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妹妹?情敌?

    “你们来了?”站在门口的人淡淡开口,语气有些漫不经心,好像柳笑尘和林美儿是他不太熟悉的陌生人,不对,就是陌生人也没有这么淡漠的。

    而与欧阳浩生并肩站在一处的北尘雨则比欧阳浩生的态度友好的多,收起探究的眼神轻轻绽放一抹得体的笑,本就顶尖的容貌越发光彩夺目起来。

    说起来北尘雨、北尘天这对龙凤胎的样子还真找不到太多相似的地方,一个像父亲多些,儒雅中带着几分洒脱,一个偏母亲多些,柔而不失贵气,绝对都是一顶一的好,包括北尘啸在内,他虽不若北尘天般英俊,但刚毅的脸庞、刀斧雕刻般感的下巴、配着他沉稳的格和举手投足间优雅的气质,竟是三人当中最出彩儿的一位。

    当然,这些北尘家的人永远都看不到,或者说,曾经的北尘家人看不到,而现在嘛……

    “这位就是晨光的校花林美儿小姐吧?我可是早闻大名了噢。”笑着走过来,亲的拉起林美儿的手,借着说话的便利北尘雨自然的转头朝着柳笑尘大大方方伸出了手,“你好,我是北尘雨,说来这还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呢,很高兴认识你。”

    静静看着笑的仪态大方的少女,柳笑尘敛了敛眼帘,“我有洁癖。”向后退半步,他不想和北尘雨握手,他怕自己握了却没吐出来会惹人怀疑,还有的就是……

    与北尘雨做兄妹这么多年,他一次都没有握过北尘雨的手,尤记得小时候弟弟妹妹刚出生的时候,见他们小小的瘦瘦的,好像一阵风就会被吹走般,自己还每天担心的直皱眉头,有时睡到半夜也会爬起来去看看他们,生怕哪一眼看不到了他们就不见了。

    那时的自己也是个孩子,胆子也不大,所以从来不敢碰他们,等他们长的稍大一点能够逗人了,又轮不到自己去碰触了,加上自己课业太忙,连睡觉的时间都被挤去了不少,又哪里有空闲去陪着弟弟妹妹玩?

    而到了他们再长大些却是与自己生分了,自己天生不会处理感,不知道怎么对他们好,又不会笑,于是一年又一年,一复一,十几年的兄妹和兄弟,却连个简单的拥抱都没有过呢……

    “柳笑尘,你什么意思,看不起人吗?”不远处见柳笑尘默默后退的欧阳浩生压根就忘了柳笑尘有洁癖,本来柳笑尘得上的时间也不长,而柳笑尘回答的声音又轻他根本就没听到,心口因为两人相携走来的美好样子而泛起的郁气熊熊燃烧,质问的话不由得冲口就说了出来。

    可是话刚刚冲出口欧阳浩生就后悔了,他不想的,不想当着外人的面让柳笑尘下不来台,这里人来人往都是体面的人,被人看到他直面训斥柳笑尘,总归是不好。

    抿着唇,柳笑尘一点一点抬起了头,睫毛微颤,像两片羽翼展翅飞,长而齐的睫毛下是一双黑得纯粹的眼眸,而这双眼眸里此时却染上了淡淡的幽光。

    心,在眼神对上柳笑尘的眼眸时猛的一震,他……生气了?直觉的,欧阳浩生知道自己惹柳笑尘不喜了,嘴唇张了张想说些什么,可嗓子哑哑的一个字也吐不出,上冷意一重重,整个人都毛燥起来。

    “欧阳浩生,你什么意思。”一旁完全没有看到柳笑尘眼神的林美儿气的跳脚,抛开柳笑尘是她请来的男伴这一点不说,现在的柳笑尘很得她的喜欢,人好看,子温柔(大误),格更是出挑的好,憎分明,喜欢的,如自己的母亲,拼死护着,不喜欢的,如陈子谦,差一点当着全校人的面前掐死。

    这样的人谁不喜欢?反正柳笑尘入了她的眼,谁再想欺负他都不行!

    有些诧异的扭头,柳笑尘怎么也没有想到,除了母亲和容城云天,世上竟还有人会这么袒护他,见边的少女气的脸色通红,双手提着裙子一副要冲上去和人掐架的架式,心口涌过一泊浅浅的暖流,看,又有一个人真心在意自己了呢。

    “你管我什么意思。”语气越发不好,欧阳浩生本来满心的疚愧和无措,都被林美儿明晃晃护犊子的样子给击的粉碎,她凭什么以柳笑尘的保护者自居?柳笑尘是她什么人?她有什么资格替柳笑尘出头!

    “你!”见欧阳浩生明明错了还不认错,林美儿连眼睛都要红了,这就是她暗恋的白马王子?幼稚、无礼、粗鲁、简直俗不可耐,还好还好自己以前只当他是张完美的画,欣赏欣赏就罢了,这要是真上这么没礼貌也不招人疼的家伙,还不天天都得气抽过去好几回?“欧阳浩生,本小姐今天……”

    “林小姐。”急急扯了下林美儿的手腕,北尘雨笑的不太自然,“你别和浩生吵,他本来就是那个脾气,千万别在意,时间不早了,你们进去吧,我和浩生还要再站一会。”一袭话说的亲切而自然,北尘雨无形中将她和欧阳浩生,柳笑尘和林美儿,都归在了内人与外人之例,还暗指林美儿不够端庄没有修养,这份不动声色中的绵里藏针,可谓高啊。

    一旁的柳笑尘几乎是下意识的皱了下眉,原来他,并不真的了解北尘雨,曾经他想以自己之力为北尘家撑起一片天空,将弟弟,特别是妹妹都护在后,因为妹妹早晚是要嫁出去的,到了夫家若是没有个强一点的后盾肯定会受气,而每天都只知道撒讨乖的妹妹哪里懂得为自己的生活谋划?

    越在意越担忧,越担忧就越想给北尘雨更好的,于是专门弄出来一片产业,以北尘雨的名字为最终授权,从她上小学的时候就开始运转了,回想那时自己又是欣慰又是高兴,欺盼着等北尘雨成亲那天亲手将这份礼物交给妹妹时的景,一定很感人吧?也许……妹妹还会高兴的跑过来抱住他,然后大声的说,大哥,我好你。

    可是现在看来,又是自己错了,北尘雨并不如自己想像中的单纯,她很会说话,心思也很活,审时度势的手段相当熟练,明摆着,她知道柳笑尘也知道林美儿,今天这番主动示好和亲自接见,都暗暗带了点下马威的架式,如此再过个几年,当也会是位合格的当家主母了吧?

    无声勾了勾唇角,这样也不错,不管他和北尘家再有没有关系,北尘家的每一个人都能过的很好,就是对他上辈子最大的回报了,想到此,眼眸中刚刚因欧阳浩生而起的冷意,渐渐淡化,转瞬无踪。

    可这边的柳笑尘是不想和人记较了,那边的林美儿却是被噎得口唇发干。

    虽说她子直爽从不喜欢弯弯绕绕的东西,但不代表她什么都不懂,北尘雨左一句‘浩生’右一句‘他本来就是那个脾气’,这话说的,当她傻子听不出来言外之意是怎么着?

    还有该死的欧阳浩生,都和北尘雨走到这么亲近的地步了,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她再惹人讨厌也没到任人奚落还笑脸盈盈的地步,怎么着?想讨女朋友欢心成心拿她当小丑?欧阳浩生,你想也得本小姐愿意配合。

    “哎呀,北尘小姐不提我还真就忘了,这家伙啊脾气天天臭臭的,偏每次都喜欢惹我生气,本都不想理他来着,要不是他亲自来同我说让我参加他的生宴,我才不会来呢。”如蛮的小女生,边说边瞪人的样子灵动而可,林美儿字字句句都带刺,却偏偏字字点在了实处上,还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的,她明明白白的指出,不是她想来的,是欧阳浩生请她来的,她其实还不愿意来呢。

    别说北尘雨,就是连欧阳浩生听了都变脸了,张嘴就想反驳,可眼一抬就看到了林美儿旁淡然而立的少年,于是想反驳的话瞬间咽回了嘴巴里,微微撇头,只当没听见。

    而听了话正悄悄观察欧阳浩生表的北尘雨一点点收紧了手指,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她早就听说过林美儿,这位晨光的校花最出名的不是她的美貌,而是她追逐的勇气(更是大误),她的家世好,品也好,连学业都很好,可这么个天之女却不是被人捧着追着的花朵,返而做起了倒追男生的胆大事

    那一阵子听到别人说林美儿怎么样怎么样时,她还很佩服林美儿,可当她认识了欧阳浩生之后,佩服变成了妒忌,妒忌林美儿可以天天看到欧阳浩生,妒忌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林美儿喜欢欧阳浩生,不管欧阳浩生对林美儿有没有心,只要他们一起出现,人们就会习惯的将他们扯在一起。

    她知道,这样的心很可怕,可她控制不住自己,今天一听说欧阳浩生也请了林美儿,她就开始精心的打扮自己,而有了双方父母的肯定,她相信,自己不论是从相貌上还是份上或者是地位上,都能强而有力的压倒林美儿。

    但是如今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林美儿,更加小看了柳笑尘。

    转头,眼神莫测的看向静静立于一旁的少年,少年卓然的气质如竹似兰,自带着一种高贵的淡雅。

    这是她第二次见到柳笑尘了,却直到此时也无法相信,这个传说中长了一张绝色的脸,留着一头乌黑的发,看人时神紧张,被欺负时梨花带雨的‘玩物,竟然……这么的不同。

    时装店里,他是孝顺的儿子,被调皮的母亲逗弄的可少年,此时此刻,他是林美儿的男伴,举指大方态度安然,只是静静站在那里就能像一束芒引动着所有人的视线。

    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风华无双的少年,说他是玩物是废物是个只供别人观赏的下东西,谁信?似乎只是想一想都算轻了他,那是种亵渎。

    “走吧,进去了。”沉声开口的欧阳浩生打破了寂静,转一个人往门里走,他没明说这个‘走吧’指的是谁,林美儿与柳笑尘自然不会自做多的对号入座,而北尘雨……

    嘴唇白了白,她没有看错,转时,欧阳浩生若有似无的目光并没有看她,他看的,是柳笑尘。

    多可笑,自己和林美儿针锋相对,人家中意的偏偏两个都不是,但这可能吗?堂堂欧阳世家的大少爷竟然喜欢上了一个同?她不相信!也不能让自己输给一个男人,她受不了这份耻辱!

    看着快步跟上去的北尘雨,柳笑尘不由自主的拢了拢眉,转而又展眉而笑,眼眸中流光轻转,动人如斯。

    “喂喂喂,我说柳大美男,你能不能别时时刻刻以魅力死?本小姐今儿个好歹也打扮的水亮亮的,正想甩了冰山欧阳浩生勾个纯纯帅哥哥,你倒好,不动声色间就让眼珠子都粘到你上去了,还想不想让我活了?”鼓着双颊瞪着水汪汪的眼睛,林美儿压低了声音张牙舞爪的声讨柳笑尘,本就是个美人儿的她染上了如许的灵动,竟也美的眩目起来。

    “可我不是故意的。”少年清朗的声音同样压得很低,几丝淡笑几分调侃尽在这低低的声音当中润染开来,让人听而神往,说完,柳笑尘还对呆呆望着他的林美儿眨了眨眼睛,活脱脱一个宠妹子的好哥哥,与妹子逗趣的绝美少年。

    林美儿的嘴巴越张越大,都能看见小舌头了。

    天呐地啊,柳笑尘在和她开玩笑?他……他他他他‘调笑’她???不~捂脸,俏脸红嫣如花,柳笑尘,求你千万千万表这样子,偶会喷鼻血的~

    心神颤动之后林美儿的嘴角却泛起了压也压不住的笑意,“哼哼,故意的就咬死你。”扬起脖子任笑意飞扬,有些话不用多说,只要彼此都明了就好,柳笑尘拿她当自家人看待,她又何偿没拿柳笑尘当哥哥般敬

    是的,敬,从她落水之后,从她亲眼看到柳笑尘为了维护母亲,昂然笑对众人目光厉目呵斥冒犯之人时,那份从容那份气魄,敬意油然而生,而……

    这么美好的少年谁不?不过事先声明,此非彼,她对找个样样都比自己出众,连容貌都高了不止一筹的老公,一点兴趣都没有~~

    “走,我们参观参观欧阳家去,难得来一回,怎么着也得看个够本不是?”兴奋的扯起柳笑尘的袖口,斜目见他半点不喜都没有,眉目间的笑意浓浓泛起,林美儿已经开始想着哪天约柳笑尘出门显摆显摆去了。

    任林美儿拉着走,柳笑尘对猛然回头看向他的欧阳浩生淡淡点了点头,转潇洒的离开了。

    欧阳浩生的脸色变了又变,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约林美儿来,又为什么明知道林美儿的男伴会是柳笑尘却还是张了口,这个人……

    “浩生,伯母在叫你,我们过去吧。”主动挽住欧阳浩生的手臂,北尘雨已经一点也扯不出笑脸了,果然吗?欧阳浩生的心思完全放在了柳笑尘的上。

    那她怎么办?父亲和浩生的父亲已经交涉过了,今天不止是浩生的生,更是他们订婚的子,若是浩生心里的是别人,以他的格……牙齿紧紧咬住嘴唇,她现在已经完全不知道没有提前通知浩生所谓订婚的事,到底是惊喜还是惊吓了。

    但愿,事都能顺顺利利,但愿,一切都是自己多想了,但愿…吧……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另一篇文入V,所以这篇文停了两天,今天赶紧的码了一章上来,嘻嘻,亲们表生气噢~

    *

    *

    明天就是母亲节了,某喜高高兴兴跑到娘跟前问,“母亲节妈妈想吃什么?”娘答曰,“吃你!”某喜,( ⊙o⊙ ) ,于是颠儿颠儿的跑去找爹,问“爸爸,你娘子怎么了?”爹答之,“别担心,你妈在跟爸爸撒。”某喜, O-O ,转回来悄悄看娘的脸色,都幽沉成这样了也叫撒??于是再返回去想问爹,爹看电视去了……

    十分钟后,某喜背着手来到娘跟前,脖子上打了个蝴蝶结,在娘边转圈,直转的娘怒目而视,娘问,“你干嘛?”某喜答,“等着被娘吃啊?”娘发彪,某喜的耳朵被迫跳起了左三圈右三圈的舞蹈。

    又过了半小时后,某喜正忙着码字,门响,查看之,( ⊙o⊙ ) ??爸爸妈妈呢?视见桌上小纸条,‘爸爸妈妈逛街去了,好好在家待着别乱跑。’某喜……

    握拳,到底娘为什么生气?爹又是怎么把娘哄好的?他们竟然逛街去了,还把我一个人扔在家,太没有亲了,好吧好吧,看在明天是母亲节的份上,偶就原谅‘自私’的爸爸一回吧,哼~

    最后,祝天下的母亲都幸福~!*^_^*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你们·不要来烦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