还能那么优雅那么坦然,柳笑尘绝对是第一个,也绝对是唯一的一个。

    “笑尘,好样的。”

    与林美儿才另找了个椅子坐下,陆逸风和卓亦凡就并肩走了过来,挑眉看着陆逸风摆明了‘你赶我我也不会走’的眼神,抿抿唇,终是什么也没说。

    眼眸中的喜色浓了些,笑尘没有再说拒绝他靠近的话噢。

    另一边的卓亦凡也很高兴,向来淡漠的脸庞涌起浅浅的激动,望着柳笑尘的眼睛精亮的吓人。

    ‘唰’的一下子,林美儿的眼睛也变得炯亮炯亮的,天呐天呐,这可是卓大少,每天淡漠的谁也不理会的卓亦凡卓大少,他现在的样子好像腼腆的小男生噢,可爆了。

    四个人里只有柳笑尘的心最不好,他不喜欢陆逸风和卓亦凡的眼神,凡是太过于炽的东西都会让他下意识产生抵触的绪。

    “各位各位。”音响里发出谦和的声音,众人都举目而望,水池边的空台上,欧阳夫妇与欧阳浩生正微笑着站在那里。

    “欢迎各位来宾能参加小儿的成人礼,今天%¥¥……”

    “又是老一,听了也没什么趣味,笑尘,你怎么会成为林美儿的男伴的?”别看陆逸风笑的自然,天知道他心里都快急出火来了,想他敌本来就多,心上人又看不上他,(他只承认目前看不上),这会儿要是再跑出个美女来,那就真的是雪上加霜了。

    “美儿要求的。”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柳笑尘一声‘美儿’出口,边两个男人齐齐变了脸色。

    “美儿??”你凭什么这么叫她,一样的话死死压在了两张不同的嘴巴里,陆逸风拳头紧握,卓亦凡咬紧牙关。

    而看戏看的过瘾的林美儿则紧闭着嘴巴努力忍笑中,话说还是她家笑尘哥高啊,一句美儿就能让两位高高在上的大少爷变成苦的小白菜,想不让人喷笑都难。

    “我不同意!”

    坚定的拒绝声透过麦克风隆隆的响起,惊得林美儿耳朵一颤,不同意?不同意什么?茫茫然抬头,嗳?欧阳浩生的脸色好难看,都和陆逸风与卓亦凡的差不多了,难道他也被心上人刺激到了?

    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想,欧阳浩生面对着自己的父亲,一个字一个字的又说了一遍,“我不同意和北尘小姐定婚,请父亲原谅。”

    作者有话要说:惊悚,偶才看到文章期,今天应该更的是另一篇文啊啊啊啊~~

    *

    捶地,人家感冒眼花了,昨儿个母亲节米更,想好要今天更综漫的,结果……望天,脑子晕晕的完全码不出文来了,肿么办嗷~!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你们·不要来烦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