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温馨

    这不说还没事,给杏子这么一说。姐妹边走,边在叽叽喳喳声中,都不由的加快了脚步。这下可苦了山菊,她头回出门来,给杏子这么一说;紧张的两脚,不知道怎么去走好。深一脚浅一步的,紧跟在杏子股后面。还时不时的摸着脸上,流下挡住视线的汗水。

    “哎呀!”

    “怎么了,谁摔倒了?”杏子问。

    “姐,是我。没事!”

    和杏子是一个村的,名叫梅子。下午还帮她一快采了一会茶。杏子说她是个很勤快的姑娘,娘体不太好,长年的吃药。父亲也是个老实的庄稼人。家里除了她一个女孩外,还有个读书的弟弟。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几乎都是她一个人在做。负担着家里的重担,就落在这刚满十八岁的女孩上。

    杏子比她大一岁,在家是个老姑娘,爹娘也是最疼的一个。杏子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在家因为小家里人,大小很多事全都让着她。

    “姐,回来了!”趴在黑旧的桌子上,正看着书的二妹山香抬起头,向刚跨进门坎的山菊说道。

    “嗯。”

    山菊头也没抬,走进屋子的里方,把草帽从脖子上拿了下来;挂在一面稍平的土墙壁上。走到山香的边坐下。

    “给姐倒点水去,姐渴。”

    山菊对倚在山香边的三丫山兰说道。

    “饿了吧,看你累的,吃完饭早点去睡!”

    山菊娘接过三丫,手中盛满凉水的碗,递了过来。屋子里很暗,山菊娘拿了一个火柴棒子。朝装着玻璃器的煤油燃烧着灯芯,划拨了一下,屋子刹时明亮了些;不再象刚才那么昏暗。山菊娘接过山菊喝完水的碗,转过,朝南边的屋子走去。

    这是个三间土墙小瓦房,是在山菊出生后,过了几年又翻盖的。山菊也记得不太清楚究竟是哪一年,只是听父亲那么淡淡的提过。还听父亲说这三间,土建的房子,比有些别人家里的房屋,要高的多。这块房子的地,和这些主梁粗壮的支架,都是旧时期地主家的大四合院。都是那时的房屋改动和重新,新建时分配留下来的。

    以前的四合庭院住房,都是很大的庭院落。院里的天井都铺满,四方带着一些花纹,刻字图案的青石板。让人看上去十分的清幽,古朴。

    现在已改了的房子,大门都向西开着。对面是小枫家。他家门前几户人家也都是门朝着西,都是一样简单的,三间房子那种结构。

    山菊家门前右边,两米处有棵老槐树。天的时候,叶子的深绿中,挂着串串白白的槐树花。风吹时,门前总是散发出阵阵的清香,和散落在一地的白色花瓣。淡淡的香味,都飘向墙边小木窗户里,朝外透着的房间里来。大门前左南边,是二叔二婶家。他家里还养了几只灰白色小兔子。只要一有空,二叔就会来这,摘槐叶。去喂他那几只宝贝兔子。山菊有时也帮着一块来摘。屋后的东面,也是紧靠在一起的,是一墙之隔;杏子哥哥家。因为当时地方有限,在朝北的围墙中,开了一门,好便与出行。可走得最多的,还是他家东面的后门。

重要声明:小说《【(野山菊)又名那山那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