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心怀各异

    站在门外压了压帽檐,过长的边口几乎挡去了他半张脸庞,这是他‘甩’掉容城云天之后刻意到商场里买来的,只为了后能少遇上几个‘问题人物’。

    说起容城云天他就忍不住叹气,对于这位传说中的少爷,‘生’前他还真没机会瞻仰到他老人家的风采,只知道这位少爷背景复杂、势力遍布黑白两道,少爷是个尊称也是种敬畏。

    皱眉,今天一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认出他来,毕竟没碰过面的人哪里会熟悉?只是后来……

    年纪轻轻的瘸子、不怒自威的气势、挥手间收割生命毫不在意的态度,如果这样还猜不出他是谁,那北尘啸几十年的生命算是白活了。

    “尘尘回来了,怎么回的这么晚?呀~尘尘,你的头发……”呆呆看着儿子清爽的短发,心酸、涩苦,五味杂全的让柳眉几乎说不出话来。

    她一直都知道,儿子为什么留长发,正如他对欧阳浩生的,是珍惜是执着,可是现在……

    深呼吸,鼻子酸酸的眼眶红红的,儿子是放弃了吗?真的会吗?

    “妈,尘尘错了。”低低的给出了母亲最想要的答案,缓步走上前略有些笨拙的拥抱住听了话泪湿衣襟的母亲,抬手想擦去母亲脸上的泪水,却越擦越多。

    “呜~尘尘……”双手死死揪着儿子的衣襟,哽咽着将头埋进儿子的前,泣不成声的哭喊,她等这一天等了好久,原以为这辈子都等不到了。

    “妈,对不起,对不起。”耳边尽是母亲的哭泣声,心口闷闷的,可恼自己嘴笨说不来哄人的好听话,只能手忙脚乱的一边轻拍母亲的背一边不停的说着对不起。

    久久……

    “伯母,做儿子的知错能改是件好事,您就别再伤心了。”

    清朗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惹得柳笑尘一惊,猛然抬起头,一张儒雅秀气的脸映进了眼帘。

    “陆逸风?”他怎么会在这里?印象里这位温文尔雅的学长并没有欺负过柳笑尘,却也是不理不睬只做壁上观而已。

    “哎呀,我都忘了你还有同学在这里,不好意思陆同学,我刚刚……失态了,你们聊,我去给你们切水果。”糊乱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柳眉急急走进了厨房。

    一时之间屋子里变得静悄悄的,柳笑尘天淡薄,对于不在意的人能不理就不理自然不会主动说话,而陆逸风却是用神眼打量了柳笑尘许久之后才绽放抹温和的笑抬起了手。

    “你好,我叫陆逸风,晨光高三一班学生,很高兴认识你。”

    诧异的抬起眼眸,陆逸风这是……

    眼前正真诚的望着他的男子上找不出半丝孩子气,到底不愧为大家族培养起来的接班人,成熟稳重让人一见自有好感,可交朋友……他有些迟疑了。

    炯亮的眼眸泛起丝淡淡的迷漓,曾经,他是多么渴望能够拥有一份普通的友,不需要对方两胁插刀,只要在他寂寞的时候陪他说说话或者只是坐一坐也好,但没有,一个都没有,朋友对于北尘啸来说是个太过遥远和奢侈的东西。

    “柳笑尘?”微有些担心的看向呆呆出神的某人,直到发现柳笑尘只是在发呆,陆逸风这才收起嘴角边已然抽搐的笑意,哭笑不得的收回了手臂。

    能在别人做自我介绍时魂游天外的,大概柳笑尘算是第一个吧?

    细细打量与印象当中完全不一样的影,他,果真变了,以前的柳笑尘尽管长了张绝美的脸却没有一个人对他有好感,在他们这些大家子弟的眼中,容貌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当然,如果想找‘玩具’的话另当别论,而曾经的柳笑尘,就是一个彼此心照不宣的‘玩具’,哪怕此时不是,也早晚会是。

    所以讨厌他,鄙视他的人在晨光遍地皆是,废物几乎成为了柳笑尘的等意词,可是如今……

    瞄一瞄眼前人刻意用流海挡去的小半边脸庞,不再给人惊艳感觉的脸却在无形中焕发着人的魅力,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人格魅力吧?感叹,能人沉沦的魅力啊。

    傍晚

    送走了吃饱喝足的陆逸风,洗漱完毕侧卧进里,静静望着窗外漆黑一片的天空,直到现在他还有些不太相信自己交上朋友了。

    尽管他也知道,陆逸风的接近有其必然的目的,可那又如何?他要的本就不是交心的朋友,只需普通的能说上几句话的朋友就可以了,足够了。

    安心的闭上眼睛,今晚会有个好梦吧?睡吧,明天还要去郊游,印象里柳笑尘的每一次郊游都是一场新的伤害,但这次,不会了!

    *****************************

    斜斜挂着肩包,反手握着顺下来的带子,包里面是母亲精心做好的饭菜,一修闲的装扮将比例完美的材完全展现了出来,迎风压了压过长的帽檐,长长的影刚刚好遮去了大半张脸,但骨子里淡薄高雅的风华仍旧引人注目,只是柳笑尘自己感觉不出来罢了。

    来到集合地点的时候人已经聚集了好多,不想和别人产生多余的接触,柳笑尘孤单单站到了车子的另一边。

    “喂,那是谁啊?看起来好酷的样子。”

    “不知道,应该……是哪位学长的朋友吧?”

    “好可惜看不到他的脸,但想来一定非常吸引人,天,多么有魅力的男子,我就快要对他一见钟了。”

    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引起大片人群动的柳笑尘,正静静的看着远方出神,风吹起白色的衬衫让精美的锁骨若隐若现,下一瞬,远处响起滴滴答答的口水声。

    闷笑,陆逸风扫了一圈好奇宝宝之后突然在心头闪过了恶作剧的念头,如果这些人知道让他们好奇加心跳加速的人,其实就是他们一直看不起的柳笑尘,不知道他们会不会集体下巴掉下来?嗯,好期待。

    “逸风,你在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事能让陆大少你一直笑个不停?”斜挂在好友的上,丁默怪里怪气的挑眉,从刚刚陆逸风就一直在笑,他有些好奇了。

    “你真想知道?”一个手肘撞飞了脖子上的胳膊,晃了晃头,陆逸风似笑非笑的眨了下眼睛。

    “说吧,我们洗耳恭听。”哥俩好般靠在一起的卓亦凡和欧阳浩生一同开口,能让向来温和儒雅很注重形象的陆大少笑个不停的原因,他们当然想知道。

    “那好,我就帮你们解答解答。”话落转头,“笑尘,过来这边一下。”扬手,意料中般,全场尽皆陷进了诡异的寂静里。

    暗笑,在晨光只有一个叫笑尘的人物,嘿嘿,都傻了吧?

    “什么事?”慢慢走过一座座人形雕塑,站定抬头,淡淡开口。

    他不是傻子,陆逸风的目地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可是他不在意,反正早晚这些人都会知道柳笑尘的改变,那么早一些晚一些又有什么不同?

    “你是柳笑尘?!”手指着淡然站在对面的少年,丁默被惊的张大了嘴巴。

    这变化也太大了吧?如果说昨天只是惊讶,那么今天就绝对是震惊了,眼前从骨子里透出冷意的少年,不用说不用动,只单单站在那里就能让人感觉到他的拒绝,拒绝一切想要靠近的生物,他的冷,不是酷酷的冷傲而是刻骨的冷漠,真正淡看生死的淡薄。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柳笑尘,高一五班的学弟,是我的,朋友!”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好在场的人都能听得到,眼神淡淡扫了眼听了话脸色变换不停的男男女女,他话里的意思很明白,从今而后,谁再动柳笑尘就是和他陆逸风过不去。

    抬眸,微有些惊讶的看了眼陆逸风,这就是属于朋友的关心吗?果然……能让口暖暖的。

    于是缓缓眯起了眼眸,眼眸中波光淋漓的神采透过薄薄的流海折出了惑人心神的光芒,再一次震动了全场,直到老师们都到齐催促着同学们上车,众人才一个个迷迷糊糊的清醒过来。

    车上

    一路上没有人说话,坐在陆逸风边,垂下眼帘放松体,早在昨晚的交谈中陆逸风就了解到了他的‘心病’,所以他不用害怕会被陆逸风不小心碰到而呕吐不止的出丑,只需安心的享受车窗外的阳光就好。

    以手支头侧看向闭目养神的少年,他真的变了吗?还是说这是他以退为进的策略?想起刚刚车外柳笑尘给人的感觉,欧阳浩生摇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只是……

    一个人真的会变化这么大这么快?只因为死过一回?嗤笑一声,鬼才会信,那么……缓缓眯起眼睛,他发现他对柳笑尘的兴趣正在与俱增,这到底是个好现象还是坏现象?呵呵……谁稀罕知道。

    转头呆呆看着玻璃窗上倒映出的少年的脸,隐隐撞撞的看不太真切却无形中挑动了心底最脆弱的那根弦,狼狈的转开目光,卓亦凡狠狠闭上了眼睛。

    他不是他,不是自己着的那个男人,他们只是给人的感觉太相像而已,仅止而已。

    啸……低低在心底呢喃,要到什么时候,我才能光明正大的站到你的面前?要到什么时候你才会注意到我承认我的存在?在国外一个人生活你会不会难过会不会寂寞?好想你,好担心你,可是我……还没有资格将心底的渴望付诸于行动,所以等我,请你一定要等我,不要在我还没有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就把心交给别人,那样,我会疯的!

    沉默,看看左右两边各自出神的好友,丁默只能叹气再叹气,欧阳会对柳笑尘产生兴趣他一点也不奇怪,那家伙从来就是个玩的人,可是亦凡……

    天呐,柳笑尘像谁不好偏偏要像北尘啸?想自家好友迷恋北尘啸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如果让他们相处的时间久了……不敢想象啊~~~~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你们·不要来烦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