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 shukeju com 书客居又能重新上学了,仰头看着‘晨光中校’四个大字,柳笑尘竟然诡异的有了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柳笑尘?”后传来了惊讶的低唤声。

    回,“林美儿?”他记得这个小女生,因为想欺负他而不小心掉进水里,最后却与他尽释前嫌还在陈家帮了自己与母亲的学姐,听说她还是晨光中校的校花?

    “真的是你?你可是有好些天没来学校了。”一纱制的连衣裙将少女衬托的青美丽,怀中抱着几本书,林美儿笑着走了过来。

    “嗯,最近有点事。”嘴角勾起浅浅的弯度,再一次经历过生死之后,柳笑尘发现自己的绪更多了起来,笑,已经不太难了。

    “柳笑尘,你在笑嗳,你笑起来好迷人。”手指着柳笑尘的脸,林美儿夸张的张大了嘴巴,她本就是爽朗的子,以前是因为敌的关系又实在看不起柳笑尘的为人,这才会总找柳笑尘的麻烦,可是面对现在的柳笑尘,大概没人讨厌得起来吧?

    摸鼻子,柳笑尘有点窘迫,不过是笑了笑而已,有必要这么吃惊吗?

    “呵呵,脸红了脸红了,柳笑尘,你千万不要总露出这样的表知道吗?会引来色狼一堆的。”这可是绝世受啊绝世受,难怪晨光四少里的三少都与柳笑尘纠缠不清,不是没有道理的。

    不理她,柳笑尘埋头就走,什么引来色狼一堆?他是男人又不是女人。

    “嗳别走啊,等等我。”急上前几步与柳笑尘并肩往里走,林美儿的嘴巴一直说个不停,“柳笑尘,你不知道我以前有多讨厌你,动不动就用全世界都抛弃你的眼神看人,还不管不顾天天痴痴盯着欧阳浩生看个没完没了的,不止是我,全晨光就没一个喜欢你的。”感叹啊感叹,柳笑尘的变化可真大,都快让人认不出来了。

    听林美儿提到欧阳浩生,柳笑尘猛的想起了一件事,“林学姐很喜欢欧阳学长?”他不认为欧阳浩生是良配,那个人明显在拿感当游戏,而且他们都太小了,十七八岁还没定呢谈什么

    当然,他也不会硬劝着林美儿放弃什么的,也许林美儿只是想要份初恋的感觉,自己没必要做恶人,如果不是因为‘人家对自己好,自己就要对人家好一点’的生存准则,他永远都不会多嘴。

    “怎么?你吃醋?”歪了歪头,林美儿笑的像朵花儿似的,迷人的笑让远处看过来的学长学弟们都失神了好几秒钟。

    “你说呢?”挑着眉反问了句,吃醋?因为欧阳浩生?可能吗?

    “天啊,你不再喜欢欧阳浩生了,柳笑尘竟然不喜欢欧阳浩生了,我好震惊,我好不能接受。”双手合什仰天长叹,林美儿搞怪的样子逗得柳笑尘又弯起了唇角。

    阳光透过晨雾浅浅的洒在两人的上,一个淡笑着歪头的绝美少年,一个蹦跳着围在少年前开心而笑的美丽少女,如此和谐唯美的一幕让看到的所有人都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那是柳笑尘吧?那是林美儿吧?两个从来碰到了就互掐,不对,是碰到了就女方可着劲儿打压男方的两人,竟然……竟然那啥了?

    至于那啥是什么,处青期对异懵懂忐忑的乃们,都懂的。

    可是不管别人的内心里如何的欢腾,有一个人却是实实在在的怒火高涨。

    冷冷的看着不远处两个相谈甚欢的男女,欧阳浩生差一点咬碎了钢牙,他刚刚听到了什么?柳笑尘不再喜欢他了?

    哼,他难道还稀罕柳笑尘的喜欢不成?不过一个娘娘腔而已,不过一个私生子而已,不过一个总缠着自己还和自己的好朋友们纠缠不清的穷学生而已,他的喜欢,从以前到现在都让人厌烦。

    薄凉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匆匆走上前,将要越过两人时突又顿住了脚步,转头,很是随意的开口,“林美儿,明天是我的生,欢迎你能来。”

    “啊?”林美儿愣住了,欧阳浩生这是在……邀请她参加他的生宴?十八岁的生宴可不是小事,加上欧阳浩生的份家世,能去参加绝对可以称之为荣幸了。

    遥想当初她对欧阳浩生一见好感二见红心之后,几乎年年都眼巴巴的希望成为他生宴中的一员,可连一次都没有成功过,今儿这是怎么了?天上掉馅饼吗?

    “记得带上男伴,我会把两份请帖都派人送到你家里,先走了。”不等林美儿回答,欧阳浩生说完就走了,由始至终,这位欧阳大少连看都没看柳笑尘一眼,似乎旁边根本就没这么个大活人。

    “柳笑尘……”直到欧阳浩生走的都没影儿了,林美儿才悠悠的转头悠悠的开口语气也悠悠的,“你说我是不是在做梦?”欧阳浩生亲自发请帖嗳,这馅饼里的是龙吧?

    “恭喜你得偿所愿。”林美儿狂追欧阳浩生的事就和柳笑尘痴恋欧阳浩生一样,都是晨光里众人皆知的,而她年年大节小节送礼物,每逢生宴参加不了都绪低落的事也同样被众人所知,所以这声得偿所愿真的不算调笑。

    “嗯嗯,是应该恭喜,的确应该恭喜,可是……”狂点了头好半晌,林美儿又忧郁了,“你说……他突然间主动理我了,我怎么觉得好失落呢?”她喜欢的是冰山型帅哥,只可远观不能近望的那种,毕竟想像是无穷的而距离拉近了万一美没了怎么办?

    柳笑尘要翻白眼了,林美儿的反应只能说明一个事实,她根本就没有多喜欢欧阳浩生,顶多算是个憧憬的对像,大概还有那么点不服气,你不理我是吧?我就非得让你理我不可,于是年年岁岁送礼,岁岁节节不断讨好的真相其实就是一个小孩子在闹别扭吗?欧阳浩生还真可怜。

    “呀~”低叫,“男伴,他让我带个男伴去,那就是说他并不想和我共舞了?”失望的捶,扁了扁嘴巴之后林美儿突然间眼睛又亮了,“柳笑尘。”缓缓仰头,嘴巴翘啊翘的像只可的狐狸,“你当我的男伴好不好?”

    “不去。”想也不想就拒绝了,欧阳浩生的生宴一定少不了卓亦凡和陆逸风的影,其他有可能出现的麻烦人物都不提,只这两个就够让他头痛了,再说了,刚刚欧阳浩生摆明了不待见他,他没有上赶着让人甩脸子的嗜好。

    “不要嘛~”含糖量超高的尾音听得某路过两人旁的男生脚下一软,人没倒眼镜碎了,看也不看某可怜的脸色爆红的小男生,林美儿与柳笑尘淡定的继续边走边聊,当然,林美儿也继续用含糖量超高的声音腻歪人。

    “好笑尘,你不想看欧阳浩生变脸吗?全学校的人都知道你暗恋他,我狂追他,明天我们手牵手一起出现,再在舞会上大放异彩,你猜他的脸色会变成什么样子?绝对好看就是了,所以好笑尘,你就答应人家嘛~~”手指揪着柳笑尘的衣袖晃,她知道柳笑尘有洁癖,不敢碰他的体抓衣袖也不错,多有的一幕啊~

    “你知道的,我并不喜欢欧阳浩生。”皱眉,好多人在看他们,想抽|出袖子但几次没成功,算了,反正别人的目光他也不是特别在意。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人家才没有负担的让你当男伴嘛,我现在又不讨厌你,哪里能让你找罪受?”再笑,笑容灿烂的连花儿都要败北了,林美儿为了能让柳笑尘点头,真是半点面子都不顾了。

    “那我也……”

    “笑尘,我们是不是朋友?”见软的不行,林美儿赶在柳笑尘再次拒绝之前开口,脸上的笑渐渐收起来,换上了哀伤的受气包样。

    “嗯。”林美儿帮过母亲,当然算朋友。

    嘻嘻,有门儿~“笑尘,你也知道我一直追求欧阳浩生不成,明天他的生宴既然不是我做女伴,那一定是早就定好了的,上流社会的事本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你说等明天我一个人去了却被欧阳浩生的女伴看到,她会怎么看我?想都知道的。”

    这回柳笑尘也无法反驳了,为北尘家的长子谪孙,上流社会的那些事他当然了解,也许林美儿说的有些夸张,但被人嘲讽的看上几眼绝对是一定的。

    见柳笑尘的神色有了几分松动,林美儿再接再厉,“我不管,你必须帮我,不然你就是不拿我当朋友,那我就……哭给你看。”反正她是非让柳笑尘当她舞伴不可了,她要看变脸,她还要让欧阳浩生的那个女伴看看什么才叫天底下最绝美的男人。

    默……说来说去还是小女生的小心眼儿在作祟,欧阳浩生可以不喜欢她,但不能让别人压她一头,这一点林美儿没说但不代表柳笑尘不知道,林美儿也没存心瞒他,所以说林美儿虽然较真儿了点,但心不坏,是个不错的女孩儿。

    “好吧。”再不同意林美儿就会追到他班级里去哭诉了,见前边不远就是自己的班级,柳笑尘终是不甘不愿的点了头。

    “噢耶~柳笑尘,我太你了。”欢呼着跳起来,也不管别人听了是不是一副被石头砸了脑子的表,林美儿美滋滋的离开了,徒留柳笑尘一个人在接受着各色目光的洗理。

    淡漠的看一眼四周,柳笑尘从不会在意这些,无意间撞见了一道冷的目光,顺着目光看过去……眯了眯眼睛,看来陈子谦是真的不太喜欢他。

    见柳笑尘已经注意到他了,陈子谦缓缓走了过来,靠近柳笑尘时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嘲讽的开口,“我倒真是小视了你的手段,男人女人一起抓吗?柳笑尘,你真是越来越下作了,跟你母亲一样下作。”

    他恨柳笑尘,恨他夺走了自己弟弟的目光,恨他轻易就让自己守护了那么多年的人甘心匍匐在他的脚下,而最最可恨的是,柳笑尘竟然丝毫不在意子昂,他凭什么?那么美好的子昂是自己求都求不来的,他却避之唯恐不及。

    强压着中的妒意抬起脚步向前走,早晚有一天,早晚有一天他会将柳笑尘的所有都踩在脚下,让子昂看一看谁才是值得他的男人。

    ‘唔~’脖子突然一紧,向前走的步子因为衣领被揪住而不得不停止、倒退,等陈子谦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柳笑尘强势的压倒在了走廊边的围栏上。

    “陈子谦,你刚刚说什么?”手指扣着衣领将人背朝下按压在围栏之上,陈子谦说他什么都无所谓,但辱骂他的母亲却不行。

    “我说,你和你母亲一样都那么不要脸,都那么让人恶心。”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被柳笑尘压制着,陈子谦心中的恨意和妒火涛天燃烧起来,一边口无遮拦的咒骂,一边奋力的挣扎,人是挣扎着转过来了,可照样没讨回多少好处。

    “陈子谦。”掌心扣着陈子谦的脖子,过重的力度压得陈子谦大半个子都悬到了围栏之外,惊险的样子看得楼上楼下一片惊啊声。

    完全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想,母亲是他的逆鳞,谁碰了谁死,此时的柳笑尘连恶心不恶心都顾不得了,只是用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的目光定定的看着陈子谦,“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麻烦再说一遍。”

    浓黑的发在眉间,半遮在发丝里的眼眸只有和他直视的陈子谦一个人才看得清楚,嘴唇勾着如魔王般的微笑,这一面的柳笑尘没有人见到过,但只一次绝对能让人记住终生。

    不开口,不止是脖子上的手掌太紧开不了口,也因为高傲的自尊让他无法开口,陈子谦死也不肯承认,面对高高在上如帝王般俯视他的柳笑尘,他竟然……胆怯了,恍惚中本|能的不想再反抗他惹他生气,死死咬住牙关,他更加受不了的是柳笑尘眼神中的厌恶,这也最让他生气,厌恶就厌恶,他难道还想让柳笑尘喜欢不成?

    “笑尘,住手。”陈子昂几乎是三步并做两步疯跑上来的,在楼下看着自己最不想失去的两个人在围栏边撕扯,他的心脏差一点当场就停跳了,“笑尘,有话好好说,你先放开我哥。”不敢上前,他怕刺激到柳笑尘,以他对柳笑尘的了解,如果不是哥哥先惹了他,笑尘绝对不会动哥的。

    “陈子谦,记住,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松开手冲进一旁的卫生间,将强忍着的酸水都吐干净之后,柳笑尘才擦着泛白的嘴唇走出来,门外的人群还没有散去,陈子昂扶着陈子谦担心的查看他的脖子,而陈子谦,一直在垂着眼帘也不知道想什么。

    再没理会两兄弟,柳笑尘转往自己的班级走去,这一大早上闹的,自己该不会和学校犯冲吧?

    “柳笑尘,你这几天过的好吗?”

    背后的声音让柳笑尘的脚步顿住了,陈子谦什么意思?这几天?

    “一定很快乐吧?你不想感谢感谢我吗?”眼睛里脑子里都是红色的,陈子谦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也许是气刚刚被柳笑尘压了一头,也许是气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的柳笑尘,反正他只剩下了气和……小小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的委曲,想到什么说什么,自己不好过柳笑尘也别想好过。

    “是你?”转回静静看着狼狈不堪脖子上还青了一圈的人,那天在超市有两伙人在行动,先前拿电棍的明显和后来绑架容城云天的不一样,却原来是陈子谦找来的吗?他想干什么?

    “对,就是我,是我送给你的大礼,喜欢吗?”他吩咐过了,让那帮人抓到柳笑尘之后饿他几天,再吓一吓他,最好弄得他退学不再出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人一直没和他联系,但几天来柳笑尘都没来学校应该是事成了吧?

    “呵~”轻笑了下,“喜欢,当然喜欢。”容城绝夜带走他和容城云天时顺手把想绑架他的那些人都解决了,大概陈子谦根本就没收到消息,不然也不会拿这件事出来说相了。

    “感谢你的招待,这份人我记下了。”不管陈子谦安得什么心思,这份‘人’他必须得记下来。

    “哥,你们在说什么?”隐隐的心中升起了几分不安,陈子昂推了推边的陈子谦。

    没有回答陈子昂的话,陈子谦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柳笑尘的上,他为什么会笑?那笑是冷笑?嘲笑?还是不屑?似乎都不是,又似乎都是,这不应该是他的反应的,这几天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哥?”哥在发呆?

    “子昂去上课吧。”推开陈子昂转就走,今天的课他是上不下去了,他要找那几个人问问清楚,一定要问清楚。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你们·不要来烦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