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为自己祭奠

    一个人走在山间小路上,手中拿着刚刚特意买来的百合,心在眼神扫到山顶之时泛起丝淡淡的酸涩,却也在转瞬间就淡去了。

    今天,是北尘啸死去的第三天,那个没有朋友,没有家人的男子走的安安静静,了无牵挂,他只是想来看看‘他’,看看那个‘前生’的自己,不知道他……是不是依然享受着死后的安宁?

    “你胡说!胡说!!他有家人,有父母兄妹,又怎么会……怎么会无声无息孤孤单单的死在这里!!”

    还没有走到山顶,一阵阵怒吼声已经传入了耳朵。

    微有些诧异的抬起了眼眸,如果没有听错的话,山顶喊声不断的那个人……是北尘天?自己那个向来不把他当回事的小弟?他来这里做什么?他说的……该不会是自己吧?

    “这位先生,我没有骗你的必要,尸是我亲自下的葬,也是我亲自盖的棺,又怎么可能认错?”皱着眉头将自己被揪乱的衣襟整理好,中年男子不屑的撇了撇嘴角,活着的时候不珍惜,死了才要死要活的哭天抢地,这样的人他见得多了,两个字,犯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他真的死了,那样高大的他,像一座山一像从不动摇的他,怎么可能会死?你骗我,一定是你骗我!!”狂喊着推开挡在眼前的中年男子,北尘天几大步冲到了坟墓前,通红的眼睛定定看了照片上的男人好久,突然像发了疯般,弯腰就想揭开北尘啸的坟。

    “小天,快点住手!你疯了吗!”

    “哥,哥,大哥已经死了,你就别再去打扰他了,呜~~~”与母亲一同抱住北尘天的腰,北尘雨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她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坚强、果敢、让人敬畏的大哥会突然间死在这里,虽然她并不喜欢那个总是板着一张脸冷冷冰冰毫无人气的大哥,但同为一家人,难过总是有几分的。

    “够了!”一声断喝,惹得众人下意识一惊,转头看去,北尘老爷子幽沉的脸色让北尘天狂乱的心稍稍清醒了些。

    “来人,去把坟给我揭了。”

    “爷爷!”不敢置信的抬头,北尘雨怎么也没有想到,爷爷竟会恨大哥恨到了如此的地步。

    “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跺一跺手中的拐杖,北尘老爷子再次怒喝了一声。

    “我看谁敢动!”张开双臂挡在人前,苍白的脸色涌起怒色的潮红,眼神越过几人的肩头直直定在北尘堂的上,北尘天颤抖的声音一如他的心,冰凉刺骨。

    “爷爷,您就这样恨他吗?他已经死了,死了!您还要怎么样?连他的尸体也不放过吗!!”

    这就是他的爷爷?那个慈祥和蔼的爷爷?摇头,他不是!爷爷不会这么对待自己的亲人的,呵~亲人?他们……算得上那个人的亲人吗?那个人……就是被他们死的啊!

    “小天!”似乎真的被北尘天的语气气到了,可是沉默了好一会之后,北尘堂的声音却又软化了下来。

    “小天,你真的相信他死去了吗?北尘啸是我一手带大的,那个人的心和为人我比你更清楚,前几天他平平静静将权力都交给你时我就有些怀疑了,那不像他的作风,太不像了。”走近北尘天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意悠长,“在商场上混迹了十几年,你认为有谁会心甘愿交出手中的一切,然后安安静静的离开?这世间,有这样的人吗?”

    “我……”抬头,北尘天发现自己竟完全反驳不了爷爷的话,是啊,安丰集团是那个人多年的心血,他怎么可能说放手就放手?这样想着,心底猛然窜起浓浓的喜悦,那是不是也等同于说,那个人他……没有死?

    见北尘天再没有阻拦的意思,北尘堂淡淡挥了挥手,“开棺!”

    ‘唰’手中的百合花静静掉落到了地上,茫茫然转,不想再听,不想再看,这就是自己的家人,一些连自己死去也不肯放过自己的家人!

    仰起头,强撑着酸涩的眼皮望向天空,爷爷,原来在您的心里,北尘啸就是一个为了权力可以不顾亲不顾一切的卑鄙小人吗?不相信?您竟然不相信……那就开棺验尸吧,才不过三天,尸体应该还没有完全腐烂吧?

    摇摇晃晃向山下走,山顶似乎响起了什么声音,闭上眼睛,不要再听了,心口好痛,是在难过吗?是啊,是在为北尘啸而难过,那个为了家人拼尽一切的人,竟然落得了如此的下场。

    其实他的要求一直都不多的,活着,想多为家人尽一些心力,死去,也不想给家里添麻烦,所以特意买了美国最新研制出来的药,所以一个人准备好了所有的后事,选坟地,挑棺材,样样都做到了悄无声息,他为何会如此?还不是怕被媒体看出些什么?

    可尽管做到如此,得来的仍旧是家人的不信任,累了,他真的累了,站在山下最后看一眼荒凉的山顶,北尘啸,属于你的一生到此为止了,你……安息吧……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你们·不要来烦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