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偶遇故人

    “尘尘,这件白色的装好看,还是黑色的好看?”一手一衣服,柳眉压抑不住兴奋的围着柳笑尘转。

    这可是自家儿子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参加朋友的生聚会,以前的尘尘害羞又胆小,自己又没能力让尘尘过上好子,所以小学到中学都没见尘尘有什么朋友,后来好不容易生活好一些了,尘尘也上高中算半个大人了却又……

    所以当昨天听到尘尘说他要和同学一起给男同学过生后,她就忍不住开心的一整夜都没睡好。

    “妈,你说穿哪件就穿哪件吧。”他有点后悔了,也没想到母亲知道他参加生宴会会这么兴奋,再说了那两衣服的款式都差不多,不过是颜色不一样罢了。

    “那就……这件,不行,还是这件吧,嗳尘尘,要不妈今天不工作了,陪你上街再买新的?”就这么定了,手中的衣服是很好看,可那都是她一个人去街上买回来的,尘尘没穿是没穿过,但到底算旧货了,想到就做,转就想回房间换衣服,她要出门、逛街。

    “妈,不用了,黑色吧,黑色刚刚好。”急忙拉住自家兴奋的过了头的母亲,不就是一个宴会?不需要太隆重的,反正又不是他过生,再说了,去参加这个宴会也不是他愿意的,要是哪天被母亲知道自己参加的是欧阳浩生的生宴,还不知道要气成什么样子呢。

    “尘尘……”柳眉回头,委委曲曲的眨了眨眼睛,“你从没和妈一起上过街……”她都眼馋别人家母子同逛好些年了,那真是十足的羡慕忌妒恨啊。

    噎住,自家母亲这种可怜巴巴的眼神柳笑尘还是第一次见到,也第一眼就被煞到了,“好吧,您去换衣服,我们马上就出门。”逛街,这个词儿自己‘上辈子’也曾向往过,没想到今生还能意外的得偿所愿,也算是圆上一个梦了。

    只是母亲啊,您慢点跑成不?小心门坎,捂脸,不忍看差点跌倒的母亲大人,更有些抽搐的看着母亲大人以光的速度站直体,回给了他一个高贵典雅完美无缺的笑,然后缓缓举步缓缓走远,在自己看不到的时候‘嗒啦嗒啦嗒啦’传来了拖鞋踩地的快速移动声,母亲大人,您的高贵典雅完美无缺呢?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柳笑尘转换衣服去了。

    人来人往的步行街上,一对徐徐走来的母子绝对是人群中的亮点,你看那美丽的母亲,秀发高挽半露着白晰的脖颈,精致秀雅的俏脸染着几分岁月的痕迹却更显出了成熟|女的魅力,小的材不似北方女子的高挑倒接近于江南女子的妩媚,细长的腿迈着欢快的步伐,再衬着她莹莹闪光的眼眸,远看近看都那么夺人眼球。

    而伴在她旁的儿子显然要比母亲更惹眼一些,墨发掩在帽檐之下,淡淡的影遮得住他的眉眼却遮不住直的鼻和水色人的嘴唇,一袭运动休闲装将他本就修长的材趁得更加高挑了些,双手插|在侧兜里,满的生人勿近的冷漠之气,只偶而转头看向旁的母亲时,整个人才突然柔和下来,一冰一水的反差,让看过来的男男女女们更加移不开目光了。

    “尘尘,听说那家的东西不错,走,进去看看。”

    “尘尘,这家看店面就知道里面的衣服好看,走,进去看看。”

    “尘尘,这家店里买衣服的人好多,嗯,信誉好质量就好,走,进去看看。”

    左一个进去看看,右一个进去看看,每从一个店里出来柳眉的手里都提着大包小包好几个袋子,柳笑尘一直静静的跟在母亲后,任她选衣服然后换衣服,在母亲问他好不好看满不满意时点头,再跟着她冲进另一个店面里。

    这样的感觉很奇怪,明明是他最烦最忍受不了的地方,这里的人群这里的目光这里的气氛,他样样都不喜欢,可有了母亲的存在,一切又都变得不那么讨厌了,他喜欢看着母亲飞扬着眉眼赞叹不愧为她儿子时的得意样子,也喜欢看母亲见他点头时偷偷翘起的嘴角。

    这是母亲第一次和别人一起逛街吧?十几年来母亲过惯了清苦的子,每一分钱都恨不能掰成几半再都花在‘柳笑尘’的上,衣服有穿的就行,饮食能过得去就行,一一年年,餐桌上的永远是‘柳笑尘’的,再累再难也会在‘柳笑尘’的餐桌上摆上四个不同的菜式,从不对儿子哭诉老天的不公,从不对儿子说她的恨她的辛酸,这样的母亲,哪个儿女会不敬

    嘴角泛起欣悦的笑意,这是他的母亲,骄傲让眉眼都闪亮了起来,他的母亲呢,伟大而又可的母亲。

    “妈,我都有一条粉色的裙子了,这条和那条的样式差不多,再看看别的吧。”

    少女特有的撒声软软的听了就让人引不住微笑,可是柳笑尘笑不出来,他记得这个声音,每次他难得有空闲坐在北尘家的客厅里静静看报纸时,耳边总会响起这个声音,软软的撒然后是开心的讨好,接着母亲就会和她一起出门,让整个客厅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尘尘,这件衣服你穿一定迷倒全天下的女人,来来来,快点换上让妈好好看看,快点去。”

    “妈。”回神时手中已经被硬塞进了一衣服,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衣服是粉色的,浅粉也是粉,粉色的你懂吗?

    “那个……”柳眉低下头对手指,这衣服是她从男模特上直接扒下来的,他儿子长的比男模特好看,材也比男模特好,(这一点大误),所以尘尘穿上了一定比模特好看,她想看。

    抿着唇看着母亲低垂的头,柳笑尘打死也不退缩,看看四周暗暗看过来的目光,让他一个近三十岁的男人穿浅粉色的装?不——可——能!

    “尘尘……”抬头,柳眉发动了她今天才发现一上午都在用的超级招术,可怜巴巴眨眼睛,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委曲一些,“妈妈想看。”实话实说,她是真的想看,儿子十六岁的年纪加上绝美的脸正是男女莫辨的好时候,她等着被惊艳煞到,想真真切切感受一把心皆醉的感觉。

    想当初儿子还小的时候她也曾想买裙子扎头花让儿子晃花一票男男女女的眼睛的,但是每每看到儿子害羞怯怯的眼睛时就下不去手了,再说那个时候自己天天在忙,也实在有心无力,所以……

    儿啊,让娘满足一把眼吧,求你了~~

    暗暗打一冷颤,柳笑尘有点后悔了,看来他把自家娘亲大人宠得有点没边儿了,别再眨眼睛了母亲,你以为你那双眼睛里装出来的可怜和努力掩饰的兴奋儿子看不出来吗?你当儿子瞎了不成?

    扁嘴,柳眉想咬手帕了,儿子在放冷气,他不高兴了,“呃……尘尘啊,妈妈刚刚拿错衣服了,你等着,我们换那件。”还是见好就收吧,有理想才有动力,就当让儿子穿女装是自己一辈子的愿望好了,人活着是不能十全十意的不是?

    暗松一口气,还好,母亲没再他,不然以自己宠娘亲大人的子,大概真会败下阵来,想到自己穿着一浅粉色的衣服出现在林美儿面前,还和她相携着去见欧阳浩生……满头的黑线,于是握拳,自己要有原则,不能什么事都宠着母亲,那是不对的。

    “什么?就剩这一了?”不远处传来柳眉低低的惊呼,柳笑尘想也没想就走了过去。

    “是的,这件衣服本店就一,已经被这位夫人买了。”女店员朝着柳眉礼貌的解释着,而她所指的那位夫人,恰恰是刚刚扰乱了柳笑尘心境的两母女,北尘夫人和北尘家的小女儿,他曾经的母亲与妹妹。

    “这样啊……那算了。”不舍的看着店员手里的衣服,来晚了一步啊,都怪自己,刚刚为什么要尘尘穿那粉色的衣服?这也很漂亮嘛。

    柳眉失落落的表让人好笑又不忍,刚刚柳眉与柳笑尘这对母子之间的对决店里有哪一个没看到?毕竟两人都是闪亮亮的发光体,想不让人注意到都难,他们很羡慕柳眉能有一个这么出色的儿子,也赞叹柳眉都有了这么大个儿子了子还和少女差不多,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呢。

    “妈,饿不饿?我们去吃饭好不好?”轻轻走到柳眉前柳笑尘讨好的笑了笑,什么纠结什么恍惚,与柳眉比起来都是不重要的,他现在的母亲只有一个,别人……都是过去的事了。

    “嗯,我要吃大餐。”咬牙收回目光,算了,买走就买走,她才不在乎呢,眉眼弯弯的笑,她儿子对她笑嗳,尘尘都好久没对她笑过了,好幸福。

    哭笑不得的接过柳眉手中的袋子,将袋子与另一只手中的七八个袋子拢在一起,柳笑尘只当看不见母亲飘乎的表挽着她往店外走,母亲想什么他不想知道,只要母亲高兴就好。

    “真是羡慕人家啊,有那么孝顺的儿子。”后,熟悉的声音充满着感叹。

    “妈,哥也很孝顺你啊,你羡慕别人做什么?”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又在撒了。

    “你哥?你哥有陪我逛过街吗?”

    “那不是有我嘛,是我硬挤了哥的位置,才不让他比我更受您的宠呢。”

    “你啊,都老大不小的了,还这么可怎么得了。”

    “妈~谁说我大了?我小着呢,可小了,小到一天看不到妈就睡不着觉。”

    “好了好了别晃了,我都快让你晃晕了,雨儿你说,这衣服你哥会不会喜欢?那位太太的眼光还是好的,看她儿子穿哪件都好看,简直是天生的衣服架子,人又懂礼,我要有这么个儿子一定也会疼到心坎里去的。”

    “才不要呢才不要呢,妈只能最疼我,我是妈妈的贴心小绵袄……”

    声音渐渐远去,柳笑尘有些愣愣的好半天才扯起一抹复杂的笑,耳边的声音清晰又朦胧,都带着不真实而又搞笑的感觉。

    “尘尘,你怎么走那么慢?”不远处柳眉站在原地招手,“快来,妈带你去一家很好吃的馆子,咱娘俩今儿个要横扫步行街,吃好穿好。”

    “嗯。”点头快步走上去,后的人后的话如雨点落入水间,波澜虽有却几息间就淡去了,他的人生只与这一世的母亲纠缠,他们才是最亲最密的母子,永远。

    “母亲,你确定过了今天我们还有生活费吗?”淡笑着挽住母亲的手,柳笑尘当然不在乎钱的事,他向容城云天借了些钱炒期货,加上以前的路子还有一些,最多下个月,别的不敢说,他和母亲的生活问题绝对能解决,要是再给他半年的时间,他还能让母亲住上楼房,舒舒服服享受儿子的孝敬。

    “尘尘放心,妈妈最多让你吃十天的咸菜,够意思吧?”挑着眉露出一抹的笑,柳眉心中幸福的直冒泡泡,和儿子逛街,和儿子逗嘴,被儿子宠着护着,这样的感觉从没在她的人生里出现过,连梦里都没有,掰着手指头算一算,连儿子带‘老公’加在一起,她生命当中也算出现过两个男人了,但什么享受小女人的快乐时光这种东西,不好意思,不曾拥有过。

    所以才会越发的开心,越发的不能自控,她知道儿子看出来了,也不在乎会丢当妈的脸,反正儿子是她生的,老妈啥德他都得受着,敢有半点反抗,炸毛之~!

    “好吧,那咸菜可以是黄瓜的吗?我不喜欢萝卜味。”

    “看你还算乖,再加碟鸡蛋酱。”

    “不要吧?辣椒酱味道比鸡蛋酱的味道好。”

    “小子,我是你妈,我说了算。”

    “………”

    街对面,一个剃着平头长得帅气非常的男子静静看着远去的母子眼睛眨也不眨,直到后跑过来另一个男子,这人才转离开。

    好不容易回了家,疯了大半天的母子两人又一起收拾了半天屋子,等柳笑尘穿戴好新买来的衣服走出门口时,离宴会开始就差不到半个小时了。

    *****************

    “笑尘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你好半天了。”柳笑尘才从出租车里下来林美儿就跑了过来,嘴巴虽然埋怨着,但脸上的笑意却一点不高兴的样子都没有。

    “你一直站在街边等我?”给了钱下车,左右看着一辆辆慢悠悠开过边的高档轿车,不用想也知道那些车里人的目光了,只是自己不在意但林美儿呢?她也不在意?

    “当然,你是我的男伴,你没来我怎么能先行一步?走吧,我知道你没车,出租车又开不进欧阳家的大门,所以我今天穿了平底鞋,就想着和你一起漫步上去呢。”说着仰起头,双手合握,“君不见那前华丽别墅灯火处处,旁高档轿车来去匆匆,你我男的帅女的美携手而行,何等的美景?何等的荣光~”

    柳笑尘要抽了,最起码嘴唇抽了,他今天已经被自家娘亲大人折磨了一整天,能不能别再派个不正常的林美儿小姐来折磨他了?用咏叹调说话是不道德的。

    与林美儿保持着一拳的距离,不管抽不抽咏叹不咏叹,反正这一路走来还算舒心,等两人到了门口时很意外的看到了欧阳浩生,劳这位大少爷亲自接待,要说声受宠若惊吗?

    “北尘雨?欧阳浩生的女伴竟然是北尘雨?”耳畔响起惊呼声,林美儿不淡定了,“柳笑尘,你看到了吗?那个站在欧阳浩生边的女孩儿可是北尘家最受宠的小小姐,美校第一枝花,据说弹琴唱歌都很了不起的北尘雨,和她比,我肯定是半分赢的希望都没有的。”林美儿完全泄气了,整个人都软趴趴的没了精神。

    而柳笑尘,面无表,和北尘雨的第二次碰面是他意想不到的,不过也没什么,大家都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早晚会遇见,只要自己不再和北尘家有牵扯,他们过他们的子自己过自己的子谁又碍着谁了?

    不过……看北尘雨望过来的目光,她似乎听说过林美儿?呃……或者还有自己?抿了抿唇,看来今天的宴会,注定是宴无好宴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acpca’亲扔的地雷,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你们·不要来烦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