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章:埋醉

    靠着树,江一帆慢慢的倚着坐在了地上,抓着手边的草木,低着头抽泣着。“一帆!...”待在离江一帆不远的山坡前,豆芽看着这眼前的一切,人躺在那,闭着眼睛。看山菊下山去,豆芽摸着就站起来,向江一帆边走过来。“走,我俩喝一杯去!”豆芽拉起坐在那伤心的江一帆,两个人搭着肩一齐朝山下走去。

    “一帆,别在喝了啊!不要在喝了,你已经醉了,你不能在喝了!”豆芽抢着江一帆手里的半碗白酒。

    “孩子,别在喝了!娘求你了!......”江一帆娘在一边看着难过劝着。“让他喝,我看他还能喝多少?我看把他能耐了,还朝我示威来了!”江老头将烟灰朝墙壁上搕了搕。转背着手朝门外走去。“都是你,都是你做的好事,看把孩子给折磨的象什么。都怪你这个老家伙,你当初不那么说苗家,他们会不同意这么亲事吗?你去,给我陪不是去!”江一帆娘哭着,对出门去的江一帆爹道。

    “陪不是,就管用了?那苗旺才是不会答应的。你不是不知道,我和他是个死对头吗?还去陪啥不是,我看你是吃饱撑得!就是他苗旺才答应,我还不答应哩!不要在提这事了,赶明儿叫她二婶给她在山外找个对象!”江一帆的爹从门外摔进来几句话,人咳嗽两声就走了。“我不去,要去你找他二婶去!好好的孩子放在跟前你不要,偏偏找茬。你看山菊那孩子多好啊,乡里乡邻的。村子里的小伙谁不争着想把她娶回家去。我看你这个老倔驴,到底给我折腾到什么时候!”一帆娘走回屋里,把江一帆那还没喝完的酒,给偷偷的拿了起来。便和豆芽将喝得烂醉的江一帆抬到上躺下。江一帆娘又从厨房拿来一条毛巾,轻轻敷在江一帆额头上。边在边坐了下来,看着还在那说着醉话,掉着泪将江一帆上被子向上提提。豆芽见一帆躺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转跑出门去。

    “今村里谁家在办事?放了那么多的鞭炮!”“苗家!山菊和小四的定婚!”林峰的娘边擦着橱柜说道。“定下了?”“定下了!那还能有假!村里年长的大都去了。你今没过去一头?”林峰娘停下手里的活,回过头来看着院中林峰爹问。

    林峰爹浇着院里的盆中的花草说道:“没去!我那边忙得很哩,也没空!抽时间我过去打个招呼,乡里乡亲的,这理上的事一定得到啊!”“就是了!不能给别人说闲话,说你小气!”林峰娘边擦着边在屋里回道。“我场子里看看,今晚不在家吃了!”林峰从屋里走出来,朝院外走去。

    “都这么晚了,还是别去了,林子!”林峰娘追着从屋里走出院子外,只见林峰很快的就走得很远了。“他现在去那做什么?天都黑了!”林峰爹提着壶站在院中看着站在门外的林峰娘道。

重要声明:小说《【(野山菊)又名那山那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