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丰集团

    高大的落地窗成扇面将高档的房间围成了半圆,办公室里,着墨色西装的男子正低着头批阅着手中的文件,寂静的空间里只闻沙沙声作响,偶而,男子会微微皱起好看的眉峰,薄唇抿起一丝细小的弧度,却也只是一下就再次展眉批阅起来。

    “铛铛铛”一阵敲门声响起,接着,一位才高挑的女子轻轻走了进来。

    “总裁,您今天……不去医院看看吗?”迟疑着开口,女子不太自然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她知道,上司的事自己一个小小的秘书不该随便插口,可是……看一眼连眉稍都没有动一下的总裁大人,如果她不提醒,也许总裁就会忘记他的爷爷还在生病住院吧?

    苦笑,她的这位总裁大人什么都好,就是太死板了,算一算她在总裁边工作也有七八年了,硬是没看总裁笑过,不对,是从没在总裁脸上看到过任何表,如不是那双炯黑色的眼眸像水晶般耀眼,也许她真的会怀疑这个总裁大人是个被人安了电池的木偶,除了工作什么都不想。

    “总经理去了吗?”没有抬头,仔细看完了手中的文件,一边提笔将不对的地方圈出来,北尘啸一边淡淡的开口。

    “呃~今早就去了。”手指收紧,低低的回答,看来总裁大人怕是又去不成医院了。

    皱眉,北尘啸终于抬起了头,“将总经理桌子上的文件都拿到这里来吧。”话落,头又低了下去,继续手中的工作。

    果然……又是这样吗?为了公司为了家人他可以放弃一切,可是总裁大人,您难道看不出老爷子对您的不满渐越浓了吗?这回老爷子住院,您除了第一天时看了一眼,其它的时候……

    愤愤的跺脚,都怪那个不是东西的总经理,公司里有眼睛的谁看不出来?那位只知道上网聊天的总经理大人,除了会拍老爷子的马外什么都不是,偏偏老爷子就吃他那,总裁一天累死累活的工作不说,还要将总经理扔下的工作尽快做完,做的好了功劳是那小子的,做的不好又会被老爷子训,这还真是……欺人太甚了!

    “把这些文件交给各部,让他们尽快改正过来,还有,通知各各分公司的主管,下午两点开会,让他们准备一下。”

    “总裁,那医院那边……”

    “有小弟在那里陪着爷爷就可以了,我只要管理好公司爷爷就会高兴的。”

    “总裁……”望着脸色憔悴从昨晚一直工作到现在也没有休息过的总裁,心酸一点点在心头泛起。

    总裁大人,您可曾想过,您做的一切老爷子他根本就看不到?他看到的只是总经理的陪伴,他听到的只是总理经的讨好,天知道现在那个妒忌您的小子是不是在老爷子的耳边吹冷风说您的坏话,可是您……

    为什么?难道您从没有怨怼过吗?每年您的生可有人记得?总理经会被老爷子放假,拿着金卡满天下的旅游,而您呢?不过在办公室里啃上一包方便面,每天工作到深夜也不见有人关心您一下,倒是那个下班迟了两分钟就怨天怨地的小子,上班下班都有人接,看了就让人生气!

    “下去吧。”淡淡挥了挥手,他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是为了他而报不平而已。

    抬头看一眼关上的房门,暗呼一口气将体软倒进座椅里,不是他不想探望爷爷,工作太多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

    他不知道见了爷爷之后该说些什么,他不是被爷爷宠着长大的小弟,可以随意的撒开怀的大笑,也不是妈妈最喜欢的妹妹,可以拉着妈妈的手同妈妈谈心与父亲耍闹,他只是一个连笑都笑不出来的木头人,呆呆的杵在医院里会很尴尬吧?

    所以,还是安下心来工作吧,爷爷那里有小弟陪着,父母那里有小妹陪着,自己……只要把工作做好就可以了,反正除了工作自己什么都不会。

    翌

    已经是下午六点多钟了,终于将手中的工作都做完,疲惫的拿起外披在上,揉一揉隐隐作痛的眉心,北尘啸走出了空无一人的办公大楼。

    今天早上的时候刘秘书曾经提过说爷爷已经出院了,抬头看一看天色,早已经过了饭口了,也不知那家还有没有爷爷喜欢吃的手抓鸡?

    驱车赶到小店,还好,剩下了最后一只,让店员将鸡包好,怕凉了不好吃,小心翼翼将鸡包进外里,等回到家时,时间又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你还知道回来!”

    脚步才刚刚迈进大厅,一声怒吼伴着一道冷风袭来,接着‘啪’的一声响,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感让眼前冒起了一圈圈小星星。

    “父亲?”怎么了?为什么父亲会这样生气?

    “你这个孽子,给我跪下!”气势汹汹的男人不容北尘啸说话,抬脚就踢向了北尘啸的腿弯。

    ‘扑嗵’一声,双膝着地,咬牙忍去双腿上的疼痛,北尘啸有些呆呆的看着滚落出外的手抓鸡,大概……凉透了吧?

    同样看到手抓鸡的男人似乎更加生气了,扬起巴掌再次狠狠甩向了北尘啸的左脸,随着脸颊上巨痛袭来,一丝鲜红的血渍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您还知道吃鸡?你知不知道你爷爷病重了?你知不知道你爷爷的血型特殊血源不多?你又知不知道就是因为找不到你,你的爷爷他……差一点死去!”一把抓住北尘啸的衣襟,半提着毫不反抗的人站起来,男人接着咆哮。

    “就是因为你!因为你这个冷血无的孽子!是你害了你的爷爷!如果父亲醒不过来,我拿你是问!!”话落,松开手掌任北尘啸跌落到地上,转不再看地上的人,男人拥着妻儿急冲冲上了二楼,而那里,几个家族医生正忙忙碌碌的进出着。

    茫茫然的抬起眼睛,他不知道为什么爷爷的病重要怪到他的上来,从公司离开时是六点十五分,回到家里时是八点二十分,他们是在这个时间段打的电话吧?可是在公司里工作了整整三天三夜,他的电话早就因为没电而自动关机了。

    目光随着一双双愤怒的眼睛缓缓落到北尘天的脸庞上,爷爷的稀有血型不止遗传到了自己的上,小弟体里的血型也是一样的啊?为什么一定要自己的血才可以?小弟不可以吗?

    噢~对了,小弟怕疼,小弟体不好,前两天他还感冒来着,那就是自己错了!错在不该去买爷爷喜欢吃的手抓鸡,错在回来太晚了让爷爷的生命出了危险,那么……要说对不起吗?像以往每一次那样不知道为何错了而说对不起?可是……

    扫视一圈拿自己当空气的家人们,他们都在忙,就算自己现在想说,大概也没有人想听吧?

    摇摇晃晃站起来,手捂着高高肿起的脸颊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他是长子,是安丰集团的接班人,所以不可以仪表不整,不可以露出一丝丝狼狈软弱的样子,他要一丝不苟的生活,直到再也睁不开眼睛为止……

    抢救了一整夜,爷爷最终脱离了危险,当听到医生说没事了之后,全家人都高兴的跳了起来,当然,那里面不会有他。

    “父亲。”看着父亲哽咽着扑倒在爷爷的怀里,看着母亲含眼与小妹喜极而泣,看着小弟扬着苍白的脸庞说能救活爷爷他什么都愿意,孤单单站在一旁的他像个局外人,只能静静的站着静静的看着。

    直到,爷爷看到了他,淡淡的朝他招手。

    “爷爷。”垂下目光,淡淡的声音里听不出喜怒,从小家人就是这样培养他的,绪不外露,哪怕他也很高兴爷爷的平安无事,只是他,笑不出来。

    “我决定,将我的股份都交给小天,从明天开始,你不再是安丰集团的总裁,好了,你可以回你自己的房间里去了,我不想再看到你。”无力的挥手,这就是他经心陪养出来的接班人,一个冷血到连亲生爷爷的死活都不顾的好孙子!如果不是小天,他此时怕是早就……

    想到深处再次愤愤的瞪了北尘啸一眼,从没有想到过,原来这个长孙这么盼着他死,还是小天好啊,多忙都会抽时间来陪他,还能把工作做的那么好,这才是他的好孙儿,最亲的好孙儿。

    “爷爷?”抬起眼眸,爷爷的意思是……不要他了?为什么?工作是他唯一能为家人做的事,没有了工作他要怎样生活?

    “我叫你离开!”冷冷的挥手,曾经威严的爷爷毫不留的驱赶着他。

    心有些慌了,转看向后的母亲和妹妹,她们的目光……竟然和爷爷一样,满满的都是失望和愤愤,她们也在怪他?怪他什么?没有及时给爷爷输血?想反驳她们,他只是工作太晚了,他只是想给爷爷买他最喜欢吃的手抓鸡,可是他说不出来,僵硬的嘴角几乎连动一动都难。

    “你先出去吧。”看到北尘啸不言不动只是面无表的站在那里,北尘明光皱着眉头走上前,推着北尘啸离开了屋子,“你还是好好想一想,你到底错在了哪里再来向父亲请罪吧。”

    ‘咣’的一声,房门重重的关上了,将北尘啸和屋子里的人分在了两个世界,看着那扇紧紧关上的房门许久,北尘啸才默默的转离开。

    三天之后,在董事会所人有的注目之下,在父亲和爷爷的监督之下,北尘啸平静的将手中所有的权力转让,默默的交在了北尘天的手里,然后在众人的掌声中,静静走出了熟悉的办公大楼。

    扬首望天,他该去哪里?家人不要他了,工作没有了,天下之大竟无一处可以安!那么……垂下目光看了看脚下的土地,不知道,下面的世界好不好?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你们·不要来烦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