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宴会风波(中)

    手臂下意识揽着哭泣的母亲,目光却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北尘明光的上。

    那是父亲,是自己从小仰慕希望可以得到其认可的人,他好像……老了,额上多了好几条细纹,才不过几个月没见面,为何父亲会苍老若此?

    “尘尘,我们回家吧。”哭的够了,柳眉反手抹去脸上的泪痕,也还好来时并没有上什么装扮,不然此时就真的要丢人了。

    “回家?”喃喃低语,默默低下头看着已然心好很多的母亲,久久,重重点了点头,“嗯,我们回家!”

    回只属于他们的家,北尘明光只是北尘啸的父亲,与柳笑尘一点关系都没有!

    想到就做,挽着母亲的手臂缓缓向厅外走,大堂内人们的目光都盯在北尘明光和陈震山的上,并没多少人注意到他们。

    呃~~既说是‘并没有多少人’那当然就是‘还有人注意’了。

    当柳笑尘与母亲一脚踏在门里一脚踏在门外时,一个尖锐的声音突然响起,将所有人的目光同时调向了母子二人。

    “柳伯母这是要去哪?今天是姑父的生,你们难道连声生快乐都不肯说就要悄悄离开了吗?”冷冷的笑,她就是故意的,敢跟她刘美娟斗,这就是下场。

    神尴尬,柳眉怎么也没有想到事会发展成这样,原以为她和儿子都是多余的人,心中又少了多年的执念,离开对每个人都好,可是……

    红红的眼睛对上诧异着望过来的男人,男人眼眸中一闪而过的茫然,让体不由得微微晃了晃。

    原来,这个让自己苦盼了十六年的男人,早就忘记了自己的模样,原来,十六年来的执着,不过是人家抛在脑后的笑话。

    深吸气猛的推开儿子扶在手臂上的手,昂起头一步步走过去,直到站到了陈震山面前,苍白的脸庞上竟已经可以绽放出让人移不开目光的笑容,“陈先生,好久不见。”

    是呀,好久了,十六年的分离十六年的苦难,真的是……太久了。

    “你是……柳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面前这位美丽迷人的女人,竟然会是让他忽略了十六年的柳眉。

    印象中柳眉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典型中国女人,他当年之所以会对柳眉动心,也是看上了她的纯真还有刻在骨子里的温柔,而眼前这个看不清年纪的女人和记忆里的柳眉相差好多,但是比那时更美更迷人了。

    “是,我是柳眉,今天有幸能参加陈先生的生宴,我和儿子都深感荣幸,但是……实在不好意思,因为体不适我想先离开了,打扰到您请别见怪,告辞。”点头,然后优雅的转,由始至终柳眉的脸上都带着淡淡的笑容,不论是风度还是气质都极其引人注目。

    “等一下。”抬腿,急走几步拦住了想要离开的女人,深吸气缓和了一下绪,陈震山又笑道,“既然来了就多待一会吧,难得你能来一次,再说……”目光一点点移到柳笑尘的上,眼帘中的少年风姿如胜显示着竹一般的傲然,“我和笑尘怎么说也有好久没见面了,我还想和他聊聊呢。”

    微笑,其实原本叫柳眉母子来,也只是因为他听说柳笑尘和陆逸风等人走的很近,眼神瞟一眼人群里一直痴痴盯着柳笑尘看的陆逸风,看来事并非是空来风的,别人不知道陆家的底细他可知道的很清楚,军区总司令的亲外孙,只凭这一点就足以让人刮目相看了。

    更何况他现在又发现被自己忽略了许多年的柳眉,竟然仍是那么迷人,母子两个都有吸引他的地方,他又如何能让他们轻易离开?

    “我没有什么和你聊的,母亲,我们回家吧。”上前一步扶住脸色忽然苍白的母亲,安抚的对她笑笑,柳笑尘看也没看陈震山一眼揽着母亲就想离开。

    “你给我站住!”大怒,多少年来还没人敢这样不给他面子的,“柳眉,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他就是这样和长辈说话的?真是没有家教!”

    “你住口!”猛的回,将旁摇摇坠的母亲直接揽进怀里,久不曾见的冷冽在脸庞上刮起,缓缓迷起的眼眸里一丝温度也找不到。

    “陈震山,你凭什么说你是我的长辈?你有养过我吗?你有抱过我吗?你有给我开过家长会?还是你有带着我出去玩过?你没有,你一样都没有!

    你有的是不闻不问十六年,你有的是任别人侮辱我们母子全当不知道,你有的是放纵你两个儿子甚至于你后娶的妻子的娘家人到我们母子面前来耀武扬威!

    长辈?真亏你说得出口!”

    话说到后来已微微带了丝颤抖,父亲,这两个简简单单的字对于他来说,就像一块重过千斤的大石,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柳笑尘是从小就没有父亲,而北尘啸却是有等于没有!

    静,一时之间场内静的落针可闻,没有人会想到,一直懦懦弱弱像个娘们儿似的柳笑尘会突然间变的这样刚烈,除了脸色忽青忽白的陈家人,别人心里多多少少都升起了几分欣赏。

    “尘尘……”双手抱着儿子的腰,她知道她亏欠儿子的太多太多了,她是个不合格的母亲,一直都是。

    “你……你这个逆子!”被气糊涂了,也是自觉无言以对丢人了,陈震山边怒喝着边冲了上来,一把揪住了柳笑尘的衣襟扬手就想打下去。

    “父亲!”陈子昂惊呼。

    “陈先生请住手!”陆逸风大喊。

    “尘尘!”柳眉下意识挡在儿子面前张开了手臂。

    七嘴八舌伴着‘碰’的一声响,陈震山在所有人瞠目结舌的注视下,被柳笑尘一脚踢翻在地,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刚还威风凛凛占足了上风的柳笑尘又开始弯下腰呕吐起来,难受的样子完全不似装模做样。

    “柳、笑、尘!”被气的眼睛通红,由着陈子谦扶自己起来,陈震山咬牙切齿的像似要吃人。

    “父亲!”顾不得看心上人好不好,陈子昂收回奔向柳笑尘的脚步挡到了爆怒的父亲面前,“你不能怪笑尘,笑尘他不是故意的,他有洁癖,被人一碰就会吐。”

    “洁癖?”有人惊呼,这个词好熟,不约而同的,众人的目光悄悄移转到了北尘明光的上,将权力交接出去的北尘啸,不也是有这样的毛病吗?

    而反观北尘明光,自打柳笑尘难受的弯下腰开始,他的目光就一直也没有离开过他的上。

    自己的儿子……那个唯一让他觉得亏欠的儿子,犯病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难过?恍惚间柳笑尘和北尘啸的样子重叠了,让北尘明光几乎是下意识的垂下了目光。

    往事如风,当想要弥补时,却只剩下了悔不当初……

    而与众人和北尘明光不同,被一脚踢掉了所有面子的陈震山却完全不相信陈子昂的话,爆喝着又冲了过来。

    “他有洁癖?被人一碰就会吐?那他母亲呢?挨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我怎么没见他吐?陈子昂,你给我退开!”他今天一定要打死这个逆子!

    “父亲,我真的没有骗你,笑尘绝对不是故意的,绝对绝对不是!”硬是不肯退开,他怎么能眼睁睁看着父亲伤害笑尘?绝不能!

    可是陈子昂不知道,他的坚持让陈子谦更加妒恨柳笑尘,于是在他又想拦住陈震山时,陈子谦突然出手,死死的抱住了他。

    “放开我,哥你放开我!”

    任陈子昂怎么喊怎么叫也挣不脱陈子谦的手臂,两兄弟僵持时陈震山几大步又冲到了柳笑尘面前,而这时,好不容易平复恶心感的柳笑尘才刚刚直起体。

    “怎么?你想打我?”淡漠的眼视像是在看一只蚂蚁,牢牢定住了陈震山的动作,那微微上挑的眉峰,那脸上淡薄如纸却真真实实让人不敢直视的讥诮,再再挑动着某些人的心弦。

    如随父刚刚走进来的卓亦凡,几乎是当场就傻掉了。

    如一早就冲过来想保护心上人的陆逸风,再一次想起了医院里的怀疑。

    如猜不懂自己的心一直犹豫不定的欧阳浩生,若有所思的眯起了眼睛。

    如站在角落里的北尘天,僵直着目光痴了一样的盯着柳笑尘猛看。

    如自觉亏欠儿子太多的北尘明光,泪湿眼眶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冲上前去狠狠拥抱住不远处的少年。

    他太像北尘啸了!这是所有人的心声。

    手臂僵直,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陈震山只窘的脸色青红,干干的站在柳笑尘面前像个木偶,心里暗自愤恨,都怪刘美娟,等宴会结束的,看他怎么收拾那个臭丫头!

    还算陈震山有福气,娶了个八面玲珑的老婆,这不?由始至终一直都没出过声的现任陈夫人,轻笑着走上前给陈震山解围来了。

    “震山这是做什么,都是一家人哪能动真气,好了好了别气了,有事等客人都走了再说嘛。”一边帮着陈震山放下手臂,一边用眼睛轻瞟了下柳笑尘母子,那动作那语气,不愧为有心计的女人,三两下就把‘国际纠纷’弄成了‘家庭内部矛盾’还顺便表现了一下长辈们的心,一个字,高啊。

    “对,对,不记较,怎么能记较,来来北尘兄这边请,我们一会定要好好喝一杯。”到底是商场上打过混的人物,整了整神色陈震山再次微笑起来,只是那笑容,有些硬硬的。

    这边,劝走了发怒的陈震山,又笑着与主动散开的女士们打过了招呼,刘云珍(陈夫人)转过头来笑看向了柳笑尘母子,“柳姐姐,来了就多坐一会吧,不管你承不承认,你毕竟和震山有一个割不断的血脉,震山的脾气我想你也了解一些,如果真闹开了……对谁都不好,你说呢?”

    刘云珍的话说的很明白,今天柳笑尘没给陈震山面子,那么这事就不太好办了,要么,他们母子老实一些等陈震山忙完了再说,要么他们就离开等着陈震山找上门去,明着虽然是让柳眉拿主意,实际上柳眉有的选择吗?

    毕竟她人单势孤,一个弱小的女子哪里能斗得过财大气粗的陈氏当家人?

    “我……”无言以对,柳眉当然知道,刘云珍话虽说的不好听,但却绝对不是在吓她。

    “呵呵……看来柳姐姐是想通了,那么我就不打扰了,你们坐,我去招待客人。”微笑,轻点了下头之后高傲的转过,她有骄傲的资本,这一点谁也不可否认。

    “母亲,我们回家吧,你应该知道,儿子有能力让你过的比现在更好。”不理会别人,柳笑尘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母亲,昨晚他们谈了好多,他也有意识的将自己的才华和理想都透露给了母亲,如果母亲直到现在仍选择在陈震山面前妥协的话,那么……

    “尘尘,你今天在众人面前没给他留面子,想来他也不会再想认你这个儿子了,所以我想……等宴会散了之后我们再心平气和的好好谈谈,这样我们以后才能安安静静过自己的小子不是吗?妈都想通了,我对他……已经绝了那份心思了!”

    “好,尘尘都听母亲的。”暗中松了一口气,看来母亲是真的放下了。

    *****************

    二楼,将弟弟硬扯上楼的陈子谦一把将陈子昂甩在了卧室大上,直接扑上去死死压住了想要弹跳起来的人,“陈、子、昂!你还敢说你没有对柳笑尘动心?!”

    “我……”没有两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仰看着哥哥怒气冲冲的脸庞,陈子昂无声的垂下了眼帘。

    “说话!”手指用力掐住弟弟的下巴,他想要的是弟弟的反驳而不是弟弟的默认。

    “哥……对不起……”不想再骗哥哥了,就算今天骗过了早晚有一天也会被哥哥发现,在这个家里,哥哥是他最亲近的人,他不忍心一再让哥哥失望。

    “你……说什么?”体整个僵住了,血色由脸庞上褪去,他刚刚听到了什么?弟弟竟然承认了?他承认他上了柳笑尘?

    “哥,我上柳笑尘了,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上他,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双手抱住的头,一想到那个人知道了自己肮脏的心思后会用怎样的眼神看待自己,他就痛苦的想去撞墙。

    “你他?你竟然说你上了别人!”五指收拢,狠狠揪起了弟弟的衣襟,别一只手掐在弟弟的下巴上让他不得不再次仰头看向自己,“那我呢?我了你这么多年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哥??”惊恐,哥在说什么?他说他……他?怎么可能!一定是自己听错了,是自己听错了!

    “子昂……”双手固定住弟弟的头,眉心贴着眉心,鼻子贴着鼻子,陈子谦喃喃的低语里是无尽的痛苦,“你知道吗?我好怕,自从发现自己上你了我就在怕,怕你讨厌我,怕你不理我,所以我拼了命的压抑着对你的,一遍遍告诉自己你是弟弟,我们是不可能的,可是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心好痛,痛的几乎要麻木了,猛的低下头狠狠吻上弟弟的嘴唇,忘了在何方,忘了楼下还有众多的客人,他只想吻眼前的人,让这个惹了他痛了他伤了他的人,一起痛!

    所以子昂,痛苦吧,既然你也选择了这样的恋,既然大家都处在地狱里,那么你没理由比我更快乐!

    “唔~~”双腿乱踢,却踢不开上已经疯了的男人,感觉哥哥的一只手已经探进了自己的裤子里,陈子昂慌了,一口咬住了哥哥的舌头然后趁哥哥吃痛时狠狠推开上的人,转就跑了出去。

    “子昂!!”喊声叫不住弟弟的脚步,陈子昂走了,就像他们无可挽回的关系,注定了是一场不可收拾的结局。

    狂笑着狼狈的坐在了地上,体里的力气像被人突然间抽走了,仰着脸望天,这回,他和子昂算是彻底没有希望了……

    ‘吱~’被重重甩上的房门又被人推开,心中一惊,陈子谦举目望去,下一瞬嘴唇紧紧抿了起来,“怎么会是你?”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刚刚自己和子昂说的话她又听去了多少?缓缓眯起眼睛,随着刘云珍的一步步靠近,额上的冷汗也在逐渐增多。

    “怎么?子谦不想看到我?我可是很高兴能在这里看到你呢,咯咯……刚刚的戏目真精彩,你猜如果你父亲知道了会怎么样?”微笑着蹲到了陈子谦前,刚刚在楼下端庄大方的陈夫人,此时却展现着万种风

    “你想怎么样?”冷冷开口,垂在旁的手臂绷成了一根弦,如果可以他真想一拳轰烂了这女人可恶的嘴脸,只可惜此时却不能。

    “我想怎样?咯咯咯咯……子谦,你装什么糊涂?”说着,手已经摸上了陈子谦的体,纤长的手一路下滑直接盖在了陈子谦的双腿之间。

    ‘啪’的一声打开了刘云珍的手,脸上褪去的白色变成了耀眼的红,陈子谦忍不住怒喝,“请你自重点!”

    “自重?我再不自重也只是想男人,和你可是不能比的,你比我邪恶的多,竟然看上了自己的弟弟……”媚笑,见陈子谦的脸色又白了下来,刘云珍忍不住心疼的吻上了陈子谦的脸庞,“子谦,你不知道当我走进这个家里的第一刻时,我就上你了,那时的你才十二岁,刚刚洗过澡头发上还流着水珠,站在阳光下就像个小天使,每晚我躺在你父亲的下都在想,如果我上的男人是你该有多好。”

    唇一点点下移最终亲吻在了陈子谦的嘴唇上,这个她盼了七年多的吻等的她心都要焦了,原以为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如愿,却不想老天竟会送给她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

    “信不信我会杀了你?”平静的仰着头,任刘云珍的吻落在唇上躲也不躲,只是在半开的眼眸中泄露着显而易见的杀气。

    体一僵,缓缓抬起头直视陈子谦的眼睛,第一眼时就打了个冷颤,可是久久之后刘云珍却又笑了。“子谦,你以为我傻吗?明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男人还主动跑上来送死?告诉你吧,刚刚你和陈子昂的对话我都用录音笔录下来了,如果我一旦出事,明天你和陈子昂就再也别想见人了!”

    “你!”愤愤的一把掐住了刘云珍的脖子,只要收收力,这个可恶的女人就会马上死去,可是他冒不起败名裂的险,如果只是自己倒也罢了,他只怕弟弟……难道为了子昂,他就必需得受质于这个女人吗?

    “子谦,不要再挣扎了,我们都是同一种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为的也只是自己的快乐……”笑着凑上前,重新吻上让她迷恋不已的嘴唇,舌头挑开牙齿在对方的口腔里乱窜,直到气喘吁吁了才放开陈子谦。

    “晚上来找我吧,我在房间里等你。”最后摸了下陈子谦的下面,刘云珍扭着腰出去了,她知道她今天晚上一定能等到陈子谦,这个让她窥视了如许年的少年,从今以后就是她随叫随到的裙下之臣!

    双目通红,看着门一点点被关上,牙齿紧紧咬住嘴唇,直到嘴角泛出了血丝陈子谦也没有停止自虐的行为。

    “子昂……”低喃由门缝里溢出,带着浓浓的无助,和愤恨……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你们·不要来烦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