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尘,你看这所学校怎么样?”

    “尘尘,你看那个城市是不是看起来更好一些?”

    “哎呀尘尘,你其实不用那么着急上学,我们可以先出去玩几天,等以后……”

    静静看着从早上起来就唠唠叨叨说个不停的女人,一丝丝暖意缓缓袭上了心头。

    “妈,我认为原来的那个学校就很好。”

    “可是……”她担心啊,那所让儿子畏惧的学校是一把没开刃的刀,有可能让儿子再一次失去活下去的希望的。

    “妈,我向您保证,儿子会平平安安回来吃您做好的晚饭,每一天。”失去才知道珍惜,告别了曾经的一切,现在的他尤其重视眼前这唯一的家人。

    ********************

    告别了仍旧有些不太放心的母亲,骑着自行车慢慢向学校驶去,对于这个体主人所有的一切,早在他醒来的第二天就完全明了了。

    柳笑尘,因为是私生子所以自小随母姓,功课不好不坏,排名不上不下,子软弱可欺,高也比同龄人要矮一些,如果说柳笑尘上有什么是亮点的话,那只能说他的容貌了,两个字,祸水。

    想到第一次在镜子里清清楚楚看到这张脸时自己的心,也是两个字,麻烦。

    一个没有好份,没有好学历,也没有自保能力的哭鬼,偏偏长了副很让人犯罪的脸,这意味着什么?那不单单是麻烦二字可以诠释的。

    还有他上的那个人,准确来说,是一个同别的男生,一个从不把他放在眼里一直在戏耍着他的人,全学校的学生都知道他在暗恋着那个人,所有人也都在暗地里笑话着他,有的甚至还因此对他动过手。

    呵~大概这也是柳笑尘自杀的原因之一吧?只是给他最后一击的并不是那些冷嘲讽而是……那个人无的一句话,人!

    好一句人呐,对一个惨了他为了他差点死掉的人说出这么冷冰冰的话来,那家伙也是个不懂得珍惜的人吧?

    其实爷爷有一句话真的没有说错,退让,成全,从来都不是北尘啸的作风,商场上铁手无的他虽没动手杀过人,可直接间接因他而自杀跳楼的人也不在少数,所以很多人怕他,连家人也……

    暗叹,爷爷还是没有彻底了解过他,权力、金钱顾然在北尘啸的眼里很重要,可再重要也及不上藏在心坎上的家人,如果他们肯认真的看一看他,如果他们愿意细心的了解一下他,也许……

    “哟,这不是柳笑尘嘛,怎么?出院了?”

    正想着,耳边突然窜起了一阵冷风,下意识侧躲过对方探过来的手臂,缓缓眯起眼睛,冷冷的光在眼眸中闪烁。

    他讨厌被别人碰触,甚至于可以说成是厌恶,说来这还要追述到很久以前,记得那一年他五岁,随着父亲去和一个公司的负责人洽谈生意,却在回来的路上被人劫持了,虽然后来成功逃了出来,但那次事件所留下来的后遗症仍被深深埋在了心底。

    他永远都忘不了,小小的他穿梭在杂乱的夜总会里,时不时会伸过来哪只手摸上他的脸或者股,鼻息间恶心的气味和体上让人做呕的触感让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夜不能寐,大概也是因为这个毛病,家人才更加不喜欢他了吧?一个不会哭也不会笑,连碰一下都不可以的孩子,有哪个家长会喜欢?

    直到慢慢长大,那种一被陌生人碰触就想呕吐的感觉才总算缓解了些,可落下的毛病仍在,除了被他承认的家人,谁私自碰触他都会引来他强烈的不满和控制不住的怒气,商场上但凡了解北尘啸的人都知道,你可以站在他后骂他冷血,却不可以碰他一指头,因为那后果,没人可以承担得起!

    “让开!”淡淡的开口,眼前一字排开站在那里的三个人他都不陌生,在柳笑尘的记忆里,这三个人给他的痛苦尢胜过全校的人,特别是刚刚对他动手动脚的那个,曾经,这个人还差一点强X了柳笑尘,至那以后,柳笑尘见了他就会忍不住全发抖。

    “哟喝,小子住了回院脾气见长啊,该不会是在医院里被谁调/教过了,所以转了?”下流的语言伴着流里流气的眼神引来了另两个人的大笑,正是上学的时间,校门口来了好多的学生,此话一出,有人鄙夷有人漠视却无人出声。

    缓缓眯起的眼眸里幽意更浓,他有些忍不住了,暗暗扫一眼站在四周的学生们,他知道,没人会出来帮他,因为柳笑尘,不值得人帮。

    那个傻小子因为挚得罪了好多人,也因为天里的软弱让好多人看不起,所以现在这种局面不怪别人,只怪他自己不争气。

    那么一切就让他来改变吧!

    从车座上下来,将车子立好,悠然的打开背包取出里面母亲准备给他擦汗用的毛巾,边走边缠绕在手掌上。

    寂静,从柳笑尘(从此主角就叫柳笑尘)不紧不慢立好自行车开始,所有的人就感觉出不对来了。

    那个以前一碰到‘三人帮’就颤抖着哭泣的人,今天好像不太一样了,直到他坦然的走向‘三人帮’,直到他缓缓抬起了眼眸,那双眼眸中的色彩晃花了无数双眼睛。

    好美,像水晶一般,折着天然的光芒却静静流露着刻骨的淡漠。

    “你……要干什么?”咽了口唾沫,在道上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直觉告诉黄天,眼前的柳笑尘很危险!

    “你刚刚有一句话说的很对。”微微歪头,眼神淡淡扫过被黄天握在手心里的汽水瓶。

    “什么?”脑子有些断路,柳笑尘此时的样子好迷人,真想……

    “我的确是因为住院而……转了!”欺上前,猛的夺过黄天手里的汽水瓶,抬手用力砸向黄天的脑袋,随着‘咣’的一声响,大片的鲜血由黄天的额角处流了下来。

    ‘啊~~~~~~~’尖叫,胆小的女学生齐齐用手捂住了嘴。

    “舒服吗?要不要再来一下?”淡漠的看了眼想上前却被自己的眼神震住的另两个人,摇一摇手中已然碎掉的瓶子,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份不对,他刚刚绝不会只打一下就停下来的。

    “你……你……”痛的也是吓的说不出话来,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柳笑尘吗?这还是差点被他强X了的那个胆小鬼吗?手捂住湿湿的伤口,他一点也不怀疑,如果自己再废话不断,这个人,绝对会杀了他!

    “滚!”随手扔掉手中的瓶子,解下包在手掌上的毛巾,点点飞溅到毛巾上的血渍让柳笑尘微微皱起了眉稍。

    算了,还是洗一洗拿回去吧,这是母亲特意为他准备的东西,扔了太可惜了。

    推着自行车慢慢走进学校大门,人群自动让出了一条通道,目不斜视般走过几位男子旁,那个一直盯着他看眼睛眨也不眨的人是叫欧阳浩生吧?一个被柳笑尘到骨子里的人,呵~也不过如此!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你们·不要来烦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