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喜欢的纠缠

    第二天早上柳笑尘和柳眉没在陈家吃早餐直接提出要回家,陈震山什么也没说,亲自将两人送到了门口,经过昨天与柳笑尘的恳谈,他对这个亲生儿子是真的无话可说了。

    而此时的陈震山在柳笑尘的眼里倒不怎么惹人厌了,反而还多了几分同,当然,同只有一点点,有些事人在做天在看,自己种下了罪孽还想长出幸福的果实,怎么可能。

    “尘尘,我们走吧。”再没多看陈震山一眼,柳眉拍了拍儿子扶在臂弯里的手,笑着转

    “陈家主,告辞。”朝着陈震山点了点头,柳笑尘扶着母亲缓缓而去,两母子眼神中同样的淡漠让陈震山感慨万千。

    是他,放开了柳眉的手,也是他,无视了柳笑尘的存在,这两个原本应该是他生命中最亲近的人,此时却与他形同陌路……

    “老爷,回去吃饭吧,我叫厨房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粥。”

    柔的声音换回了陈震山恍惚的心神,扭头看向挽着自己手臂的妻子,心渐渐好了一些。

    算了,失去的既然已经无法挽回,那自己就珍惜现在拥有的吧,子,不一样其乐融融吗?想罢温柔而笑,大手揽着刘云珍的肩膀,陈震山的眼眸中尽是对未来美好的期待。

    晨光中学

    坐在单车上静静看着站在学校门口的黄天,直觉告诉柳笑尘,这个人是冲着他来的,怎么着?那天一汽水瓶砸得黄天不过瘾?他今天还想再来一下?

    此时,因为还没到上课的时间,校门口仍旧有很多学生来回走动,黄天的出现早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想到前几天柳笑尘惊人的一瓶子,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下意识瞟向了柳笑尘。

    不理会别人怎么想,柳笑尘按了按响铃示意别人让道,他是来上学的,不是来打仗的,黄天要真是找他讨说法,那也得等黄天真凑过来再说。

    “等一下。”见柳笑尘根本不理人骑车而过,黄天急了,一把抓住单车后座,喊声里带着几分焦急。

    停车回头,淡淡的看着黄天,“放手。”柳笑尘的声音并不大,却惊得黄天快速收回了手。

    脸有些红,黄天窘的几乎不敢抬头,他当然知道自己如老鼠见到猫似的胆小样子很丢人,可这不是他能控制的好不好?天知道自打那天他被柳笑尘教训过之后,是真的真的看见柳笑尘就腿打哆嗦。

    “那个……柳……柳同学。”想了半天才想到这么个贴切的称呼,黄天干干咽了口唾沫,“您今天有空吗?”不知不觉中黄天将柳笑尘放在了一个很高的位置,这一声您他连想都没想过就直接念了出来。

    “没空。”有空也不会将时间浪费在黄天的上。

    “嗳别走,我……”

    “放手。”见黄天的手又抓住了后车座,柳笑尘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这几天他的心本就不好,哪里还有耐心去忍耐一个下流的小混混?

    体在柳笑尘看过来的第一刻就僵住了,黄天的脸色很不好看,他再怕也是有脾气的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连着被柳笑尘吓住也不敢还嘴,那他以后还怎么出来混?于是强仗着胆子干吼了句,“我就不放开你能怎么着?”

    “不怎么着,揍你。”低沉的声音夹杂着一记重拳准确无误轰在了黄天的脸上,惊呼声此起彼伏。

    “陆逸风?”柳笑尘眉头皱了皱,他记得他和这位陆大少已经没什么关系了,那他这又是演的哪一出?

    “笑尘不用怕,这混蛋我帮你收拾他。”朝着柳笑尘绽放抹灿烂的笑,那笑意里的讨好意味也不知道陆逸风是没察觉还是懒得隐藏,反正明显的是个正常人就看得出来。

    这回是眉心跳了,柳笑尘即为陆逸风的讨好纠结也为陆逸风的话而微恼,他哪只眼睛看到自己怕了?就凭黄天?他有那本事吗?

    “陆大少,小的……”黄天这个憋闷啊,以前他纠缠柳笑尘的时候这些大少们哪个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当看不见?现在柳笑尘变厉害了怎么这些大少们也改变态度了?

    “黄天,我记得我派人警告过你,不要再出现在笑尘面前,怎么?你当我说的话是放?”狭长的眼睛一眯,陆逸风望向黄天的眼眸里快速闪过了一丝煞气,敢动他看上的人?黄天很有胆子嘛。

    “陆大少可千万别误会小的,小的哪里有胆子不听您老的话?”赶紧上前一步连连作揖,陆大少是谁啊?人家后台是扛枪的,收拾自己这小板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呃不对啊,柳笑尘是什么时候搭上陆大少的?他不是喜欢欧阳浩生吗?貌似前些天欧阳大少也派人警告过自己来着,震惊,难道晨光四少里的两大少为了一个男子争风?这可是惊天大新闻啊。

    不止黄天震惊,在场的所有学子包括晨光的老师,哪个不震惊?他们从陆逸风出现开始就震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暧昧的眼神一会看看柳笑尘,一会看看陆逸风,难道他们真的在一起了?

    “逸风,你在学校门口做什么?”可能嫌闹还不够大,欧阳浩生由自家豪华的轿车里晃下来,双手插兜一派放不羁的样子。

    抿唇,如果说陆逸风让柳笑尘不喜的话,那么欧阳浩生就是让柳笑尘厌恶了,他留给真正的柳笑尘的记忆太重太过于深刻,让他想不在意这个人都难。

    不过好在自己生来就是个冷子的人,倒也没因为体内存留的炽意而对欧阳浩生产生什么感上的冲动,不过有才有恨这一点还是在他上得到了最大的诠释,他讨厌欧阳浩生正因为柳笑尘着欧阳浩生,绕舌吧?这就是因果。

    摇摇头,不再想乱七八糟的事,柳笑尘推着单车往前走,管它后来人是谁黄天又是不是找自己的,都与他无关。

    “柳同学您别走啊~”这个啊可不是说话的啊,而是尖叫,被人一脚踢了个跟头的尖叫,坐在地上双手抱着疼痛难忍的腿哀哀的痛呼,黄天痛的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黄天,最后警告你一次,不准再来找笑尘。”这个死混混,以后见一次打一次。

    “逸风。”欧阳浩生眼眸沉了沉,和陆逸风相交好几年了,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陆逸风不顾风度亲自出脚,殴打混混这种事怎么会是陆大少干得出来的?可是今天他为了柳笑尘,却心甘愿的做了,连人家领不领都不在乎。

    “欧阳,这是我的事你别管。”淡淡看一眼欧阳浩生,打从他喜欢上柳笑尘的那时起,柳笑尘的事就是他陆逸风的事了。

    “你的事?”挑眉,心中也不知是种什么滋味,欧阳浩生将复杂的眼眸转向了静静站在一旁的柳笑尘,“看来我们的柳学弟本事不小嘛。”可恶,在医院里分开之后自己被烦躁的绪扰的睡不着觉,人家倒好,钓上个大金龟,今后可以昂着走了是不是?他才不承认自己是在吃味呢,他又不喜欢柳笑尘,一个娘娘腔有什么好喜欢的!

    “欧阳浩生。”不等柳笑尘说话,陆逸风扯着欧阳浩生就往一旁的树林子里走去,他要好好和欧阳浩生谈谈,北尘啸不是柳笑尘,本来追‘妻’就难的,他可不想再多上只姓欧阳的强大老虎拦在路中央。

    ‘嗡~’陆逸风和欧阳浩生才一离开,在场地的学子们就开始议论纷纷了,天呐,晨光四少要因美人而大打出手了吗?心痒痒的他们看不到现场转播脑补总可以吧?

    不过好在他们也不是傻子,倒没说些不三不四的话让柳笑尘难堪,毕竟前些天柳笑尘的转变大家都看在了眼里,什么是故做清高什么是超然物外,别看他们年纪小还是看得出几分的,而那些看不出来的则是被柳笑尘的大靠山压的更不敢乱说了,没见黄天正在那痛的直掉眼泪吗?这就是前车之鉴。

    垂下眼帘,柳笑尘面无表的推着车子往前走,别人的议论和目光都与他无关,他只是他,也只在意自己在意的人,别人?不过都是过客罢了。

    这一回再没有人拦着柳笑尘,唯一想拦的黄天还坐在地上痛的眼前泛晕,无视他人各色的目光,柳笑尘锁好车子走进教室,眼见着教室里的声音在他走进去时戛然而止,淡淡瞟了眼四周,坐进椅子直接补眠去了。

    “柳笑尘。”

    不知睡了多久,耳边响起了低低的轻唤,脑袋动动接着睡。

    “柳笑尘,有人找。”

    声音不厌其烦的继续响起,再次动动脑袋干脆将整张脸都埋在了臂弯里,柳笑尘还是不肯睁开眼睛,然后那道扰人的声音就不见了,直到睡到自然醒,柳笑尘直起体伸懒腰时才发现,自己旁好像多了个人。

    “卓亦凡?”他到高一来干嘛?找他有事?

    “你……睡醒了?”整酷酷谁也不搭理的卓大少变成了害羞的小男生,手足无措的样子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镜,呃……如果大家都有眼镜的话。

    “你有事?”要不是向来面无表惯了,柳笑尘的嘴角一定早就开始抽搐了,今天早上来学校时他有幸见识到了变脸的陆逸风和脾气更加古怪欠扁的欧阳浩生,怎么着?又要见证一个变格的)的卓亦凡吗?只是陆逸风和欧阳浩生的改变还有迹可寻,这卓亦凡的就有点……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低低的声音染着几分委曲几分激还有着浓浓的深,他是做了多大的努力才压抑住自己没有一见到柳笑尘就扑过去?这是他了好几年的男人的心口一直在痛的男人,他怎么可以……对自己如此的冷淡?

    惊吓,柳笑尘直接站了起来,他是做了多大的努力才压抑住自己没有落荒而逃?卓亦凡喜欢他?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不记得自己和卓亦凡有过超友谊的接触啊?除了那天在医院里时被卓亦凡调笑了几句外,其它的没有任何交集可言,眨眨眼睛翻一翻‘柳笑尘’的记忆,他再次肯定,自己和卓亦凡真的真的什么关系也没有。

    “啸。”下意识叫出了曾在心底念了无数遍的昵称,卓亦凡跟着也站了起来。

    “你住口。”笑?他竟然叫自己笑?卓亦凡不会是发烧了或者没睡醒吧?还有这个笑字和自己以前的名字啸同音,突然听到别人这么叫会让他想起很不舒服的过往,浑都不自在,“卓亦凡学长,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以后请叫我柳笑尘,谢谢。”

    开玩笑?他认为自己是在开玩笑?自己怎么会拿他的名字开玩笑?这个啸字在自己心里的地位有多重连陆逸风他们都知道,只有他,只有眼前这个人什么都不明白。

    被卓亦凡的眼神盯的眉头连连皱起,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了?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目光了,北尘啸二十五年的生命告诉他,一旦有男人用这种目光看他就代表新一轮的麻烦开始了,而他,特别讨厌麻烦。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手臂支在桌子上,子一个跃起干净利落的跳到了过道间,潇洒的姿看得卓亦凡又是一阵心神漾,他的啸永远都是这么迷人。

    “笑尘?”

    得,刚刚走到门口的柳笑尘脸色终于变了,陆逸风?他怎么又跑出来了?

    “笑尘和我真是心有灵犀啊,我才走到门口你就出来迎接了,真好。”灿烂的笑,陆逸风现在很相信缘这个字,他和柳笑尘的相遇就是缘,“嗳?笑尘?你要去哪?”

    一把扯住柳笑尘的衣襟,不敢扯手腕,他怕柳笑尘会吐,怎么这人说着话就想不声不响的离开?那怎么行。

    “放手。”熟悉的在今天不知道说过多少遍的话让柳笑尘一阵阵无语,眼角余光扫到急急走来的卓亦凡,抿唇,晨光四少是打定了主意不想让他安生了是吧?

    “笑尘。”好委曲好委曲的松开手,“我只是想找你吃午饭。”陆逸风脸上一副‘你怎么可以如此冷漠待我’的可怜表让如柳笑尘这等‘面瘫’之人都差一点抓狂。

    “逸风,啸由我来陪。”默默走到柳笑尘边,卓亦凡认认真真的看着陆逸风,这世上他谁都可以让,唯独北尘啸不可以,这个人已经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死过一次了,老天给了啸重生的机会就是让人疼他他的,而啸胜过于自己的他才是最适合拥有北尘啸的人。

    “亦凡,你要懂得先来后到的道理。”卓亦凡认真他就不认真了吗?喜欢这东西又不是其它物件,想让他退却?下辈子吧。

    “我先来的,自然由我陪着。”这个先来指的不仅仅是来教室找柳笑尘,还有他上北尘啸的时间,怎么算都是他先来陆逸风后到。

    “是我先张口的。”比不过时间咱比速度好了,反正他就是不让。

    “你……”

    “够了!”沉声打断一左一右像个幼稚孩童般争吵不休的两人,他们还嫌自己的笑话不多吗?看看众人的眼神?继校门口两大少争风战之后别人又该传三大少与柳笑尘不得不说的故事了吧?他是不太理会诽言诽语,可不代表他没长耳朵,还有母亲,要是被母亲听到点什么,她会受不了的。

    “我郑重的再说一遍,陆学长,我和你不熟,不需要你亲自来找我吃饭,还有卓学长,我和你更不熟,麻烦你以后别再叫我笑,不然别怪我翻脸。”一帮不知所谓的疯子,匆匆留下句话转就走,他今天压根就不该来学校。

    “笑尘?”完了,心上人生气跑掉了,他还说他们不熟,尽管心中早就做好了被打击的准备,但陆逸风还是很受伤,不过……

    嘿嘿,不就是被喜欢的人骂嘛,小意思,“笑尘,等等我。”颠儿颠儿的粘上去打也不走,这世上追美女不容易,追美男更加不容易,追一个冷不将他看在眼里的美男更是最最最最不容易,所以要坚持坚持再坚持,他期待着冰山融化后的风景,一定美不胜收吧?

    “啸……”站在教室门口的卓亦凡嘴唇苍白一片,与暗恋之人的第一次交流竟然是如此惨淡的收场,他这让他何以堪?

    但放弃?谈何容易,以前不曾接近那人时尚且痴恋了这么多年,如今有机会成为那个人的另一半,傻子才会被骂一顿就罢休,反正此生此世北尘啸别想逃开他边。

    想着,卓亦凡也跟了上去,徒扔下满教室呆呆傻傻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晌无声,这个世界,变疯狂了啊……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你们·不要来烦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