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那一抹相似的身影

    手拿宣传单站在楼门口,仰头看了看二楼飘红的几个大字‘精英散打,散打中的精英’。

    无语,一般能够打出这种口号的地方,大多……都含有相当大的水份,算了,反正自己也只是想找个还过得去的地方重新锻炼体而已,其它的,不重要,当然,最主要的是口袋里的钱,太少了。

    自从今天早上在校门口遇上黄天等人开始,他就默默筹划好了以后的生活。

    首先,要想保护好家人就得先学会保护自己,低头看看一细滑的嫩肌肤,再想想自己这张祸水的脸,甩一甩让人烦恼的长发,心中恼意更胜。

    柳笑尘是白痴吗?就因为欧阳浩生喜欢长发美女,竟就傻傻的刻意留了一头及腰长发,也难怪欧阳浩生看不上他,生为男子,长得女化不是他的错,但有意让自己朝女发展就绝绝对对是他的错了。

    于是简简单单报了名,柳笑尘转就走进了一家理发厅。

    ‘呼’好舒服,迎风站在台阶上,半眯起眼睛感受着风的抚摸,静静站立了好一会才迈开脚步离开。

    对面咖啡厅

    僵直着目光默默盯在越走越远的背影上,北尘天连咖啡杯倒了都不知道。

    啸……默默呢喃着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名字,狠狠握起手掌,点点鲜红的血丝顺着掌心流了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想到去死?原以为夺走了你生命中视为珍宝的亲,摘掉了你头顶上傲人的光环,你就不再会用高高在上的神俯视我,让我可望而不可及,所以用尽全力将你由神坛上拉下来,想让你正眼看一看我对我笑一笑,可你却……

    低头,苍白的脸色又青白了几分,沙哑而又无声的笑溢出唇角,北尘啸不愧为北尘啸,你用你最有力的一击,击碎了所有人的心。

    想到那天爷爷惨白的脸,父亲摇晃的躯,母亲和妹妹的悲伤,还有自己痛到麻木的心……

    原来,我早已在不知不觉间上了你,上了自己的亲大哥,多可笑,一直以为讨厌的人,一直视做对手的强敌,竟然偷偷拿走了自己的心……

    可是晚了,什么都晚了,你离开了,离开的决绝,不留给人一丝的余地!

    “北尘先生,你体不舒服吗?”

    “对不起,今天的合约还是改再谈吧,我……体实在不太舒服,先告辞了。”边说边站起,拿起文件急急离开,慌乱的甚至都没给对方多说一句话的机会。

    推门而出,暖风抚在脸上却暖不了已然冷掉的心,苦涩的笑起来,这就是所谓的报应吧?报应他的无知,报应他曾有过的肮脏奢望,泪,无声的流出,一如掌心里的血,无知无觉……

    “阿强,你说北尘天真的是体不舒服吗?”

    直到北尘天走出了门,坐在他对面的男人才悠悠的开口,深如寒潭的眼眸中迸出锐利的光芒,明明只是张普通的脸,却总是在不经意间吸引着无数人的目光, 风华无限当如此。

    “少爷,属下认为……这事应当和北尘天刚刚看到的人,有关。”怎么说也跟了自家主子许多年,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呵呵……那我们去认识认识这位让北尘天‘惊慌失措’的少年,如何?”挑眉,向来没什么波动的心起了丝丝涟绮,了解北尘天的人都知道,这位在北尘啸的光芒下失色了许多年的人才,可不像看起来那么无害的,呵呵所以,能让定惊人的北尘天只一眼就‘落荒而逃’,这样的人才值得一交。

    “是,少爷。”走上前,双手握住把手小心翼翼倒退出来,转个小弯之后恭敬推着主人缓缓离开。

    “天~~他坐着的竟然是轮椅!”

    冷冷扫视,直到屋内再次寂静无声,昂然抬起头,对于众人惊异、惋惜的目光阿强只会嗤之以鼻,虽说自家少爷双腿不能行走,可那又如何?他依然是天上的神,无人可以小视也无人敢于冒犯!

    ***************************

    公园里的树荫下,挥手打发走了不放心的阿强,男子闭上眼睛静静等待着一定会出现的少年。

    果然,没过多久,一个低着头的影缓缓出现在了公园另一角。

    “你们看,这有个瘸子,看他一名牌西装,大概钱包里应该会有不少钱吧?”

    一个突尢的声音响起,吸引住了柳笑尘的目光也打断了容城云天难得的好心,睁开眼睛扫了眼流里流气站在对面的几个小混混,突然间很想笑,自打他接手家族生意之后,真的有好久都没人再敢这样大赤赤的打量他了,说起来……倒有了几分怀念。

    “老大,他的眼睛好漂亮。”赞叹,一头黄毛的家伙边说着边忍不住伸出了手。

    眯眼睛,淡淡的杀气在不经意间涌出,却只一闪就消失不见了,玩味的抿了抿唇角,那位少年好像要离开?真是个没功德心的坏孩子呢,不过……他喜欢。

    “哇~~老大老大,他笑了嗳,好迷人,他娘的简直比兰馆的那些鸭子都勾人,笑的我下面都硬了,老大,不如……”讨好的嘿笑着,正是下午两三点钟,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公园里本就没几个人,自他们来了之后连仅剩的几个人都跑干净了,所以说起话来都有些百无忌。

    皱眉,当发现事有些不受控制之后,柳笑尘干脆转过大步向别处走去。

    不是他冷血,做人要量力而行,如果仅凭着一股血冲了上去,下场只会比男人更惨,摸一摸自己这张绝色的脸,步子迈的更快了。

    当然,促使他狠心离开的最根本原因还是,那个男人表现的太过平静了,微微眯起的眼眸中的杀意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他,想来男子应该是有恃无恐的吧?那自己又何必坏了他的兴趣?

    眨眼睛,小家伙竟真的就这样离开了?本还以为那孩子会来个‘英雄救美’呢,呵呵……只是小家伙,想轻轻松松离开可不是你说了算的噢。

    “喂~我在这里。”仰头招手,像是怕别人不知道他叫的是谁,容城云天用力向着柳笑尘的方向摆手。

    脚步一顿,体僵直,这家伙想拖他下水?为什么?

    事不容他细想,从男人开口叫他之时,小混混们就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

    “喂,臭小子想往哪跑,给爷们回来!”

    回去?凭什么!握紧了手中的书包,抬腿向前跑。

    “你还是回去的好。”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没有料到拐角处还有混混的同伙,脚下收力不及,一头撞进了男人的怀抱里。

    “你在对我投怀送抱吗?”轻挑的声音带着浓郁的男子气扑鼻而来,引得柳笑尘一阵阵胃酸翻滚。

    想也不想直接弯膝向上,意料之中被人早一走阻挡住了攻势,眯着眼睛一个回,手肘‘碰’的一声磕在了男子的下巴上,随着闷哼响起,男子后退了好几步才再次站住脚根。

    “坤哥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在哪儿?你他妈臭小子死想是不是?老子……”后面的话像被人猛的掐在了嗓子里,目光发直,小混混一时之间失去了所有的语言功能。

    其实不止是他,场内哪一个人不是看直了目光?其中也包括了见多识广的容城云天。

    淡淡站在不远处的少年有着一头柔软的发,薄薄的流海拦住了星晨般炯亮的眼眸却无意间凭添了几分朦胧的惑,粉嫩的嘴唇有形而可,泛着炫目的水渍让人恨不能冲上去重重的咬上一口,尖翘的下巴微微扬起丝倔强的弧度,无声的述说着这个少年骨子里的傲气,他就静静的站在那里,明明才只十几岁的年纪却无端端给了人一种,历尽千帆漠然生死的感觉,清纯而成熟,简单又复杂,让人看不懂也……深深的沦陷着。

    暗自吸气,原来这个少年竟然如此的绝美,此美当然不是指他的容貌,而是灵魂,想到北尘天刚刚的失态,难道说这个少年和北尘天有什么关系?

    皱眉,他有些不太高兴自己的猜测,这样一个特别的少年怎么可能与北尘天是那种关系?大概想像都是种侮辱吧?

    后退,众人的目光让柳笑尘相当不喜欢,可有鉴于自己此时的攻击力实在太差,于是慢慢退到容城云天旁,柳笑尘默默甩了他一记‘你惹的麻烦你来解决’的目光。

    挑眉,他竟然知道自己的有恃无恐?呵呵……那好吧,反正游戏他也玩够了。

    于是挥手,下一瞬几个黑衣男子或从树影间,或从小路边跃出,围住了想逃跑的混混们。

    “不介意推我出去散散步吧?”仰头微笑,容城云天自认没人可以拒绝得了他的邀请。

    “我很介意。”淡淡看了容城云天一眼,整了整微有些凌乱的衣襟,转扬长而去。

    呃?微微有些傻眼,自己这是……被人‘甩了’?摸摸鼻子,好有趣,小家伙像只骄傲的猫,不止爪子锋利貌似脾气也不太好?

    “少爷?”如鬼影般出现在容城云天后,阿强请示般开口。

    如果少爷想让少年留下来,他有千百种方法让少年心甘愿的留下,直至死亡。

    “他很特别。”摆手,示意阿强推他离开,对于后不时响起的闷哼声只做无视,淡淡两字特别已经道尽了他的心思,没有他的许,谁也不准动少年一指头!

    “是的,少爷。”难得少爷对一个人上心,那就让少爷自己拿主意吧,嗯,得尽快让人把少年的资料交上来,还要找几个人暗中保护少年的安全,还要通知老爷夫人,少爷要晚几天再回去,还要将……

    望天,他心的地方还真多。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你们·不要来烦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